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

盤古之心在搏動,自身的心臟也一樣跳個不停。

而二者的規律完全不同,力量也是天差地別。

徐越要做的,就是將他們煉化在一起,卻又不能讓盤古之心完全替代本心。

「來了!」

又一次搏動來臨,徐越運轉靈力,拚命將盤古之心拉向自己的心臟,甚至連因果線都用上了,把二者牢牢綁在一起。

但隨著盤古之心的每一次震動,徐越的靈力都會消散不少,因果線也被紛紛震斷,嗖嗖縮回體內。

劇痛傳來,徐越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的肉身又開始噴血了。

但他無所畏懼,連最難的煉心都撐過來了,這與肉身融合算什麼?

「而且有些東西,也該徹底解決了!」

徐越轉頭巡視自己的肉身,很多經脈角落都有殘留的仙丹靈藥未被消化,堆積已久。

「特別是那個……」

徐越看著某條經脈里的幾滴透明液體,頓時一臉黑線。

其實程莫元等人灌喂的靈劍宗草藥已經消化了不少,沒有多少藥力還殘留體內。

唯獨這個。

什麼玄龜玉溲。

王霸的尿!

一直都還留在體內,沒辦法處理!

徐越也不是沒有嘗試過強行煉化,但發現這玩意兒的品階還挺高,而且藥性霸道,根本不是現在的自己能掌控的。

毫不客氣的說,只需數滴玄龜玉溲,就可以救活無數個固靈境的徐越!

他之前打進玄火馬體內的透明液體,也是這東西。

「嘖,老烏龜到底什麼身份啊,連尿都那麼……噦!」

徐越猛地乾嘔,差點吐出來。

隨後,他趕緊調整心態,將那些凡塵雜念暫時壓制,又分出一縷靈力,調動全身上下的所有靈藥殘渣,向著胸口匯去。

那裡,他那顆脆弱的原生心臟,已經被盤古之心折磨的不成樣了。

但有了這些靈藥的支援,以及那效力驚人的玄龜玉溲,恢復只是一瞬間的事。

兩顆心臟徹底融合,也只是時間問題。

外界,虛空之中。

三人坐在一起,早已沒了之前的警惕性,都看著徐越的身體,期待著些什麼。

「快猜猜!下一次能噴多高!」

「一百丈!」

「剛才就一百丈了,我覺得一百一十丈沒問題!」

三人在激烈的討論著,儼然一副破罐破摔的模樣。

沒辦法,若真有什麼絕世妖靈在徐越體內重生,他們在這傳送陣上也跑不了了。

「要來了要來了!」

估摸著時間,秦蘊興奮地拍著劉昂。

但這一次卻不一樣了。

「咳!」

徐越沒有再噴血,而是一口咳出了梗在心間的污血,隨後猛地坐起身來。

「叮!恭喜宿主成功突破元心境!」 翟鑾還在胡思亂想,就在這時司禮監掌印太監,嘉靖朝內廷第一人,任大監帶著一群番兵施施然走進了太和殿。

殿內眾官都愣了,就連在場的記者都有些傻眼。

誠然,任興乃人皇大伴,而且十有八九掌控著天下最恐怖的組織天眼,用權勢滔天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

但是嘉靖帝信任卻給外朝一個很強烈的印象就是他並非寵信宦官之君,所以哪怕任興權勢滔天,可依舊不為外朝所重視。

至少外朝和內廷在嘉靖朝並沒有發生根本上的衝突,這種十幾年間都相安無事的局面,在一百多年以來都不算多見,洪武朝除外。

議會是在京四品以上大臣們商議國事的地方,自成立以來都沒有任何一名太監出現過議會召開會議之時,可現在任興來了,頓時讓整個議會所有議員充滿了警惕。

一隻不會咬人的狗和一隻咬人但輕易不開口的惡犬本身就不是一個概念!

當然,以任興的段位,這裡的所有官員也不可能開口申飭,那叫沒事找事,要是自討沒趣還被惡犬盯上了,那豈不是自找麻煩?

找麻煩也該是上面那八位大佬的事,和他們沒有半點關係,和以前言官有關係,但是現在大明言官……沒了……

任興徑直走上議台,看向翟鑾道:「翟議長,陛下讓咱家給你帶樣東西。」

翟鑾整了整衣冠,俯身接過任興遞過來的摺子。

打開摺子看了一會,翟鑾臉上已是冷汗淋漓!

幾位副議長察覺到了翟鑾的異樣,這心裏面好奇的跟貓抓心似的卻也只能忍耐著。

終於翟鑾看完了摺子,長吐了口氣看向兩鬢已經染白的任興,長嘆了一口氣。

宮中不許有白頭,宮女太監上了年紀就會被放出宮去,不過大太監是特例,如今任興已有五十多歲,聖恩不減,寵信如初,不知道羨煞,恨煞多少人。

摺子在副議長間傳閱,等到全都看完,七名副議長的臉色一個個皆是無比凝重,凝重的似要滴水!

人皇動刀了!

動的還是錦衣衛這把被藏起來十幾年,幾乎就沒動過的刀!

短短一個多月,錦衣衛指揮使燕天元便在南直隸掀起了腥風血雨!

此番屠刀斬向的乃是稅政!

錦衣衛負責清查天下稅司和各地官府,持天子劍,有先斬後奏之權!

南直隸各府各州各縣八百七十二名官員,連坐人數高達四千餘,其中還不包括三十幾家偷稅的商戶!

四千多人吶!

被錦衣衛緝拿,然後斬於長江邊上,那血水都將長江邊的土地染紅了!

八百多名沒被當場斬殺的犯官被盡數押解入京,等待他們的是斬首還是凌遲,誰都不知道。

十幾年來將刀藏在刀鞘裡面的錦衣衛這一次突然間亮出了屠刀,而且如此殘酷,陡然間讓人感受到了洪武朝時期殺戮數萬的大案!

讓幾位朝堂大佬身上的寒氣從腳底板一直衝到了腦門頂!

在土改新政還爭吵不休的檔口,錦衣衛突然間血洗南直隸官場,其中深意,不問自明!

嘉靖帝這是要告訴整個官場,推行土改政策之決心,任何試圖阻擾推行此政之官員,都會成為屠刀下的祭品!

隔山打牛的事嘉靖帝做的太多了,可誰能想到這一次竟然這麼狠!

翟鑾心裏面發寒,他知道嘉靖帝已經不打算在官場展現他的仁慈,這次在南直隸掀起的大案肯定只是開始,至於結束之時,會有多少人頭落地,誰也說不準。

另外,這幾年間,嘉靖帝幾乎不插手司法,似乎是在努力營造出一個寬鬆的司法環境,以至於讓這天下太多的官員都忘了在大明律扉頁上寫的那句話!

君王意志凌駕於律法之上!

嘉靖帝不是不殺人,也並非是想要在臣民面前表現的有多仁慈,而是不願意管那麼多的事。

但是這一切一切的前提就是不要觸及皇帝的底線!

土地、稅收和財政、軍隊,這三者就是嘉靖帝的底線,誰碰誰死!

「諸位大人看完了?」任興臉上掛著笑,笑裡面藏著刀。

「任公公此來?」翟鑾心下有些忐忑。

任興呵呵笑道:「沒什麼大事,辦案罷了。」說完這話手朝前一壓,數百番兵頓時如狼似虎般的沖了出去。

「你們要幹什麼!」

「本官何罪!」

「本官乃是……」

「你們敢打人,朗朗乾坤……」

「閹賊!」

轉順間,五六十個議員便被緝拿,吵嚷的直接被一刀鞘抽在嘴上,打落滿嘴大牙!

忘了……這些官員都忘了,或者根本沒有經歷過劉謹當權的那個黑暗無比的時代!

在嘉靖朝,沒有兇殘如狼的錦衣衛,讓百官聞風喪膽的東廠也被裁撤了去,沒有經歷過恐怖,就不知道什麼是恐懼!

番兵的前身就是東廠的番子,裁撤東廠之後,這些番子入軍營,漸漸也淡出了百官的視野。

可曾經的惡狼就算再如何訓練,也不會變成草狗,就算真成了草狗,其骨子裡面的凶性也不會被輕易磨滅!

翟鑾沒動,張璁等副議長也沒動,似乎是在冷眼旁觀,又或者被驚住了。

至於整個太和殿徹底亂了,所有的議員都噤若寒蟬,但是也有清醒的!

只要稍微清醒一點就能發現,這些被番兵緝拿的議員全都是這一個多月來因為土改叫囂的最凶的一批人。

而那些沒有叫囂選擇沉默或者觀望的屁事沒有。

這說明什麼?

說明了很多!

皇帝的眼睛一直都在議會,議會上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皇帝的眼睛,簡單點說,這一多月以來議會上的一切,嘉靖帝都了如指掌!

這些叫囂的官員為什麼會被抓?反對乃至抗拒土改新政?

不會……嘉靖帝才不會幹這事,皇帝喜歡隔山打牛,這一點朝野共知,很顯然,這些被抓的肯定是因為對抗土改,但是最後的罪名肯定不會是這個!

會是什麼?

貪污唄,腐化唄……

皇帝要用這罪名殺人,誰能說個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