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好:墨硯

親密度:六十

升遷:12

要知道這個數字12可不是紅色的,不是灰色的,而是金色的。這意味著什麼,蘇沐比誰都清楚。徐崢成竟然會在12天內完成升職,那麼說自己現在做的便不是推波助瀾,成就其好事嗎?

聯想到組織部長李涯的灰色數字,蘇沐現在突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難不成在邢唐縣即將有場地震發生。那麼自己現在在做的事情,會不會便是掀起這場地震的導火索?要真是那樣的話…

就在蘇沐這邊思索的時候,林雙拿著手機進來,掃過兩人後,沖著蘇沐很為嚴肅道:「蘇沐,趙縣長說了,對於一切犯罪的官員,絕對不手軟。你這邊放開手做,只要證據確鑿,不管涉及到誰,他都將一掃到底!」

這便是趙瑞安的態度!

聽到這話蘇沐嘴角露出笑容,「徐局,這些東西你拿回去,今晚就勞累勞累,也別歇著了,連夜審訊,只要能將路明的心理防線攻破,咱們便算穩贏了。」

「好,我這就去辦!」徐崢成沒有遲疑,說著便起身離開茶館,等到這裡只剩下兩人後,林雙主動為蘇沐倒了一杯茶。

「老弟,還是你厲害,比我有魄力多了。從現在起,咱們兩人便真的要多多親近了,以後老弟你進步了,也照應照應我。」

「林哥,你說的是什麼話,咱們兄弟兩個之間還用的著說這些嗎?來,喝茶!」蘇沐笑著道。

「對,喝茶!」林雙舉杯道。

兩人都是聰明人,該說的話點到為止即可,要是再說下去,真要一五一十的擺上桌面,那反而不好。

將林雙送走後,蘇沐並沒有繼續在縣城待著,他連夜趕回了黑山鎮。反正縣城因為路明這個蠢貨進行的博弈,最終如何都不是他能夠干涉的。既然如此,那他倒不如直接拿著趙瑞安給的青林市招商會的請柬,前往參加。

和這種政治鬥爭相比,蘇沐更為在乎的是黑山鎮的經濟發展,他知道說別的都是假的,只有將經濟搞上去才是實打實的政績。只要這個政績在手,他便能夠繼續進步,也將能夠在官場中立於不敗之地。

一夜無話。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戶射進房間的時候,蘇沐睜開懶洋洋的眼睛,今天是周一,是要上班的日子,而且今天也是馬祥和林風合進入黑山鎮的第一天,一切彷彿和以前一樣沒什麼變化,但蘇沐卻知道這些只是表象。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會有電話打進來了。

叮鈴鈴!

幾乎就在蘇沐念頭剛升起的時候,手機便響起一陣刺耳的鈴聲,接通后蘇沐還沒有說話,那邊便傳來一陣激動的聲音。

「是蘇沐嗎?」

「是我!徐局,聽你這音調,莫非有好事?」蘇沐笑著問道。

「當然,你不知道路明那小子根本就是個軟貨,我們還沒有怎樣,他便都撩了。不過這還要感謝你拿出來的那份東西,要不是那個的話,路明是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服軟的。你是沒想到,路易寧這混蛋竟然做出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現在路易寧已經被正式的逮捕,我現在負責交警隊的事務。」徐崢成激動道。

「那最好!」蘇沐平靜的語氣讓徐崢成那邊自己都感到有些慚愧,沒想到這麼多年的修養,還不如蘇沐沉得住氣。

「還有你或許都沒有想到,老高那邊也有收穫,牛德柱這傢伙竟然是李涯李部長的親戚。他抖摟出很多事情來。雖然和李部長沒有直接關係,但和他夫人卻戚戚相關,樁樁件件都逃不掉,最嚴重的是他竟然幫李部長夫人洗黑錢,數額更是多達百萬。」徐崢成沒有遲疑緊接著說道。

這些話讓蘇沐吃驚起來,難道說李涯的倒台根就在這裡?一個組織部長的媳婦竟然擁有百萬現金,這說出去誰信?裡面要是沒點貓膩,鬼才信。

「徐局,我想這些都是次要的,縣裡面昨晚應該有大動作吧?」蘇沐緩了緩神問道。

「暫時還沒有什麼大動作,只不過趙縣長連夜將這事通報給謝書記,縣裡夜裡便召開了常委會,暫時做出的決定是路易寧和路明被拘,由我全權主持縣公安局的治安和交通。你是沒見到,當時薛峰那個臉色臭啊,哈哈!」徐崢成舒心的大笑起來。

徐崢成也就在蘇沐面前才會露出這樣的一面,在林雙那裡是絕對不會的。沒辦法,徐崢成就是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讓蘇沐明白自己和他關係密切。

「那就恭喜徐叔了!」蘇沐順勢道。

「客氣了,哪天來縣裡我請客。還有我聽徐炎說,你這幾天都在跑那個什麼黑山鎮發展報告,有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徐崢成心情大好道。

「好的,有需要的話我會開口的。」蘇沐笑道。

蘇沐掛掉電話,點燃一根煙,靠著床邊雙眼眯縫起來,看來昨晚那一出大戲唱的還算不錯,最起碼搞掉一個路易寧。雖然不知道常委會上是怎麼樣的刀槍劍影,但想必沒動李涯的代價,便是徐崢成的崛起。

一樁利益交換的事件而已!

不過不管怎樣,這樣的變化對蘇沐來說卻是好事,最起碼趙瑞安這邊的實力有所增加,以後他想要幹什麼事都會事半功倍。反正自己和謝文是沒有緩和的餘地,就沖著謝明浩屢次三番的挑釁,蘇沐都沒準備放過他。

「今天應該去青林市了!」

蘇沐搖搖頭,將這些想法都拋在腦後,他只不過是個小鎮長,還是老老實實的干點實事吧。和這些還有些距離的事情相比,他現在最大的希望便是將黑山鎮高科技生態園區試點給建起來。

洗漱完畢后,蘇沐便向梁昌貴請了假,動身前往青林市。這次他有趙瑞安給的公函,直接去青林市找邢唐縣招商局報到就是。

在黨委管人事,政府管經濟的大背景下,邢唐縣招商局這一畝三分地,趙瑞安還是擁有些話語權的。但這樣的話語權是建立在,這些年招商局根本沒有給縣裡拉來一分錢,是個清水衙門的基礎上。不然以著謝文的性格,是斷然不會放棄這塊肥肉的。

只不過滿懷信心的蘇沐,沒有想到這次青林之行結果竟然會是那樣…… 走廊角落裡,在所有人壓抑著氣氛安靜觀望的情況下,楊林把昨晚整個事情的全部經過都告訴了劉天龍,至於最後突然發動襲擊的那伙黑衣人是誰,楊林沒有明說,但在話語中隱晦的提到了賀小斌。楊林這樣做也是冒了極大風險的,畢竟賀九霄就站在旁邊不遠處,九爺大名威震四海,得罪了他也不是鬧著玩兒的。

但是楊林有所顧忌,劉天龍可就沒必要怕誰了,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他走過去對著賀九霄道:「老九,你過來一下,咱老哥倆聊兩句。」

賀九霄那股不妙預感終於得到了驗證,他欲言又止,終究是沒說出什麼來,只淡淡道:「行。」

楊霆雷和崔八卷也想跟過去,可劉天龍沒同意,那兩人不好強求,其實他們也早就看出端倪來了,九龍社九個孩子,除了老八老九沒回來,就只有賀小斌不在這裡,這意味著什麼,還用明說嗎?

——

「老九,咱老哥倆這些年什麼交情,我就不用說了吧?」走廊的另一頭,劉天龍叼上一根煙,也遞給賀九霄一支,淡淡看著他道。

賀九霄自己打火點燃,同樣淡淡道:「龍王,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咱們弟兄的感情,不需要拐彎抹角的。」

劉天龍點了點頭,道:「你知道我的脾氣,原本孩子們的事兒,我是不想管的,雛鷹長大了,總有自己飛上天的時候,而像咱們這些老骨頭,終究會被淘汰,未來是只屬於他們的,你說對吧?」

「對。」賀九霄道。

「比如像我,這麼多年一直『放養』伯陽,只在有限的時候,我才會間接給他提供一些過來人的經驗和意見,只有當他真正遭遇危險的時候,我才會出來幫他一把。我看似無情,可是在他身上,我下了多大的苦心,你應該能明白吧?」

「明白。」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路不是一個人自己走出來的,終究得不到真正的歷練和成長,可以說伯陽能有今天,都是他一個人拼搏的結果,這話也沒錯吧?」

「沒錯。」

「老九啊,你知道嗎?今年過年回來,我親眼看見那小子有了現在的成就,我是何等的欣慰!我老劉,這一輩子就他一個孫子,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劉家的未來,全指望他了。所以我可以容忍他犯一些小錯誤,受一些小傷害,但是不能容忍他被人欺騙,被自己人算計!」

賀九霄終於聽出了話里的味道,直言道:「龍王,你說這些我都明白,自己的孫子,誰不心疼?你也不用忌諱咱們老哥倆的感情,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是不是小斌那孩子做什麼錯事了?」賀九霄坦誠的問道。

劉天龍深深吸了口煙,淡淡道:「好吧,我也不瞞你,就目前的推測來看,昨天晚上算計伯陽他們的,就是小斌。」

賀九霄一聽這話,馬上下意識的抬頭反駁道:「不可能!龍王你不要沒有證據就冤枉他,我相信我孫子不是那種人!」

劉伯陽看著賀九霄嚴肅的表情,心下嘆了口氣,他就知道賀九霄也接受不了這樣一個現實,但劉天龍與賀九霄的關係,就好比劉伯陽與高震飛國棟他們的關係,一方的小輩走錯了路,另一方難道能一下子翻臉不認人,大動干戈?打虎不離親兄弟啊,最理想的辦法就是兩方先心平氣和的好好嘮嘮,把小輩的積怨和矛盾都化開了,不是比什麼都強?

「老九,你也別激動,且聽我慢慢說。說實話發生這種事,我比你還不想接受,更不願輕易破壞他們兄弟的感情。但有些事既然發生了,誰都不能掩蓋它的真相,你不能,我也不能!」

「不!龍王,除非你拿出證據,不然我還是不會相信我孫子是那種人,我不敢說他從頭到尾都對伯陽懷著赤膽忠心,但最起碼的兄弟情義他還是很在乎的,他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賀九霄激動的語氣都加快了!

劉天龍道:「證據我沒有,但他騙了我孫子,這是事實!老九,你不用想多了,孩子們之間就算真出了什麼矛盾,咱們做老人的幫著解決就是了,這麼多年感情,只要你我都理智一點,也不會因為這個反目。」

賀九霄深深吸了口氣,看著楊林道:「這些都是楊林告訴你的?」

劉天龍淡淡道:「你如果真的理智,就不要怪他,楊林才是真沒有惡意,這孩子從小就是最識大體的。」

賀九霄道:「你把他叫過來,我問一下。」

劉天龍沒辦法,只能對楊林招招手道:「楊林,你過來吧,你賀爺爺有話問你。」

楊林「哦」了一聲,似乎早就猜到了,既沒有膽怯也沒有心虛,徑步走了過來,崔八卷和楊霆雷對視一眼,也都一起走過來。

「你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跟你賀爺爺說說吧,不用有什麼避諱,他也是深明大義的人,只要你說的有道理,他就不會怪你的。」劉天龍道。

楊林點點頭,只好又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當著四位老太爺的面兒說了一遍,連賀小斌剛才在電話中撒的那個很明顯的謊都直說了,這次就由不得賀九霄不信了,他拳頭狠狠攥緊,咬牙切齒道:「那兔崽子現在在哪?我現在就去找他!」

楊林道:「賀爺爺,您也別發火,他很快就會過來了。」

賀九霄怒不可遏道:「這個敗家的混賬!楊林你放心吧,我會幫你們和伯陽討一個公道,整件事如果真是他做的,我第一個不放過他!」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孫子不爭氣,做老人的臉上也無光,尤其是賀九霄這種要面子的老人,賀小斌個殺千刀的,他做事這麼不計後果,不是讓賀九霄以後也沒臉面對劉天龍他們了?

——

很快的,這一大群人站在走廊里又等了連十分鐘都不到,賀小斌果真就「傷痕纍纍」的上來了,看到走廊里站滿人的那一瞬間,他先是愣了愣,隨即心裡就突突的跳起來,尤其是四位老太爺都在,這簡直讓他無端湧上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而在所有人眼裡,此時的賀小斌滑稽的就像一個小丑,尤其是他那稍顯一瘸一拐的樣子,這戲也演得太假了……

原本賀九霄還想為自己這個孫子做出最後的爭辯,可以看他這熊樣,氣就不打一處來!

「你磨蹭個屁!還不快跟我滾過來!!」賀九霄大怒咆哮道。

賀小斌顫了一下,有些心虛的望了楊林一眼,心中抹過一絲怨毒,不過做戲當然要做全套,仍是無比狼狽的走了過來,捂著青紫流血的嘴角道:「爺爺,你們什麼時候來的,怎麼……?」

「站近點兒,你站那麼遠幹什麼?怕我吃了你?」賀九霄暴怒道!

賀小斌暗中咬咬牙,看都不看楊林,對著賀九霄道:「爺爺,你是不是㊣(6)道途聽說什麼了?不會連你也不相信我吧,昨晚我真的是被喬四……」

話沒說完,賀九霄響亮的大巴掌已經狠狠扇在了賀小斌的臉上,直接把他整個人扇出去撞在牆上,後面的孫小柔寧葉琪等女孩兒們都嚇的本能一顫,而楊林和老貓國棟等人,多少有些不是驚訝……

「裝!你個小王八蛋再給我裝!我問你話了嗎?你心虛什麼?沒做虧心事你怕什麼鬼叫門?你這個背叛兄弟豬狗不如的畜牲,你把老子的臉都丟盡了!今天不打死你這狼心狗肺的東西,老子就不配當你爺爺!!」賀九霄雷霆震怒! 青林市這次舉辦的招商會地點定在市體育館,總共為期六天,這六天青林市和下轄的各個縣以及縣級鄉鎮都有資格前來參加。到時候企業會針對他們感興趣的項目進行投資,別管最後**,反正都在青林市,只要這個結果能夠讓人滿意,其餘的都是無所謂的。

等到蘇沐趕到體育館的時候,已經快接近中午,問明邢唐縣招商局的展位在什麼地方后,蘇沐便著急忙慌的趕過去,生怕去遲了人家下班離開。

要知道這次參加的單位,最次的都是青林市內名列前茅的鄉鎮,大部分級別都是縣級招商局。像是黑山鎮這樣的,絕對是奇葩。而正因為時間比較緊,所以蘇沐也沒有來及安排人手進行布置,他就是自己過來,想著隨機應變。

「同志,請問下,這裡是邢唐縣招商局的報到處吧?」蘇沐擦拭著額頭的汗水,沖著辦公桌後面坐著的一個小年輕問道。

這個小年輕帶著一個太陽帽,穿著很為花哨,掃了眼蘇沐后,絲毫沒有理會的意思,繼續打著電話。

「小麗,我今天晚上有時間,怎麼樣?陪我吃個飯吧?什麼,你沒空,別介啊,我好不容易來一趟,再說了這次我還給你帶了禮物那…」

蘇沐抬起手腕瞧了下時間,現在剛剛就要十一點多點,還遠遠沒有到下班的時間。所以他便咳嗽了聲,繼續開口。

「同志,你看是不能夠給我先辦了報到?」

邢唐縣這次參加招商大會的規矩便是,必須前來報到,只有在招商局報了到,局裡才會為你安排位置。

然而讓蘇沐意外的是那個小年輕仍然沒有動手的意思,握著電話臉上露出著要多賤有多賤的笑容,討好著對面的女子。

砰砰!

蘇沐不是沒有耐心,只不過不願意將耐心花費到這樣的等待中,他使勁敲了敲桌子,漠然掃過小年輕的胸牌。

「范俊明是吧?我是黑山鎮蘇沐,現在我請你放下手中的電話,馬上給我辦理報到手續!」蘇沐冷聲道。

「喂,喂,小麗,小麗…」

范俊明聽著手機那邊傳來嘟嘟的掛斷聲,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抬起頭瞧向蘇沐,眼中散發著難以掩飾的憎恨。

「催什麼催,你就不能再等會,沒看到我正在打電話嗎?現在好了,她不和我約會,你滿意了。想要我給你辦報到,好啊,等到下午再過來吧!現在,下班!」范俊明惡狠狠的喊道。

下午,小樣,你就等著吧,這次招商會的展位沒你們黑山鎮什麼事了。黑山鎮,多窮的地方還想著來這裡招商,做夢那吧。哼,敢擾亂我的好事,我不但讓你找不成商,我連機會都不給你。報到,休想!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的下班時間應該是十二點,現在還有不到一個小時,你就說下班,這是瀆職!當值卻在打電話,不辦正事還故意刁難前來參加的單位,你這是枉法!瀆職,枉法,就這兩條,我便能夠起訴你。我現在最後問你一遍,辦不辦?」蘇沐平靜的問道。

「不辦就是不辦,還敢恐嚇我,誰怕誰?知不知道帶隊的招商局局長是誰?那是我親叔叔,我今天就不給你這個面子,你能拿我怎樣?」范俊明大聲喝叫著。

「是嗎?你真的確定不辦?」蘇沐玩味笑道。

「我…」

「你什麼你,你給我閉嘴!」

就在范俊明剛想著起身繼續喊叫的時候,從旁邊猛地跑過來一個胖子,別看全身都是肥肉,但跑起來速度卻是不慢。出現在桌子前面的瞬間,便狠狠的瞪了一眼蘇俊明,大聲喊叫著。

「給我站到一邊,沒看到這是誰嗎?蘇鎮長,你別和他一般見識,沒見過世面的東西而已,你的手續我給你辦。黑山鎮的展位我也都安排好了,就在那邊。」

「你是?」蘇沐皺眉道。

「你看我這一時著急都忘了介紹自己,免貴姓范,范昌盛就是我,邢唐縣招商局局長。」范昌盛賠笑著道。

「你就是范局長?」蘇沐淡然道。

「沒錯,我就是。蘇鎮長,你的公函就別拿出來了,來之前趙縣長已經給我打過電話了,我這就辦理你的手續。」范昌盛說著便開始動手,很快便將手續辦好,將一塊胸牌交給蘇沐,指著旁邊的一個展位。

「蘇鎮長,那裡就是黑山鎮的展位。咱們邢唐縣這次除了黑山鎮外,還有龍井鎮和其餘幾個鎮都派了人過來。因為地方足夠大,所以這次的招商規模倒也不算小。你放心,只要你有什麼需要的給我打招呼,馬上給你辦。」范昌盛笑著說道。

「那就有勞范局長了!」蘇沐笑道。

「不麻煩,一點都不麻煩。不知道蘇鎮長這次過來有沒有住的地方?如果沒有的話,我來安排。還有你們黑山鎮有沒有人手,要不要布置下展位,還有…」

「范局長,你別麻煩了,這次就過來我一個人,因為時間倉促,展位什麼的就不必布置了。你忙,我先走!」蘇沐說完便轉身離開。

「你慢走!」

直到蘇沐的身影消失在視線內,范昌盛才猛地轉身,剛才嬉笑的臉上布滿著冰霜,狠狠的瞪了范俊明一眼,大聲道:「你要是不想乾的話,就趁早別干,別連累你叔叔我被人給擼了!」

「叔叔,他不就是一個黑山鎮的鎮長,有什麼了不起的。誰不知道黑山鎮窮的要死,他在那裡當一個被流放的鎮長,有什麼牛逼的?你還要那樣對他。」蘇俊明憤憤不平的問道,絲毫沒有悔過的意思。

「你給我閉嘴,從現在起你不用在這裡待著了,馬上回局裡去。」范昌盛想都沒想便大聲喊道。

「叔叔,我…」

「怎麼?現在連我的話都不聽了?」范昌盛怒聲道。

「不敢,我知道了,下午就回去!」范俊明服軟道。

范昌盛瞧著范俊明的樣子,忍不住搖搖頭,沉聲道:「俊明,你是我的侄子,要知道我是不會害你的,我這麼做是為你好。你要是繼續留在這裡,被蘇鎮長盯上的話,那就真的玩完了。要知道路易寧都被他搞下來,你又算什麼?人家要是願意,我都會被擼下來!」

「什麼?」范俊明呆如木雞。

官場之上的秘密很少能夠隱藏住,蘇沐還真的不知道現在邢唐縣內對他已經開始重視起來。只要稍微有些門道的人,都能夠打聽出來昨晚那場風波,歸根結底是因為路明得罪了蘇沐引起的。

蘇沐在副鎮長的時候便能將鎮長楊松拿下,在成為鎮長后更是將路易寧拿下,扶持徐崢成上位,這樣的人,誰敢輕視?

對於這些蘇沐是真的不知情,他走出體育館后抬頭瞧了下噴射著灼熱光芒的太陽,無奈的搖搖頭,這狗日的天氣還真的不是人能夠承受得了的。想到自己在這青林市,就去雅築酒店住過,便沒有怎麼猶豫,直接打車過去。

蘇沐不是說對生活特挑剔的那種,農村娃出身的他,對一切環境的適應能力都很強。只不過他現在不缺錢,能夠讓自己享受下便沒有必要苦著。

就在蘇沐坐車過去的時候,手機響起。

「蘇沐,是我!」電話那邊傳來梁昌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