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少年笑了,笑聲很冷。

“好好好,終於可以打架了。”

婉兒卻興奮地拍着手掌,李逸嘴角微微抽動,這小妞竟是一個暴力分子。

不等鄭巖之等人衝上來,婉兒當先衝了出去,一身銳利的金元力釋放出來,好似化作一把把鋒利的小刀,切割在衆人的心間。

“好強!”

李逸心裏一震,這個看似無害的少女,竟然擁有不屬於他的實力。

少年無奈地搖了搖頭,連忙跟上,顯然是害怕婉兒吃虧。

見到兩人都動起手來,李逸自然不會袖手旁觀,不管他們是何目的,至少目前爲止,是在幫他。

神祕兄妹實力強大,少年身上散發着風和金的混合氣息,面對衆人的圍攻,他卻猶如閒庭信步,一臉輕鬆。

反觀少女,其兵器竟然是極爲少見的大錘,掄着兩對大錘猛砸,好不彪悍。

有了這對神祕兄妹相助,戰鬥就變得輕鬆多了,一旁觀戰的東方白見此,不得不帶着他的人加入戰場。

“轟隆隆!”

正在衆人戰鬥的熱火朝天之時,地面突然劇烈的震動起來…… “轟隆隆!”

大地震動,彷彿山崩地裂,衆人大驚之下紛紛停了下來,驚慌四顧。

“吼!”

伴隨着隆隆之聲,一陣獸吼遠遠地傳了過來,震顫天地。

衆人紛紛停了下來,尋聲看去,只見後方一隻八丈大的黑豹快速奔來,黑豹雙眼血紅,一躍數十米,眨眼間便來到衆人面前。

然而,讓大家詫異的是,面對這麼多強者,黑豹竟沒有停留,直接從衆人頭頂越過,飛快遠去。

緊接着是二十丈長的蟒蛇,十丈高的黑熊,磨盤大的蝴蝶,三十丈的紫狼,…。無數的太古兇獸瘋狂跑來。

“兇獸暴動了?”

衆人一驚,連忙向兩側讓開,所有的兇獸一溜煙地穿越而去。

李逸好奇地向這些太古兇獸身後看去,只見天空和地上同時飄來一大片黑雲。

離得近了,李逸才發現,那根本不是黑雲,鋪天蓋地的都是螞蟻。每一隻都有牛犢大小,最大的更是不比成年水牛小。

那巨大的利嘴,金屬一般的腳,頭上兩根巨大的觸角,血紅的眼睛,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駭人。

“金剛蟻?快跑。”

少年首次變色,拉着好奇地看着金剛蟻羣的婉兒,迅速離去。

所有金剛蟻齊齊奔跑,“轟轟隆隆”,猶如千萬匹馬奔騰,震撼人心。

如此多,如此大的金剛蟻羣出動,簡直就是所有太古兇獸的噩夢,怪不得那些會飛的蝴蝶,巨鷹都要落荒而逃。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李逸微微呆了一下,轉身便跑。

“吱吱!”

小猴子瞬間變回原形,落在李逸的肩頭,探着小腦袋張望,還一臉心有餘悸地表情。鄭巖之和東方白等人也紛紛倉皇逃離。

鋪天蓋地的金剛蟻飛快跑過,地動山搖,轟隆作響,塵土飛揚,所過之處無論是太古兇獸還是丹武者,盡皆泯滅。

“太恐怖了!”

李逸風雷步連連踏出,連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他親眼見到剛剛還在圍攻他的某人,連慘叫都沒能發出,就被金剛蟻羣淹沒,不用想,肯定連骨頭都沒能剩下。

儘管李逸等人的速度很快,但金剛蟻羣仍舊在不斷地靠近,落後的許多太古兇獸和丹武者都沒蟻羣吞沒。

“咻!咻!”

無數道狂暴的劍氣襲來,李逸一驚,連忙揮刀迎擊,雖然成功抵擋住鄭巖之等人的攻擊,速度卻也被拉了下來。

“混蛋。”

李逸沒想到這個時候鄭巖之等人還有心思攻擊他,轉身看了看,蟻羣離他已經不足五米。那巨大的利齒一開一合,閃爍着冷芒,頭上兩根長長的金屬一般的觸手似是在對李逸招手。

“風捲殘雲!”

李逸風雷步踏出,再次將距離拉開一點,然後大手一揮,四道龍捲風在身後凝聚。

龍捲風捲動黃沙,竟是形成了沙塵暴,所有靠近沙塵暴的金剛蟻都被捲入進去,粉身碎骨。

但金剛蟻實在太多,一眼望不到頭,就憑這四道沙塵暴根本就無法阻止它們前進的腳步。

李逸也沒希望風捲殘雲能阻止金剛蟻羣,他只是想要爭取時間。

不過,金剛蟻羣的速度越來越快,再一次逼近。李逸心裏有些着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早晚會被追上。

瞥了眼前面不遠處的兇獸,是一隻十來丈長的黑狼。李逸心裏一動,縱身一躍,直接跳上黑狼的背上,朝着黑狼的頭部跑去。

黑狼似乎感覺到了背上有東西,還以爲金剛蟻追上來了,頭也不回,反而跑的更快。

李逸跑到黑狼的頭上,縱身一躍,又跳上黑狼前面的巨豹身上,然後依葫蘆畫瓢,在這些太古兇獸身上奔跑,那可比在地上獨自跑快多了,也省力多了。

“嗷!”

後面傳來黑狼的慘叫,隨即被金剛蟻淹沒。

李逸坐在一頭太古兇獸頭上歇息,環顧四周,神祕兄妹,鄭巖之和東方白四人在李逸不遠處,速度很快。

不過,鄭巖之和東方白的那些隊員就沒這麼好運了,不斷有人被金剛蟻羣吞噬。

在見到李逸的方法時,所有人都是一喜,連忙學習起來,紛紛往太古兇獸身上跑去。

這些太古兇獸忙着逃命,哪有心思去管自己背上的“小東西”。

不過,太古兇獸身上的凶煞之氣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一些修爲低,意志不堅定之人,被凶煞之氣一刺激,竟是發了瘋一般向着金剛蟻羣衝了過去。

結果不用說,死無葬身之地。

看着不遠處的鄭巖之等人,李逸眼中殺意一閃,蟠龍刀一揮,刀芒閃現,向着鄭巖之攻殺而去。

鄭巖之冷哼一聲,在太古兇獸身上一跺腳,身形向前衝出,刀芒呼嘯而過,擊中鄭巖之的一名隊員。

“啊!”

那人慘叫一聲,從太古兇獸身上跌落出去,很快便被金剛蟻羣淹沒。

鄭巖之也不示弱,立馬做出了還擊。兩人便在這些太古兇獸身上,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爭鬥。

不過,爭鬥的時間不長,因爲空中那鋪天蓋地的飛天蟻突然加速,猶如一架架戰鬥機急射而來。

兩人不得不停下大戰,埋頭向前奔跑。飛天蟻羣雙翅震動,急速而來,同時噴出一些黑色的蟻酸。

一隻飛天蟻噴的蟻酸可能不多,但還是成千上萬,上億的飛天蟻一起噴,那場面就壯觀了。

天空下起了蟻酸雨,慘叫聲此起彼伏。凡是被淋到的太古兇獸和丹武者,都在短時間內被融化,痛苦的死去。

“我勒個去,好恐怖的空軍。”

李逸被嚇了一跳,速度再次增加了幾分,小猴子趴在李逸的肩頭,眨着金色的猴眼望着天空的飛天蟻,露出了沉思之色。

“吱吱!”

忽然,它猛地跳到李逸的頭上,兩隻小爪子舞動,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滿天紫雷降臨,轟擊在飛天蟻羣中。

蟻羣頓時簌簌而落,數不清的飛天蟻被擊落,但這些對於鋪天蓋地的飛天蟻羣不過是毛毛雨而已。

“這些金剛蟻和飛天蟻爲什麼一起暴動?”李逸心裏卻是突然冒出了一個疑惑,“蟻羣傾巢出動,一般是發現了非常龐大,或者美味的食物,不知道這些太古兇獸跟前世那些普通的螞蟻有沒有區別。”

李逸一邊跑,一邊轉身看去,想看看這些金剛蟻有沒有蟻后。透過黑壓壓的蟻羣,在遙遠的後方隱約有着一道金光在閃爍。

“那應該就是蟻后的位置,只要殺了蟻后,這些金剛蟻就等於失去了大腦,不過,這似乎不太可能。”

李逸有些苦惱,蟻后離他不知多遠,而且肯定被重重保護,不可能得手。

耳邊不停傳來兇獸和丹武者的慘叫,李逸心裏發苦,暗暗道:“這得要跑到什麼時候,到時候累也累死了。”

“吼!”

就在這時,一聲霸道的虎吼從萬丈高空傳來。李逸擡頭看去,只見一道白芒從天而降。

離得近了,李逸才發現那是一頭仗着翅膀的白金虎,渾身閃爍着純白色的雷電,所過之處,所有的飛天蟻盡皆被烤成焦炭。

“走!”

白金虎飛到李逸身邊,對着李逸輕吼,卻是發出一句人聲。

李逸一愣,會說話,定然是太古遺種,這是來救他的?

看着再一次噴出蟻酸的飛天蟻,李逸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縱身躍上白金虎的身上,道:“往那邊去。”

白金虎輕吼一聲,朝着李逸所指的方向振翅而去。

“快上來。”

李逸對着急速奔跑的神祕兄妹喊道,少年擡頭看了李逸一眼,然後拉着婉兒縱身一躍,穩穩落在白金虎的身上。

“各位,你們慢慢跑吧,再見。”

李逸對着鄭巖之等人揮了揮手,然後輕拍白金虎的虎背,白金虎輕吼一聲,沖天而起,懸浮於百米高空。

與此同時,鋪天蓋地的金剛蟻和飛天蟻從白金虎下方呼嘯而過,一眼望去,全是黑呼呼的一片,足足過了數分鐘,金剛蟻羣和飛天蟻羣才消失不見,可見其數量之多。

蟻羣的蟻后李逸也見到了,那是一隻足有十丈之大的金色蟻后,在從白金虎身下路過時,還擡頭看了一眼,血紅的眼中閃爍着嗜血的光芒。

蟻羣過後,只留下一片荒蕪,那些掉入蟻羣的太古兇獸和丹武者的確連骨頭都沒留下。

李逸拍了拍胸口,心有餘悸地道:“還好有大虎相救,不然還真可能要被蟻羣給吞噬。”

“吱吱!”小猴子頗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坐於李逸對面的婉兒,雙眼放光地盯着小猴子,恨不得衝上前去將小猴子狠狠地抱在懷裏。

小猴子被嚇了一跳,衝着婉兒吱吱大叫,小爪子亂舞,齜牙咧嘴地恐嚇。

“好可愛。”

不過,這不僅沒能威脅到婉兒,反而讓婉兒對小猴子更加喜愛。

“婉兒,別鬧。”

少年拉了拉婉兒,而後對着李逸笑道:“多謝兄弟救命之恩,在下楚風,這是舍妹楚婉兒。”

楚婉兒嘟了嘟嘴,漂亮的大眼睛仍舊盯着小猴子,小嘴裏不時嘟噥幾聲,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李逸微微一笑,道:“不用客氣,在下李逸,還得多虧楚兄和婉兒妹妹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