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四個哥哥見過禮后,稻花很自然的轉身回到了顏老太太身邊。

比她大的,她主動上前見禮;

可比她小的,就要輪到他們來主動和她見禮了。

這規矩她來之前可是特意去請教過族中的三叔公的。

其實吧,她也不是她非要去糾結這個,實在是她不敢小看這古代的小孩子,尤其是深宅大院里長大的小孩子,那肚子里的彎彎繞,她不一定比得過。

她主動上前親近他們,表面上他們或許會說她和善什麼的,可私底下卻會覺得她不懂規矩,好欺負呢。

為了避免日後麻煩,第一次見面,大家還是按規矩來比較好。

屋子裡的其他人見稻花又坐回老太太身邊了,也沒說和弟弟妹妹們親近親近,神色都有些不一。

孫氏眼珠一轉,笑著開口:「稻花,你還沒見過弟弟妹妹呢。」

稻花靠在顏老太太身上,笑看向孫氏:「二嬸,聖人有雲,長幼有序,不是我沒見過弟弟妹妹們,而是弟弟妹妹們沒來見過我。怎麼,難道我們家不是這個規矩?」

說完,一臉求證的看向顏致高和李夫人。

兩人都沒料到長女會說出這一番話來,都愣了一下。

顏家是從顏致高這裡才開始起步的,家中的規矩雖比尋常人家要多一些,可也就有個囫圇樣,很多方面都沒落到實處。

要不然,林姨娘的弟弟也不會見天的就往縣衙後院跑了。

這時,老太太開口了:「稻花說得不錯,從古至今,都是弟妹先向兄姐見禮的。」

孫氏神色有些尷尬:「大家都是一家人,哪裡需要這麼講究?」

稻花再次笑著說道:「二嬸,族裡的三叔公跟我說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家裡的規矩最是亂不得,只有家裡理順了,才能興旺發達。」

顏致高詫異的看向稻花:「這些都是三叔公教你的?」

稻花點了點頭:「爹,你說三叔公說得對嗎?」

顏致高點頭:「當然,三叔公說得很對。想當年,三叔公的學識在十里八村也是廣為人知的。」

這話一出,孫氏立馬朝顏怡歡、顏怡樂使了使眼色。

兩姐妹收到母親的示意,立馬起身上前。

她們一起身,稻花也跟著起身了,三姐妹相互對著對方福了福。

「大姐姐!」

「二妹妹、四妹妹!」

相互見過後,顏怡樂就親昵的湊到稻花身邊,滿臉笑道:「大姐姐,你長得比三姐姐還要好看。」

童真的話語,讓屋子裡的人為之一靜。

稻花也是心頭一跳。

這才是第一天啊,這就要開始宅鬥了嗎?

孫氏走過來笑罵道:「你這丫頭才多大,知道什麼是好看,什麼是不好看?要我說,顏家的姑娘就沒一個不好看的。」

稻花笑盈盈的看了看那位一臉天真爛漫的四妹妹,沒說什麼,之後和顏文彬、顏怡雙、顏文輝見過禮,就重新坐回了顏老太太身邊。

顏老太太拉著稻花的手,笑道:「好啦,大家都見過面了,日後可要和睦相處。」說著看向顏文修等人,「稻花和文濤、文輝剛來,你們可得好好照顧他們。」

顏文凱站了出來:「祖母,你就放心吧,等稻花他們休息好了后,我就帶他們四處逛逛,保管要不了多久,他們就熟悉這裡的一切了。」

稻花立馬接話:「四哥,你可得說話算話,帶我們好好熟悉熟悉縣城。」

「沒問題。」

之後,在稻花和顏文凱的插科打諢下,屋子裡的氛圍一直很好。

看著屋中其樂融融的情景,稻花有過片刻的恍惚。

這就是這一世她的家人。

胎穿古代9年,前世的記憶已經越來越模糊了,她已經好久沒去回想前世的事了。

罷了,就好好過好這一世吧。七月的天越發悶熱,到了下午最熱的時候,街上沒幾個路人,顧念汐打着太陽傘走進漫語咖啡店,推門進去的一剎那,一陣清涼撲面而來。

她坐在老位置,給自己點了杯冰拿鐵,十分鐘后,林一朵出現。

林一朵剛坐下,顧念汐看出她眼睛有些腫,連忙問她,「你哭過?」

「啊?哦,昨天看了部感人的電影,哭死我了。」林一朵輕描淡寫的說,自以為能騙過去,誰知顧念汐追着問。

「你是不是和趙梓牧吵架了?」

「沒有啊,我和他怎麼可能……

《顧念不忘你》第一百七十五章想和她談場戀愛 午餐后,比賽繼續進行,各自進自己的隔斷之前,尤葉看了良樂一眼,良樂會意地點了點頭。

這一次的計時時間加長,足足有四十五分鐘,分給尤葉的真人模特兒瓜子臉,丹鳳眼,很有古典美。

唯一不足的是,皮膚略黑,不是傳統意義上白膚如瓷的美人兒。

尤葉打量著臉模的眉眼氣質,心中有了打算,從美妝品中選出要用的幾樣,先取了化妝水,清潔臉模的皮膚。

「您的化妝水很特別,我做臉模這麼久,沒聞過這麼好聞的味道,擦在臉上,也非常舒服。」清潔過後,臉模主動說話了。

尤葉淡淡一笑:「謝謝你的肯定。」

雖然跟L.H的合作,有趙澤初、白斯明,以及林昊楓的努力,但尤葉對於自己的自製品,還是非常自信的。

無論材質還是氣味,她都精益求精,雖然美妝是她保命求生的技能,但對於尤葉來說,她是真的愛這一行。

四十五分鐘過去,結束鈴聲響起,模特按要求起身,尤葉在她的身後,粘上了屬於自己的號碼貼。

八位模特亮相舞台,大屏幕上放出八組化妝前後的照片,所有觀眾都一片驚嘆,她們真的是太美了!

美則美矣,卻又符合大賽「自然美妝」的要求,並沒有濃妝艷抹到換臉的程度。

其中有一位瓜子臉的模特兒,眉眼秀氣,但看素顏照片,膚色較黑,而且略微粗糙。

以普遍的大眾審美,化妝師會靠美妝品改變她的膚色,對一位高級的美妝師而言,依靠現在的美妝品,打造出白皙細膩的皮膚,並非難事。

可這位參賽選手的處理,卻是就著模特兒的膚色,以精妙的手法打造出健康的小麥顏色。

眉形修得野性十足,眼影、腮紅、唇彩都用了相對艷麗的色彩,如果配上細白如玉的肌膚,色彩誇張,不符合大賽的要求,但是在小麥色的陪襯下,整體妝容恰到好處,完美無瑕。

一位陽光下健康的,靚麗的美人兒呈現在眾人面前,即使是在酒店的比賽現場,人們也有一種身臨大自然的奇幻感覺,彷彿眼前的美人兒,已經和大自然融為一體。

這一款的參賽作品,將大賽「自然美妝」的主題,發揮到了極致。

Grace一眼就認出來,這是尤葉的作品,除了她,沒有人有這樣的天分,會將一張起點並不高的臉,化得如此出神入化。

除了林昊楓,其他三位也都是內行,眼神中流露出對這位小麥色美人的欣賞。

「這位化妝師,完全是在炫技。」Grace意有所指,大家都聽得出,她指的就是小麥色美人。

「我覺得很好啊,作品完成度高,有想法,有創意,還沒有偏離比賽宗旨。」另一位評審提出不同意見。

「你說得對,我非常喜歡這種高調的手法,在美妝界,就需要這樣的張揚,」Grace輕笑,眼神輕慢地向兩邊瞟過。

她身旁的兩位,都是德高望重的前輩,而Grace一向高調張揚,人緣並不太好,此時很有挑釁的意味。

兩位沒有說什麼,臉色卻沉了下去。

作品再完美,高調張揚這一項,觸碰了行業潛規則,他們並不喜歡和Grace一樣的人。

打分開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位小麥色的美人,竟然只獲得了一票的認可,慘遭淘汰。

令Grace意外的是,連林昊楓也沒有選擇這位選手的作品,以他敏銳的判斷力,應該知道,這位選手就是尤葉。

當淘汰模特兒轉身,露出選手號碼牌的時候,Grace瞪大了眼睛,難以掩飾自己的驚訝。

小麥色美人的化妝師,竟然不是尤葉,而是良樂!

她終於明白,林昊楓的選擇是對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自從網暴事件之後,余卿卿深刻地明白了一個道理,為人必須低調。

雖然這對於發展中的聚蓉來說,是不應該被採納的行為。但如果老闆的緋聞蓋過公司正面評價,確實不好。

不過當下新郎是自己備胎的這種緋聞還在流傳期間,露頭就是死。

等賓客陸陸續續走得差不多了,余卿卿才拉著漫漫的小手和爸爸、陶陶幾人,隨著人群往禮堂側面的拱門走。

還沒走到門口,就隱隱聞到陣陣熟悉的花香,而隨著花香傳來的,還有些許女人的驚嘆。

余卿卿只顧著配合漫漫的步伐,到沒怎麼注意其他。聞到香氣緩緩抬頭,視線所及,除了人流,滿目繽紛。

繁花城之所以聞名遐邇,不僅因為此處處於絕對地利優勢。沿山勢靠海建,內賦天然溫泉。

更因為此處氣候、土質宜人養人。

再加上人和——由世界百強企業的地產商所打造的頂級度假莊園——的部分。讓繁花城幾近完美。

當然,在有錢人的世界里,不會允許瑕疵藝術品的存在。

所以,能使繁花城真正達到完美,久負盛名,也是讓其署名的。就是它最普通,也是最特別的一個地方。

繁花繁花。

最重要的,自然是花。

Variousflowershotel.

如果說繁花城的所有設計,都是由世界一流的設計大師打造。那麼繁花城的花,更是如此。

著名的法國園藝設計師Odile·Antoinette,不僅為英式對稱式庭園煞費苦心。對於大規模的花圃和小型室內花園的設計,也是耗盡心血。

再由日本鮮花培育世家第七代家主玖本三太郎,親手培育出獨一無二的鮮花品種。

兩廂一結合,就是震驚全球的驚世之作。

年事已高的玖本三太郎先生,已經頤養家中不問世事近十年。再次問世,足以另世界關注。更別說他要親自培育鮮花。

萬眾矚目全球期待下,他親自培育出來,只屬於繁花城的新品種,也的確沒有讓世人失望。

至少余卿卿,被眼前的美景,震撼得差點忘記呼吸。

不可謂一個美字能形容。

毫無章法的繽紛色彩,卻並無雜亂之感。每一處花團的顏色,色調融合得都是恰好。

色彩遞增蓬勃興旺的生機感,遞減的靜好溫純的祥和感,都十分融洽的結合在一起。

一望無際的花海,讓人有種滿世界都是鮮花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