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素楠擦乾淨臉上掛着的淚珠。

“呵呵,就讓我們痛快淋漓的大戰一場吧。”我十分豪邁的說道。就在這一瞬間,我和素楠的眼中都是充滿了熊熊的戰意,一發不可收拾。

“拿出你的真本事!”素楠對我說道。

“素楠小姐,我若是拿出真本事,你可能就要香消玉損了!”我也是毫不客氣的回了一句。這種女人,就是要讓她心服口服纔可以。 霎時間,我和素楠身上的氣息陡然爆發,面對這種重量級的對手,即使是我也是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畢竟,教我魔法的人是他爹,教她魔法的人也是他爹,而且,我現在唯一的優勢便是掌握了完整的空間異變術。

此時,場上的氣氛已經達到了一個巔峯,所有的人都心潮澎湃的望着擂臺之上的我與素楠,這兩大巔峯天才人物的戰鬥,究竟會如何?

“五行玄天陣!”素楠不斷變換着手印,在她的輕喝聲響起之後,我便感覺到四周的五行能量正風捲殘雲般的向素楠周圍涌去,而她的身上也是五顏六色的不斷變換着顏色,看來是要施展一個極其恐怖的魔法。

“尼瑪,你一上來就放大招,這不公平!”我氣急敗壞的對她吼道。

素楠並沒有回答我,甚至連看我一眼都沒有,只是十分認真的變幻着手印,口中也是念念有詞。

片刻之後,擂臺上忽然狂風呼嘯,那素楠的身體也是愈發的耀眼起來,五行的光芒陡然間從其體內爆射而出,分別向五個方向散去。

而後,便是在那素楠的周圍形成了五個圓形的大陣,而這大陣看起來還是十分的眼熟。

“呃……”我看後則是有些無語,這大陣,正是我曾經用來對付別人的那個大陣融合魔法,也算是素攀大叔交給我的魔法之中比較厲害的。

“原來這魔法的真正名字叫做五行玄天陣!”我驚呼了一聲之後,便是靈光一閃。

於是,我便也和素楠一樣,施展起了這五行玄天陣,但是,我爲了取勝,還是偷偷的在每個大陣之中加了一絲空間之力進去。

我不斷的變幻這手印,十分熟練的施展出了這五行玄天陣,而對面的素楠見狀也是十分的訝異,她沒想到我竟然也會這門魔法。

“這是我素家的獨創魔法,你是從哪裏習來的!”素楠忽然冷聲喝到。

“哦,其實我也快成素家的人了,學習自家的魔法好像並沒有壞了規矩吧?”我調笑間,將我的五個魔法大陣稍稍的擴大了一些,看起來比素楠的壯觀一點,而後,又是在每個大陣中注入了空間之力。

“什麼意思?”素楠聽後一愣,沒聽明白。

“你都已經快要嫁給我了,你說什麼意思?親愛的?哈哈!”我哈哈笑道。

“你個混賬!”素楠聽後先是俏臉一紅,而後便是把銀牙要的咯咯響,顯然是氣得不輕。“我讓你牙尖嘴利!”

於是,素楠雙手一和,那空中懸浮的五個大陣也是狠狠的融合在了一起,頓時便是產生了一圈恐怖的能量漣漪。

望着那能量漣漪,我則是滿臉淡定的笑容,並未刻意的去迴避,而是十分淡然的將我的那五個大陣也融合在了一起,而和素楠不同的是,我那五個大陣合在一起之後,並沒有產生能量漣漪,但是卻是把素楠那大陣產生的能量漣漪給盡數吞噬了!

“什麼!”素楠看後也是有些奇怪,但想了想,也只是覺得我走了狗屎運而已,並沒有想到這是空間之力的緣故。

“素楠小姐,看來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嘛。”我激將道。

“呵呵,如果你認爲這便是你的依仗的話,我只能說你今天死定了!”素楠冷冷的對我說道。

“去!”

素楠一揮手,那散發着璀璨光芒的圓形大陣便向我飄來,而後,便是停在了我的頭頂上。

我見狀也是一揮手,把我的大陣送向了素楠,而後我的大陣也是懸浮在了素楠的頭頂,只不過我們二人的大陣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我的大陣看起來要比素楠的大,而且給人感覺威力也是比她的強。

“你……”素楠見我竟然如此的滑稽,和她施展同樣的魔法,直接氣的說不出話來。

“鎖!”素楠忽然結了手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頭頂的大陣。

陡然間,我頭頂的圓形魔法陣開始飛速的旋轉了起來,而後,便是從其中驟然伸出了無數條玄氣凝成的鐵鏈,鐵鏈直接纏在了我的身體上,把我給緊緊的捆了起來,活像SM電影中的情形。鐵鏈越纏越緊,條數也是越來越多,到了最後,我感覺自己直接都無法動彈。

素楠看到這一幕,也是露出了十分得意的表情。

事已至此,看來還是先試試我那體內的腐蝕之力空間本源好不好用吧。

於是,我將那腐蝕之力運轉到極致,散發在了我的身體周圍,不到片刻,那纏在我身上的鐵鏈也是直接被那腐蝕之力分解爲天地間純淨的玄氣,直接散到了空氣之中,消失不見。

素楠見狀,眼神中閃過了一抹不可思議,雖然想不明白原因,但是看向我的眼神中也是多了一絲謹慎。

於是,她繼續操控那魔法陣對我進行攻擊,而令她沒想到的是,她的魔法陣在發出了兩次攻擊之後竟然沒了動靜!無論她怎麼拼命的變幻手印,怎麼唸咒語,那魔法陣就跟憑空消散了一般,直接和素楠失去了聯繫!

此時,我的嘴角閃過了一抹未知的笑容,於是,我變幻着手印,口中唸唸有詞,而後,我的魔法陣便是直接伸出了長長的類似植物枝條的觸手,把素楠給捆了個結實。

而後,我接着換了一種手印,在那素楠驚駭的目光之下,她的魔法陣已然被我操控,我令她的魔法陣縮小之後漂浮在素楠的面前,而後,素楠的那魔法陣中忽然深處了一隻大手,素楠見到之後先是一愣,旋即,她的俏臉便開始變紅了起來,最後,她的眼中已經無法掩飾那要殺人的目光。

那魔法陣中的枝條忽然令的素楠彎下了腰,而後,那大手便是使勁向素楠MM的PP打去。

“啪,啪,啪。”這聲音聽起來真的很爽。

現場的看官們看到這一幕之後,都是跟着我一起捂着肚子笑了起來,無論是素楠的腦殘粉還是我的粉絲黨,都認爲眼前的這一幕尼瑪要是不笑的話實在是太對不起自己了!

於是,笑聲一片,在人羣中此起彼伏。

素楠的臉已經成了鐵青色,我能強烈的感受到她身上的氣息愈發的強橫了起來,天哪,這妞估計要發火了,於是我連忙向後退了幾步,望着素楠。

那捆着她的枝條陡然爆裂開來,她的身上爆發出了無與倫比的強橫氣息,只見她的身後,緩緩的漂浮起了一個五顏六色的透明水晶球。

而在這水晶球的光芒照射下,那兩個大陣也是轟然崩裂,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

“是你逼我的,亮出你的兵器吧。”素楠嗤笑道。“省的別人說我一招秒你。” “呵呵,素楠小姐,我倒是要看看你是怎麼把我給一招秒了!”我聽後也是不怒反笑。

那詭異莫測的水晶球懸浮在素楠的周圍,就像是擁有獨自的意識一般,而隨着它的出現,素楠的法術強度也似乎上升到了一個高度,氣勢比之前強橫太多。

我取下了背上揹着的死神之鐮,拿在手中,而後,便是緩緩的向其中灌注了玄氣,霎時間,那死神之鐮之上,便開始冒出了藍紫色的光芒,若是細看便知,那是一層正在燃燒的火焰。

隨着我源源不斷的灌注玄氣,那死神之鐮的刀刃之上,藍紫色的火焰越燒越旺,甚至宛若真如死神降臨人間一般,陰森詭異的強橫實力展露無餘。

“這是……”素楠望着我手中的鐮刀,眯了眯眼。

“死神之鐮!”她忽然瞪大了眼睛。

“哦?你認得我的武器?”我也是有些納悶,這小妞難道見過這玩意兒?我記得這可是前一陣子我從牆壁裏頭挖出來的!

“你……究竟是什麼人?”素楠望向我的眼神中忽然多出了一絲複雜和疑惑,顯然是對我的身份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呵呵,等你成爲了我的老婆之後,我自然會告訴你。”我調笑道。

“去死吧!”素楠右手一揮,那水晶球便閃爍着七彩的光芒,鬼魅一般的向我飛來。

我十分淡定的拿起鐮刀向前一擋,頓時,那水晶球便是和我的刀刃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砰!”兩兵相撞,發出了刺耳的聲響。

“素楠小姐,你可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見素楠先動了手,我便冷聲喝道。

“你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說吧!”素楠聽後也是嗤笑着,召回了自己的水晶球。

我眯了眯眼睛,望向前方的素楠,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這素楠手中的水晶球,估計也是一件擁有兵魂的兵器,而且說不準,那水晶球已經擁有了自己的意識!

這樣下去……恐怕對我十分不利啊!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只能如此,畢竟如果真的敵不過她,我還可以用空間異變術扭轉乾坤,而那時候,恐怕就是真正得拼個魚死網破的時候了。

我將玄氣狠狠的灌注在了鐮刀之上,而後,又將那腐蝕之力與鐮刀混合爲一體,鐮刀的刀刃立馬變成了紫黑色。

我雙手拿起鐮刀,舉過頭頂,狠狠的往前一劈。

頓時,一道紫黑色的光柱便突然自鐮刀刀刃發出,朝着素楠的方向便是狠狠掠去,而在其經過的地方,都是使地面產生了龜裂。

素楠見狀連忙將水晶球放於雙掌之間,而後念起咒語,頓時,一道七彩光柱從水晶球中發出,瞬間便是在那素楠的面前形成了一道七彩光牆,以此來抵擋我的這道攻擊。

“砰。”

紫黑色光柱狠狠的撞擊在了七彩光牆的表面,其中的腐蝕之力也是此時發揮了作用,那七彩光牆抵禦不住腐蝕之力的強橫,竟是緩緩的被腐蝕開來,不過還好,它擋住了光柱的大部分力道。

但是,殘餘的力道竟是穿過七彩光牆,直朝素楠掠去,素楠見狀,連忙向旁邊翻滾,而後又是凝聚了一道七彩之光與其相撞,這纔是完全抵禦了我的攻擊。

素楠雙手一揮,水晶球也是在空中不停的跳躍,旋轉,七彩光芒頓時將素楠包圍,只見這次,在素楠的周圍,直接是產生了三道與先前一模一樣的七彩光牆,而後,素楠擡起胳膊,手指不停的在水晶球的周圍遊走着,那四道七彩光牆也是跟聽見了命令一般,直直的朝着我掠來。

四道七彩光牆過來之後,將我圍在了其中,我見狀連忙揮起鐮刀狠狠砍在了那光牆之上,不了只是發出了“叮叮”的脆響,絲毫沒有傷到光牆一絲一毫。

於是,我故技重施,將腐蝕之力灌注於鐮刀之中,而後便又是狠狠的揮砍在了光牆之上。這次和剛纔比,確實是有了明顯的效果,光牆之上,被我砍出了好幾道大口子,可是令我無奈的是,素楠貌似將水晶球控制,繞着這光牆空間之外飛蘇的旋轉,以彌補消耗的玄氣,這就造成了這光牆即使破損非常嚴重,也是能夠在一瞬間修復完畢。

“哼,跟我玩這招。”我眼中寒光一閃,頓時便是有了破解的辦法。

之間我緩緩的舉起鐮刀,將其懸浮在我的面前,而後便是瘋狂的吸收周圍的土系元素能量,收集之後便狠狠的灌注到鐮刀之內,最後,我又將一部分玄氣轉化爲腐蝕之力灌注於其中。

此時的鐮刀,其上土黃色和黑紫色縱橫交錯,看起來格外的滲人。而隨着腐蝕之力的灌注,那其表面之上的黑紫色也是愈來愈濃郁。

此時的四道七彩光牆,也是把我圍的越來越近,我見時機已到,便拿起死神之鐮,將其末端狠狠的插在了地上。

頓時,一道黑紫色的腐蝕之力,便是以鐮刀爲中心,飛速的向四周擴散而去,而我對此還是不夠滿意,連忙將手放在了鐮刀之上,源源不斷的將玄氣轉化爲腐蝕之力灌注於其中。

此時,腐蝕之力經過的地面,都是呈現一種滲人的黑紫色,並且原來光滑的擂臺,此時也是發生了龜裂,看起來毫無生機。

腐蝕之力飛速的擴散,轉眼間便是擴散到了那光牆的邊緣,光牆的邊緣接觸到這腐蝕之力之後,便開始了緩緩消融。

“什麼?!”素楠見狀,也是有些驚愕,她沒想到我的怪招層出不窮,連這一招都無法奈何我。

在腐蝕之力侵蝕了光牆的四分之一的時候,我便將一道腐蝕之力狠狠的灌注於其中,本來以勻速擴散的腐蝕之力一下子便是將那光牆給完全的吞噬殆盡。

“你喜歡玩SM?”我笑道。“那我就陪你玩玩。”

於是,我便緩緩騰空而起,將體內的玄氣運轉到極致,而後,在體內先進行壓縮,凝聚,而因爲此,打印機中的玄氣也是源源不斷的灌進我的體內,這樣一來,我就不怕玄氣的過度消耗了,能隨時保持玄氣的充足供應。 我的雙臂飛快的揮動,之間一道又一道黑色的光柱自我的手掌心爆射而出,以極其恐怖的速度抵達了素楠的周圍,之後,便是狠狠的釘在了地上。

一道道黑色的光柱釘在了素楠的周圍,頓時便是形成了一個由黑色光柱形成的監牢,正好把素楠給圍了起來。

而後,我便飛速的結着手印,眼睛也是死死的盯着那圈住素楠的監牢。

這監牢的光柱,已經被我灌注了腐蝕之力,這次無論這素楠小妞怎麼蹦達,估計都逃不出我的這牢籠了,哇哈哈哈!

果然,在我施展完畢的時候,便看到素楠正在施展這一道又一道魔法攻擊着我的牢籠,但是,她的任何攻擊都是徒勞,因爲只要有玄氣接觸到這牢籠的時候,其中的腐蝕之力便會將玄氣自動吞噬,轉化爲腐蝕之力爲監牢所用,所以,這監牢是越打它越勞,這下可是苦了素楠小妞了。

素楠在牢籠之中拼了命的攻擊着牢籠,可是那牢籠竟是越來越堅固,這令的素楠小妞光潔的額頭上也是滲出了些許汗珠。

過了一會兒,她終於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於是才明白過來,這牢籠是越大越牢固。

猛然間,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忽然看向了我:“你怎麼會施展這‘囚天籠’的?”

“哦?你連這個都知道,莫非你也會?”我詫異了一下,旋即又搖了搖頭。“不過看你連出都出不來,應該是不會吧?”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此時的素楠心中都快被我氣死了,這囚天籠可是她父親素攀的一個大殺招,曾經她有些眼熱,想要學習,可是素攀愣是沒有教素楠,原因是修習這個魔法需要一些特殊條件,而素楠並不具備。當時的素楠還年紀尚小,所以並不懂這些,但是現在看來,她所缺少的,恐怕就是那腐蝕之力。其實,這魔法之中需要的腐蝕之力也是可以用空間之力所替代的,再說現在的素楠也是感悟到了空間之力,只不過現在素攀已經失蹤,沒辦法再教她了。

此刻的素楠心中更加的肯定了,我與她的父親素攀肯定有着關係,而且說不定我就是找到她父親的一個至關重要的條件,於是,她在不知不覺中,看向我的眼神之中也是少了一分敵意。

“呵呵,誰說我出不來?”素楠冷笑了一聲說道。

“哦?那你出來一個我看看?”我滿臉嗤之以鼻的笑着,而後又是在那牢籠之外加固了一層。

之間素楠不斷的變幻這我沒見過的手印,而後口中唸唸有詞,沒一會兒,她便閉上了眼睛。

片刻之後,一絲十分熟悉的波動陡然間出現,我朝着那方向望去,正是素楠身上所發出的波動!這波動……竟然是空間之力!雖說這絲空間之力十分的細微,但是已經完全掌握空間異變術的我怎麼可能感覺不到?

“空間之力……”我一臉的不可思議,喃喃自語。

待到素楠將那空間之力凝聚在腳下,而後便是飛快的睜開了眼睛。

“移!”

輕喝聲響起的瞬間,素楠也是陡然間從那牢籠之中消失,而後幾乎在同一時刻,便是出現在了那牢籠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