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丟面子的事情我幹不了啊!”葉琅站直身體笑道。

“呵呵,這位就是紫魚姑娘吧?果然是天姿國色!”轉頭看着紫魚,對葉琅笑笑說道。

“太子擡舉了!”紫魚見若雨在誇獎自己,害羞的低頭見禮道。

“你小子,好福氣!”若雨對紫魚擺擺手後,對葉琅說道。

“諸位安靜!”就在葉琅和若雨打屁之時,有值守官員大聲喝道。

“剛纔,有幾位城主向本皇提議,有幾位少俠想和第一名天隕城的人切磋一下,不知諸位意下如何?”等大家安靜下來,坐在上面的汝陽帝笑盈盈的問道。

“好啊!大家就當是助興了!”

“就是!都是修煉之人,自然是以此爲樂了!”

“讓大家見識一下也好啊,能拿第一名的肯定是有些本事了!”

“呵呵,就是!但是就怕人家不敢應戰啊!”

附和陛下的人不斷的奉迎着,也有些看不順眼天隕城的人,也在冷嘲熱諷的說着。天隕城這邊紀大奎,原本還是笑盈盈的和大家說些不着邊際的鬼話,聽到有人要挑戰天隕城,臉色也是有點尷尬,別人不知道自己的實力,但是自己能不知道嗎?這次能拿第一名也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找到那麼多高階龍王草纔有的。但是真的手底下見真章,憑自己這邊幾人還真的有點懸了。

可是龐武和凌雲聽了,心裏就不舒服了!合着拿了第一名,很多人都不服氣了,要擠兌自己了?想挑戰來就是了!兩人都是眼神火辣的看着紀大奎,就等城主發話了。只有葉琅還是比較冷靜的,這種事情是不可避免的,朝中派系林立,不是誰都親和天隕城的,這次拿了第一,自然會有很多反對的聲音!

但是葉琅還想到了更深層的,剛剛進來的時候,已經看見冷鑑和陸青了,但是兩人一直在用眼神瞟着自己,在向邊上的一位青袍秀氣少年和一位黑袍少年說着什麼,那位秀氣少年和黑袍也是不停的看着自己,但是眼神卻透露出來的是一種寒意!難道是東邪域的人在玩什麼花樣?

紀大奎有點爲難的看着龐武和凌雲等人,又轉頭看了看和若雨站一起的葉琅,眼神有點複雜,好像抉擇兩難的樣子。

“雖然是助興,但是也要有點彩頭纔好,本皇就以一套天蠶甲爲彩頭吧!”汝陽帝和氣的朝大家擺手說道。

“天哪!天蠶甲!”

“是幽妃的那件天蠶甲嗎?”

聽到陛下的彩頭,衆人都一陣驚呼,可能那彩頭珍貴非凡了!

“城主大人,既然沒辦法迴避掉,那就乾脆表現的豪氣點!”看着逐漸火熱起來的氣氛,葉琅知道這次沒辦法迴避了,看紀大奎又猶豫不決的樣子,嘴脣動了動,傳音過去了。

紀大奎正爲難之際,突然聽到葉琅的傳音,心裏稍微安定些,在結界裏面發生的事情,自己多少聽說了些,現在葉琅會主動站出來,把握又多了幾分!

“紀愛卿!你們可想好了?”汝陽帝把彩頭放下後,轉臉看着爲難的紀大奎問道。

正在暗自盤算的紀大奎聽到汝陽帝的問話,猛然一驚。趕緊回話道:“回陛下!天隕城接下這次的挑戰了!”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們就到殿外廣場去吧!”汝陽帝起身吩咐道。

衆人跟着汝陽帝移駕到了大殿外面,巨大的廣場上軍士林立!時辰已經到了下午,落日的餘暉把大地裝飾的一片金色!

“我先來!在下陰陽門問靈!你們誰來應戰!”衆人剛剛來到廣場站定,東邪域中就有人跳了出來,指着天隕城方向的衆人大聲邀戰!出來的是一位黑袍俊美少年,黑幽幽的眼神,有點空洞冰涼的感覺!

“我來!”出聲的是凌雲,葉琅看見凌雲出去應戰,眉頭微皺,低頭附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好的,我會小心他的!”聽到葉琅的提醒,凌雲臉色有點凝重的點頭回道,說完就踏步出去了。

“少爺,你發現什麼了嗎?”站在葉琅邊上的紫魚撲閃着大眼睛,好奇的問道,站在邊上的龐武和紀大奎都看見葉琅和凌雲說什麼了,現在聽紫魚問起,也都豎着耳朵聽着! “如果僅僅是元氣修爲,還無所謂,對方和凌雲一樣的是地元境中期,但是他修煉過靈魂力!而且不低!”葉琅看着場中的兩人徐徐說道!

嘶!

一道道倒吸冷氣的聲音響起,紀大奎是老牌強者,龐武也是在大陸行走多年的人,都自然知道修煉過靈魂力會有多難纏的了,對方第一個出場的就是個強者,自己這邊這次有點麻煩了,當然了,紀大奎和龐武還不知道葉琅也是修煉過靈魂力,而且境界還不低了!

“這樣子凌雲不就有危險了?”龐武直性子,忍不住的向葉琅問道。

“呵呵,你問我?我問誰去?”葉琅看着場中開始交手的兩人,笑了笑反問道。

“嘿嘿,我也是關心凌雲才着急的,兄弟莫怪哈!”聽到葉琅的反問,龐武愣了一下後,才伸手撓撓腦袋,乾笑着解釋道。

“快看,凌雲要敗了!”就在龐武還要說什麼的時候,葉琅突然出聲說道。

話音剛落,凌雲就莫名其妙的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轟飛了出去!隨着凌雲倒飛的身影,還有三枚黑幽幽弓弩激射了過去!

“不好!”龐武只來得及驚叫一聲,三支黑幽幽的弓弩就追上了凌雲的身影!

“哼!”葉琅冷哼了一聲,寬大的袖袍一揮!那三支就快射中凌雲的弓弩陡然停下,貼在凌雲的胸口,微顫不停!凌雲倒飛的時候其實已經看見了那三支黑幽幽的弓弩,但是被對方無形的力量壓制了自己,無法提升元氣騰出手來解決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弓弩射來!

就在自己要閉目等死的時候,卻突然發現,那已經到了胸口前的弓弩卻不動了!凌雲倒退的身體穩住,巨大的力量衝擊下,逼迫的身體還是沒能站穩,單腿跪地,一口鮮血噴出!那三支弓弩顫抖了一會兒後,慢慢淡化,消失在空氣中,至此衆人才知道那是由元氣凝聚成的!看着消散的弓弩,凌雲擡手抹了一把臉上的虛汗和嘴角的血跡,剛纔真的有種被死神盯上的感覺!

擡頭看了看葉琅,知道肯定是他出手救了自己。剛纔自己要出手的時候,葉琅就吩咐了自己,對方修煉過靈魂力,要自己緊守靈臺!注意力要高度集中,不要讓對方尋到了機會,不然自己會輸的很慘!自己也一直集中精力,但是無奈還是被對方逮着了機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轟中了,凌雲知道這種看不見,摸不着的力量應該就是靈魂力了!

“呵呵,想不到,竟然還能碰見同道中人了!”黑袍少年問靈空洞冰冷的的眼神,看着葉琅沙啞的笑道。但是那笑聲卻有種陰森森的感覺,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渾身不舒服,但是卻說不出來那種感覺!尤其是葉琅感覺更是明顯!渾身被一種陰森冰冷的感覺包圍着,就像是被一頭洪荒妖獸盯着般!

“閣下下手未免太重了吧!”葉琅低眉垂眼的冷冷說道。靈魂力微微散發,龐武和紫魚等人的感覺纔好了些。

“呵呵,比武切磋,難免會控制不住的!再說了!技不如人又能怨的了誰?”問靈還沒有回話,站在冷鑑和陸青中間的那俊美少年先開口說道。

“你!。。。”聽到對面那冷嘲熱諷的話音,凌雲臉色憋的通紅的怒喝就欲要開口回擊了,被葉琅拍了拍肩膀安撫住了。

“呵呵,第一場,東邪域勝了!”負責比試的一位官員,看着兩方**味漸濃,笑着宣佈了結果。

“哼,老匹夫!”聽到那官員宣佈了結果,紀大奎輕哼了一聲,低聲罵道。不光是紀大奎了,在場稍微有點理智的人都聽出來有挑撥離間的味道!

“不知你們還有誰敢應戰了?”問靈站在場中,冰冷的眼神掃視着天隕城這邊,出聲問道。

“我去!”被人家冷嘲熱諷的笑話,龐武有種憋屈的感覺,聽到對方又在叫戰,忍不住的就要衝出去了!葉琅見狀,一把拉住了龐武前衝的身子,龐武轉身有點愕然的看着葉琅,不知道他拉住自己是什麼意思?葉琅拍拍他肩膀,搖搖頭。

“敢問陛下,此次切磋可有什麼場次之分?”安撫住了龐武后,葉琅轉身對着汝陽帝施禮問道。

“此次切磋純屬開心,並無場次之分,大家玩的開心就好!”汝陽帝不明白葉琅問這話是什麼意思,遲疑了一下後朗聲說道。在場衆人也不明白葉琅是什麼意思,對面東邪域的人更是嗤笑的看着葉琅。

“謝陛下!”聽到汝陽帝的回話,葉琅再次施禮說道,說完又接着說道:“我來應戰!”

“早就聽說天隕城有位了不起的少俠,在結界裏面大殺四方,風頭出盡!這次就讓我來掂量一下是否傳言有虛了!”看到葉琅走上前來,問靈黑幽幽的眼神注視着葉琅緩緩說道。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葉琅歪着頭,眼神斜視着問靈,面無表情的說道。

“呵呵,你很張狂!”希望等下你的實力不會讓我失望了!問靈冰冷的聲音響起!

“呵呵,你有什麼就施展出來吧!不要等下後悔了!當然了,剛纔那些伎倆就不要再拿出來丟人現眼了!”葉琅突然笑意瑩然的說道。

“希望你的實力會和你的嘴巴一樣的硬!”問靈不想再打口水仗,冰冷的聲音響起!直接轟了一拳出去!

“砰!”葉琅出拳後發先至,兩拳相碰,一觸即退!

“呵呵,有點意思!”見出手被阻,問靈桀桀怪笑道,出手更加凜烈起來了!葉琅卻無所謂的見招拆招的,好像很輕鬆的樣子。

也確實是這樣子的,對方也就是地元境中期的境界,和自己一樣的!自己面對地元境圓滿都不是很吃力,應付一個地元境中期的問靈又怎麼會吃力了!

“你值得我重視了!”攻了會兒,問靈停了下來,臉色嚴肅的說道。說完,就盤坐地上,閉目不語。場外觀看的人則一臉奇特的看着問靈,不知道打着打着停下來坐地上搞什麼了?葉琅看問靈突然盤坐地上,則是臉色開始凝重起來!他早已經知道對方修煉過靈魂力,但是剛纔對方對付凌雲時沒有盡力,不知道他的靈魂力到底有多厲害!

問靈盤坐地上後,雙手緩緩起舞,不停的結着印,那手勢看的人眼花繚亂的!每一道印結完,就有一朵黑色的蓮花浮現,圍繞着問靈的身體飛舞。當問靈的雙手舞的都看不清楚的時候,黑色蓮花也把自己包圍了。那黑蓮花飛舞着帶起一陣陣的旋風,驚異的是那旋風都是有點黑色的!給人一陣陰冷的感覺,很不舒服!

看着飛舞着的黑蓮花,葉琅臉色更凝重了,火龍槍執在了手中,槍尖寒芒吞吐斜指地面,單手負後,眼神戒備的看着對面那看不到人影的問靈!

“起!”就在衆人緊張的注視下,問靈停止了結印,圍繞着身體飛舞的黑蓮花隨着喝聲,盤旋飛起,在問靈面前凝聚出一道黑色人影!人影慢慢成形!外貌和問靈一模一樣,只是眼神比問靈更黑,這種黑色是種深入骨髓的黑!妖異的黑!泛着妖異幽光的眼睛,緊緊的盯着前面的葉琅!

問靈則盤坐地上,臉色有點蒼白!抹了一把臉上的虛汗,露出一種陰森的笑容看着臉色有點難看的葉琅!

“嘶!”

“是人魔族的魔靈!”一道涼氣吸入的聲音響起,有位見識廣的強者道出了是何物!

“呵呵,希望你能好好享受!”問靈擡起蒼白的臉,看着葉琅陰笑道。

“去!”問靈接着手指朝葉琅虛指過去,那黑蓮花幻成的問靈臉色毫無表情的朝葉琅衝去!

PS:推薦幾本好友的書,大家有興趣的話去看看,很不錯的!

玄幻類的《我是除妖師》作者 壞壞的鉛筆

網遊類的《菜鳥也能當大神》作者 司哲

科幻類的《末世進化之路》作者 袁帥

女頻言情類的《舊愛纏綿》作者 瀟瀟沂水

同時很感謝pychen的閱讀和收藏! “鏘!”火龍槍點在魔靈胸口上,帶起一溜火花,但是魔靈卻沒有反應,身體還是不畏死的朝葉琅撲去!

葉琅刺了一槍後,身體急退!這道魔靈是沒有知覺的,感覺不到疼痛!和殭屍無異!看着再次撲來的魔靈,葉琅臉色越來越凝重!這還怎麼打?對方的魔靈完全是不畏死的打法,也不需要消耗太多的元氣,只要靈魂力支撐就可以了!而且要命的是這道魔靈,還全身泛着一種邪惡陰冷的感覺!如果不是葉琅本事靈魂力強大,光這種邪惡的氣息就受不了!

來不及多想,魔靈就到了近前,葉琅無奈揮槍再打!槍影翻飛,火星點點落下,葉琅圍着魔靈不停的攻擊,那問靈操控着的魔靈反應相對要慢些,無奈的是元氣消耗了那麼多,但是魔靈卻沒什麼損傷!

打了半天,不分勝負,都互相奈何不了誰!葉琅一陣猛攻後,把魔靈逼退了,自己也飄身後退數十步遠!打到現在問靈一直在用這道魔靈,估計對方的靈魂力也就是這樣子了,應該沒有藏什麼後手了!這是葉琅拼到現在得出的結論!

飄身退後的葉琅,把火龍槍收了起來,衆人看着葉琅退後,收起武器,以爲是不打了,都覺得有點惋惜!碰到修煉過靈魂力的強者,還擁有這種變態的東西,一般的強者無法對付的,打不死還不依不饒的纏着,累都要累死了,除非是那種有絕對實力的強者,強行轟爆才行!

但是就在衆人惋惜的時候,葉琅卻也就地盤坐下來!低眉垂眼的,雙手同樣像問靈一樣的結着繁雜的手印!而且比問靈更快,更眼花繚亂!

場外觀看的人,看着葉琅現在和問靈一樣的盤坐,都有點愕然!這傢伙在幹什麼?也修煉過靈魂力嗎?什麼時候大陸上修煉靈魂力的武者像大白菜般便宜了?今天真的是運氣了!一下子看見兩個修煉過靈魂力的強者!這下衆人的目光不由的精彩起來了!靈魂力的比試遠比元力的比試更驚險萬分!稍有不慎,就會靈魂滅亡,輕者像行屍走肉般的或者,沒有思想。重者當初灰飛煙滅!

場中葉琅結手印不像開始時那麼快了,已經緩緩的慢下來!遠處的問靈看葉琅也盤坐下來,估計對方也是準備施展靈魂力了!小心的控制着魔靈不靠葉琅太近!別人不清楚,但是葉琅肯定清楚自己的這道魔靈用元力是打不散的,一定要用靈魂力來對付才行,而且這種由靈魂力凝聚的魔靈,一旦被對方用靈魂力攻擊到的話,不光魔靈會散了,自己本體也會受重傷的!

“雷魂大法!”盤坐着的葉琅終於停下了雙手,單臂豎起,劍指向天!嘴裏低喝了一聲!龐大的靈魂力由天靈處瀰漫而出!

場中所有人現在都有種感覺天要塌下來了!剛纔還是餘暉灑落,金色滿地!現在卻突然間就烏雲漫天!遠處不知道哪裏的黑雲被召來了,在衆人頭頂上空緩緩盤旋,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漩渦,在烏黑的漩渦中心卻有道紫色的雷芒在不停閃爍!上空產生的靈魂威壓也是瀰漫下來!

“雷現!”就在大家快承受不了這種威壓,感覺要窒息的時候,葉琅緊抿的嘴脣低喝出聲!話音剛落,上空醞釀的漩渦中,一道驚雷炸響!一道紫色的雷芒在上空糾纏不休!

“雷落!”拼指成劍,朝問靈面前的那道魔靈虛指過去!空中糾纏盤旋的雷芒像電蛇般蜿蜒劈下!

看着那帶着紫色雷芒的電蛇怒劈而下,問靈的臉色有點難看起來,那雷電產生的威壓對靈魂力的武者天生剋制!也不知道這傢伙怎麼還會有這種變態的功法!站在面前的魔靈也感覺到了那雷芒的壓陣,渾身忍不住的微顫起來!

“哼!”魔靈的反應問靈也看見了,輕哼出聲雙手再次飛快的結印,結印完後一指猛點在自己胸口。悶哼出聲,一道殷虹的精血自嘴中飆射而出!落到了魔靈身上!那道精血剛剛沾到了的身上就迅速融化,片刻就消失不見!

伴隨着鮮血融入到魔靈身上,那原本顫抖的身體也安靜了下來,黑幽幽的皮膚更是泛着黝黑的光芒了!形態也更凝實!

這邊問靈剛剛準備完,上空降落的電蛇也是如期而至!轟然落在了魔靈身上!沒有想象中的巨響傳出,紫色的電蛇遊走在魔靈的全身!傳出一陣噼啪的聲響!魔靈身上的顏色也黯淡了些!

“再落!”看一道電蛇效果不大,葉琅再次喝道,虛指引導着上空的電蛇劈下!

“吼!”這次的電蛇比前一道更粗大,化作雷龍般的撲下,雷龍巨口發出一道龍吟之聲,張牙舞爪的朝魔靈撲去!

“哼!”魔靈不知道何時手上多了一把長槍,看着雷龍撲來,腳掌跺地,提槍衝了上去!

兩道身影都是靈魂力凝聚而成的,魔靈還被加註了精血!在上空糾纏道了一起,斗的難分難解!

“嗷嗚!”雷龍沒有堅持多久,慘叫了一聲就被魔靈的長槍砸碎了,巨大的龍身化作點點光雨落下,魔靈的身體顏色同樣的再次黯淡了許多!

“雷噬!”看着被轟散的雷龍,葉琅沒有多少反應,而是再次低喝道。

伴隨着葉琅的話音落下,漩渦中心再次竄出一條紫色的雷龍,這次出現的雷龍身上顏色,也更凝實了,全身泛着鮮亮的紫色,爪牙都閃着紫色的寒光!給人一種噬魂吞魄的強烈視覺!

看着比剛纔更強壯的雷龍,問靈也知道這次的會更厲害!魔靈已經落到了自己面前,擡起陰冷的雙眼木然的看着降落的紫龍!

“凝!”問靈再次催動了手印點在胸口上,又一道精血飆射到魔靈身上!原本魔靈剛纔消耗的靈魂力,現在又被問靈的精血補充了上去,黯淡的顏色也再次光亮了起來!

“砰!”紫色的雷龍撲到了魔靈面前,被魔靈長槍頂着!龍尾忽甩,龍身把魔靈纏繞了起來!

“爆!”看着被纏繞住的魔靈,葉琅輕聲喝道!

“轟!”廣場中一聲巨響!魔靈和紫龍纏鬥一起,被葉琅引爆了紫龍!隨着巨響傳開,場中煙塵漫天,遮住了衆人的眼睛,看不清裏面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