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居然不靈!”

龍皇的法術並未召喚出小龍人等人的散靈,他要是能召喚出來纔怪了,轉輪王身爲十殿閻王,更是有不低於龍皇的修爲,怎麼會留下這等把柄?

但是縱使智者千慮必有一失,那便是我和轉輪王都忘記了抹掉所有人的散靈,在地宮中還有一些妖獸也被我殺死,龍皇在一個妖獸身上施展了引靈術,發現了我們的身影,只是他並不確定是否就是我們殺了小龍人。

“轉輪?”

就在龍皇看到轉輪王身影那一霎,在青丘山上的轉輪王也立馬有多感應的睜開雙眼,隔着虛空與龍皇相識在一起。

“龍皇!”

“呵呵,轉輪王,我們好久不見了,你這一來妖界便殺我一子!”龍皇看着引靈術中的轉輪王,雙眼神光爆射道:“你這麼做,難道不怕我殺入冥界?”

“你若是有這個膽子嗎?”

轉輪王不以爲意的話語,讓龍皇眼睛一眯,與其逐漸變冷道:“轉輪王,你來妖界不會是妄想收服妖界吧?”

“沒錯,正是如此。”

轉輪王沒有絲毫隱瞞,因爲他在感應到龍皇那一霎就註定在妖界不可能繼續隱瞞下去,他也爲自己的疏忽而後悔,居然忘記了打散那些妖獸的散靈。

“好,我在皇城等你的到來,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龍皇,你及時醒悟尚未晚,若你執迷不悟,妖界龍皇將會不復存在!”轉輪王的話語很淡,卻充斥着一種霸氣,而龍皇也身爲上位者,自然不會懼怕這股氣勢,大手一揮,引靈術消失。

龍皇臉上則出現莫名的笑意,自言自語的道:“早就聽說魔界已經有了新主,轉輪王既然在這了,魔界新主自然也在,不會就是哪位青年吧!”

說着龍皇響起引靈術上顯示的畫面,裏面本魔皇的面部很是清洗的,本魔皇要是知道龍皇會偷窺,定擺幾個姿勢讓他一睹本魔皇的風采。

“大王!”

轉輪王突然出現我的門外,我見到轉輪王彷彿見到救星一般,急忙道:“小蓮啊,你先出去吧,我和轉輪王有事要談!”

“是,魔皇大人!”

小蓮說完便臉紅通通的離去,她方纔已經聽到了後卿的解釋,饒是在傻她也知道本魔皇所說的意思,轉輪王不解的看了一眼我和後卿。

“嘿嘿!”我尷尬的一笑,忙岔開話題道:“轉輪王,看你的面色不是很好,有什麼大事發生了嗎?”

“嗯,有一個不算太好的消息!”

“什麼消息?”

聞言我和後卿都目不轉睛的看着轉輪王,轉輪王聞言淡淡的道:“龍皇去過地宮,而且知道了我們在妖界的事情!”

“什麼?”

聞言我和後卿都大驚失色,這龍皇要是提前知道了豈不是會對我接下來的計劃不利?我皺着眉頭在思考,我在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倒不是擔心龍皇來找麻煩!

“看來,我們不能再等了!”

我擡起頭嚴肅的看着轉輪王和後卿道:“轉輪王,我們必須儘快收服更多的妖族,龍皇一定會通知其餘三皇的,到時候恐怕我們有一場惡戰!”

“大王想好怎麼做了嗎?”

後卿看着我,聞言我眼睛精芒一閃,冷聲道:“既然事已至此,我們也無須在隱藏實力,今夜便去鹿川部落,若鹿川臣服便罷了,若是不臣服就殺了他,強行收編!”

“也只有這麼做了!”

轉輪王和後卿也都同意這個辦法,說實話不是沒有其他辦法,但卻都需要時間,現如今龍皇已經知道我們在妖界,就沒有更多時間留給本魔皇,現在必須當機立斷,暴力收服!

當夜,我便和轉輪王,五大殭屍,麒羊乘坐七彩往鹿川部落出發,青丘山則是依然如往常一樣,知道我們離開的人並不多。

鹿川部落如今早已成爲一座城池,這方圓萬里鹿川部落便猶如都市中的省城一般,這裏要什麼有什麼,而鹿川部落便身居城池中的中央,族長鹿川則居住在一座佔地萬米的府邸。

“族長,你最近總是徹夜難眠,難道有什麼心事?”

鹿川族長的練功房內,一個頭上長着鹿角的女子看着鹿川滿臉的擔憂,鹿川則是睜開雙眼緩緩的嘆了口氣道:“青丘山始終是我心中的一根刺,他們在一日,我便猶如臥虎身側,怎能不擔憂?”

“青丘山真有這麼強?族長不是已經達到妖皇一重了麼!”頭頂鹿角女子聞言心中很是驚訝,但臉上並未表現出來,只是用話語安慰着,道:“族長,青丘山或許只是想有個地方,並沒有和族長爭奪的意思!”

“鹿影,我知道你在安慰我!”鹿川族長聞言苦笑一下道:“可是這是自欺欺人的想法,若他們沒有爭霸的心,怎會不停的收服各個小部落?” “唉!”

鹿影聞言嘆息一聲,她怎會不明白鹿川所說?只是她是看鹿川現在每日都寢食難安,實在是心疼罷了。

“啼!”

洪荒之混沌大帝 就在這時,鹿川府邸上空傳來一聲啼叫,鹿川部落居住在鹿川族長府邸的強者紛紛出現在院落中,便見到空中一隻七彩神鳥在盤旋。

鹿川和鹿影此時也已經出現在院落,鹿川見到這隻七彩神鳥便知道是我來了,當下抱拳道:“不知魔皇蒞臨,鹿川倒是有失遠迎了。”

鹿川本就是一個擁有智慧的妖族,更是一個妖族中的強者,這些日子也早已打聽清楚本魔皇的底細,見到我自然沒有顯得太過於驚訝!

“哈哈,鹿川族長,本魔皇不請自來,還望不要怪罪!”我站在七彩上也是打着哈哈,回道,可鹿川府邸中,除了鹿川其他的人都是一副戒備的樣子。

“魔皇大人肯屈尊蒞臨,是鹿川的榮幸,還請魔皇大人入室內一敘!”鹿川面不改色,帶着淡淡笑容道。

聞言我便要躍下去,轉輪王卻傳音阻止,我則傳音回道:“轉輪王大可放心,雖說我性子魯莽,但鹿川可未必魯莽,他不敢對我怎樣。”

說完我便也躍下七彩背部,在鹿川部落強者警惕的目光下走到鹿川族長面前,鹿川族長見狀眼裏閃現異色,遂轉身道:“魔皇,請!”

“好說!”

我大大咧咧的往內走去,而鹿川部落則唯有鹿川族人一人跟入,就連鹿影都沒有被允許進入,進入內室,裏面很普通,就有倆個蒲團擺在那裏。

“呵呵,簡陋了一點,魔皇大人莫要嫌棄。”鹿川看着我微笑,我則也回以笑容道:“無妨,無妨,我這人最不挑剔這些,隨意就好!”說着我便直接坐在蒲團上,鹿川見狀也坐下。

“魔皇來此,定是有事與鹿川說吧?” 女神的貼身侍衛 鹿川雖然實力高於我,但是一言一行倒是給足了我面子,別人給我面子,我自然也不會擺着臭臉,笑道:“既然鹿川族長問了,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便直說了!”

“我希望鹿川族長能帶領鹿川部落歸順!”

說完這句話,屋裏氣場立馬就變了,而我則是和鹿川雙目直視在一起,從鹿川目光中我看不出任何波動,同樣鹿川從我眼中也僅僅看到笑意。

“如果我說不呢?”

“那鹿川的結局,你比我更清楚!”

面對鹿川冷淡的話語,本魔皇並沒有任何猶豫的道,鹿川聞言則陷入了沉默,他是聰明的妖族,自然能想透徹其中的問題,只是他現在還在猶豫。

“我也不瞞你,今日來此的人,除了我以外,都是妖皇境的強者!”我的話語讓鹿川身子一震,隨後眼露精光的看着我問道:“魔皇大人,可是魔界的魔皇?”

“看來你已經猜到了,沒錯,我便是魔界新主魔皇,張亮!”

“原來如此!”

鹿川得到答案,臉上突然露出了笑容,仿若自語般道:“看來,妖界要不安寧了!”接着看着我道:“若我答應魔皇歸順,我能得到什麼?”

“最差也是取代天狼部落!”

來之前我便已經想好了這個條件,鹿川聞言則是雙眼冒光,他不是沒有野心,只是鹿川部落實在是勢力不夠強強大,他纔沒有往外拓展實力!

而現在他已經見識到了我的勢力,如果歸順我他說不定真的有機會取代天狼部落,然若不歸順我,他很清楚鹿川部落根本無法跟這麼多妖皇境強者抗衡,更何況我完全有能力和其他大部落聯手,到時候鹿川部落會連骨頭渣子都被啃的不剩!

“魔皇大人,鹿川還有一問!”鹿川思考良久,遂看着我,我點頭示意其說,鹿川便問道:“這方圓十萬裏,中型部落不止鹿川一家,實力也並非鹿川最強,魔皇打算怎麼對待其他的中型部落?”

“本魔皇只需要一個取代天狼部落的人!”

我眼中精芒一閃,饒是鹿川妖皇境也不由得心顫,要知道我現在肉體的抗打擊能力不低於妖皇境,只是我體內的黑暗之力和神力則沒有多少罷了,因爲都被淬鍊骨骼所用!

“既然如此,鹿川願意歸順魔皇!”

鹿川突然起身抱拳施禮,我見狀立馬露出笑容,道:“哈哈,鹿川族長如此懂得抉擇,日後本魔皇征服妖界後,別說十萬裏範圍,只要鹿川族長有足夠能力,便是取代四大妖皇也未必不可能!”

我的話讓鹿川又一次身子發顫,因爲他太激動了,不管本魔皇能否實現這個承諾,至少他心裏曾經的慾望之火被我勾起,那便一發不可收拾!

而我則是心中嘿嘿直笑,這種空頭支票隨便開,到時候你要是有能力自然會給你一個肥差,若你能力不足,那麼本魔皇也沒辦法,不論在那一界都是以實力說話!

“本魔皇的身份,鹿川族長還需隱瞞一二,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突然對鹿川囑咐,鹿川聞言忙點頭應承。

我也沒有想到此行如此順利,看來這個鹿川應該早已想到我會來,只是我倒是很驚訝他會如此輕易的便答應我,俗話說的好,防人之心不可無,所以本魔皇並未完全相信鹿川,相信鹿川也並未完全誠心歸順,所以需要一場漂亮的戰鬥,才能讓鹿川心悅誠服。

“族長,我不服!”

就在鹿川與我打開門走出,鹿川宣佈歸順於我的時候,一個臉部黑黝黝彷彿包大人的豬妖走出,悶聲悶氣的道。

“豬罡,退下!”

鹿川聞言臉色立馬變了,按理說鹿川平時在鹿川部落的威望是沒人敢挑戰的,可今天卻發生了意外,豬罡不但沒退下,反而又有幾個鹿川強者陸續走出表示抗議。

“族長,此人來歷不明,恐怕是魔界之人,鹿川部落若歸順的話,恐怕會引起四大妖皇不滿,到時候我們鹿川部落將會陷入萬劫不復!”

又是一名妖族走出,這人也是鹿川部落的強者,也是鹿川的長老,他在鹿川部落威望僅次於鹿川本人,所以鹿川聞言也不得不給他面子,耐心解釋道:“靈猿長老,此事鹿川已做決定,至於你所說之事,我也已經想過,鹿川部落若想強大,必須棋走險招,不然永遠都會被天狼部落壓制!”

“難道族長真要拿鹿川部落百萬妖族去賭嗎?”

豬罡這時又冒出來,鹿川聞言臉色已經很難看,靈猿是鹿川的長老,實力僅次於自己,而豬罡實力雖強,但還不是長老,卻一而再的頂撞自己,鹿川怎麼會忍得了。

我見鹿川已經下不來臺,便笑呵呵的對鹿川道:“鹿川族長,既然你的部下覺得本魔皇沒有資格接受鹿川的歸順,那麼這樣好了,本魔皇接受鹿川部落的任何人發起挑戰!”

“若我戰敗了,歸順之事作罷!”

我說着話眼神已經逐漸變得沒有笑意,而是淡淡的冷意,後面的話我沒說出來,但是所有聰明的人都聽得出來威脅之意!

“哼,這是你說的,那我便來會會你!”

又是這個豬罡出來攪局,鹿川此時都恨不得一掌劈了他,可現在鹿川部落的強者幾乎都在這裏,他又沒辦法出手,只能尷尬的看着我。

我見狀眼神示意其不用在意,然後對豬罡道:“好!本魔皇便會會你!”我話一落,豬罡手中卻已經出現一把大刀,運行妖力衝向我。

豬罡的修爲雖高卻比我還差點,我冷笑的看着豬罡,手中出現一把大旗,這把大旗便是我在地宮所得,妖羅天煞旗,猛地一揮,滾滾妖氣便籠罩住豬罡,而我趁機消失在原地,下一刻滾滾妖氣中便響起豬罡的慘叫聲。 “啊!”

伴隨着慘叫,豬罡的身軀已經飛跌而出,落在地上的豬罡猛地吐了口鮮血,而本魔皇的身影也如影隨形,一腳踩在豬罡的臉上,聲音冰冷。

“臣服,或者,死!”

冰冷的話語傳入豬罡的耳裏,豬罡渾身都一顫,他現在才明白本魔皇比他強的太多,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對抗的。

“魔皇,腳下留人!”

發話的並非鹿川,而是靈猿長老,靈猿能在鹿川部落中當上長老,又豈會是沒有目光之人,他方纔出來勸阻,只是因爲鹿川部落的未來着想,他雖說沒達到妖皇境,但他的眼力卻不差,早已看出在七彩背上的轉輪王和五大殭屍,麒羊絕對是妖皇境。

“嗯?”

我聞言看向靈猿長老,靈猿見我眼神不善,忙道:“魔皇大人,族長既然已經同意歸順,老袁也不敢妄自反對,只是這豬罡也是一號戰將,還請魔皇大人饒恕他這次,戴罪立功!”

靈猿長老說着話眼神也看向鹿川族長,鹿川見狀也對我抱拳道:“還望魔皇能饒恕豬罡一次!”

“好吧!”

我收回踩在豬罡臉上的腳,臉上帶着笑容,但語氣卻很冰冷的看着鹿川部落的強者道:“我可以很明確告訴你們,誠心歸順於我,鹿川部落不但不會覆滅,還會成爲像天狼部落一般強大,若不歸順,不用四大妖皇知道,今日本魔皇便可覆滅鹿川!”

伴隨我話落,七彩背上的轉輪王,五大殭屍,麒羊全都釋放自身龐大的威勢,鹿川部落的強者感受到這股強大的氣勢,紛紛色變!

七位妖皇境的強者,威勢何等逼人?就算是四大妖皇手下的妖皇境強者也不會太多吧,想到這裏,鹿川部落的強者紛紛叩拜。

“拜見魔皇大人!”

“拜見魔皇大人!”

這些強者心知族長都已經歸順,自己在強硬只會帶給鹿川覆滅的結局,面對七大妖皇境的強者,他們升不起絲毫的反抗年頭!

見此我目光看向鹿川身邊的鹿影以及靈猿長老,鹿影看了看鹿川族長,見到鹿川族長點點頭,鹿影和靈猿幾乎同時也跪拜在地。

“鹿影,靈猿,拜見魔皇大人!”

“哈哈,好!”

見到鹿川部落已經臣服,我心中大悅,雖說這是我意料之中的結果,但是能不用動用武力,自然是皆大歡喜。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整個鹿川族長府邸上空都翻滾着滾滾妖氣,可見來者修爲有多強悍,就在衆人大驚之時,一股滂湃的妖力襲向我!

“砰!”

本魔皇瞬間變蕩天困神戟在手,與來者狠狠的力拼在一起,隨後本魔皇的身體猶如炮彈一般被打飛,狠狠的撞在百米外的地上。

“咦!”

來者明顯很是驚訝我能接下他這一擊,但下一秒他便在沒有機會來襲擊我,因爲轉輪王幾乎同時已經對他出手。

“龍皇,你居然如此被逼,偷襲魔皇!”

轉輪王話未落,攻勢已經進入滾滾妖氣中,鹿川府邸所有人都已經傻眼,而本魔皇則是連續吐出好幾口鮮血,眼睛都在冒金星。

“哈哈,轉輪王,本皇可沒時間和你纏鬥!”

滾滾妖氣中傳來渾厚的笑語,但所有人都聽得出來他這笑聲很牽強,明顯在轉輪王的攻勢下顯得也很吃力。

“不留下點什麼,豈能讓你如此走脫!”

滾滾妖氣中傳出轉輪王霸道的語言,隨後所有人便睜大眼睛看着空中,一聲震天龍吟傳出,然後所有人便見到一條黑龍翱翔空中,下一秒卻快速逃走。

“龍皇,這麼多年來,你還是這麼不長進!”

滾滾妖氣逐漸散去,轉輪王的身影露出,鹿川部落中的人此時看向轉輪王的眼神已經變了,剛纔龍皇的出現到離開,僅僅是幾秒鐘的事。

可就這幾秒,所有人都更加明確的知道了本魔皇所擁有的實力,先不說其他,單憑龍皇都被轉輪王打跑了,這得需要多強?

“族長,他,他居然把龍皇擊退了!”

靈猿長老不敢置信的看着已經飛向我的轉輪王,鹿川族長更是雙眼精光爆射,他心裏猶如濤浪一般翻滾,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轉輪王方纔顯示的實力有多強!

“大王,你沒事吧!”

轉輪王看着被殭屍王和麒羊護住的本魔皇,我勉強微笑了一下,道:“這個狗日的龍皇,居然搞偷襲,幸好本魔皇身體強悍,要不然這一下子不死也去了半條命!”

“呵呵,大王的命,我看硬的狠,別說龍皇了,就是四大妖皇齊聚,也未必能殺了大王!”後卿帥氣的臉蛋帶着捉弄的笑意,看的本魔皇直翻白眼,你一個大老爺們老跟我倆賣萌,你不知道賣萌可恥?

後卿則是無視了我的白眼,自顧自的笑,而其他四個殭屍王,轉輪王,麒羊則都是莞爾不已,尤其是旱魃這唯一的女性,更是眼神中滿是笑意,看得本魔皇還以爲她暗戀我呢!

“魔皇大人,你沒事吧。”

鹿川族長這時帶着部落中的強者紛紛到來,眼神中倒也充斥着關心,比方纔要恭敬多了,看得出來方纔龍皇的偷襲,有點弄巧成拙了,他本以爲可以震懾全場,卻沒有想到反而被轉輪王打跑了,這讓本是表面臣服的鹿川再也不敢有絲毫想法。

凰歌千秋 “沒事,本魔皇就是打不死的小強,不過這個龍皇也不過如此!”

我微笑着輕蔑了一下龍皇,實際上龍皇真的很強,他方纔偷襲卻並非是要殺我,而是要抓我,不然本魔皇焉有命在!

幾百裏外,龍皇的身影顯現出來,眼神不停的閃動,方纔他與轉輪王的交手並未用全力,實際上不過是試探罷了,只是就這試探卻讓他心中震驚不已,轉輪王的實力超出他的想象。

“轉輪王,沒想到你又突破了,看來你離神道又近了一步!”龍皇仿若自語的說着,說完龍皇眼神中居然充滿笑意,道:“不過,這個新魔皇倒也有點意思,雖說我並未真心想殺他,但能承受我一擊而跟沒事人是的,倒也不可小覷。”

“主上!”

就在這時龍皇的身旁顯出一個身影,這又是一個妖皇境的強者,龍皇見到來人微笑道:“天狼,看來你有麻煩了!”

“天狼不明白主上的意思!”

來人居然是天狼部落的族長,也是龍皇的小舅子,龍皇聞言看向鹿川部落的方向,天狼見狀也看向鹿川部落,可他實在不明白龍皇方纔的話意,難道是鹿川部落想要挑戰天狼部落?

天狼想到這裏自覺好笑,鹿川部落雖說鹿川已經達到妖皇境,但要跟天狼部落相比,實力還是差的遠呢,更何況自己背後是龍皇,借個膽子給鹿川,鹿川也不敢造次!

“鹿川部落,已經今非昔比。”

龍皇自然注意到了天狼的神情,雖說他並不在意天狼部落的生死,但畢竟天狼的姐姐是自己的小妾,遂提醒道:“魔界的新主已經來到了妖界,並且收服了鹿川部落,所以你最好心裏準備,天狼部落若要完全保存,已經不可能!”

“什麼?”

煙草 天狼聞言大驚失色,他不是因爲魔界新主來到妖界而驚,而是因爲龍皇的話語裏帶着無奈,那明顯是他都保不了天狼部落的意思。

“嗯,若要保你天狼部落,本皇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的,除非四大妖皇中再有一位能保你!”龍皇點頭微笑看着天狼,但後面的話龍皇卻沒說出來,天狼自己也能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四大妖皇本就不是統一戰線! “若不想天狼部落被滅,便遷到皇城吧。”

龍皇說完,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龍皇走了,留下天狼一人在哪不知如何是好,要他放棄這偌大基業,他如何肯甘心?

天狼看着鹿川部落的方向,牙齒都咬的嘎嘎直響,他沒有任何懷疑龍皇的話,因爲龍皇沒有絲毫必要騙自己,既然龍皇跟自己說了,那麼也就說明,對方的強大絕不是天狼部落可以抵抗!

“魔界之主?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強!”

雖說相信龍皇不會騙自己,可天狼還是要親眼見一見魔界之主到底有多強,他才能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