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讓千龍族長有所忌諱的還是羅征,這小子雖然只是大圓滿,但各種手段層出不窮,絕不是尋常大圓滿那麼簡單。

按照千龍族長的揣測,羅征很有可能出自浮島豪門。

此刻其他人也是各懷鬼胎!

尤其是坤傲!

雖然先前他叫嚷的最窮,但看到此物后,眼中已滿是貪婪之色。

看著千龍族長還沒有動彈,他的眼睛微微一眯,已決定先下手為強!

「嗖!」

坤傲眨眼之間已沖向那隻石鼠,將其一把扣在了手中。

「坤傲!你想死嗎?」

千龍族長看到坤傲的舉動,神色微微一冷。

千龍族長雖說也想拿到這隻石鼠,但他終究還是有理性的。

現在回去的道路被封,又無法運用大挪移,拿到再好的寶物又如何?

還不是無法離開?

這也是千龍族長沒有第一時間衝出去的原因之一。

「哈哈哈,這東西……」坤傲抓著那隻石鼠嘿嘿一笑,臉色驟然一凝,再看手中已是空空如也,「怎麼回事……」

眾人的目光齊齊望過去。

彷彿有人在變戲法一般,頗為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原本應該在坤傲手中的石鼠復又出現在了祭祀台上!

羅征的眉頭微微一皺。

這石鼠從坤傲手中消失,再回到祭祀台上並沒有絲毫空間波動。

按理說這根本不可能……

千龍族長也察覺了一絲不妥,「這東西……有詭異!」

說罷他跨步走向這隻石鼠,將其一把抓在手中,後退了兩步之後也感覺手中一輕,石鼠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

而包括千龍族長在內,沒有人發覺這石鼠是怎麼消失的!

千龍族長試過之後,其他的上位真神也一一試過。

很快他們就發現了,這石鼠無法離開祭祀台三尺距離,一旦超過三尺,就會自動歸位。

有人將這石鼠塞進須彌戒指,甚至置入自己的體內世界中,但只要移動超過三尺距離,石鼠就自然回到了祭祀台上。

「這東西好邪門!」

「此地的空間法則根本無效,這東西怎麼做到的?」

「太奇怪了!」

一時間大家都沒轍了。

羅征並沒有參與其中,一會兒后他才淡淡的說道:「諸位,有沒有感覺那股腥甜味越來越重?」

經過羅征這麼一提醒,這些人也齊齊吸了吸鼻子。

「嗯,好古怪的一股香味……」

「先前在洞穴那裡就聞到過一次!」

「這味道是從哪裡飄來的?」

大家這才將注意力集中在這香味上。

這腥甜的香味直衝鼻息,越來越濃烈。

羅征便察覺到自己的靈魂微微有了一絲麻癢的感覺……

就在此刻,一道道炸裂的聲音傳遞過來。

羅征遁聲望去,就看到洞壁兩側無數條蛇形裂縫開始迅速蔓延。

「咔咔咔……」

不僅是洞壁兩側,就連他們腳下也是一樣。

這由筋石層所化的洞穴竟然要崩潰了?

「嘩啦嘩啦……」

筋石層崩碎尚且還好,可從那裂縫之中竟然有海量的刖火荼流奔涌而出!

「糟了!」

羅征的臉色大變,其他人也是面若土色。

先前他們能從那般險境避開,已是竭盡全力。

現在面對這天崩地裂之勢,加上汪洋一般的刖火荼流,他們怎麼避?

「退退退!」

「這怎麼退啊……」

「可憐我才晉陞上位真神,今日竟會隕落在這等莫名之處!」

那些上位真神都在哀嚎著。

而羅征,千龍族長以及坤傲在此刻反倒是冷靜下來了。

他們幾乎施展出渾身解數,想要避開這些碎石,已經滾滾而來的刖火荼流。

「咚!」

羅征一把扣住筋石片,懸浮在空中,擋住了頭頂上灑落的一捧刖火荼流。

隨即身體猛然一翻,將一塊小山般大小的筋石踢開……

現在的他渾身筋肉鼓起,力量也已催到了極致,若不是此地空間不大,他恐怕已化為荒神了。

名門摯愛:權少的億萬寵兒 可即使他幾乎奮進全力,但將那筋石踢開后,看到的一幕則讓他的心無限下墜。

刖火荼流所形成的洪流滾滾而來,已經將所有人淹沒了,包括千龍族長和坤傲,臨死之前他們甚至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

現在只剩下他一個!

「為何會這樣……」

這刖火荼流幾乎佔據了洞穴所有的空間,根本沒有躲避的可能。

當那些刖火荼流朝著羅征沖刷之際,他心念默默一動,激活了胸口的一道金色紋路!

「太初之諾!」

太初之諾是開闢神域以來,許下的諾言……

按照羅征推測,這諾言應該就是蚩尤親口許下,用來免疫神域中所有的道蘊攻擊。

但是太初之諾即使激活也不是無敵的,它無法豁免靈魂攻擊和力量攻擊。

這刖火荼流並非神道道蘊所生,他不知是否有效!

「嗡……」

一陣金光將羅征完全籠罩。

同時,刖火荼流已將羅征完全淹沒其中!

「有效!」

羅征的心臟猛然一跳。

他體表的這一層金光,便是將刖火荼流隔絕在身體之外。

可是太初之諾也是有時間的……

激活之後,不過能堅持三個呼吸而已。

藉助著太初之諾的保護,羅征在刖火荼流中奮力遊動,他要在短時間內儘早脫離!

一個呼吸……

兩個呼吸……

三個呼吸……

體表的金光迅速黯淡下來,可這刖火荼流彷彿無邊無際,他根本無法從其中脫離。

「最後一道太初之諾!」

羅征在面對惡魔圖厄的時候,激發過一道太初之諾。

眼下則是最後一道……

也就是說他只有最後三個呼吸的時間!

「嗡嗡嗡……」

伴隨體表大盛的金光,羅征仍舊奮力的遊動。

但他宛若潛伏在深海之中,根本游不到海平面,最後三個呼吸的時間用掉后,體表的金光終於消逝。

他整個人也被刖火荼流所包裹!

「這一次,沒那麼幸運了么?」羅征心中升騰起一絲苦澀而複雜的心情。

「滋滋滋……」

一股灼燒的感覺由外向內。

他看著自己的雙手,迅速被蝕燒的乾乾淨淨。

刖火荼流由外向內……

表皮,血肉,經脈,骨骼,內臟,最後是體內世界以及靈魂。 神醫兵王混都市 刖火荼流的侵蝕根本無從抵抗。

在最後一刻,羅征的腦海已是一片空白。

他甚至來不及回想這一世的遺憾,就已陷入了絕對的黑暗中……

若是連靈魂都被消融,意味著在這個世上就是永久的消失。

神域中的許多傳說,人死就會進入地獄,指得就是深淵魔域。

他們幻想深淵魔域有十八層,幻想深淵魔域中充斥著惡魔,鬼怪。幾乎一切恐懼的化身,都會出現在深淵魔域中。

「宇太白說石鼠藏匿著轉世之秘……」

「那本該死去的岳吟柳,有可能並沒有死去……」

「想要轉世的話,也要從深淵魔域起步?」

「那麼這石鼠的石體出現在深淵魔域的邊緣,應該也不算是巧合了?」

「等等?為什麼我還能思考?我不是死了么?」

若是靈魂破滅,那是徹底的化為虛無了,思考的意識自然也消失了。

當羅征意識到這一點時,心中驟然亮起了一絲希望!

但他現在不能動,不能說,也看不到,聞不到,除了那一縷意識外,似乎什麼都不存在……

便在這時,一個意識忽然與羅征溝通了。

「羅征,你還好吧?」

「九五二七!」羅征微微一喜,「你也沒事?」

按道理如果羅征的肉身被侵蝕,他胸口的骨片,連同骨片中九五二七的靈魂也會被焚毀。

沒想到九五二七忽然主動的開口了……

「我當然沒事了,為什麼要有事?」九五二七奇怪的說道。

這般回答讓羅征感覺到一陣古怪,羅征繼續問道:「我的肉身不是被焚毀了嗎?裝著你的那枚骨片,應該也被燒掉了……」

即使激發了兩道太初之諾,都沒能救掉自己的性命。

進入那洞中,意味著必死之局。

九五二七沉默了一會兒,才嘿嘿笑道:「根本沒有被燒掉好吧?」

「沒有被燒掉?」羅征一愣。

「對啊,骨片,肉身,一切都沒有被燒掉……」九五二七淡淡的回答道。

羅征便是越聽越糊塗,隨即又問道:「那我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你的六感被剝奪了而已,現在正擺著一個『大』字,躺在地上呢,」九五二七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