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直到賣完貨能離開威尼斯才行,否則的話目擊者必然會通知鎮長,那和差人去通報海軍圍捕布拉德一眼,都會給自己帶來無盡的麻煩。

做事,還是乾淨利落點好,能簡單就簡單。

而現在,把這群人綁上隔離起來,憑著自己的實力去幹掉布拉德,就是最簡單粗暴的方法,不會留下一點尾巴。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為了從大局考慮,只能選擇當個不明不白的壞人了。

留下幾個人,押送士兵和居民去野外后,其他人繼續趕路。

還好是在城郊爆炸,並沒有驚動到城裡,威尼斯人的生活受了點影響,但影響不大,只是出行要被盤查而已。

臨近傍晚,又到了一天中最繁華的時段,人們如潮水般擁擠在街道上,邊散步邊逛店鋪。

鄭飛叫了十幾輛馬車,搭載夥計們向著碼頭飛奔而去,路上被士兵攔下盤查了幾次,除了灰頭土臉有點臟外,沒什麼其他問題。

不到半個小時,他們順利抵達碼頭,沖向停泊在岸邊的大貨船。

碼頭也有搜尋士兵,因此,那十艘招眼的大型護衛艦被開到了海上,離岸邊大約兩海里的地方。

登上甲板,鄭飛連臉都沒來得及洗一把,就下令起錨收帆,水手們擠在一艘船上,調整船尾舵向著護衛艦的方向駛去。

至於其他幾艘大船,則是仍然停泊在這裡,畢竟幹掉布拉德后還要回來的,出於對船和貨物的安全考慮,他把阿瑞斯和幾十名水手留在了碼頭。

船和護衛艦匯合后,鄭飛搭乘小舢板登上一艘護衛艦,指揮水手們架好火炮,時刻準備戰鬥。

滿船的水手,如螞蟻搬有條不紊地搬炮彈,不知情者還以為有什麼大戰役要打,其實對手只是一艘被剪了爪牙的戰艦而已,完全不具備威懾力。

屹立在甲板上,鄭飛抬頭眺望西方,估摸著還有一個多小時太陽就該落海了,必須在天黑之前找到布拉德的船,否則一入夜,茫茫大海上什麼也看不見,只能由著布拉德飄蕩在亞得里亞海,然後進入地中海銷聲匿跡。(未完待續。) 女傭:「……」

一猜一個準!

厲害了我的喬小姐!

一看傭人的女傭,喬安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哼了一聲,喬安攤開手掌。

傭人一臉困惑,「喬小姐,怎麼了?」

「電話給我。」

傭人把床頭柜上的座機聽筒遞給她,喬安紅唇微翹,「慕靖西的手機號是多少?」

傭人立即會意,按下了慕靖西的手機號。

撥通了電話之後,手機那端遲遲無人接聽。

門外傳來了動靜,「三少。」

下一秒,男人高大的身軀,出現在卧室門口。

慕靖西手上拿著手機,冷峻的問,「找我有事?」

把電話還給傭人,喬安雙臂環抱在胸前,「你說呢?」

他是保鏢,不好好守著自己的本職工作,竟然跑去見紀傾心。

還敢問她找他什麼事!

她找他有事沒事,他自己心裡沒點數么?

慕靖西沒理會她的無理取鬧,冷沉的目光看向傭人手裡的粥碗,粥已經見底了,他緊蹙的眉頭微微舒展,「沒什麼事,我去書房了。」

「站住!」

男人頓住了腳步,「喬小姐還有事?」

「剛才去哪了?」

「醫院。」

呵,倒是坦誠。

喬安又問,「去醫院幹什麼?」

「傾心動了胎氣。」

動了胎氣?

喬安唇角漾起一絲冷笑,究竟是真的動了胎氣,還是做戲,恐怕只有紀傾心自己知道。

她現在還指望著肚子里的孩子,嫁給慕靖西呢。

怎麼可能輕易的讓孩子出事?

除非……她有后招了。

喬安冷笑,儘管放馬過來好了。

…………

考慮了兩天,慕靖西終於答應,讓紀傾心搬進官邸。

這兩天,喬安恢復得不錯,一大早的,她就被一陣笑聲吵醒。

重生之霸寵娛樂圈 睜開眼,她倏地坐起身,腦袋有些暈暈沉沉的。

一手扶著腦袋,進盥洗室飛快的洗漱。

剛踏出卧室,就看到了傭人不斷的往隔壁客房搬著行李。

笑聲是從客房裡傳來的,仔細一聽,不就是顏真真和紀傾心的聲音么?

顏真真和紀傾心怎麼會在這?

客房裡,傭人正在井然有序的把紀傾心的行李規整的擺放好。

「我就說嘛,在靖西哥哥心裡,你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情深入骨:總裁,請溫柔 紀傾心嬌嗔的道:「真真,你胡說什麼呢。」

忙碌的傭人,看到了出現在門口的喬安,立即恭敬的問好:「喬小姐,早上好。」

聞言,顏真真和紀傾心臉上的笑意,同時一僵。

兩人倏地轉頭,看向門口。

喬安穿著月白色的睡袍,站在門口,微微捲曲的長發,慵懶中帶著一點小性感。

因為生病初愈的關係,未施粉黛的臉,少了幾分凌厲的攻擊性,更添幾分我見猶憐的柔弱。

「呵呵,小三就是小三,還有臉來示威。」顏真真可沒忘記上次被打的屈辱。

如今,紀傾心來了,她倒要看看,喬安這個覬覦慕靖西的女人,還有什麼好日子過。

聽到「示威」二字,喬安笑了,身子倚靠在門框上,眉梢微挑,「你說誰小三?」

「誰應我,說誰咯。」 顏真真一副「就說你了,你能拿我怎樣」的表情。

彷彿有了靠山一般,無所畏懼。

喬安扶額輕笑,還真是……人蠢而不自知。

她以為紀傾心能保得住她?

蠢貨。

「你笑什麼?」顏真真氣憤不已,她預料中的喬安爆發沒有出現。

反而,還氣定神閑的在笑。

怎麼能讓她不氣!

如花瓣般美好的唇瓣,輕輕吐出一句:「當然是,笑你蠢。」

「你!」顏真真氣血直衝腦袋,幾個大步來到喬安面前,伸手便推搡,「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

話沒說完,她眼睜睜的看著喬安被她一推,就往後倒去。

喬安眉頭緊蹙,該死的!

她低血糖……

意料之中的疼痛,沒有到來,電光火石之間,身子被男人攬進了懷裡,清冽的男性氣息,從四面八方侵~襲而來。

慕靖西抱著喬安,垂眸看了她一眼,便危險的眯起眼眸,冷光直射的看向顏真真:「你在幹什麼?」

「靖西哥哥,我……」顏真真無措的後退了一步,她怎麼也沒想到,喬安心機這麼重!

竟然假摔!

她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靖西哥哥來了,所以才裝得那麼弱不禁風的樣子?

心機女表!

顏真真氣得跺腳,指著喬安的鼻尖,「靖西哥哥,你不要被她騙了!她是裝的,剛才還好好的,突然就摔倒,她在碰瓷我!」

碰瓷?

喬安冷哼一聲,她可真敢說。

靠在慕靖西懷裡,她掙扎了一下,慕靖西擰眉,呵斥:「別動。」

這個女人,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現在什麼模樣?

臉上還帶著幾分病態的蒼白,一副弱不禁風我見猶憐的模樣,彷彿隨時都能被顏真真一手捏死。

她不是戰鬥力很強么?

什麼時候,竟然弱到被顏真真欺負了?

喬安美眸微瞪,反了天了他!

竟敢凶她?

還沒來得及說話,喬安就被細聲細語的紀傾心搶了先,「靖西,不是你想的那樣。」

顏真真身邊有了紀傾心,彷彿有了主心骨一般,那股囂張的氣焰,立即弱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無辜的神情。

「不是我想的那樣,是哪樣?」慕靖西只相信自己親眼所見。

顏真真親手將喬安推倒,他看得真真切切。

紀傾心一手扶著肚子,欲言又止,最後只剩一聲嘆息,「總之,真真沒有惡意。她只是跟喬小姐有了言語上的小衝突,一點小摩擦而已。是喬小姐反應太大了……」

嘖嘖,這顛倒黑白的能力,還真是厲害。

想要掙扎退出慕靖西懷裡的喬安,頓時就改變了主意。

她抬起纖細的雙臂,圈住了慕靖西的脖子,身子往他懷裡依偎緊靠著,「靖西,紀小姐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反正我一個人,也不是她們兩個人的對手。」

說完,喬安抬眸,可憐兮兮的瞅著他:「靖西,我餓了……」

是真餓了。

餓得頭暈,心慌……

再不吃東西,她會暈倒的。

慕靖西:「……」

「靖西……」喬安心中忍不住腹誹,該不會是被她的美貌迷住了吧? 第二天,明浩就和李可心辭行前往死亡之窟了。

在走之前,明浩和小虎詢問了一下是否把它收回去,好一起進入死亡之窟,小虎表示要在這裡享受自由,就沒有和明浩進去死亡之窟。

而小樹還是老樣子,開開心心的和明浩玩耍一會後,明浩就獨自進入死亡之窟了。

「篷」

金光閃過,明浩再次出現在了死亡之窟的石城之中。

「明浩你終於回來了,這一年妾身可很是為你擔心啊,快來讓妾身看看你有沒有受傷。」

還沒有等明浩雙眼在金光中適應,趙濤濤那無比動人的話就出現在了明浩耳朵里。

「神啊,讓我回去吧。」

最可氣的是,趙濤濤說完就要上前去扒明浩的衣服,來確認明浩有沒有受傷,並且趙濤濤在舞動她那「婀娜」的身姿走上前來時,還不忘向著明浩不停地眨眼。

她兒砸被大佬盯上了 「嘔」

「大嫂,冷靜,冷靜,這個孫大哥那?孫大哥,孫大哥。」

明浩感覺趙濤濤比吃了火參的李可心可怕無數倍啊,現在明浩有些後悔了,「早知道這樣,還是多留小樹那幾天對了,現在看來就算作詩也是好的啊。」悔不當初啊。

而且,這次明浩進來,只看到了趙濤濤等在這裡,並沒有看到孫東旭。

隨著明浩呼喊的孫大哥,孫東旭才出現。

「哈哈,明浩兄弟,是你大嫂說的,讓我等會出來能給你個驚喜,怎麼樣驚喜嗎?」

豪爽的聲音在孫東旭口中發出,聽在明浩耳中,明浩怎麼覺得哪裡不對啊。

「這是驚喜?哦,也對,這個是我驚,趙濤濤喜啊,孫大哥啊,你差點害死我啊。」雖然明浩心中這樣想,臉上還是露出開心的笑容。

「驚喜…..呵呵….驚喜….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