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候的不單單是何朝夕一人,幾乎在同時所有在樓道外等著向郭平瑞彙報工作的人全都紛紛站起身來恭聲問候。

他們中不少人臉上有種說不出來的忐忑不安之色,嘴上不說,心裡多少有些彆扭。要知道他們前一段時間是頻頻去向蘇沐彙報工作,如今卻是調轉方向來到新書記這邊。

蘇沐要是不過來的話也就算了,偏偏他還站到這裡,接觸到他的目光,讓眾人感覺渾身都不自在。

蘇沐該不會暗暗惦念上自己吧?不會找機會敲打敲打自己吧?

想到一旦惹得市長心裡有了疙瘩,沒有誰的心情還能保持穩定,他們全都在心裡暗暗悲嘆:怎麼想起來這會過來呢,怎麼就這麼巧呢。

但是蘇沐似乎並沒有在意這群人的種種反映,微微點了點頭,然後沖著何朝夕揚手道:「何秘書,我來找郭書記說點事,不知道他現在有時間沒?你幫我進去通報下吧。」

「市長,您稍等,我這就去。」何朝夕說著趕緊轉身敲門走進辦公室中,近乎就在他剛進去的同時,房間中便響起來郭平瑞有些慍怒的呵斥聲。

「朝夕,你跟我不是一天兩天,怎麼連這點分寸都沒有?蘇市長過來,你當然是立即請他進來,怎麼能在外面等呢。給我記清楚了,以後蘇市長只要來。不管我這有人沒人都要立即請進來。」

辦公室門隨之打開,郭平瑞站在門口處,蘇沐快步迎了過去。

「郭書記,打擾了。」

「蘇市長,真的是不好意思,下面人不懂事。裡面請,咱們進來說。」郭平瑞很是客氣道。

辦公室中。

當蘇沐將準備去魔都市的消息告訴郭平瑞后,郭平瑞是沒有任何遲疑的意思,拍手說道:「這是個好事啊,是咱們嵐烽市能在西都省乃至全國贏得聲望的大好機會,絕對不能錯過。我也相信蘇市長你肯定能做好這事的,去吧,有什麼需要儘管說,我是全力支持。家裡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任何問題。」

「嗯,有書記您在坐鎮,我現在出去放心的很。」蘇沐笑道。

「蘇市長,其實我一直想要找個機會和你好好的聊聊,現在既然你過來,咱們就順便談談吧。我看過你的施政綱領和政府工作規劃,知道你是想要讓嵐烽市發展成為國際化的大都市,讓咱們嵐烽市成為像是魔都市這樣的一線城市。說實話這也是我的心愿。但我的心愿卻是建立在你為這座城市做出來的貢獻基礎上才有的。」

「要是說沒有你前面的鋪墊和付出,我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有這個想法的。從這個角度說。我對你的工作是充分認可,也會絕對支持的,因為咱們的目標是一致的。」郭平瑞雙手交叉,擺出一副無比誠懇的態度來,說出的這些話,倒是讓蘇沐有些意外。

不過只是意外。蘇沐卻是不會懷疑這話的真實性。他知道郭平瑞的這個目的不是說不能達成的,而只要能實現這個目的,對郭平瑞對自己而言,都只有好處而沒有壞處。

既然如此,郭平瑞有必要破壞掉這個大好局面嗎?要知道郭平瑞是郭家人不錯。但他跟自己素無恩怨,又不是特地過來給自己找事的,而是過來收穫豐厚政績的,只要有這個前提在,蘇沐就相信和他是能達成合作共贏的。

「郭書記,你算起來也是西北這邊的人,就應該清楚嵐烽市在省內的排名一直以來都是墊底,扮演一個悲催的角色,從來沒有人說它有崛起的機會。這樣的城市你我都清楚,對這裡的老百姓而言是多麼無奈。誰不想有好日子過,但卻偏偏做不到。我過來后其實也沒有多麼遠大的目標,就是想踏踏實實幹幾年,將這座城市發展起來,讓嵐烽市成為西都省的驕傲,僅此而已。」蘇沐說道。

兩個人坐在這裡,第一次開誠公布的進行交流。

早上九點半,蘇沐從郭平瑞的辦公室中離開,聊了足足近一個小時,兩個人都是呈現出心滿意足的神情。郭平瑞從剛才的對話中,已經是清楚的捕捉到蘇沐是個真心想要做事,而不喜歡大包大攬的市長,只要知道這點,那麼在今後的工作中,郭平瑞就會清楚自己應該如何定位。

身為市委書記的他,想要的就是一個全身心投入到經濟發展中的副手,他不需要這個副手有多大的能耐,要要能將經濟發展起來就是最好的。

但可能嗎?

郭平瑞知道蘇沐絕對不是一個會隨意臣服的人,他有著很鮮明的個性色彩,從某種角度說,他和自己是相似的一類人。這種人在遇到事情時,是有很強的原則性和主觀性。

這種堅持要是說和自己態度一致怎麼都好說,假如說出現任何對峙的話,你以為蘇沐會臣服嗎?不會臣服的蘇沐必然會和自己對著來,到那時,郭平瑞又該如何自處?

「嘖,看來真是一把雙刃劍,不過我寧願要的是你這種鋒芒畢露的雙刃劍,這樣的劍刃是能帶給我鬥志,是能磨礪我的精神意志,這樣的人總比碌碌無為者要更有價值。」

郭平瑞臉色淡然喃喃自語。

蘇沐回到市政府將事情安排妥當后,就帶著郭輔動身去魔都。這次怎麼說都是出公差,身邊有郭輔跟隨著,也會方便很多,同樣也是為他結識更多人脈奠定基礎。

市政府這邊的話,交給戚伽負責,他是放心的。至於說到現在離開,擔心不擔心其餘市委常委的心思會有所變化。這點蘇沐是無所謂的。就像是他之前說的那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便他們怎麼做。

早上十一點。

蘇沐和郭輔登機,按照時間算的話,自己抵達魔都市的時間怎麼都到下午。要是說再稍微耽擱點,沒準都要到晚飯時間。反正是沒事。蘇沐就在飛機上開始安安心心閉上雙眼睡覺。

郭輔倒是沒心思睡覺,他在看文件,這次既然是過去幫商務廳的忙,那麼對西都省的幾家企業,他都要有所了解。這些事都是他這個秘書必須要做的,省的蘇沐到時候問起來,自己一無所知。

「我現在真的是有點迫不及待啊,你說咱們宿舍其餘人會是誰?」

「我說小妞你想多了吧?還宿舍,不要給我說你真的想住宿舍。」

「必須住宿舍啊。咱們就是體驗大學生活的,要是說身為大學生卻在外面租房子住,那有什麼意思?」

「呦喝,沒想到你的覺悟這麼高。」

「必須有高覺悟,我不能和你似的,胸大無腦。」

「你說誰呢?誰無腦了?無腦還能考上大學嗎?」

「咯咯。」

陣陣如銀鈴般的話語在身邊響起,聽到這樣的聲音,蘇沐原本想睡的心情也化為雲煙。悅耳清脆的笑聲。刺激著蘇沐睜開眼看過去,映入眼帘的事兩張算得上清水出如蓉的面容。

被調侃說成是胸大無腦的是個短髮丫頭。臉蛋很精緻標緻,一看就給以人種利落乾脆的印象。至於坐在她身旁的,則是一個秀髮飄逸的女孩,長著一副讓人垂涎三尺的臉蛋,絕對的小美人。

她們兩個身材都不錯,雖然沒有化妝。但光是這種天生麗質的素顏就已經讓人怦然心動,靈動的雙眸充滿了青春活力,估計是大一新生,但就是因為這種年齡,所以說才能讓人有種期待。期待她們長大後會變的如何禍國殃民。

大學就要開學了嗎?

還別說,真的是這回事。

蘇沐想到現在的時間,已經是八月多,再聯想到某些准大學生要是按捺不住好奇的心理,去自己學校先轉轉這都是正常的,也就清楚了說話的這兩位是什麼心態。

准大學生真的是好啊,青春年華,處於人生最亮麗的年齡段。曾經的自己也像是他們這樣懷揣著夢想,說實話那時候的蘇沐根本就沒有想過有朝一日能走到現在,只能說命運難測。

她們兩個現在是這樣隨意開著玩笑,等到她們真的走進大學后就會明白,原來那將是另外一種天地,一種和以前生活截然不同的天地。

看著她們兩個,蘇沐的眼神就有些放空,他的眼睛雖然說還在瞧著她們,但心思早就挪到別的地方,想到了蘇可,想到了溫璃,想到了魏蔓,想到了龍鸞,想到了杜品尚,想到了自己所接觸的那些大學生們,不出意外的話,明年就要畢業。

誘愛,強佔小妻 時間真的是過的飛快,轉眼間,她們就都要走進社會。

「我說你們兩個就不能消停點嗎?真是丟人,虧我還要帶著你們出來玩,要領著你們去學校轉悠,看看你們現在的表現,活脫脫就像是沒有見過世面的人,我對你們的表現很失望哦。」

就在長短頭髮兩個女孩的嬉笑聲中,在她們身後面坐著的一個女孩忽然間開口,這也是個標準的美女。大概十七八歲的年齡,皮膚白皙嬌嫩,如清潭般的雙眼散發出清澈靈動的光芒,嘴角笑起來會有酒窩,五官非常精緻,襯托出她的不俗容貌。

再加上這個女孩身材真的很好,近乎一米七的身高,讓她是能輕鬆秒殺很多人,修長白皙的雙腿仿若溫玉般誘人。

「你們兩個難道就沒有發現,有雙色迷迷的眼睛盯你們好久了嗎?」

這話從美女嘴中說出來后,長短頭髮小美女臉色一變,順著那兩道放空的眼神看過去后,立即發現了正處於遊離狀態的蘇沐。

好啊,真的有飛機色狼。(未完待續。。) ()這樣就可以使人專精於一門,讓人能夠快速的成長起來,不過這也就帶來了一個副作用,那就是長久的只吸收一種靈氣,對於別的靈氣就會遲鈍許多,甚至於天賦差的,就會不能再與自己修鍊的那種靈氣之外的那些靈氣進行溝通了。

林天一臉苦悶的表情,看的楊翠翠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怎麼?你有別的方法?」林天眼光一亮,興奮地看著楊翠翠問道。

「你說呢?」楊翠翠一臉自得表情。

林天看到楊翠翠現在的樣子,興奮地使勁親了楊翠翠幾口,一臉期頤的看著楊翠翠,想聽聽楊翠翠怎麼說。

楊翠翠收起了剛才的笑臉,一臉凝重的說道「你要知道,修鍊多種玄氣,雖然能夠讓你獲得更多的技能,但是卻不利於你長久,對於你以後的修鍊將會帶來許多意想不到的麻煩,你明白了嗎?」

「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現在必須修鍊。」林天堅定地點了點頭說道「你就說吧。」

「恩,那就行,你是我的老公,你做什麼事情我都會支持你的。」楊翠翠見林天如此的堅定,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老婆,能夠娶到你,真是我天大的福分。」林天深情的說道。

「好了,怪肉麻的,嘻嘻。」楊翠翠嬌笑道。

「你說吧。」林天說道。

「恩,你聽好了。」楊翠翠正色說道。

「知道了。」林天點了點頭。

「天地初開,天地間便孕育出了天地五行之氣,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楊翠翠猶如背書一般的說道。

林天有些頭暈的點了點頭。

楊翠翠也沒在意林天聽懂沒聽懂,繼續說道「天地五行之氣,雖然是由五種單獨的靈氣組成,但卻也是相輔相成的,既相生又相剋。」

林天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看著楊翠翠,想知道下面楊翠翠還要說什麼。

楊翠翠看到林天的樣子,不覺莞爾一笑,繼續說道。

「金為陰,水、木為陽,相生、相剋能相輔,剛柔結合能協和,剛柔結合,相控相補。

水為陰,木、火為陽,相生、相剋能相輔,剛柔結合能協和,剛柔結合,相控相補。

木為陰,火、土為陽,相生、相剋能相輔,剛柔結合能協和,剛柔結合,相控相補。

火為陰,土、金為陽,相生、相剋能相輔,剛柔結合能協和,剛柔結合,相控相補。

土為陰,金、水為陽,相生、相剋能相輔,剛柔結合能協和,剛柔結合,相控相補。」

林天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示意楊翠翠繼續說下去。

「其實也就是說,木能克土,土能生金,金又能克木,從而使木不亢不衰,故能滋養火,而使火能正常生化。

火能克金,金能生水,水又能克火,從而使火不亢不衰,故能滋養土,而使土能正常生化。

土能克水,水能生木,木又能克土,從而使土不亢不衰,故能滋養金,而使金能正常生化。

金能克木,木能生火,火又能克金,從而使金不亢不衰,故能滋養水,而使水能正常生化。

水能克火,火能生土,土又能克水,從而使水不亢不衰,故能滋養木,而使木能正常生化。」楊翠翠繼續說道。

「也就是說,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而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林天突然感覺豁然開朗,不由笑道。

「恩,就是這樣,當家的好聰明,咯咯。」楊翠翠笑道,誇讚道。

「我再聰明也趕不上你啊,要不是你這個賢內助,我怎麼會知道這些呢?」林天哈哈大笑道,一下子把楊翠翠摟在了懷裡,上下其手。

「砰砰砰。」

一陣敲門聲傳來,楊翠翠趕忙掙脫開林天的雙手,氣喘吁吁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長吁一口氣,這才不緊不慢的將門打開。

「嘻嘻,翠翠姐,你在這裡啊,林天哥哥呢。」打開門一看原來是夢在外面。

「在裡面呢啊。」楊翠翠笑道。

「哦,我困了,想睡覺了。」夢甜甜的說道。

「哦。」楊翠翠很無奈的點了點頭,出去收拾東西了。

這個事情林天已經和夢談過很多次了,現在已經和楊翠翠結婚了,夢再和自己一起睡,簡直是太不方便了。

夢才開始倒也答應了,不過當那天晚上,屋頂再次的被轟開之後,林天就又讓夢回到自己小屋裡了,不過卻多了一張床,讓夢睡在那裡,而且林天還解釋了一下,讓夢不會認為是自己不喜歡她,而故意的疏遠她。

「夢兒困了啊。」林天微笑著對著夢說道。

「恩,有點困了。」夢點了點頭,向著自己的床走去。

林天走上去,坐在夢的床上說道「你是不是還在生哥哥的氣啊。」

「沒有。」夢很乾脆的說道。

林天很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說道「夢,我真的不想這樣,只是這個世界的規矩就是只有夫妻才能夠睡在一張床上。」

「那我能成為你的妻子嗎?」夢突然抬起頭,眼睛明亮的盯著林天問道。

林天震驚的看著一臉正色的夢,知道夢沒有說著玩,而是說的真心話。

「咕咚。」林天快速的掃視了一下夢的全身。

飽滿的雙峰,平坦的小腹,修長的腿,精美的玉足,再加上妖艷的臉蛋,還有那一雙天真的雙眼。

林天臉上很震驚,心中很振奮。

「那個,這事以後再說,以後再說,乖乖,夢兒我抱著你睡覺吧。」林天咽了口口水,正色說道。

「恩。」夢歡喜的叫了一下,躺在床上,頭趴到林天的懷裡,心滿意足的睡了。

楊翠翠在外面收拾完東西悄悄地進來,發現夢已經趴在林天懷裡睡熟了,這才狠狠地瞪了林天一眼,林天灑笑兩下,悄悄地將夢放在了枕頭上,輕手輕腳的回到了自己床邊。

「寶貝,剛才出去幹什麼去了?」林天一把抱住了楊翠翠,雙手不老實的上下遊走起來,一會兒的功夫,楊翠翠已經氣喘吁吁了。

「哼,你這個大壞蛋,都結婚了還這麼壞。」楊翠翠媚眼如絲,吐氣如蘭,嬌滴滴地說道。

「我們繼續我們剛才未完成的事情吧。」林天邪邪的笑道,雙手已經悄然無聲的解開了楊翠翠的束帶。

「她睡著了嗎?」楊翠翠有些不好意思的瞧了瞧夢睡覺的方向,不安的說道。

「早就睡著了,沒事的,多大的聲音都沒事。」林天喘著粗氣,很快的就將楊翠翠身上的衣服全部剝完了。

露出一個肌膚猶如羊脂般的玉體。

「呼。」

林天深吸一口氣,麻溜的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剝掉,輕吼一聲,撲到了床上,開始了奮戰。

「啪啪啪啪。」

就在兩人酣戰正歡的時候,卻沒有發現已經熟睡的「夢」已經醒了,雙眼正睜得大大的,滿臉嬌羞的看著兩人。

????????????

林天第二天很早就起來了,沒有打擾楊翠翠,起來后發現夜竟然還在睡覺,輕手輕腳的走上前去,吻了一下夜的額頭,嘆了一口氣,走了出去。

好像這段時間,夜出來的次數越來越少了,這是怎麼回事?很久不見夜在夜晚出來走動了,每天傍晚夢睡覺,然後早上夢起來,唯獨不見夜。

當林天走出門之後,林天以為睡覺的夜睜開眼來,那明亮的眼神哪裡有一點困意,神色恍惚的看了一眼林天背影,小臉突然紅彤彤的,轉身睡了起來。

?????????

林天飛快的吃完楊翠翠昨晚為他做好的飯菜,展身向著北山飛奔而去,目的地,還是那個激流。

「金能生水,哈哈,我這個笨蛋,竟然找了個土系玄氣法決修鍊,這不是和自己過不去嗎?」林天噗通一聲跳進激流中,暢遊一番,這才神清氣爽的靜坐下來,將體內的真氣運轉了一個大周天。

「哈哈,老大竟然來得這麼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