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浩一聽,沒有絲毫猶豫,提着空槍,一口氣就竄到了納蘭玲瓏身旁。納蘭玲瓏看到周浩過來,立馬就遞上了一個**,看着納蘭玲瓏動作這麼快,周浩反而是驚訝了,沒想到這個小女生一樣的女孩,在如此緊張的境況下竟然沒有表現出慌張的樣子,而且,從她的眼睛裏,甚至看出了一絲興奮!

“謝謝!”但是現在周浩也管不了這麼多了,道了聲謝立馬接過納蘭玲瓏手裏的**,快速的把步槍裏的空**退出來,換上了這個充滿子彈的,然後便回身看向納蘭散人,等着和他交換。

然而,就是這一看之下,周浩頓時冒出了冷汗,只見在周浩所看的方向,一個穿着迷彩服,帶着頭盔的人正從一棵樹後面探出了身子,手上拿着***,槍口已經瞄上了納蘭散人的身上!

“小心!”看到這一幕,周浩當即沒法冷靜了,大喊一聲就朝納蘭散人身上撲去,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周浩說出這兩個字之後,“砰”的一聲槍響就傳了過來。

聽到槍聲,周浩幾乎都閉上了眼睛,自己才跑到一半的位置,這下根本不可能救下納蘭散人!心中一陣悔恨,周浩接着就睜開眼,但是他卻發現,納蘭散人竟然好好的站在原地,注意力也被槍聲吸引了過去。

周浩也再次看着那個拿***的敵人,只見他的頭盔已經從中間完全破碎了,下一秒,就直直的躺在了地上。 事情轉變的太快,周浩一時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對方就這麼被爆頭了?期間也沒有看到納蘭散人把槍移到那個方向啊。

但是周浩立馬想起了剛纔就繞後突襲的幾個人,眼神立馬移到了後方,果然,透過散射樹林中的日光,周浩看到了一個刺眼的目標,那裏的日光被鏡子一樣的東西反射過來。腦中仔細一想,鏡面,反射,這那不是瞄準鏡嘛!而幾個人手裏的武器,有瞄準鏡的只有一把,那便是雨舒童手裏的那把***m95狙擊步槍。

這麼想着,又是一聲“砰”傳來,接着就聽到子彈刺穿身體的聲音,然後一個人慢慢的從一棵樹後面倒了下來。這連續的兩聲槍響而且彈無虛發直接讓對面亂了陣腳,連忙都移開了掩體,不斷移動來躲開***的瞄準。

“就是現在!”周浩一看這情況,心中當即閃過這個念頭,於是腳下絲毫不停歇,一個箭步就衝上前,對着前面亂糟糟的敵人就是一陣掃射。而納蘭散人站在旁邊,一把從槍械中扔出空**,接着從口袋又拿出一個滿**換上,也加入了掃射中。

不止周浩兩人,此時納蘭玲瓏也看到了情況,提着她的那把AK47就也過來了,清純的臉龐上帶着一點兇狠,纖細的手臂抱着機槍,看起來非常違和,但是卻多了一分暴力美,此刻納蘭玲瓏化身復仇女神,ak47吞吐着火舌,對着敵人呼嘯而去。

迎合着周浩這邊的三人,從那羣穿着迷彩服的敵人身後也傳來了機槍掃射的聲音,一瞬間,原本安靜的局面又被打破了,伴隨着槍械的發射子彈聲,敵人中彈的慘叫聲,發佈指令的聲音,廣闊的森林裏,現在要多熱鬧有多熱鬧。

衆人計劃的這起反包圍計劃着實有了奇效,他們充分利用了對方堵住自己有恃無恐等待援軍感到的鬆散態度,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一步步的逼過去,對方的士氣已然是崩潰了,但凡是活着的人都沒有了鬥志,紛紛丟下了手上的武器,要跑的多快就跑的多快!周浩一路走過去,看到地上又未終結的敵人,全都給他們招呼上一記重重的**,把對方就那麼擊暈在地。

對於跑掉的敵人,周浩也沒有任何追擊的想法,衆人也都是如此,來到原本敵人所在的地方,不遠處就看到文華等人也在往這裏移動着。不一會兒就和周浩等人匯合了。

“很漂亮的一仗!”來到周浩這邊,蕭空直接激動的一拍大腿,看着四周躺着衆多地方的人,而己方這邊,別說死亡,就連受傷的都沒有,唯一的損耗怕就是一點體力了。這一情況,着實讓蕭空感到欣慰。

周浩也興奮的環視了一圈衆人,接着就發現了一個問題,他沒看到雨舒童的身影!然而正要出聲詢問的時候,就看到文華後面不遠處,雨舒童正揹着她的***一步一步走過來,一臉驕傲,感覺像是王者歸來一樣。

“謝謝你!”等到雨舒童一走過來,納蘭散人當即就迎了上去,滿臉諂媚的笑着,不停在她耳邊誇獎讚美,在納蘭散人眼中,雨舒童儼然已經化身爲救他性命的純白天使,如女神般的存在。

雨舒童也沒有謙虛,欣然接受了納蘭散人的讚美,臉上還是掛滿了驕傲。她也認爲自己受此誇獎是理所應當。

經過這一役,周浩當真是對雨舒童刮目相看了,果然,能當上《彈無虛發》內戰隊隊長的人,實力果然不是虛的。想到此處,他也毫不吝嗇的對雨舒童伸起了大拇指。

“這裏伏擊我們的不像是對方主力,竟然這麼容易就被我們打散了。”文華皺着眉頭,看着躺在身邊的敵人,“僅僅是些蝦兵蟹將!”

“你的意思是,後面還有等着伏擊我們的敵人?”周浩立馬抓到了文華所說話的重點,當即出聲反問。說到此處,其他人也都是神色一緊,僅僅是這些小嘍囉就差點讓己方吃上大虧,那要是遇到主力部隊,豈不是……

後面的結果衆人都不想去想,“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周浩皺着眉頭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什麼好辦法,於是便把視線轉移到了衆人身上。

對於衆人現在,可謂是一個大難題,真的處在了一個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待定也不是的局面中了。

蕭空揹着依然昏迷的嶽鍾,看了一眼那些逃兵逃離的方向,沉默了一會,最終還是咬了咬牙,看向衆人,指着那個方向,“我們就朝那裏走吧。”

越是在衆人都是糾結的情況,越是需要一個人站出來給衆人堅定想法,果然,在蕭空給出這一個提議後,大家都是同意的點點頭。見一行人都沒有用異議,蕭空也不再想如何解釋了,“事不宜遲,我們快些走,否則有追兵追上來就不好走了。”說着,就帶頭先走了過去。

衆人跟在蕭空後面,一步一步的往森林深處走去了,

“周浩,你還記得之前逃出來的研究所的位置嗎?”走着走着,雨舒童忽然湊到了周浩的身邊,小聲的在他耳邊低語了一下。

聽到雨舒童的問題,周浩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接着又思索了一會,臉上掛着一絲不確定,“不記得,但是好像沒走過這條道路。”

誰知,周浩這類似猜測的回答卻迎來了雨舒童的陣陣點頭,“的確是對這條路沒有印象,但是那些跑路地敵人卻一股腦都往這邊跑。”雨舒童罕見的分析着現狀,“按理說,一個人要是被打到害怕,逃命的方向應該是朝自己的基地纔對吧。”

“西山很大,或許這就是其中一個通往研究所的路罷了。”周浩明白雨舒童心裏在擔心什麼,她害怕除了研究所,暗殺星組織還在這片森林裏藏着其他神祕的基地。雖然周浩也想到了這一點,但是他沒想說出來,只能先用比較委婉的說辭勸說雨舒童不要擔心。

看着前面依然深邃的森林,衆人的每一步都非常的小心翼翼,儘量不發出任何噪音,精神也時刻關注着四周,以防埋伏。 一路注意一路前行,衆人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長時間了,而且周圍的景色都一樣,一行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走的是不是直線。

又走了一會,領頭的蕭空率先停了下來,環視着周圍的景物,表情漸漸地變得凝重起來,不一會兒,他轉頭回來,“這裏我們好像走過!”

周浩一聽這個,當下心涼了一大截,連忙上前兩步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這一看之下立馬發出一陣哀嘆,“不是吧!”

這裏每個人都看到了,那棵棵樹上滿部彈孔,猶如剛剛經歷了一場慘烈的戰爭,而在不久前發生槍戰的,不是周浩他們還能有誰?然而,除卻樹上的彈孔,周浩發現另一個奇怪的事情——原本地上的屍體都沒了!

“這是怎麼回事?還有人來收屍?”忍不住心中的驚訝,周浩當即問了出來,邊問還邊又往前面走了走,確認了這裏就是剛剛打架的地方。

“不知道,但是此地不宜久留!”文華搖搖頭,蹲在地上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地面上竟然連曾經躺過人的痕跡都沒有,要知道,像這種森林裏滿是草的地方,之前壓了一個人痕跡應該是非常容易發現了的,現在這樣的情況怎麼能不讓文華警惕,直接是站起來便要離開。

不過,這時候蕭空卻制止了文華,“這麼走不是辦法,最後肯定又要繞回來。”說着,他便從揹包裏拿出了一根麻繩,先在自己腰上圍上一圈,然後挨個走到了每個人身邊,遞給他們一人一圈,“你們把這個都綁在身上,我領頭,文華殿後!”蕭空給衆人繩子之後,便吩咐一聲,就先帶頭走了。

周浩拿着手裏的繩子,看了看,也沒有多想就直接套在了身上,他處在第三的位置上,牢牢的跟在華的後面,一行人並列成一列,一步一步的向原來的方向走去了。

“這樣走起來站在最後的能看到前面的人走的有沒有歪。”蕭空在前面走着,對着後面的解釋着自己這個行爲的原因,周浩聽後點點頭,仔細一想,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辦法。

“話不多說,快走吧。”文華在最後看前面還慢慢吞吞的,立馬催促起來,如此,衆人也不多說,徑直朝前走去了。

一路無話,周浩仔細的觀察着周圍的景色,這次還好,走了這麼些時間倒是沒有看到和剛纔一樣的情況,雖然還是很多樹,但細細看來,還是能發現一絲不同的。

略微嘆了口氣,周浩握了握手上的繩子,心中暗暗讚歎這個方法着實不錯,然後,就在自己這警惕性放鬆的一會,他直接撞到了前面的人身上,擡頭一看,原來是華停了下來。

“你怎麼……”周浩一陣奇怪,正要開口問華髮生了什麼呢,忽然華擡起一隻手製止了周浩的行爲,轉過頭一臉警惕的對周浩做出噤聲的手勢。接着,指了指前面。

周浩循着華所指的方向看過去,蕭空正站在原地不知道在幹什麼,一動不動的。“怎麼了?”雖然看清楚了華想給他看的東西,但周浩還是摸不着頭腦,看了一會還是問向華。

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情,“剛纔蕭空就突然不動了,我喊了他幾下都沒有反應,我覺得有古怪!”

“怎麼了,怎麼不走了?”這時候,走在周浩後面的雨舒童也上前來,疑惑的問着周浩,頭也湊着往前面看。這一段時間,後面的人也趕了上來,紛紛停在了周浩這邊,在沒搞清楚狀況前,誰都不敢輕舉妄動,雙方就這麼對峙了起來。

時間慢慢過去,蕭空絲毫沒有想動的意思,就連對衆人的呼喊也不管不問,就那麼直愣愣的站在原地,周浩看着眼裏急在心裏,正要忍不住上前更加仔細的看看他的情況的時候,後面又傳來了一道驚呼。

“文華不見了!”這個聲音是來自方穎的,方穎一直都在倒數第二的位置上,一方面可以保護到前面的納蘭玲瓏另一方面也能對文華予以支援,但就這樣,後面依然是遇到了情況。原來方穎也是被前面周浩他們的情況所吸引,自然也朝前來看看,但是看了一會,他意識到一個問題,文華竟然沒有做聲,這纔回頭一看,然而,除了掉在地上的繩子,看不到半點身影。

一件件怪事的發生,不免讓衆人的心裏緊張起來,在這個青天白日裏,人竟然忽然就沒有了,並且最前面還站的蕭空還出現了未知的情況。

在場的人紛紛一臉錯愕,但是華在聽到方穎的驚呼後,立馬面色一變,一個箭步就跑到了站着的蕭空身旁,一把就拍向了對方的肩膀,然後向後一拉。

“嘩啦——”

那邊的“蕭空”被華一拉,應聲落地,整個人全部都散架了,落在地上成了一推垃圾,站在這裏的竟然一直是一個假人!

看這情況,周浩等人都是心中一驚,和自己對峙這些時間的“蕭空”,竟是假人?但是,隨即衆人就面臨了另外一個問題,對伍中領頭的和殿後的全部都消失了!要知道,蕭空和文華兩個人的實力,說他們算是衆人中最強的也不爲過,竟然如此都什麼聲音也沒有發出來就這麼消失了?這時候,一絲絲寒意從周浩的心裏升出來,這片森林,有古怪!

“哈哈哈……”就在周浩還在驚訝的時候,陡然在耳邊傳來一陣笑聲,聲音時遠時近,虛無縹緲,一時感覺在遠處,一會又覺得在耳邊。

聽到這個聲音,周浩連忙轉頭環視四周,但是什麼也沒看到,反而是其他人都一臉疑惑的看着他,奇怪他爲什麼一驚一乍的,

“你們……你們聽到了嗎?”毛骨悚然的周浩當然沒有緩過來,帶着一絲驚慌,問着衆人關於那個笑聲的事情。

其他人都只是搖搖頭,完全不明白周浩在說什麼,可是就在他們要繼續上前觀察“蕭空”的時候,一道嚴厲的喊聲憑空出現,“離開這裏!”這次,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個聲音,衆人連忙起身圍成一圈,以防突然的襲擊。 這一道聲音極其詭異,雖然不清楚具體方位,但是卻如雷貫耳,在場的人聽到這個聲音無不色變,立馬圍成了一圈,以防各方向的攻擊。

然而,那個聲音說完話之後,就沒了動靜,周圍除了鳥獸不時傳來的鳴叫,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什麼人?”華率先打破了寂靜,朗聲開口詢問,因爲不知道對方在哪裏,也就不區分方位,直接對着空氣說了句。隨着華說出話,其他人也不閒着,神情緊繃的看着周圍,等待下次聲音傳出來。

“怎麼辦?沒動靜了。”等了半天,周浩卻完全聽不到聲音了,就連之前只有自己聽到的那種笑聲也都沒有了。此時他心中不免有些緊張,畢竟蕭空和文華兩人還不見蹤影,而且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兩個人很可能就在這個發出神祕聲音的人手裏。

“敢問來着何人?”見第一次詢問到現在還沒有迴應,華接着又問了一下,不過這次語氣顯然委婉了許多,但縱使如此,迴應他的仍然是一片死寂,“我們繼續走!”再次等了片刻,華再也忍不住,大手一招,便招呼了衆人往前繼續前進。

“可是文華他們……”周浩見華說完就要轉身離開,當即出聲制止。蕭空和文華兩個人還沒有線索,就這麼走了?不過還沒等周浩把話說完,華就出聲解釋了,“我還能感應到文華,證明他還沒有出什麼事,只是不知道身處哪裏!既然文華沒事,那蕭空也應該不會有什麼事,以他們的實力只要不遇到太過變態的對手,都能應對。”

聽聞華的解釋,周浩也是明白了,同時也想到了一個事,“剛纔那個聲音讓我們不要往前,就說明,前面應該有祕密處所,要是蕭空他們的消失和這個聲音有聯繫的話,如果我們繼續前進,或許能找到線索!”

華點點頭,贊同了周浩的想法,的確,這是找到蕭空,文華二人最好的辦法了。衆人目的明確,話不多說,跟着華的身後就朝前走去了。

保持着隊形,這次少了蕭空和文華,於是便換成了華領頭,方穎殿後,自然這兩人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周浩這次有了上次的經驗,幾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華的後背,嘴裏也不停地說着話,以防他不會像蕭空一樣突然消失。

一行人就這麼走着,期間再也沒有出現任何的詭異情況,但是,卻也沒有發現任何關於蕭空的線索,要不是華還感應的到文華的生命情況,衆人幾乎都認爲兩人已經不可能存活了,但就現在的狀況看,兩人更像是被某種困境纏住了,而且無法脫身。

眼看着日薄西山,一行人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還是沒有感覺到文華的位置嗎?”走了這麼長時間,周浩也忍不住了,對着前面的華詢問。

這已經不是周浩第一次問華這個問題了,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他都要對華問一次這個問題,而且華回答周浩的都是一樣,“沒有!”但是不同的是,華回答的語氣卻越來越沉重,隨着時間的推移,每個人的心情都是越來越焦灼。

“等一等!等一等!”跟在華身後的周浩,慢慢的發現華行走的速度越來越快了,他連忙對着前面大聲叫喊了兩聲,華自然也聽到了,立馬停了下來,轉身疑惑的看着周浩,但是眼中一抹的焦急卻掩蓋不住。

看到華的眼神,周浩輕咳一聲,“走了這麼長時間,我們還是休息一下吧。”周浩這麼說,一方面他感到了後面的納蘭兄妹和雨舒童的體力似乎有點不足了,另一方面,雖然說是休息,其實周浩想的是讓大家先都冷靜一下,這麼走下去,等待衆人的必然是自我崩潰。

華聽到周浩的話,先是一愣,隨即就想明白了,眼神也是迅速的冷靜了下來,點了點頭,“可以,我們先休息一下吧。”接着,指了指邊上的一顆巨樹,“就那裏吧。”

衆人走了這麼些時間,都是血肉之軀,要說不累都是假的,這次華既然說到了,也不再說什麼,就往巨樹那邊走過去了,由於體力的原因,衆人間的氣氛都有點壓抑。

“唉~”嘆了口氣,周浩也就走了過去,他也是在剛纔想到,由於一直關注蕭空和文華,自己都忘了另一個事,文華手上還抱着嶽鍾!嶽鍾還處於昏迷狀態,而且是他們對付暗殺星的唯一援兵,想到此處,周浩更加祈禱,那個神祕人和暗殺星沒有關係。

擡頭看了看樹枝上“呱呱”叫着的烏鴉,周浩心裏亂糟糟的,不知道此時自己已經落在了最後,還是已經靠在樹邊休息的雨舒童對着他大喊一聲,才讓周浩反應過來。看到其他人都過去了,周浩也不再慢悠悠的,小跑着就向着巨樹那過去了。

但是,在距離巨樹還有三米左右距離的時候,一個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還在跑動的周浩就在那裏,像是被什麼擋住了一樣,“砰”的一聲被彈了回去,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頭部。

衆人都是眼睜睜的看着周浩自己把自己撞飛,當即都坐不住了,神色一變連忙起身,飛奔着就要過來查看周浩的狀況,但是,剛起步,方穎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大叫了一聲,“小心!”接着抓住了離自己最近的雨舒童。

聽到方穎聲音的華,在竄出去將近兩米的位置也反應過來什麼,身體一個急停,同時攔住了納蘭兄妹。

這個情況,方穎和華見過,只是,當時他們是在外面!停下跑動,方穎讓雨舒童跟在後面,然後自己伸着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這時候,周浩也從疼痛中恢復了,由於跑的不是很快,所以也沒受什麼傷,站起身,他自然也想到了以前的事,現在和方穎一樣,朝着撞到自己的位置走過去。

雙方就這麼走的越來越近,不消片刻就走到了一起,手也觸碰到了周浩被撞飛的地方,當即,兩邊的人臉色同時一白,果然如此!周浩和其他人中間,一層透明的牆赫然聳立在那裏。 “可惡!”周浩暗罵一句,怎麼又是這個情況,自從他加入ncb就和這樣的透明隔牆結下了“不解之緣”,每隔一段時間就得碰到這種東西,而且每次遇到這種東西,都沒有好事發生。

但是這次的奇怪之處是,每次有這個透明牆都是因爲內部有重要的東西,可是這次,方穎那邊除了一棵樹沒看到其他任何東西了,難道那個樹裏有什麼要物?

可是,一道聲音傳來直接解答了周浩的疑惑,“竟然還有一個沒有關起來。”聲音平淡,但是卻感覺直擊內心,讓人不得不心生膽怯之情。

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周浩就辨認出來了,這個就是之前讓他們離開的那個神祕人的聲音,霎時,周浩轉過身去,只見一個人正慢慢的從半空中飄下來。

此人面容不過二十來歲,一頭烏黑長髮向後盤起,頭帶發冠,身襲白袍,長袖遮手,長履縛足,聽其聲音,卻是一個男人,只是長相太過秀美,十足一個美男子的風範。

那人落到地上,看向了周浩這邊,“可惜了,可惜了,快了一步!”說着,慢慢的朝周浩的位置走去,不知爲何,周浩看到那人毫無神情的面色,就本能的朝後退了幾步。但是,身後是透明隔牆,他退了一點,就不能動了,緊緊靠在牆上,緊張的盯着那人。

這突如其來的一人自然也把牆內的幾人嚇了一跳,而且聽到神祕人的語氣,就是他把自己這邊關起來的,此時看到神祕人過來,華當即對他一指,厲聲問,“你是什麼人!爲什麼抓我們的人,阻我們去路!”

華自己都不確定文華和蕭空是不是他抓走的,可是現在情況,也不容他多想,只是下意識的猜測,況且,既然神祕人選擇把衆人關起來而不是直接殺掉,說明還是可以交涉的。

果然,神祕人在聽到華的話後,停了下來,一臉正氣盎然,“我的確是把你們關起來了,但也是因爲你們不聽我的勸告,執意在我的領地行走,至於抓你們的人,我沒有做過!”說着話,還整了整自己的白袍。

聽到神祕人這麼說,周浩等人心中一驚,這個猜測不對,那蕭空他們的去向又成了一個謎,沉默了一會,華又出口對神祕人說,“我們要闖入閣下的領地,也是因爲要找我們的人,既然閣下說沒有抓他們,那請閣下將我們放出來,我們就此離去。”華說的不卑不亢,而且也聽不到任何的情緒波動。

然而,神祕人卻沒有如華所想的好說話,他緩緩的搖了搖自己的頭,“這裏可不是你們想來,想走就走的地方,既然敢忤逆我,就應該做好了被懲罰的準備了吧。神祕人語氣忽然變得嚴厲起來,“你們所處的地方,就是我所設的畫地爲牢,法術持續48刻鐘,這段時間,你們就在這裏反省吧。”說着,又把視線移到了周浩身上,“還有你……”

還沒說完,忽然從遠處傳來一聲慘叫,這個聲音一聽就能辨認出來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尖細,充滿了恐懼。神祕人聽到這個聲音,臉色瞬間變的恐懼,直接不管周浩,一轉身就飛了出去。

周浩看着神祕人飛走的背影,驚魂未定,要不是我這一個尖叫,自己恐怕也難逃敵手,大口喘了幾口氣,定了定神,這時候再回想起那個尖叫聲,竟然覺得有點耳熟。正要追上去,又想起身後的人,立馬停下了腳步,看向他們。

華看到周浩的眼神,立馬明白了他的意思,當即一點頭,示意周浩立馬追上去,暫時先不要管他們。周浩見此,也不再猶豫,跟着神祕人依稀消失的背影就追了上去。

神祕人飛的很快,周浩只跟了一段路就看不見蹤跡了,但是,憑藉着大致的方向,他依然朝前追過去。

這次或許是因爲沒有了神祕人的干擾,周浩並沒有任何的意外,走了不一會兒,一座茅草屋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在經濟如此發達的今天,這種茅草屋簡直都不像這個時代的產物,周浩能看到這個東西,幾乎都是我在博物館裏,不過,另一方面,這個屋子出現在這個森林裏倒也不顯得太過突兀。

看到這個茅草屋,周浩當即就猜神祕人飛來的位置就該是在這裏,悄悄地靠近屋子,周浩心中極爲緊張,神祕人的脾氣捉摸不透,現在最好還是不要被他發現爲好。

慢慢移身到一個窗戶前,周浩伸出頭,仔細觀察着屋內的情況,和整片森林的情況一樣,房屋內也是非常的寂靜,一張桌子,一個火爐,火爐上正放着一個水壺,此時正呼呼的往外冒着熱氣,整個一個農家小院的情景。

這裏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周浩正待移步大門進屋查看,忽然兩聲悶響傳了過來,這種聲音周浩分辨得出來,是那種拳頭擊中身體的聲音。

隨着聲音傳來,周浩前面不遠處的泥牆轟然倒塌,兩個身影也隨之飛了出來,定睛看去,那兩人正是蕭空和文華,此時兩人口吐鮮血,重重從空中落在地上。

隨着他們落地,牆的洞內又走出來一個人,不是那個神祕人又是誰。神祕人此時面容惱火,手指蕭,文二人,“竟敢對我靈兒出手,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不管你們是何人,說!”神祕人語氣殘忍,“想怎麼死?”

周浩在蕭,文兩人落到地上的瞬間就先轉折到了一個草垛後面觀察情況,也幸虧自己沒有頭腦一熱衝出去,否則也一定會被神祕人一併抓起來。但是,即使現在,周浩還是要考慮一個更嚴重的問題——要怎麼救出蕭空和文華兩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