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宇之內,一片朗清!

「這……這……剛才到底他娘的發生什麼了?!」

有人傻眼,連最基本的軍伍紀律都不顧了,瞠目結舌地大喊著。

「尊上怎麼會無緣無故消失?死……死了?!」

所有的魔人戰士,此時臉上都隱見瘋狂。

如果說他們的隊長,團長,統領,是他們的目標的話,那麼血神殿殿主宮無柩,就是他們的信仰!

血神軍,之所以可以凝聚起來,就是因為宮無柩強大無比的實力和人格魅力。

對於血神軍而言,宮無柩不僅是他們的領袖,更是他們的王!

那是讓他們效忠,絕對忠誠,可以為之刀山火海,在所不惜的存在!

然而現在……

王……死了?!

「咔嚓!」

在所有人心中,有一種名為「信仰」的東西,在破碎!

「那……那是什麼攻擊?!」

宮墨月能感受到,一眾血衣神將,自然也能感受到。

更何況,三道【空痕】捲軸一齊爆發,那威能,根本無法掩飾!

「空間的波動?」

血一眼眸睜大,眼睛里,一片的惶恐,「是……是空間力量?!這是空間一道的力量?!難……難怪……」

時間為尊,空間為王!

若是天地之道有分等級,那麼時間與空間這兩道大道,一定是立於天地大道的頂端!

此刻,血一突然無比慶幸,方才宮墨月及時喝住了他!

「我滴娘啊!我剛才……居然要向一位領悟出空間之道的強人出手?!」

念及於此,他渾身都在冒冷汗!

不錯,他是強!

縱觀整個血神殿,能穩穩壓他一頭的,一隻手都數得過來。

但也更因為站得夠遠,他同樣也看得到更多。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說整個人族世界,整個天靈大陸,便是在魔天堂里,比他變態的都有很多。

他只是修鍊的靈技夠詭異,足夠難纏而已,所領悟的『道』卻並不算有多強大。

靈宗以上,是要看領悟的道的威力的。

天賦夠高,悟性夠強,領悟出來的『道』越高級,自然也就越強。

血一不怕修為比自已高的,唯獨不敢招惹那些道之境界比自已強的。

因為天地之道,詭譎無常。

越是高等的道,能讓人發揮出來的威能也越是可怕。

甚至有時候,你都不明白為什麼,直接就身死道消了。

血一不怕死,就怕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要論道的高級,還有能超過空間大道的?!

血一心裡發毛,看向遠方,也是傻傻呆住的宮墨月,眼神突然變得感激,「幸好……幸好小姐制止了我,要不然……」

想想尊上的投影化身都直接被打炸,血一當即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空間大道,果然變態!

「嗡~!」

空間傳來一陣劇烈的波動,從虛無之中,一道高大的男子邁步而出。

行走在大地,他臉色卻是十分陰沉。

「爹……爹爹!」宮墨月從恍神的狀態下反應過來,看到這突然出現的男子身影,有些驚喜,又有些錯愕,「你……你真身過來了?!」

「什麼?!尊上真身過來了?!」

一眾血衣神將跟見了鬼一樣!

「此子……居然逼得殿主親身降臨了?!」

「尊上。」

血一飛來,一眾血衣神將聞聲,也慌忙帶著自已手下的血神軍聚攏而來,拜倒在宮無柩周圍,「恭迎殿主!」

「嗯。」

宮無柩點頭。

他身形魁梧,行走間,如龍行虎步,整個人透著一股勃發的威嚴,不怒自威。

臉還是之前那張臉,但比起先前浮現的血色大臉,如今的宮無柩才更像是活人。

只是他那一雙眼睛,依舊黑亮得有些深邃。

雖然可見其眼白部分,那種懾人心弦的魔力,從他眼眸中散發出來,卻是幾倍於之前他的投影。

這會,他凝眸,目光如炬,定定地看著孟星元良久。

終於,他嘴角咧開,露出一抹淡然笑意,「孟星元,好一個孟星元!英雄出少年啊。你不是要跟本座談交易?我來了,你說。」

「尊上,這……」

旁邊,血一有些訝異。

他是深知自已這位殿主的脾氣的。

打碎投影分身,無啻於是在挑釁。

而以尊上的脾氣,若有人敢出手擊碎他的投影,挑釁他的威嚴,必將會迎來他的滔天怒火!

曾經有一位魔道靈尊,也是北寒洲中赫赫有名的大凶存在,無視了尊上的警告,直接出手轟碎他的投影,將他要庇護的勢力剿滅,之後,便是被尊上動用資源搜捕,追殺了整整三十年,最後實在跑不過,那人憤而反擊,卻是被斬殺,葬身在魔淵海里。

血神殿主宮無柩的脾氣,絕對算不上好。

更何況這個孟星元,綁架小姐在先,又當眾口出狂言,最後還出手,乾淨利落的轟碎了尊上的投影,引來尊上真身降臨。

不說後面幾項,單是綁架小姐這一條,也足夠這個死個十回八回的了。

怎麼這會,尊上非但沒有動怒,直接出手將這個孟星元斬殺,還這麼好說話了?!

還跟他談交易?

難不成此子,真的可以給血神殿帶來什麼利益?! 魔道行事,從來只憑喜惡。

當然,利益為先。

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個人喜惡,反倒是次要。

但到了宮無柩這個境界,尋常的小惠小利已經很難打動。

血一記得,上一次尊上與人交易,是跟一個老牌白銀世族,以他們祖上流傳下來的一枚仙丹為代價,請尊上為其出手一次。

這還是尊上對丹道有興趣,想拿那枚上古仙丹做研究,這才答應出的手。

不知對這孟星元,尊上又看重什麼?!

比起血一等人的困惑,孟星元臉上則帶著一點笑意。

能好好說話就好。

對於宮無柩,孟星元的確心存忌憚,如非必要,他的確不敢跟其發生衝突。

「說吧,什麼交易。」宮無柩又道。

「我要去中洲。」

孟星元道,「幫我。要什麼條件,你提。靈石,王兵,戰甲,或者靈丹,寶葯,等級,數量,隨你開口!」

孟星元話音方落,周圍一眾血衣神將眼角狂跳,臉上的肌肉都不住在顫抖。

這口氣……真真是太狂了!

這是他們的尊上,至高無上的血神殿殿主,宮無柩!

堂堂的一代魔尊,真真正正的魔道巨擎人物,什麼時候,有人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語?!

此刻,血一很想指著孟星元的鼻子喝問,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已是在跟誰說話!、

周遭的血神軍也都無語了。

敢這麼跟殿主說話的人,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就在他們以為,殿主要大發雷霆,直接出手將此人斬殺的時候,宮無柩卻一臉的平靜,看著孟星元,「中洲?可以,不過你得先告訴本座,你施了何手段,將月兒的靈力禁錮得如此徹底。」

「父親……」宮墨月一臉愕然看向宮無柩。

先前,宮無柩的投影分身降臨,將她帶到身邊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她身上的異樣。

只是沒等宮無柩仔細研究,孟星元便出手了,直接將他的投影打碎。

對於孟星元將她丹田空間鎖禁,宮墨月並不以為然。

因為她認為,這點小事是難不到她父親的。

先前宮無柩的投影分身將她帶到身邊的時候,她便有所察覺,知道自已的父親要幫自已解開禁錮。

只是後來孟星元出手,雷霆擊碎了投影,這才沒能幫她解開禁錮。

這會宮無柩真身到來,宮墨月就更沒放在心上。覺得破開丹田鎖禁,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而已。

然而她萬沒想到,此刻聽自已父親口中所言,彷彿是連他都拿這禁錮沒辦法?!

察覺到女兒的疑惑,宮無柩主動解釋,「月兒,你體內的那道桎梏不簡單。它已經與你整個靈海丹田融為了一體。若是我出手,以強橫手段將之破壞,等同於也將你的丹田破開。」

丹田破開,意味著修為被廢。

宮無柩當然不可能這麼做。

而且……

「小子,你借用了丹石之力?!」宮無柩目有異彩,看著孟星元。

他很喜歡研究丹道。

特別是一些奇怪的稀少異丹,更讓他感興趣。

以宮無柩對丹石的理解,自已女兒丹田空間的禁錮,與藥石有關。

只是他不明白,到底什麼樣的丹藥,才能禁錮人的靈海丹田,甚至與靈海丹田融為了一體,若是有外來力量強硬破壞,還要直接摧毀道基,打散修為,這不可謂不棘手。

只是棘手歸棘手,辦法還是有的。

真正讓宮無柩在意,沒有真身一降臨,便將孟星元轟殺當場,是因為他對這種奇異的怪丹來了興趣!

孟星元輕笑,「宮殿主不必緊張,若是交易完成,令嬡的解藥我自然雙手奉上。」

「不,我要丹方!」

宮無柩衣袍獵獵,突然有氣勢從他身上傳來,「月兒的禁錮你當然要解開,但關於這種可以封鎖修士靈海丹田的丹藥丹方,我也要!」

「你要丹方?!」

孟星元眉頭皺起。

這東西,自然不是凡物。

深埋 恰恰相反,這是一種普通丹道大師,都很難能煉製成功的上品靈丹。

雖然只是靈丹,但因為這種丹藥的特殊性,價值不比一般仙丹低。

一枚一品仙丹的價值是多少?天價!

而煉製一品仙丹的丹方價值就更不用說了,這是無價之寶!

這張丹方,是出現在【丹法】傳承第10級的傳承訊息里的。

11級,便是記載著【荒元道丹】的丹方,這張【鎖元丹】的貴重,自然不言而喻。

如果宮無柩是只索要【鎖元丹】,即使他身上只剩下兩枚,孟星元也可以給他。

要知道,【鎖元丹】的煉製極難,孟星元僥倖煉成一爐,也只是得到三枚成丹品質的【鎖元丹】而已。

給宮墨月用了一枚,他還剩下兩枚。

以此丹拿通行證,雖然很虧很虧,但事從緩急,為了能更快踏入中洲去尋找姐姐,孟星元捏著鼻子也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