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那彷彿是風的怒吼聲。

在四方天地捲動的刀刃風暴,如聽到了這最後一刀的召喚。

剎那之間,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凝於刀前,化成了一道巨大到難以想象的龍捲風刃。

轟!

風卷過,虎影滅,山峰平。

當天地風消雲散,虎東站立著。

但他身後的一座山峰已被卷平,足可以想象這一道刀影風暴的威能。

虎東,他滿臉的不置信神色。

他再也不復之前的強橫、自信,冷酷、殘忍。

此時,他下半身已經維持不了人形,顯化出老虎之軀,只有頭部還是人狀。

顯然,他已受了重傷,幾乎耗盡了力量!

他愣愣開口道:「這怎麼可能?你…..」

江寂塵抱著落塵仙子,一步踏出,便已出現在虎東面前。

「殺你而已,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江寂塵淡淡的開口。

聽到江寂塵的話,虎東臉色一變,才驀然的驚醒過來。

他眼中終於閃過一絲驚恐之意,但依舊鎮定地道:「我是虎威幫高層人物,你若敢殺我,全寨都要陪葬,而且,你或許不知道,我虎威幫身後還有你想象不到的大勢力支持著,一旦我被殺,六道界將再無你們容身之地。」

為了活命,虎東甚至道出了虎威幫的一個秘密。

原來,虎威幫身後,還有更強大的勢力扶持!

這則消息,無疑很驚人的。

一眾人,哪怕是三名怪異匪徒、離山老頭,臉色都大變。

若只是一個匪幫,再強也會有限。

但若背後有大勢力扶持,那就一切不同了。

落塵仙子,也早就從江寂塵的懷中飄離出來。

此時,她也擔憂地看著江寂塵。

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會如何去做?

感受到四周人的神色、情緒變化,虎東不由得閃過一絲嘲諷的笑意。

他不覺得這些懦弱的人類有膽子敢殺他。

以他對這些人族人性的了解,這些人非常不經嚇,欺軟怕硬。

所以,他把身後的大勢力背景搬出來,威脅江寂塵。

不怕對方不屈從。

哼,只要自己能從這裡出去,到時再帶強者來,一定要屠光這個山寨,以雪今日之恥。

然而,江寂塵神色沒有一絲的變化。

此去經年 他淡然一笑地開口道:「你說這些,與我又有什麼關係?」

「你……你敢!」

聽到江寂塵的回應,虎東臉色一變道。

「殺你而已,有何不敢?」

「死!」

說完,江寂塵手中的沉岳驀然斬出。

重傷之下的虎東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且他也根本沒有想到,江寂塵說殺就殺。

沒有一絲的手軟、猶豫,果決到極點。

「噗!」

好大的一顆人頭飛起,伴隨著衝天血水,掉落在地。

下一刻,就化成一顆巨大的虎頭。

虎目圓睜,至死不信,自己竟然會慘死在這個小山寨中。 ? 胭脂亂:風(蟹)月棲情 戰鬥后,落塵寨,已化成了一片殘破的天地。

一頭巨大如小山般的黑虎無頭屍,伏地不動,血流成河。

這是虎東死後,顯化出的真身,很嚇人。

這是一頭王級圓滿境的黑虎,一身價值不凡。

便是這一身虎皮,只怕都可以賣出天價。

還有虎骨、虎鞭、虎丹等等,價值也很驚人。

四周靜寂無聲,一群人已經完全被震撼到無言。

其實,在此之前,絕大多數匪徒,哪怕石三、大黑、小白、離山老頭,心中也不是有十足的信心。

畢竟,凌塵面對的是虎威幫三大高手之一的虎東。

所以,他們即使說要跟隨江寂塵,但那也只是一時熱血。

江寂塵,終究還沒有拿得出手的戰績,能讓他們信服、誓死的追隨。

但此刻,江寂塵手持沉岳,站在無頭虎屍前。

之前一言,又那般的豪氣萬丈!

真正的無敵之姿,也不過如此吧!

石三、大黑、小白醒悟過來,怪叫一聲道:「不愧是我們的凌塵大人,強!」

「嗯,無需多久,在大人的帶領下,落塵門必然可以名動天下!」

「凌塵大人,強勢霸氣,我之偶像呀。」

三人大叫。

眾匪也終於反應過來,爆發出轟然叫好聲。

江寂塵斬掉虎東,免去被屠寨之災,他們都無比感激。

也因此對江寂塵真正認可、信服。

事實,江寂塵如此強勢,斬殺虎東。

便是為了立威,讓眾人知道,他有輕易斬殺虎威幫三大高手的實力。

也無懼他們的威脅。

這時候,江寂塵目掃全場。

也只是這一道淡淡的目光和動作。

歡呼聲音立刻消去,全場剎那無聲。

他們可以感覺到,挾著斬殺虎東的勢頭,他們的凌塵大人全身散發著震懾天地的威嚴。

「我不管你們之前怎麼想,但現在,你們拍著心口大聲音告訴我,虎威幫,可不可怕?」

江寂塵開口,聲音不大。

但自有一種無上的威嚴、自信。

空間之歸園田居 「不可怕!」

眾人大力地拍著胸口,大叫喊道。

「不可怕!」

動作齊一,聲震四方。

「不可怕!」

熱血沸騰,氣勢如虹。

他們連叫三聲,顯示著他們心中對虎威幫的懼意盡消。

一切,都因為有江寂塵在。

而這一刻,江寂塵已然成為了他們的精神支柱。

江寂塵點點頭道:「很好,希望你們能夠記住今日言,勇攀天道路,不忘初道心!」

「還有,今晚吃全虎大餐!」

江寂塵最後一言,引爆全場,讓他們瘋狂。

最終,這些人動手,開始剝虎皮,開始做全虎大餐。

而江寂塵,開始傳訊給小灰,讓他們也前來此地。

畢竟,此地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隱密,適合建立據點。

「你還有同伴?」

落塵仙子看到江寂塵傳訊,走了過來,嬌然的開口問道。

她其實……是想過來興師問罪,因為她已看出,江寂塵剛才一戰,根本沒有盡全力。

若是他爆發真正的力量,根本不需……讓自己抱緊他,與他融為一體!

顯然,凌塵是故意的,要佔她便宜!

但……抱住凌塵的感覺似乎也挺不錯,這又讓澆塵有些難以出口問罪。

不過,由此可以試探出,凌塵,他擁有深不測的實力。

畢竟,斬殺虎威幫的三大高手之一,都不需要盡全力。

難怪,他之前敢放言:流匪之地最強的幾人,他要一一前去殺盡!

江寂塵看到落塵仙子過來,其實心裡還是有一些心虛的。

但他臉色超厚,表現得很淡定!

「恩,在來此之前,我剛剛平掉了亡靈鎮,他們都在那裡,但那裡不是久留之地,所以,都讓他們過來這裡!」

江寂塵沒有隱瞞,隨意的應道。

「什麼,你……你說你平掉了亡靈鎮?」

落塵仙子再一次被刺激到,一眾正在忙乎的人都聽到,也瞬間呆愣。

這……怎麼可能?

凌塵,也太過膽色包天了吧?

這絕對是捅破了天!

一眾人震撼無比,無法淡定,心中也同時出生這些想法。

對他們來說,殺掉虎威幫高手,已是驚天大事了。

但平掉亡靈鎮!

那可是亂城六大勢力之一死亡組織的據點啊。

竟然…….也被凌塵平掉了。

絕世婚寵 要知道,亡靈鎮是死亡組織在亂匪之地的據點,便是這裡的三大匪幫都要給足面子。

雖說亡靈鎮中的力量不強大,但他們代表著亂城中的死亡組織,沒有人敢動他們。

但現在,亡靈鎮竟然已不復存在了。

「你確定,你平掉的是亡靈鎮?」

離山老頭這時在一邊吞了吞口水,顫聲問道。

他們都難以平靜,因為這是驚天的悄息,傳出去只怕會震動整個亂城。

因為,這相當於在太歲頭上動土。

一旦讓死亡組織知道,必然會派出恐怖強者追殺凌塵。

江寂塵彷彿沒有感受到眾人的情緒,平靜的應道:「他們確實自稱是死亡組織的人!」

「他們告訴了你是死亡組織的人,然後你依舊殺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