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們聽說沒有,我們班趙迪在後面操場與柳文約戰。”

“新生趙迪竟然敢和柳文對着幹?真的假的?旁邊同學顯然不信。”

“當然是真的了,我還聽說是爲了校花吳歆雅。”這位同學又爆出一枚重磅**。

“哦,兩個男人,爲愛決鬥,這得去看看。”話落,旁邊的同學,頓時瘋狂的對着後面的籃球場而去。

“我勒個去,不是吧,趙迪這小子還真不讓人省心。”魅影驚訝道。

恃寵而驕:霍總別來無恙 “走吧,咱們也去看看。”

龍浩宇戲虐一笑,三人跟着瘋狂的同學,一路來到後面操場,此時的操場周圍已經站滿了人,全都在期待着雙方的對決。

雙方八人,被衆人圍在中央,一方自然是趙迪,另一方七人,手機提着桌椅板凳腿,對着趙迪怒目而視。

“額,七對一,這小子也太勢單力薄了點吧。”龍浩宇看清雙方人數,頓時一陣無語。

與趙迪對峙的七人中,爲首的是一位十八九歲的少年,長得斯斯文文,挺清秀的,可是他的眼中卻帶着桀驁不馴的野性,他就是柳文。

不屑的看眼周圍同學,柳文皺眉,道:“看什麼,都給我滾開,否則後果自負。”

柳文說話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但卻帶着不容置疑的威嚴,旁邊同學聽罷頓時往後退去,對方小霸王的名頭,在這所學校裏無人不知,可謂是如雷貫耳。

據說連校長都對他禮讓三分,否則別說打架了,還沒開打就被校長請去喝茶了。

柳文擡頭看向趙迪,道:“趙迪,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以後離歆雅遠點,我可以既往不咎,當做今天什麼也沒有發生。”

“廢話真多。”趙迪有些不耐煩道。

柳文聽罷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道:“既然你不知死活,老子成全你,給我上。”

“嘩啦——”

柳文身後六人揮舞着棍子,同時對着趙迪衝去,而他自己沒有動,他認爲收拾趙迪六人足夠了。

趙迪擡頭看向女生宿舍樓上,那依靠着欄杆,身着白衣,如聖潔蓮花般的漂亮女孩,嘴角劃出一抹微笑,然後對着六人走去。

少女紅脣蠕動,欲言又止的想要說什麼,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只是呆呆的看着趙迪,眼中滿是擔憂。

她與趙迪相遇短短半月,但二人已經有過數次患難與共,她的思緒不由回到了第一次相遇,也是趙迪第一次救她之時。 在她感到絕望與無助時,他如神兵天降的救下了自己,還有那句溫柔到瞬間擊碎少女心中寒冰的話語。

“別怕,天塌下來有我。”

同樣的話語,卻是別樣的感覺。當初她的哥哥也說過同樣的話語,可是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也許是上天眷顧,竟然讓她遇到了趙迪。

聽到那句話的瞬間,她以爲自己的哥哥回來了,然而清醒過來後,面對這位陌生的少年,羞澀之餘,對少年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啊!——”

她的思緒被一聲慘叫拉回現實,慌亂的看向操場,尋找着趙迪的身影,不過還好剛纔慘叫的不是趙迪,而是一人被趙迪扭斷了胳膊,摔到地上發出。

經過三個月的訓練,趙迪確實不在是以前那個趙迪了,出手果斷,狠辣,雷厲風行。

“不錯,這小子沒有給我們丟臉。”魅影滿意道。

“還差點火候,對上真正的高手,勝負立見。”血影冷冷道。

“才三個月而已,可以了,不服問老大。”

魅影說着看向龍浩宇,這不看還好,一看立馬嚇了一跳,只見龍浩宇看着場上交手的趙迪,臉色陰沉的可怕。

魅影見狀,與血影相視一眼,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避過一人砸來的棍子,趙迪直接一膝顛在對方小腹,那人吃痛身影佝僂,趙迪接着一肘擊在對方鼻子上,將對方打暈了過去。

此人剛倒,另一人馬上撲上來,不等對方接近,趙迪直接一個掃堂腿將對方放倒,然後一腳毫不留情的踢向對方胸口,這一腳可謂狠辣無比,若真踢中,對方不死也得殘廢。

關鍵時刻,一道人影突現,一腳踢開了趙迪那狠辣的一腳,強大的力道直接將他震退兩米。

“唰——”

所有人全都看向突然出現的人影,一位青年,年歲比他們稍微年長,可是這氣勢卻強他們太多了,天壤之別。

青年揹負雙手立在當場,雖然穿着隨意的休閒裝,身形也不是很高,但衆人感覺站在那裏的身影,卻是無比的偉岸,周身有一股無形的霸氣。

“你……。”趙迪穩住身形,怒指向龍浩宇,剛想開口,突然愣住了,臉上驚怒變成驚喜。

“龍哥……。”

龍浩宇淡淡的撇了趙迪一眼,轉身緩步離去。

“哎!龍……。”趙迪看着離去的龍浩宇,想要開口,卻見他臉色不好,轉頭看向魅影,一臉的迷茫。

魅影對着趙迪使個眼色,暗示他快走。

趙迪擡頭看眼樓上少女,轉身追了出去。

“趙迪,哪裏跑?”柳文對着趙迪吼道,不過很快趙迪身影便消失在衆人視線裏,只傳來一聲。

“柳文,回來找你算賬。”

那人是誰?爲何趙迪如此着急,雖然吳歆雅與趙迪相識不久,但她知道趙迪嫉惡如仇,對人也很平淡,很少有什麼東西或者人,能引起他的關注,可是今天卻有些意外。

龍浩宇認識吳歆雅,但吳歆雅卻並不認識龍浩宇,所以並不知道這位青年是自己哥哥的戰友,只是覺得他身上有和哥哥很像的氣息。

“可惡,竟然讓他跑了。”操場上柳文臉色難看至極,看眼被趙迪撂倒的六人,忍不住咒罵一聲。

“一羣廢物。”

“文哥,不是我們不行,而是趙迪這小子太厲害了,情報有誤啊!”一人狼狽起身,道。

“你還敢說。”柳文看着對方就氣不打一處來。

這時旁邊一人,眼珠一轉,道:“文哥,我看對付趙迪得請高手。”

“高手?”一語點醒夢中人,對啊,自己家裏那麼多高手,收拾這小子還不是小菜一碟。

龍浩宇出了學校,在旁邊選了一家還算不錯的飯店,要了一間包間,隨便點了幾個小菜。

自從進來,龍浩宇就沒有說過一句話,他不說話,別人也不敢開口,最後還是趙迪打破了沉默的氣氛。

趙迪拿起茶杯爲龍浩宇三人倒滿,道:“龍哥,你什麼時候到d市的,怎麼也不提前打個招呼,我好去接你。”

龍浩宇接過趙迪遞過來的茶水,輕抿了一口,道:“阿迪啊,有沒有想過畢業了做什麼?”

說起這個,趙迪來了興趣,道:“自然是用我所學,在商界一展其才,爲天運盡獻綿薄之力。”

“你還知道啊?”龍浩宇意味深長道,說着“砰”的將茶杯重重的放到桌上,茶水濺了滿桌。

龍浩宇突然的變臉將趙迪嚇了一跳,以爲自己說錯了什麼,起身問:“龍哥,如果我哪裏做錯了,你儘管教訓。”

“我教你功夫是讓你防身的,不是讓你殺人的,你今天交手之時,處處殺招,分明就是抱着必殺之心。”龍浩宇微怒道。

趙迪聽罷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開口,他學的本來就是殺招,不認爲自己哪裏做錯了,可是他又不敢頂撞龍浩宇。

魅影見狀趕緊爲趙迪辯解道:“龍哥,這也怪不得小迪,畢竟我們是影殺啊!”

“住口。”龍浩宇呵斥住魅影,道:“練武在己,動手在心,如果沒有慈悲之心,普通招式亦是殺招。”

“老大說的對,小迪今天確實出手有些重了。”血影附和道。

魅影轉頭看向血影,心中暗想,你還知道輕重,貌似你出手從來沒有留過活口吧。

好像知道魅影心中所想,血影道:“別這樣看我,我們不一樣。”

“有啥不一樣,我看就一樣。”

龍浩宇先讓趙迪坐下,後道:“阿迪,你記住,你不是影殺成員,我要你永遠不要踏入這一行,你的戰場在商界,如果以後在讓我看到你對普通人出如此重手,我廢了你。”

龍浩宇說話的聲音不大,也不嚴厲,但聽在趙迪心中,卻字字誅心。

“知足吧小子,老大是爲你好,我們天天朝不保夕,想走都走不呢。”血影語重心長道。

趙迪自然知道,心裏也很感激龍浩宇,也是經歷了這件事,趙迪方纔開始真正的專心研究起經濟學。

“龍哥,我記住了。”趙迪嘿嘿一笑,問:“龍哥,你們來d市不會是專門來看我的吧?”

“嘿,你個鬼小子,又打什麼會鬼主意呢?”魅影沒好氣道。

趙迪不斷的爲龍浩宇倒水夾菜,一臉的獻媚之色。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龍浩宇剛剛緩和下來的臉,再度拉起,嚴厲道:“說。”

“還是龍哥瞭解我。”趙迪神色一正,道:“帶我長長見識唄。”

“不行。”龍浩宇果斷拒絕,語氣中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他不想趙迪過多的參與幫派之事。 見龍浩宇態度堅決,趙迪只得做罷,幾人吃完飯,龍浩宇又吩咐趙迪一些日常注意事項,便離開了飯店。

四人剛剛走出飯店門口,便被兩名頭髮染的五顏六色的青年攔住了,一看就是混混。

“我大哥請你們過去坐坐,賞個臉唄?”一人牛逼哄哄道。

“滾尼瑪遠點,誰認識你們老大,好狗不擋道,讓開。”趙迪不耐煩道。

“哎呦,這位兄弟很衝啊,想必你就是趙迪吧,我們老大可是很想認識一下你呢。”對方說着,轉頭看向身後不遠處,小攤上坐着一位渾身都是紋身,帶着墨鏡的胖子。

龍浩宇輕瞟了一眼,那人應該就是他口中的老大,胖子周圍歪七扭八坐着二三十位,頭髮染的五顏六色小混混。

“跳樑小醜,也配請我們老大。”魅影不屑的看眼胖子道:“讓他三跪九叩過來請罪,否則死。”

“你說什麼?”二人聽罷頓時怒了,直接從身上抽出砍刀,對着龍浩宇砍來。

“滾尼瑪遠點。”魅影三拳兩腳便將二人放倒。

“譁——”

二人被放倒,胖子周圍的小混混嘩的起身,呼啦一聲就圍了上來,就像拍古惑仔似的,手裏全都拿着砍刀。

周圍吃飯的食客,路過的行人紛紛離開,生怕殃及池魚。

“小心,他們不是一般的混混。”龍浩宇提醒道。

因爲這些人一看就訓練有素,雖然人少,但絕對精銳,從他們起身的瞬間,氣勢就變了,這絕對不是普通小混混能夠擁有的。

龍浩宇心裏有些納悶,難道是北盟知道自己來了d市,所以派人前來截殺自己。

魅影與血影也感覺到了不尋常,不等他們接近,二人衝入人羣雷霆出手,這些人確實厲害,個個都是以一擋十的高手,悍不畏死。

可惜,他們遇上了影殺,比他們更強,更狠的存在。

旁邊一家餐廳二樓,柳文坐在窗口看着下方打鬥,眉頭微皺,心中暗暗打起鼓來,因爲屠戮已經落入了下風。

和趙迪一起的這三人到底是什麼人,競有如此身手,連父親手下最精銳的屠戮都不是對手。

“文少,別擔心了,一會看他們如何抱頭鼠竄吧。”旁邊有人調笑。

“你懂個屁。”柳文感覺事情不對,拿起手機打給胖子,道:“撤,順便幫我查查那三人的來歷。”

接到命令的胖子,當即帶着人就那樣虎頭蛇尾的撤了,看的龍浩宇一陣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