“吼!”

古帝殿封鎖下,雲東流化妖舉動已然完成,龐大的爪子猛然收縮,攜帶着強大力量,狠狠的撞擊在了前方空間上。

“蓬!”

虛空重重一顫,一道裂縫飛快的現出,整個空間在顫抖中,如同玻璃般的碎裂開來,那龐大的奇獸,筆直的暴射而出,攜帶着閃爍光芒,直入遠方黑暗!

“不戰而逃,雲東流,你這所謂的妖洞天少主,也太不堪了吧?”

奔掠中的奇獸,青色眼瞳,泛射出無盡的森寒殺意,同時也有着深深的無奈,那聲音,彷彿是就在它耳邊響徹!

而奇獸在奔掠了數百里後,赫然現,空間又是再度被凍結!

“轟!”

雲東流所化奇獸,狠狠撞擊在凍結空間上,獲得了zìyóu後,繼續拼命的逃逸。

然而,所謂的逃逸舉動,並未出現太久,因爲空間又一次被凍結住了。

“蓬蓬蓬!”

在一聲聲猛烈的撞擊中,泛着暗青光芒的奇獸不斷的衝撞,不斷的逃逸,這一幕,周而復始,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止。

雲東流心中不禁有着深深的悲哀,想他的身份,這些年來,走到那裏,不是受人畏懼敬怕,什麼時候,落得個喪家之犬的模樣,甚至被人如此玩耍?

想着屈辱,奇獸體內,有着更爲濃郁的妖氣瀰漫而出,一定要活着離開這裏,否則,這份屈辱,將永遠無法洗刷!

如此念頭陪伴下,奇獸的度,與攻擊力道,全都暴漲,放眼看去,半空之上,彷彿是一道流星,不知疲倦的在衝撞着虛無空間。

新修殘唐演義之賦菊花巨天全傳 可不管奇獸的威力漲到了何種地步,始終是不能離開那個好像來自天地間自然衍生而出的束縛,在時間的推移下,奇獸固然還有着拼命的勁,可狀態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越來越差。

“現在應該差不多了!”

低聲的喃喃,讓雲東流所化奇獸眼瞳中,忍不住的有着驚天懼意“斬!”

辰夜故意一聲厲喝,旋即百丈刀芒,自天際之上,猶若雷霆怒龍,斬向了那剛剛衝出古帝殿束縛的奇獸。

刀芒落下,雖然是沒能將奇獸一刀倆斷,卻也將本就虛弱許多的它,直接震成了重傷,暗青光芒消散,奇獸本體,清晰的顯現出來。

辰夜自半空中掠下,純正龍威,馬上將重傷中的奇獸籠罩進來。

“混蛋,你要做什麼?”雲東流終於明白,爲什麼辰夜看向他的目光,會讓他有種自己成爲了補品的感覺。

“你這奇獸我看上了,自己交出來,給你個體面的死法!”辰夜淡淡的說道。

“休想!”

雲東流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其他人不知,他自己卻極爲明白,他所擁有的奇獸對妖洞天來說意味着什麼,若是交了出去,別說給自己體面的死,就算讓自己活着離開,即便自己是少主地位,回到了妖洞天,那殘忍的下場比起死在妖洞天中,雲東流倒是寧願在這裏死個乾乾淨淨,因此,說話的語氣,也是強硬了許多,反正都要死,何必要死的窩囊?

辰夜笑吟吟的說道:“這樣的話,我就自己取了,你可別怪我啊!”

聞言,雲東流忍不住譏諷笑道:“小子,別做夢了,它已經與我血脈相連,魂魄相連,仍你滔天實力滔天古怪,除非我願意,否則你想得到它,慢慢的想吧!”

“好吧,既然你這樣說,那我也只好按照着自己的方法做了,忍着點,同時也別怪我殘忍啊!”

辰夜冷冷笑了聲,手掌在那奇獸頭頂上,輕輕的一按,霍然,更加濃郁的龍氣,頓如狂風般的暴涌了出來。

剎那之後,半空上,黑龍凝聚而出,與此同時,辰夜身體憑空消失,黑龍在盤旋了片刻之後,龍身急劇變小,最後,辰夜的身體再度化形而出。

但是,就算是虛弱之極的雲東流,此刻也是現,現在的辰夜,與之前的他,已有了極大的不同!

在辰夜的雙瞳中,充斥着極盡的shòuxìng,猙獰而又兇戾!

甚至,他所散出來的氣息,也不在有了人類的氣息,全然是真龍氣息,而他的雙臂,彷彿被利刃所切割,一道道血痕佈滿,有着絲絲鮮血不斷的滲透出來。

人身,龍魂!

“嘿!”

笑聲如龍,聲音更如龍怒:“雲東流,我這變身之法,較之你妖洞天來,如何?”

龍怒之下,辰夜再度緩緩的擡起手臂,下一剎,猛然落下!

更新快純文字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隨着辰夜手臂落在奇獸腦袋上的時候,雲東流赫然感應到,正有着某種東西,在緩緩的消散着,度雖然不快,可那種感覺,着實讓人驚懼!

“混蛋,你做了什麼,住手,住手!”雲東流大喝,後悔之意不斷的暴涌,早知今日,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在星雲城挑釁這個年輕人。

“既然你不肯主動的交出來,那我只好將你的一切都抹殺了,這樣一來,我想,我就應該能夠得到這具奇獸了。”

“混蛋,混蛋!”

在那強大龍威壓迫下,重傷的奇獸渾身瑟瑟抖,並是因此,半分想法都不曾有,縱然雲東流有心想要做些什麼,此刻都不行。

血脈共連,靈魂共連,雲東流與奇獸共掌這具身體,當化妖之後,真正的主宰者便是奇獸而非雲東流,龍威在前,奇獸豈敢動彈?

雲東流只能破口大罵,所謂的一切都抹殺,他在清楚不過這話是什麼意思,那等於是將屬於他雲東流的所有一切都趕出這具身體,那麼,剩下來的,自然是奇獸的全部。

那種死法,與魂飛魄散毫無倆樣,甚至聽起來,要更加的殘忍!

魂飛魄散,意味着這個人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全都化爲烏有,而抹殺,同樣是這個意思,但更加的徹底!

雲東流已不敢懷疑他面前的這個傢伙是否能夠做的到,因爲,沒有人敢拿這個去賭,或許有,但這個人絕對不是雲東流!

“混蛋,你快放了我,不然,妖洞天一定不會放你和那個jiànrén的。”

“都死到臨頭了,居然嘴巴還這麼硬,不愧是妖洞天少主,佩服佩服!”辰夜淡淡一笑,手臂輕震,一道道純正的龍威,自辰夜手掌中暴涌而出,旋即,從奇獸腦袋中穿射而進。

當這些龍威進入到奇獸的身體中後,輕輕的砰然一聲,雲東流赫然感應到,他的意識,在逐步的被驅趕中。

化妖的手段,辰夜固然不知道妖洞天的人是怎樣做到的,可聽到了血脈共連,乃至於魂魄共連後,他就想到,這大抵是一種類似於簽定了某種協議,絕不會是妖獸的心甘情願!

還沒有那隻妖獸,會放棄自己的自身,從此永遠生活在人類的籠罩之下。

zìyóu,是世間中任何生靈都在追逐着的。

每一個人,每一個生靈,都在拼命xiūliàn,爲了各種資源,各種天才地寶什麼的,殺的天昏地暗,說的好聽一些,是想讓自己走上巔峯之列,去逆天而行,不在受那天地掌控。

但其實是什麼,就是要一個zìyóu,要絕對的zìyóu,要自己能夠真正做自己的主,不用去看別人眼光,別人命令行事。

這就是zìyóu,是所有生靈都向往和追求的!

那些極大野心者,想要得到整個天下,究其根本,還不是想讓自己活得更痛快一些?痛快是什麼,就是zìyóu!

他辰夜得到龍氣,乃是他在地底世界,借天刀與古帝殿,這才讓三足火龍最終認可了他,從而將龍源託付於辰夜。

黑龍山上,黑龍出現!

如果不是黑龍已經到了龍氣即將潰散地步,即使辰夜身懷龍源,都未必能夠讓黑龍心甘情願的奉獻出它的龍氣。

饒是如此,從得到龍氣,到最終真正完全融合,這個過程,也是持續了近倆年時間。

可想而知,要想獲得妖獸的認同,是何等的難度。

當年青帝如此強大,纔是令得三足火龍甘心相隨,並讓整個龍族爲之一戰,換了他人,誰能做到?

妖洞天在多年前,固然是縱橫世界中,也未必能夠讓青紋虎鱗獸心甘情願的跟隨,而聽念晨說,妖洞天是藉助着青紋虎鱗獸纔有偌大的威名,如此能夠想的到,他們之間,更多的,恐怕是合作的關係。

既然是合作,那麼,就不能做到親密無間,否則的話,何須所謂的靈魂相連?用這個手段,就是最大限度的將妖獸綁在身邊,一榮俱榮!

如此一來,自然就不能讓倆者不分彼此,正是有這個原因在,辰夜纔有極大把握,從雲東流這裏,獲得這隻奇獸!

真龍君臨天下妖獸,獸中至尊,在純正龍氣的籠罩下,重傷的奇獸,在敢反抗之餘,它自身,都會動上別的念頭。

在真龍和雲東流之間要做個選擇,身爲妖族的奇獸,自然會很容易。

感受自己意識一點點的消散,雲東流心中怨恨,越的濃烈起來,情知命運已經無法改變,他怒而大笑:“小子,就算你可以抹掉我的意識,但我們已經靈魂相連,這個,卻不是你所能夠改變的!”

聞言,辰夜臉色倒是微微一變。

“哈哈!”

雲東流笑的更加歡暢,反正自己都要死了,能夠見到對手的不快,對自己來講,總也是個安慰。他大聲笑道:“小子,我很想見到你最後失望的表情,可惜,註定是見不到了。不過沒關係,今天是我死,來日,你將會死的更加悽慘。”

“黃泉路上,我等着你!”

無法抹掉魂魄,雲東流便不會魂飛魄散,他的這句話,倒是沒有說錯。

辰夜嘴角邊上,揚起一抹殘忍的弧度,旋即冷冷道:“雲東流,你是否高興的太早了一些?”

“是嗎,我不覺得!看來你有很大的信心了,那麼,祝你一切順利啊,哈哈!”

“自然是會很順利的,而且,也會讓你親眼見到,我是如何做到的。”

雲東流不覺怔了怔,這話,那傢伙還真的敢說!

“嗡!”

不等雲東流有太多譏笑,純正龍氣,如今,已是佔據了奇獸身體的每一處之地,這也就意味着,雲東流的意識將會被永遠抹除。

可是,對於外界所生的,雲東流竟然都是可以十分清楚的感應到,那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生過似的。

“留你一點意識,讓你在絕望與失望中死去,想必那滋味你一定會覺得很享受的。”

辰夜的聲音淡淡響起,雲東流的意識,不由自主的浮現出深深的恐懼,他現在,終於明白殘忍倆個人,是怎樣寫的了。

片刻後,辰夜長吐了口氣,其眉心中,一點幽芒,閃電般的掠進奇獸體內。

這是吞噬之力!

說實話,辰夜自己都不太確定,要怎樣,纔可以讓奇獸與雲東流的魂魄相連狀態給解除掉,所以,留下一點雲東流的意識,也是有着最後打算。

吞噬之力在靈魂力量的牽引之下,一路快在奇獸體內閃掠而過,其間,不曾受到一絲一毫的阻擋。

雲東流的一點意識,被封印在某處,這具身體,只剩奇獸在做主,它怎會反抗龍氣主人現在的舉動?

因此,十分清楚,十分快捷,吞噬力就出現在某一處地帶外!

“出來!”

辰夜聲音,直接在奇獸腦海中響徹,後者想都沒想,自那處地帶中,一團虛幻,緩緩的漂浮了出來。

這就是魂魄,是雲東流與奇獸的魂魄!

而感應到魂魄的出現,雲東流意識又忍不住的震嚇了一下,竟然能夠做到這般地步,那小子,真的只是一個力玄境界的武者嗎?

同時,心中的歡暢,一點一點的消失,雲東流已經有些相信,辰夜或許真的能夠做到他所說的。

望着魂魄,吞噬力輕輕閃爍着幽芒,辰夜的靈魂力量此刻動也不敢動一下。

雲東流的魂魄與奇獸的魂魄,的確相融在一處,要分開倆者魂魄,並且將雲東流的魂魄抹除,這樣,才能得到那隻奇獸。

只是,要怎樣做,纔可以分得開?

魂魄乃是人身根本,很強大也很脆弱,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讓面前的魂魄煙消雲散。

“嘿嘿!”見到沒有了繼續而來的舉動,雲東流意識不由笑了起來。

辰夜眉頭皺了皺,沒去理會雲東流的譏諷笑聲,他在想着,到底要怎樣做。

如果自己魂魄的魂變狀態達到了化形階段,用魂魄對付魂魄,倒是會很輕鬆命令奇獸自己強行分開,那顯然也是不行的,那樣可能雙雙虛無消散。

難不成,真的要將這魂魄給吞噬了?

“主人,只能吞噬掉,纔有可能辦到。”刀靈突然說道。

辰夜忙道:“說清楚一點!”

不是不相信刀靈,而是辰夜有些患得患失了,畢竟,如果現在成功了的話,未來的謀劃纔會有了足夠把握,反之亦然!

刀靈道:“吞噬之力沒有靈性,可主人你自己心中有想法的啊,你想讓它吞噬誰就吞噬誰。”

“就這麼簡單?”

辰夜楞了下,這未免也太刀靈所說的,就跟吃飯睡覺一樣,我想吃飯就吃飯,想吃這個菜,不想那個菜,自己的手握着筷子,就會按照自己心願去夾自己喜歡的菜。

但怎可能這樣簡單?

“就是這麼簡單!”刀靈肯定說道:“主人如今已是能夠隨心所欲的使用吞噬之力,所以,就不用想的太複雜。”

沉吟了片刻,辰夜咬咬牙關,狠狠道:“好,就試上一試,即便不成功,那也是一次嘗試,以後就會有另外一個選擇。”

刀靈笑了:“主人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敢騙你的。”

“呼!”

朝向那團魂魄,吞噬之力在靈魂力量操控下,呼嘯而出,直接將前者包裹而進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吞噬之力果然無物不吞,即使是魂魄,在吞噬之力的包裹之下,都是很快被消融吞食!

辰夜靈魂之力,死死的控制吞噬之力,一絲一毫的大意都不敢,生怕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任何的差錯,雖然他心中很明白,這種吞噬,有極大可能會將魂魄全部吞噬掉。

對於刀靈的話,辰夜固然萬分相信,然而,這件事情實在太過詭異,畢竟,吞噬魂魄,與吃飯睡覺那可是截然不同的舉動。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吞噬之力裏面,那團魂魄,正在一點點的被消融,似乎是驗證了刀靈所說的,感應中,還未被吞噬的魂魄,充斥着濃郁的妖氣,完全屬於那頭奇獸的。

“主人,別緊張,放心好了,那個傢伙本體就是吞噬的力量,世間無雙,天生就擁有着靈性,雖然被主人你得到後,那股靈性消失。然而,吞噬之力也是力量,既然被主人煉化了,主人你就可以賦予它靈性!”

“儘管主人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可主人得到吞噬之力也許久時間了,自然而然的,它就會擁有了主人的氣息,換言之,也就是靈性!”

辰夜一邊控制着靈魂之力,一邊好奇的問道:“還有這樣的事情?”

聞言,刀靈笑道:“主人,你聰明一世,糊塗一事!你想想,武者xiūliàn而來的玄氣,你是否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它?吞噬之力固然不是主人xiūliàn來的,時間長了後,就和主人xiūliàn來的沒什麼倆樣了。”

這個解釋合乎情理,也確實是這個道理。

世間任何一種能量,被得到煉化後,那就真正的屬於自己。

比如紫萱所得到的天魔真火,還有紫萱在進入衆神之墓鑰匙中所得到的冰寒能量,這些,都不是紫萱本身xiūliàn來的,可得到後,隨着真正相融,就與紫萱本身得來是一樣的。

辰夜也得到過龍氣,而今完全融合了龍氣,就變成了辰夜身體的一部分。

“主人如果還有些懷疑的話,可以控制着吞噬之力慢慢的吞噬,如果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話,馬上停止,這樣,我們還可以想其他的辦法。”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刀靈說道。

就在刀靈說話間,辰夜雙眼猛然一亮,吞噬力當中,那還沒有被吞噬掉的魂魄,而今,已只餘留下濃郁又強大的妖氣,那已是極爲的純淨!

便也在這個時候,奇獸那龐大的身軀,猛然的一顫,消散了暗青光芒再度閃爍了下,一道身影自裏面狼狽的跌落出來。

這自然就是雲東流了,不過現在的他,和活死人沒什麼倆樣,除卻一口呼吸還吊着外,其他的,再無任何生命特徵!

在雲東流身體出現後,奇獸那龐大的身體也是轉瞬不見,只在半空中,漂浮着一團,閃爍着淡淡漆黑光芒的物質。

“這是,那頭奇獸的魂魄?”

辰夜有些懵了!

片刻後,他若有所思的說道:“妖洞天的化妖手段,難道是,直接與妖獸的魂魄相融?”

刀靈說道:“妖洞天這個勢力,我倒是聽說過,當年也確實還有點名氣,他們的手段,也的確有些古怪,可沒有機會見識過。不過這種所謂的化妖,想來應該是融合魂魄的,畢竟身軀相融,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就連青帝都做不到,其他人就更做不到了。”

https://ptt9.com/12813/ 古往今來,以前的不知道,就知道的而言,恐怕也就青帝與妖獸之間的關係最好了,三足火龍以及整個龍族,都是青帝最親密的夥伴。

連青帝都做不到與三足火龍身軀相融,其他人,更加不可能做到。當然,青帝與三足火龍的關係,他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但四帝大戰邪帝最後關頭,如果青帝融合了三足火龍,能夠取得那場驚天動地大戰最後的勝利,相信,就算青帝不願意,三足火龍爲了青帝,必也會主動這樣做。

既然沒有生這樣的事,顯然他們無法做到!

看了眼面前那頭奇獸的魂魄,辰夜忽然突奇想,問道:“刀靈,你說,如果我能夠從妖洞天的人那裏,得到這種化妖的手段,我是否就能夠化身爲龍?”

妖洞天的人化妖所需要的,也只是妖獸的魂魄,龍氣雖然不是真龍的魂魄,但也是精純的本源,想來,是可以代替的。

如果能夠化身成爲龍,自己有多了一種強大的手段!

“可以一試!”沉默片刻,刀靈應道。

“這樣看來,妖洞天就很有必要走一趟了,給雲東流留了一道意識也是非常正確的舉動了,現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