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巴忙將記者隔開一條道來,讓舒運來走出記者包圍圈跟隨劉俊直接進總經理辦公室。

在總經理辦公室,夢婷負責倒茶上水並做好談話筆記。

江浩風要求避開一下,免得影響舒運來與劉俊的談話,但舒運來表示沒關係,並且需要江浩風在場,和劉俊一起深入探討下當今江南市的發展環境,市**扶持第三產業的政策具體在落實過程中還有哪些需要完善的地方等等。

舒運來考察公司前作好了充分準備,就沈鈞儒市長關心的問題都列出了提綱,兩個半小時的時間,舒運來查看了力俊公司有關宣傳資料,瞭解了力俊公司經營運作模式及現代管理制度的實施情況,還查看了公司財務帳本,實地感受了公司企業文化的建設情況等,基本上達到了此行考察的目的。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夢婷陪着舒運來在午餐前半小時接受記者採訪,江浩風則利用舒運來接受採訪的半小時內,在劉俊的總經理辦公室單獨與劉俊進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談話。

江浩風面色凝重,開口就說:“阿俊,你知道我爲什麼要親自來力俊公司見你嗎?” 見江浩風神情莊重,劉俊預感到江浩風可能有重要的事交待,搖了搖頭,反問道:“江老闆,不是周朋說好陪舒祕書來公司考察的嗎?怎麼勞你親自來了?”

“是這樣的,我在市**趕早和沈市長碰了個面,本是周朋陪舒祕書來你公司的,臨時接到了徐彪的電話,說是拆遷方面出了些問題,周朋便趕去了,正好我在市府便接舒祕書過來了。”

似乎怕劉俊有什麼想法,江浩風解釋得很清楚,又道:“阿俊,我們有些日子沒見面了吧,哥有些事關心的不夠,你可不要介意啊。”

劉俊聽得出來江浩風指的是兩廠動遷的事上讓他做了備胎,說好的要請劉俊擔任拆遷公司經理的事,最後突然變卦讓刀疤臉徐彪頂上去了,打亂了劉俊的計劃,但這事兒劉俊還真沒法說道。

幹不幹拆遷,對於現在還不差錢的劉俊來說還真無所謂,只是欠了江浩風的人情早晚必須得還上,劉俊剛進城時得到過江浩風對他提供的許多無私的幫助,這個是劉俊一直記在心裏時刻想着有機會報答下的。

腹黑總裁不好惹 劉俊腦子裏有好幾個閃念,做人需要本份,欠錢可以,但欠情可不行。欠債早晚都有機會還上,欠人情卻不是說還就還得了的。

“承蒙大哥看得起,嬌情的話我也不多說,要不是大哥的關照,小弟我也沒有今天。我只是想說,大哥有啥事,招呼一聲就行,或者讓周朋轉告下也可以,能辦的、不能辦的我都一定照辦,也不必大哥親自來啊。”

既然江浩風在劉俊面前自稱哥,劉俊也就順杆往上爬,也稱江浩風爲大哥了,要知道,在江南市可不是誰都可以和江浩風稱兄道弟的。

江浩風微微一笑,對劉俊的態度很欣賞,做人要懂得知恩圖報,這是人的本份,如是連本份都丟失了,大概可以斷定此人今後也不會有什麼大的出息,正因爲如此,江浩風纔敢在劉俊身上不惜重金花大心思。

“有些事還是當面說下好,其實咱們兄弟相識也算是個緣份,也談不上什麼關照,全靠老弟你自己的奮發有爲,我只是錦上添花,不值一提。”江浩風如此說是不想給劉俊壓力,不待劉俊迴應,接着道,“我看舒祕書的採訪還有點時間,有三件事想和你商量下。”

總算涉入正題了,劉俊坐直身子,一副洗耳恭聽狀:“大哥,你講。”

江浩風道:“首先一件事,就是風骨遺作‘一帆風順’已被風骨的大伯家竊取,這是我答應過送給力俊公司的開張禮物,現在要回來有些難度,你是畫作贈受人,我是畫作資助者,我們兩人聯手纔有可能取回風骨的遺作贈給你,也能完成風骨的遺願,估計會上法庭,這事需要你出庭,你有什麼想法?”

劉俊道:“我沒什麼想法,聽大哥的,啥時需要我出庭我準到。”

江浩風點頭:“好,第二件事就是,力俊公司在江南市也算有名氣了,沈市長都關注了,你可能知道我和沈市長關係不錯。既然沈市長都關注了,我有個不情之請,力俊公司擴張業務的時候,如果需要注資或者合作伙伴的話,我希望你可以優先考慮浩風實業。”

“大哥,那是必須的,你這是助力兄弟打天下呢。”劉俊心中一喜,趕緊掏煙給江浩風敬上,要用打火機點,江浩風擺擺手,從兜裏掏出柏木火柴盒,抽出一支火柴自個擦燃點上。

江浩風用火柴點菸,又輕輕甩滅火柴棒,動作酷似偉人,一般人達不到那種境界。

“兄弟打天下,這詞用得好。”江浩風吸了口煙,又道,“這第三件事嘛,還是兩廠動遷的事,對於用徐彪的原因,我想周朋也和你解釋了。只是,現在情況有了新的變化,徐彪爲人仗義,行事狠辣,只是在辦事方式上還不到火候。實話告訴你,現在我那邊的拆遷遇到的最大阻力是青雲製藥廠的廠長龔保龍強烈抵制拆遷,徐彪和龔保龍過招落下風了,我想讓徐彪再頂上一陣子,就讓你出山,你有什麼想法?”

劉俊稍稍遲疑了下,道:“這個……想法還真有。”

江浩風道:“不過我先申明一下,讓你後一步搞拆遷,不是委曲你收拾徐彪的爛攤子,所謂大亂大治,我有我的考慮。現在說說你的想法吧。”

劉俊深吸口煙,道:“大哥,你誤會了。拆遷事關重大,我也知道你的兩廠動遷是個大工程,涉及幾十上百億資金的超大型項目,恐怕拆遷事上我一個人承擔不了那麼大的責任。”

江浩風淡淡一笑:“阿俊,場面上的話就不必說了,你告訴我真實想法就行。”

劉俊斟酌了下言語,尷尬一笑,道:“其實我很樂意爲大哥效勞,但想法還是有的。首先,我這力俊公司目前有好幾百人,看上去有那麼些財氣,但是萬一公司不景氣,這幾百人的吃飯問題就是個大問題,我擔心就算搞拆遷去了我也會分心。”

江浩風沉默了下,說道:“這倒是個問題,但不是主要的問題,力俊公司是要發展的。這樣吧,你可以兩頭兼顧,在拆遷現場給力俊公司設一個臨時辦公點,而且我會讓周朋從浩風實業抽調幾名高級管理人才協助夢婷打理公司業務,你看這樣行不?”

“那太好了,力俊公司最缺的就是高級管理人才,這樣我就沒後顧之憂了。”劉俊舒展笑顏,心想江浩風想事就是周到,深謀遠慮,江浩風對他要做的事輕易就能掌控,謀事總是先人一步。

“還有最後一個想法,就是大哥你給交個底,這次兩廠動遷,這麼大規模,恐怕少不了會有各種突發事件,我處理事件的底線在哪裏?”劉俊忽地滿臉嚴肅起來。

經劉俊這麼一問,江浩風眼睛閃過一絲寒光,劉俊能想到這點問題,說明劉俊已經將自己的身份轉至拆遷上來了。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看錯劉俊,一個從鄉下農村又受過高中教育的農村青年,有激情有創勁,卻也夠狠,但不管怎麼樣,江浩風認爲劉俊的心地最起碼是不壞的,是能在大事大非上有把握的。

要想讓劉俊在兩廠動遷上放開手腳幹,必須要放權,江浩風將菸頭摁滅,毫不猶豫地回答劉俊:“阿俊,往大的說,兩廠動遷是造福百姓的百年大計。往小的說,可以體現咱們兄弟的生存價值,實現人生理想,一輩子總得做一兩件功德無量的事吧。我將話留在這裏,往後拆遷事上你作主,用錢用人都不是問題,只要你認爲是對的,你儘可放心去做。你說的底線,在我認爲,只要拆遷成功,只要兩廠動遷成功,可以不講底線。英雄莫問出路,一將功成萬枯骨的道理,阿俊你是文化人,應該不用我多解釋吧。”

“好,只要成功,不講底線,拆遷我幹定了。”劉俊被江浩風的說辭打動,忽地站立起來,很是激動,緊緊握拳在空中揮了揮。 江浩風與劉俊的談話達到了目的,劉俊已經被江浩風激起了鬥志,涉及近百億的兩廠動遷工程,用江浩風的話來說還是造福百姓的功德無量的大事,劉俊焉能又不動心?誰個年輕不想幹一場轟轟烈烈的大事呢。

正好江浩風給了劉俊這個平臺,劉俊抱着既可還江浩風人情,又可趁着年輕幹一番大事業的豪情,欣然接受了浩風實業任拆遷公司經理的邀請,就等過些時日江浩風根據計劃安排換下徐彪,劉俊就可以走馬上任了,涉及上百億資金的兩廠動遷項目,劉俊是打頭陣的拆遷公司經理,想想都讓人興奮啊。

“阿俊,頂多兩個星期吧,你作些準備,也拿出個方案,如何將拆遷事務做好,往後就全靠你的了。”江浩風再次鼓勵一番劉俊,不經意地瞄了眼手碗上限量版的百達翡麗,站起身來,“就聊半小時了,舒祕書的記者採訪也該結束了。”

江浩風才說完,夢婷便敲門進來,告訴劉俊與江浩風說舒運來祕書長接受記者採訪的活動很成功,現在一起去美食城用餐,青江美食城的總經理辛平已經親自到力俊公司來迎接了。

接下來的午餐,由美食城的辛總代劉俊做東,安排舒運來、江浩風、劉俊、夢婷在美食城最隱祕的一間包廂裏小範圍的用餐,江浩風的司機黃凱、劉俊的助理啞巴肖力和記者們在另一間用餐。

宴席很精緻,菜上的不多,但都很有講究,出自名廚之手。桌上擺了幾瓶裝有茅臺的白色礦泉水瓶,說是以茶代酒,實則喝的還是好酒。

都是見慣大場面的領導和巨賈,午宴很和諧,喝酒也是適可而止,各自要表達的意思和要傳達的意圖都借酒宴時春風潤物細無聲的優雅碰杯中得到了完美的詮釋。

午宴過後,江浩風告辭,辛平就地安排舒運來在酒店豪華套間休息。

下午兩點,仍由劉俊、夢婷親自陪舒運來到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參觀考察力俊公司的物流運作情況,舒運來出於謹慎的考慮,沒有要記者隨同採訪。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舒運來考察力俊公司的行程結束,沒有留下用晚餐,由於明天市**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他還得趕回市**加班辦公。

劉俊沒有強留,安排已聘用爲總經理專職司機的孫偉教練開着路虎,劉俊親自隨車送舒運來回市**,臨下車還是將一盒特製包裝的金駿梅贈送給了舒運來。

舒運來沒有推辭,告訴劉俊他會將考察力俊公司的情況如實向沈市長彙報,一有消息會及時通知劉俊。

自從早上坐江浩風的豪車賓利去力俊公司考察,到考察完畢坐劉俊的路虎攬勝回市**,舒運來受到了江浩風和劉俊非同尋常的禮遇,也感受到了江浩風與劉俊的關係很不一般,沈市長關注力俊公司似乎有更深遠的考慮,作爲市長祕書的這個層面他一時還看不懂。

回到市**,已是傍晚六點了,舒運來匆匆地在市**機關食堂打了下點,便夾着公文包回辦公室,見市長辦公室的門虛掩着,肯定沈市長又在加班了。

舒運來將公文包裏有關力俊公司的宣傳資料整理了一份,理了理思緒,想好了如何彙報當天考察內容,便拿着一疊資料向市長辦公室走去,他知道沈市長辦公雷厲風行,從不拖泥帶水,當天能彙報的事絕不樂意拖到第二天。

……

是夜,力俊公司大會議室,燈火通明,劉俊召集了業務部、財務部、公關部、後勤保障部、勞動人事部及辦公室等科室負責人及主要業務骨幹通報市長祕書考察力俊公司的情況,就下一步迎接沈市長的考察進行專項部署,要求全體員工打起精神,做好本職工作,力爭在市領導的關注下將公司業務做大做強,再上一個新臺階。

開完公司中層幹部會後,劉俊將辦公室主任夢婷、業務部長陳爾林、業務助理林海、保安部長黃毛航天笑、運輸隊長紅毛航天亮、裝卸隊長綠毛航天明、總經理助理兼財務部長啞巴肖力、財務助理虞美人、主持人力資源部、公關部及後勤保障部工作的辦公室主任夢婷、人力資源部長助理小麗、公關部長助理小美等人繼續開會,劉俊需要在去浩風實業搞拆遷之前將公司人事安排到位。

劉俊說:“各位,在大家齊心協力下,現在辦俊公司走上了正軌,生意做得很順利,利潤也直線上升,如今沈市長也關注了,能想得到,力俊公司的發展前景將會無比廣闊。”

“現在告訴大家一件事,江老闆邀請我參與兩廠運遷的拆遷工作,我接受了了這個任務,江南機械廠和青雲製藥廠的兩廠動遷工程是涉及百億資金、造福二十萬喬遷市民的開發項目,我沒理由拒絕這項任務。”

“鑑於此,我們除了在現有基礎上擴大規模經營,各個部門各司其職外,爲適應新的情況,需要作些人事調整,進一步完善公司管理制度,我們現在就討論下吧。”

“俊哥,這是好事,也是大事呢,我贊成公司作人事調整。我願同俊哥一起去搞拆遷。”陳爾林很興奮,他是江南機械廠的下崗職工,回廠負責拆遷是件很風光的事,最主要的是能和劉俊在一起。

“搞拆遷,充實安保力量是關鍵,我也請求同俊哥一起搞拆遷。“黃毛航天笑也主動請纓。

“拆遷有時候也需要和釘子戶加強公關的,我也去。”公關部長助理小麗也請求。

劉俊淡然笑,將手壓了壓:“這樣子不行啊,公司的骨幹力量都同我搞拆遷去了,公司業務還要不要開展?難道力俊公司要關張大吉?各位兄弟姐妹,我說,咱們可不了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大本營是不能亂陣腳的,要想法做到魚和熊掌兼得。”

陳爾林撓了揉頭,嘿嘿一笑:“俊哥,我們一時激動了,你說的有理,力俊公司是咱們大本營,可不了亂了陣腳。你給個話,要兄弟們怎麼做?”

劉俊風輕雲淡,其實他早就想好了辦法,只是象徵性徵求下大家的意見而已,這樣有利於統一大家的思想,他胸有成竹道:“江老闆考慮了我們的情況,拆遷以我爲主,一是在拆遷安置現場可以設立力俊公司臨時辦事機構以免公司管理脫節,二是江老闆會從浩風實業選調幾名富有大公司管理經驗的高級經濟人才協助我們公司打理業務。現在我有個具體的人事調整安排建議,請大家討論下,看看行不行?” 劉俊提出要調整公司人事安排,進行人事佈局,自有劉俊的考慮,在場陳爾林、航天笑等人自然滿懷期待,誰都想留在劉俊身邊搞拆遷。

“我是這樣的想法,大家耐心等我先說完,有問題隨後討論。”劉俊停頓了下,四下環視,說道,“爲進一步引起市長的高度關注和關照,公司各方面急需發展升級,也是目前快速擴大規模經營必經的一步。首先是力俊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升格爲力俊集團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成立董事會,選舉董事長、總經理及董事會成員。”

“原公司的各部升格爲分公司,如撤銷業務部,成立力俊集團江南分公司,由阿林任經理,林海任經理助理;相應撤銷運輸隊和裝卸隊,成立力俊集團物流分公司,仍由阿林兼任物流分公司經理,天亮和天明任副經理,分別負責原來的運輸和裝卸那塊業務。”

“江南分公司和物流分公司的業務操作原則上和以前一樣,但必須要有拓展。而成立分公司的目的,是爲了今後能夠向外縣市擴張業務,成立更多的分公司,將公司的人才派往外地開拓新的業務。”

“原保安部,人力資源部、公關部、財務部、後勤保障部和辦公室暫按原來設置,職務均提升一格,部長相當於分公司經理,助理相當於副經理。臨時增設兩個機構,一個是經營策劃部,由婷婷兼任部長,協調由江老闆派來的高級經濟人才全部安排在經營策劃部爲總公司的發展提供更好更有深度的發展策略。”

“另一個增設機構就是設在兩廠動遷拆遷現場的力俊集團聯絡辦事處,聯絡辦主任由天笑兼任,天笑和阿力同我去搞拆遷,其他人都留在總公司,有重要事務隨時與天笑聯絡。拆遷那邊,暫時由天笑選調20位精壯的小子派去拆遷現場應付突發情況,但天笑對於總、分公司的各方面保安工作不能耽擱。”

劉俊一口氣說了很多,大家聽得很認真沒有插言。

由於劉俊有言在先,不管大家有什麼想法,有什麼問題想問,都得等劉俊說完後再提出,所以現場也沒有人插話,倒是聽到筆記本紀錄劉俊講話時的一片沙沙聲。

劉俊輕咳一聲,端起茶杯喝口水,繼續說道:“剛纔大致分工就那樣,集團公司及各分公司的變更註冊就由辦公室負責儘快辦理。最後我要說的一點就是,確立董事長、總經理和董事會成員人選。我就說這麼些,有什麼不妥或者更好的建議,大家都可以提出來,一起商討下吧。”

“我沒有意見,對於俊哥成立集團公司和成立分公司的做法,我完全贊同。我提議董事長和總經理都由俊哥兼任。”陳爾林雖沒被劉俊調派去搞拆遷,但升任江南分公司經理,這個權利就比以前的業務部長大多了,心情還是挺興奮的。

“我也沒意見,我贊同阿林提議,由俊哥兼任集團董事長和總經理。”黃毛航天笑心裏樂開了花,除了劉俊的貼身保鏢啞巴肖力不用說,劉俊只抽調了他去搞拆遷,而且任用他爲新設機構聯絡辦的主任,這是成爲俊哥心腹受重用的節奏呢。

陳爾林和黃毛都表態了,其他人都頻頻點頭,對於劉俊說的也不會反對,畢竟公司還是劉俊說了算,大政方針都得劉俊拿主意。

劉俊輕輕點頭,卻望向夢婷道:“婷婷,你有什麼看法?”

夢婷想了想,欲言又止,卻還是簡單說了兩個字:“很好。”

劉俊看得出來夢婷有話說,但又不能由她說出來,他猜得到夢婷的心思,那就是董事長不能兼任總經理,因爲董事長兼任總經理會存在權力過大、職責不清、約束和監督不力、決策偏差等顯而易見的弊端,會對公司的長久發展帶來不利的影響。

“承蒙各位兄弟擡愛,公司全面提格升級,由總經理到董事長一職順理成章,我就當仁不讓了。但總經理一職不能由董事長兼任,董事長負責決策公司重大事務,而總經理是負責公司包括經營業務在內的各項日常事務,職責分工不同,自然不能兼任,再說最起碼大半年的時間內搞拆遷,我也沒那個精力兼任總經理不是?”

劉俊認真地解釋,再次望了眼夢婷,說道:“根據公司現在的情況,我提議還是由婷婷擔任總經理吧,婷婷業務能力強,人脈廣,有婷婷主持公司的日常事務我相信大家都能接受的吧。”

“好,婷婷當總經理,我完全贊成。”陳爾林舉手表態。

緊接着,除夢婷本人外,劉俊、啞巴肖力、黃毛、紅毛和綠毛等航氏三兄弟及在場的林海、小麗、小美和虞美人等人齊唰唰舉手贊成。

劉俊點將,也不由夢婷申辯,輕鬆玩笑:“婷婷,就由你任公司總經理吧,少數服從多數,這是組織決定哦。”

夢婷知道總經理一職,在力俊公司目前除了她合適還真的別無他人,而她爲了劉俊,別說任總經理,就是任法人代表讓她出面擔責那也是別無選擇,於是咬咬牙,重重地點了點頭:“好吧,大家看得起我,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劉俊微微一笑:“那好,婷婷,當了公司總經理,擔子可不輕哦,當前你除了要加快集團公司與江南分公司及物流分公司的合法註冊外,就是儘快想辦法將你負責的辦公室、後勤、人事、公關等部門安排人員任職,這樣你纔可以脫身專心做好你的總經理了。”

夢婷再次重重點頭,心裏百般滋味,劉俊如此人事佈局,可謂人盡其才,良苦用心,尤其是對她寄予特別大的厚望,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電視臺小記者,到擁資數千萬的集團公司的總經理,這一切不是夢,真真切切發生在眼前,而這一切,夢婷認爲都是劉俊對她的恩賜,是特別的愛的供養。

“好了,集團公司的框架和管理模式都定了,現在就定下董事會成員吧?”當劉俊說出這句話時,他倒犯難了,董事會成員可是公司的重要的重量級的人物,可不是在坐的諸如象林海、虞美人、小麗、小美這樣的中層職員就能隨便進入的。

只是,林海、虞美人這樣些人已經在坐參與了公司組建集團併成立分公司的重大會議,現在總不能爲了定董事會成員又叫人家離開吧,那樣的話,豈不是很傷人自尊,很挫傷人家的積極性?

到底要不要在座的全體人員都加入董事會呢?全部加入顯然是嚴肅的,也是不可能的,可劉俊又不想傷在坐的每一位職員,劉俊一時陷入了艱難的思想鬥爭。 夢婷顯然看出了劉俊的爲難,並不是在場的每一位都要成爲董事會成員,劉俊是不想傷害在場的任何一位員工。力俊公司成立集團,是公司發展升級的需要,成立董事會也是公司加強管理的需要,但董事會成員卻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當的。

“俊哥,董事會是決定集團重大事務的,只有重大事務要決策時才召開董事會。而按照慣例,董事會成員必須要是公司的股東,而且是持有一定股份的人才能進董事會。由於目前,公司還沒有實行股份制,我建議先虛設董事會,暫不確定人員,公司重大決策還是由我們在座的人一起商量,最終由俊哥決斷,不知這樣行不行?等再過段日子,公司業務做大了,大家手頭上也有些錢了再共同投資入股、共同經營發展力俊公司,齊心協力與公司共榮辱共享發展成果。”

“嗯,婷婷說得有道理,大家覺得呢?”劉俊向夢婷投去深情一暼,不得不說,夢婷很聰明,一席話,不僅就董事會成員問題解了劉俊的危,而且爲力俊公司的可持續發展確定了大方向。

“好,婷婷說得對啊,女總經理就是有水平,我琢磨確實是那麼個理。再過些日子大家有錢了,不管多少都投資入股,就一條船上的人了,就能上下一心把公司壯大起來,而且還可以考慮吸收社會資金入股。我決定晚兩年結婚,把彩禮錢也投資入股哦。”陳爾林會心一笑,對夢婷大加讚賞。

“嘿嘿,我也決定先不娶老婆了,有錢全投公司。先立業再成家,還怕找不到老婆嗎?”黃毛航天笑也打趣,引起大家鬨堂大笑。

陳爾林與航天笑說到娶老婆的事,夢婷偷偷瞄了眼劉俊,恰巧劉俊也在瞧她,夢婷俊臉兒一紅,心裏小鹿兒嘭嘭撞得厲害。

中層幹部會氛圍很好,劉俊也被陳爾林與黃毛的話逗笑,心情大好,向和他一起打拼的兄弟及時拋出橄欖枝:“你們都這樣說了,我還有什麼說的?總之很感謝大家,沒有大家的努力也沒有力俊公司的今天,將來兄弟們一起入股力俊公司是必須,而且做得好的話,幾年後上市也有可能啊。我現在就表個態,力俊公司我會拿出49%的股份用於兄弟姐妹們認購,人人有份,大家共同發展,怎麼樣?”

劉俊話一出口,現場陡然平靜下來,大家疑惑之際,便尋思開了,俊哥所說的49%的股份什麼意思?爲什麼是49%?那就是說剩下的51%就是劉俊一人持有的,也就是控股權必須要掌握在俊哥手裏,當然這公司本來就是俊哥的,拿出多少股份分給下屬完全俊哥說了算,這點誰也沒有意見而且很樂意接受。

而另外49%的股份意味着在場的人人有份,照目前的情況及預測以後力俊公司的進一步發展壯大,如果再上市的話,力俊公司成爲億元、十億元甚至百億元企業不是神話,那個按股份算下來,一輩子得賺多少錢?還能繼續往下想麼?

“好,俊哥英明。”陳爾林帶頭鼓起掌來,誰都不是傻子,劉俊是真心把大家當親兄弟姐妹了,真沒有當外人,以後分股份給兄弟們認股,那就是相當於分錢啊,這好事,天底下恐怕只有俊哥一人做得到。

“俊哥偉大。”黃毛等人也跟着鼓起掌來,想着在力俊公司今後的前程,大夥兒臉上樂開了花。

“好了,咱們公司不興搞個人崇拜。這事兒差不多就這麼定了,江老闆說了,最多半月時間我就得去搞拆遷了,這幾天婷婷加緊集團公司和分公司變更註冊的事,阿林業務上也不能鬆懈,天笑挑出20個精壯小夥子同去拆遷,但農產品批發市場上的安保也要跟進。這兩天我還得去下青峯鎮,和向爲民縣長落實下蔬菜種植基地以及開發農家樂休閒旅遊的事,要不然沈市長來了,就沒看點了。如果沒其他的事,大家就早點休息吧。”

劉俊看看時間已晚,及時結束了公司中層幹部會,沒有回家,平時忙起來基本上就是在辦公室睡的,很少回白梅的租屋,想着沈市長過不多久要來公司考察,劉俊的心一直沸騰着,還是那句話,誰人年輕不想幹一場大事呢?

公司目前的生意是做的風風火火,財務上也有好幾千萬的流動資金,稅收、房租、員工工資、交通工具租賃費、油費以及和相關行政部門的辦事人員的溝通交流費用,還有請記者做宣傳的費用,各種雜七雜雜八的開支,每個月算下來可不是小數目,萬一業務上的哪個環節不順暢,資金可能就供應不上了,那就麻煩大了,所以公司許多事情都需要未雨綢繆。

劉俊沒有經營大公司的經驗,也沒有系統學過經濟管理的知識,要說頭一回的經商經歷也就是和啞巴肖力在一起賣王八,而賣王八的經歷嚴格說來還算不上是買賣,因爲田地水塘裏抓的王八不存在進貨賺差價的問題。

而如今力俊公司將江南農產品批發市場的蔬菜收購再二次轉運分發給全市的農貿市場,以及總經理祕書嶽晟奔赴江潭地區收購藜蒿到江南市來批發,都是通過買進賣出賺取差價減去各種服務成本實現贏利的。

也就是說,企業經營的服務成本越高,贏利空間就越小。要想贏利大,就只有兩條途徑,一是擴大買進賣出的差價,二是減少各種服務成本,當然,經營過程中還涉及到社會效益、無形資產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