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玉恨極了這種東西,正要去追。陡聽古道清喝止住自己。

“掌門,我們明明知道他們是誰?爲什麼不能將他們抓起來呢?”

古道清撫須看了唐玉一眼,眼中精光一閃而過。呵呵笑道:“不慌,不慌!我爲什麼這麼晚纔出現,我就是要等着他們將那個東西拿走。不然怎麼引出他們背後的勢力。至於兩個人實乃跳樑小醜。現今還不是時候,等時機一到,屆時誰也逃不掉。”

“可是那個,熾焰鑑不是我們仙化門的至寶嗎?怎麼就能讓他們盜走了呢?”唐玉還是有些不放心。

古道清聞言哈哈一笑,說道:“那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放在被的地方,放心吧!誰也盜不走我們的熾焰鑑。倒是你們兩個這麼晚不睡覺怎麼會在這裏。”

“額••••••那個弟子正在散步,發現這裏有異響就趕來看看。不想在這裏遇見了古師姐。讓他們他們兩個將讓我們撞上了。”

“這事還真是巧!”

唐玉和古仙雲臉上莫名的一紅,想起剛纔兩人在掉崖時候的那翻情景。就覺得臉上一熱!

古道清頗有意味的看了兩人,說道:“時候不早了,早些回去歇息吧。千萬不要荒廢了修爲,門內比試馬上既要臨近了,長老們會選一些優秀的弟子加以重點的培養。你一定要努力。”

“是!”唐玉信誓旦旦說道。

房間之內,楚步凡躺在牀上閉着眼,大口的喘着氣。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能拿到吸陰大法的下冊功法,就激動的睡不着。自己等這一天等好久了。這下自己終於不用擔心自己會毒發身亡了。

相反林翌晨則是沒有太大的反應,或則可以說就和平常一樣。看上去淡淡的!隨手毀了今晚穿過的衣服,依舊還是仔細的審視手中的那病青色小劍。

黑煙託着玉狐極速飛了許久,終於在一處小樹林中停下。

黑煙瀰漫,頓時一個年約三十的漢子出現在玉狐的面前。

“拜見宗主!”玉狐急忙跪下行禮,同時將手中的熾焰鑑奉上。

男子微微一點頭,接過女子手中的熾焰鑑。仔細的打量起來!

片刻之後,男子的臉色越來越凝重。

突然間,熾焰鑑猛的發出一陣刺眼的白光,將整個小樹林照射的猶如白晝。

男子頓時以手護目,連續後退十幾步在挺住,只是眼中那緩緩淌下的血淚已經告訴別人他已經受傷了。

“宗主?”玉狐驚呼一聲。

熾焰鑑白光閃過,頓時出現一個赤臉老者手握鎏金龍頭杖。怒目圓睜的瞪着男子。

男子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咬牙切齒的說道:“謝天刑••••••”

天刑長老一聲暴喝:“何歡你還認識老夫!”

說着,周邊頓時閃身出現幾人。赫然真是仙化門其他六位首座長老。

何歡嘿嘿一笑,說道:“好,很好。想不到你們竟然這麼狡猾。不過你們也太小看我何歡了。”說完,再次消散帶着玉狐席捲而去。

“難道就這樣將他放走了?”紫薇長老連聲長嘆!

“紫薇長老不用太過在意,一切自由定數。須知窮寇莫追。相信只要有正義所在,邪魔外道定然猖獗不起來。”

“哎••••••只是可惜了我們這麼好的計策。”紫薇長老嘆道。說着撿起了掉落在地上那個熾焰鑑。

“這麼好的寶貝,可惜我們竟然沒有人能夠駕馭得了,身子連開啓都是困難的。”

天刑長老接過熾焰鑑也是探了一口氣,老夫雖然性子剛烈。但是無奈不是九陽至尊之體,這熾焰鑑如果沒有九陽至尊之體的鮮血作爲媒介的話,任何人都休想啓動它。

在沒有啓動之前簡直就和一塊破石頭沒有什麼兩樣。

輕煙一直逃到了十萬裏開外的雲歧山。何歡才從新顯出身形。

“宗主你怎麼樣了?”玉狐攙着何歡道。

“不當緊!”一句話沒說話,何歡噗的噴出一大口血。

“想不到我何歡今日卻被幾個老雜毛給耍了。”何歡狠狠的想到接着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宗主那熾焰鑑丟在了那裏怎麼辦啊,如果再偷的話他們肯定會防備的更加嚴實。”

何歡冷哼一聲;怒道:“那根本就是個假的,裏面根本就沒有蘊藏一絲的靈力。這和傳聞大相徑庭。根本就是他們拿來騙你們的。熾焰鑑力量超凡,威力霸道絕倫。怎麼可能是那種死氣沉沉的樣子。”

或許這一次,何歡錯的有些離譜。竟然親手將仙化門的至寶像扔垃圾一樣的扔掉。不知道他知道後會不會抓狂。

在楚步凡還沒來得及高興的時候,一道隔空傳音已經來到!

【求收藏,鮮花。各種求•••••••】 房中光幕一閃,何歡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楚步凡身前。

“宗主!!”楚步凡急忙起牀行禮。

“你們被那幾個老雜毛給耍了,那個跟本就不是什麼熾焰鑑。”說着,何歡連續咳嗽了幾聲。

楚步凡聞言一驚,冷汗頓時流了下來。隨即眼中神色一陣變幻。急忙說道:“宗主你受傷了••••••”

“哼,一點小傷不妨事。他們幾個老雜毛想要留住我還沒有那麼容易。”何歡眼中綠油油的彷彿深夜的餓狼一般。

“宗主魔功大成,自然不是他們幾個能夠抗衡的。”

何歡如何不知自己的傷勢,那幾個老雜毛着實厲害。如果不是自己修爲超絕。恐怕那一擊縱然不使傷殘也要身負內傷。不過楚步凡說出的這些話着實有些頗爲符合他的心意。

“看在這幾年你對我合歡宗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就破例在饒你一次,但是這五鬼裂心的解藥馬上就要用完了。如果你還想要得到吸陰大法的下冊。那麼就將趕緊的將那個真正的熾焰鑑給我弄到手。否則五鬼裂心再次發作的時候可是神仙也救不了你。要知道這五鬼裂心越是壓制到最後發作的威力就越是驚人。”

何歡揚手一甩,頓時一個木瓶向楚步凡飛來。

楚步凡一把抓在手中,單膝跪地。興奮道:“多謝宗主!步凡定然全力以赴以報宗主。”語氣雖然誠懇,但他眼中卻是隱隱涌現出一股狠戾之色。

時間總是就在不經意間流逝。尤其是專心修煉的仙化門弟子。

這天,唐玉躲在一個隱祕的地方修煉着天縱。忽然青銅鼎上傳來一陣靈力波動。睜開眼睛一看原來竟然是哪條小蛇。

不過現在已經不能用小蛇來形容它了。它現在的形狀足有嬰兒手臂粗細。

此刻只見它竟然盤在青銅鼎的上面,蛇目對着唐玉一眨一眨的。

唐玉發現這個小傢伙兒,許久不見好似有了一絲變化。最明顯的莫過於這個小傢伙兒的頭上竟然開始長出兩隻角來。雖然現在還很小隻有一點點。

“難道這個什麼聖龍就是這個鳥樣子?怎麼看就怎麼像條小蛇。”

彷彿能夠看出唐玉的疑惑,頓時惱怒的瞪了唐玉一眼。

“我說你每天都在青銅鼎上大口大口的吸着靈氣,你好歹也給我一點利息。”小蛇凌空飛起,緩緩落在唐玉的肩上。竟然就那樣安然的睡了起來。

收起青銅鼎唐玉無奈的往回走去。

“唐玉••••••唐玉••••••你在哪呢?”古心依的聲音遠遠的傳來了過來。

每次找不到自己的時候她都是這個樣子。

心神一動,身形瞬間猶如流矢一般。

“啊哦~~~討厭你要死了,死唐玉••••••”隨即一眼看見趴在唐玉肩上的聖龍。頓時眼中大放異彩:“這個小蛇好奇怪啊?頭上竟然還長角。”說着就想動手去摸摸小蛇的頭頂。

唐玉急速後退幾步,道:“摸不得,小心他咬到了你。到時候我可不負責。”

“誰要你負責了,我纔不稀罕呢。”古心依竟然難得的玉臉一紅。

小蛇似乎也能感受到美女當前,竟然睜開眼睛瞅瞅。頓時目光鎖定在古心依的身上,小巧的蛇目之中立時更加閃亮了幾分。

“來,小乖乖讓姐姐摸摸。”

那隻這頭小畜生竟然蛇頭連連點頭,身子一躬,瞬間飛到美女的懷中。

看着小蛇在美女懷中還被輕撫着,那一臉的YD樣。不由心中暗恨,這個淫棍••••••

“哎,都是自己自作自受。在將它仍進桑木戒中不就是沒事了嗎?”

“唐玉它有名字嗎?”古心依愛撫着小蛇,笑吟吟的問道。

“額••••••”

唐玉被問的一愣!是該給這個小東西取個名字。

“那個••••••叫個什麼呢?”想起這個小東西當初的所做所謂。唐玉腦中靈光一閃。

“呵呵~~就叫小君吧。”

古心依頓時咯咯嬌笑起來,雙手輕舉着小蛇的不斷的轉着身子。彷彿宛如一隻彩色的蝴蝶一般。

“小心身子,別摔倒你了。”欣賞之餘,唐玉不免擔心古心依的身體。

“小君你該休息了。”當即絲毫不理會小蛇那反抗的身子,一把抓過來仍進桑木戒中。直到許久唐玉才感覺到桑木戒安靜了下來。

沒了那條淫棍,唐玉這才感覺到古心依的眼中只剩下了自己。

“近來身子好些了嗎?”唐玉輕聲的問道。

古心依輕嗯一聲,輕輕的靠在唐玉的胸前。似乎這樣的動作對她來說只是天經地義。

本有心輕輕的擁着她,可是一想起古仙雲那哀怨的目光。唐玉的手卻是怎麼都擡不起來。

古心依閉着雙目靜靜的聆聽着唐玉的心神,許久才輕輕的說道:“你的心告訴我你很煩躁,是你很討厭我嗎?”說着一雙美目睜大緊緊的盯着唐玉的那深邃的目光。

“沒有,你在胡思亂想什麼呢。我那裏有煩亂了。”說着竟然不由自主的嘆了一口氣。

古心依的眼中隱隱閃出一絲憂傷,淡淡的。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些什麼。

唐玉知道古心依說的沒有錯,自己心中確實很是煩亂。可是自己就是理不清,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只能一味的逃避。

幾多歡喜幾多愁,這話說的一點都錯。

兩人靜靜的靠在一起,古心依身上的香氣輕輕的飄入唐玉的鼻中,淡淡的很是好聞。這種香氣讓唐玉的煩操的心情暫時的得到一絲安寧。

爲什麼,爲什麼和自己心中仙子相擁在一起,心中還有那個影子。是憐憫,還是自責,是喜歡,還是放不下?唐玉不知道•••••••

許久,時間就像暫停在這一刻。

唐玉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凝目看向遠處的山頭。

突然間,身軀猛然一震。

“那個身影是?”

一時間唐玉感到自己的身子猛然間變的僵直無比,竟然連半分也動彈不得。

遠遠的都能感受古仙雲身上那悽楚之意。只見她一個人獨自的站立在山峯之上,寒風蕭蕭,顯得那麼的悽切。

發現唐玉似乎有一絲不對,古心依關切的問道:“你怎麼了,身子不舒服嗎?”眼見唐玉直直的望着對面的山頂。不由轉目望去。

寒風凜冽,山勢陡峭。四周顯的一片蕭索。

【求收藏嘍,看過的別忘了支持瀟嵐這是對瀟嵐的最大支持,同時瀟嵐也會更加賣力的碼字•••••••】 【收藏上漲了,謝謝兄弟們的支持,今天會加更的········】

門內會試即將到來,仙化門弟子個個摩拳擦掌。 七零之農婦逆襲手冊 等着會試的開始。

會試要求,每個山峯各自進行一輪篩選。選出十名弟子進行大會比試!

唐玉跟在紫薇峯一衆女弟子的身後,經過一行的比賽紫薇峯選出十名女弟子。今天唐玉只是被迫跟着來看看熱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