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一看,是顧家兄弟顧以游,和佟家兄弟佟斯年,兩個人走在他身邊,輕聲說道:「慕雲,想開一點。」

「是啊,貴妃娘娘好歹保了她一命。」

司慕雲沉沉的嘆了口氣:「我知道。」

這時,顧亭秋又說道:「慕雲。」

他立刻轉身,恭恭敬敬的對著自己的舅父:「舅父。」

顧亭秋嚴肅的說道:「這件事,我會修書一封到老家,跟你母親說清楚,這件事你也不要再插手——如果,你還想好好的做官,重振你司家的門楣。」

司慕雲俯首道:「慕雲明白。」

「你母親若有什麼消息給你,也要先告訴我。」

「是。」

「嗯,下去吧。」

司慕雲便和幾個兄弟一起下去了。

等到他們走了,家中的僕婦將之前摔倒地上的杯盞碎片都收拾了,顧期青親自捧了一杯茶送到顧亭秋的手中,輕聲道:「父親喝茶。」

顧亭秋髮了一會兒火,的確感覺到口乾舌燥,接過來喝了一口。

頓時,神清氣爽。

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女兒,見她嬌俏可愛,又體貼孝順的樣子,大感欣慰,道:「剛剛嚇到你了嗎?「

顧期青搖了搖頭。

她輕聲說道:「也是期青不好。」

「嗯?怎麼?」

「若不是女兒沒有早早發現慕貞姐姐的意圖,也不會有今日之禍了。」

顧亭秋笑了笑,伸手摸著女兒的頭。

「你還這麼小,不用如此。」

「……」

「這件事也是父親沒有考慮周全,那個時候只顧著回去,卻沒想到她有這樣的打算。」

「……」

「幸好貴妃娘娘沒有怪罪。」

說到這裡,顧亭秋又看著女兒:「聽說,娘娘好幾次傳召你入宮陪伴公主殿下?」

「是的。」

「你,沒有胡鬧吧?」

顧期青急忙說道:「女兒不敢。女兒自幼受父親教誨,絕不敢有不軌之舉。」

「這就是了。」

顧亭秋嘆了口氣,然後說道:「爹也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只是還是免不了啰嗦你幾句。咱們現在跟過去不同,皇親國戚看起來尊貴,但尊貴的另一面,就代表著更多的危險。爹如今在內閣為官,有多少人盯著爹的錯處,就有更多的眼睛,盯著你們的錯處。」

「……」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一個小小的不留神,就可能毀掉咱們幾個家族。」

「……」

「你常在宮中走動,更要處處留心,千萬不要行差踏錯。」

「女兒明白。」

「更不要——」顧亭秋想到剛剛司慕貞的舉動,眉頭擰緊了一些,口氣加重道:「更不要有攀龍附鳳的心思。」

你與時光皆情長 「……」

「貴妃,不是人人能當的。」

「……!」

顧期青聽著他的話,不由得呼吸一沉。

顧亭秋沒有立刻聽到女兒的應答,忍不住抬頭看著她:「嗯?」

「啊!」

顧期青回過神來,急忙說道:「女兒……明白。」

顧亭秋這才點了點頭:「嗯。」

燈光下,顧期青的臉色微微的有些蒼白,小聲的說道:「父親,女兒有些累了,想要先回房休息。」

顧亭秋道:「今天陪著公主殿下玩了一天,又出了這些事,也該累了。早點休息吧。明天早上不用過來給我請安。」

「女兒告退。」

「嗯。」

眼看著女兒恭恭敬敬的對著自己行了個禮,然後退到門口,轉身離開,顧亭秋忍不住嘆了口氣。

自己的女兒越是貼心,他就越是為幾個侄女糟心。

幸好,沒有鬧出什麼大事。

也希望從今天開始,不要再有什麼事影響到他們。

|

在顧家,一位臣子,也是一個父親,總算是稍微放下了一顆心。

但在宮中——

作為他們的依靠的貴妃娘娘,南煙在夜色中行走的時候,一顆心卻是忐忑不安,甚至每一步,都走得沉重不已。

提著燈籠走在前面的冉小玉不停的回頭。

這一路上,她聽到南煙已經好幾次的嘆息了。

問她要不要回去,她卻又搖頭。

不一會兒,兩個人便走到了皇帝的寢宮,這個時候雖然夜色已經很深,但祝烽卻還沒有休息,寢宮甚至比平時還更亮一些。

也是因為這樣的燈火通明,遠遠的,就看到寢宮門口站著人。

南煙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

(本章完) 那數據直往上飆,很快就超過了二十五萬,而這時柳玉凰的源泉還沒有出來,就直接飆過了穆靈雪!

穆靈雪氣得發抖,她現在已經是神帝,已經是神帝,但是她這個神帝卻比不過柳玉凰這個神皇,那她所受的屈辱,她受的這些苦,都白受了嗎?

命運是何其的不公!

看柳玉凰憑什麼得到命運的眷顧,憑什麼什麼都是她的?

穆靈雪越想越不平,她手掌一揮,手上一團黑霧,她正要衝過去,朝柳玉凰打上一掌,卻被人按住了肩膀!

「不要輕舉妄動,勝負還未分。」原來是穆筠若。

穆筠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這裡,她盯著台上,那一張端莊絕美的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憤恨的樣子,反而帶著盈盈的笑容,只是那眼眸深處卻閃爍著一縷毒光,沁入骨髓!

穆靈雪被自己母親這麼一按,那一縷黑芒也平靜下來,她雖有不甘,但是也不敢違背自己的母親。

「母親……」

她叫了一聲,就默默的退下去。

而這時柳玉凰才將她的源泉拿出來,她源泉一出,立刻演化萬方,五行變動,天地分明,山河海景,雷霆雲層……

這一演化,那八塊石頭上的數據便接連不斷地往上狂飆,從二十萬飆到了三十萬,隨即突破了三十萬,萬直衝到五十萬……

眾人一陣的無言,這成績實在是太逆天了,這是一個神皇所能做到的嗎?

可是他們分明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一點是不會作假的,柳玉凰的源泉,實在是比旁人高得太多!

而那源泉的氣勢,絕對不是一個星球,或者是一個星域,它就是一個完整的世界!

居然有人,在神皇階段,就將源泉煉化至此,不得不說這就是一個奇迹!

百個星域,無數的人都注視著這一幕,但一陣的靜寂之後,就狂呼起來!

他們紛紛喊著凰女神萬歲!

這次參加青梅問劍的,全部都是世家子弟,或者是大門派出來的弟子,唯獨柳玉凰卻是一個人單打獨鬥,在廣大人們的心目中,柳玉凰去理他們更近!

現在柳玉凰展現出了這樣一個奇迹,對他們而言就是一個鼓舞,原來還是有人可以不用靠門派,不用靠家族而成長到這種程度!

柳玉凰在這一瞬間變成了全民偶像!

「妙啊妙啊!!」老乞丐拍著腿大叫,盯著柳玉凰,好像看著一塊稀世奇珍,「五行具備,不偏不倚,攔雲納海,激蕩勃發!核心當中,混沌連綿,有無限的發展可能!」

柳玉凰的表現,讓許今朝也一陣的自豪,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他為柳玉凰自豪。

不過方才他也聽到穆雙晉所說,柳玉凰已經有了夫君,玉凰她,身邊已經有人了嗎?

那人定然是他吧!

他一直陪伴在玉凰身邊,不離不棄,實在是比自己要強。許今朝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心是什麼想法,又酸又澀,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從他心中一點點的流失,心裡驀然就空了一塊,像是壓上了一塊巨石,現在還不覺得累,經年累月之後,將會一點一點的穿入皮肉,侵入骨髓!

許今朝手微微的捏了捏,想要從柳玉凰的臉上轉過自己的眼,但他卻發現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竟然已經情深至如此了嗎?

穆天德看著台上的柳玉凰,他眼睛有些濕潤,像,實在是太像了,她多麼像自己的筠兒,只是筠兒她,從來都不會有這樣耀眼的時刻,那孩子從小就柔弱謙和,從來也不爭,也不搶,雖然她的天賦那般的出色,她卻從未在上面有所精進!

褚紅顏也看著台上的柳玉凰,她已經成長到如此程度,不再是那個小小的,倔強的小少女了,她已經長大了,她依舊驕傲,只是身上已經少了那一股戾氣,變得越發的平和璀璨動人了!

而此時此刻,柳玉凰已經沉浸於演化當中,每每她一修鍊,就不會浪費每一次修鍊的機會,哪怕是在這場上,也絕不例外。

她已經把這裡當成了修鍊場,周圍再無旁人,完全沉入到了演化的世界當中。

也是因為她看到了各個天才的施展,這些天才的施展對她大有啟發,所以她才快速地進入到演練之中,眼睛微微地閉起,渾身氣息平和穩定,她雙手如同操控一般,以一種優美的旋律動著。

而她的源泉,則在她的手的揮動之下,開始不斷的變化著。地殼運動,一塊塊的大陸被分了出來,它們各自獨立,變成一顆顆星球,而每一顆星球皆不同,雲彩,海水分佈下去,五行交纏,變化,這些星球展示出了各種各樣不同的面貌。

而柳玉凰心中靈機一動,當初在春間心法之中悟到的那一縷生機也注入到那些星球當中。

霎時之間,天開地明,一切便具有了偉大的意義!

啪啪啪啪!

那八個石塊,在數據直接飆到了百萬之後,全部都無法承受的炸裂開來!

柳玉凰睜開眼睛,那源泉也回到了她的身體當中!

她回味著方才天地交感的那一刻,那無窮無盡的韻味,在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一種特別的含義!

好像整個天地都在她耳旁,喃喃自語。

這感覺十分的奇妙,雖說只有一刻,卻是足夠讓人回味!

她站在台上回味此刻,而台下則是久久無言,誰能想到這八塊石頭居然被柳玉凰給沖炸了呢,那她的分數究竟是多少?

柳玉凰沒有分數,可是,她這無分,卻比任何分數都具有說服力!

第一神皇的名頭,名不虛傳!

而就在這時,穆天德聽到一個浩大的聲音在他腦海之中響起,他站起來宣布:「柳玉凰為這輪比試的第一名!」

這個第一名,實至名歸,但是還是有人提出了反對!

「爺爺,她沒有分數,不應該是第一名!」

穆靈雪大聲的喊道,她不服,不服啊!明明她才是那個最耀眼的,明明她才是!這個柳玉凰,她算什麼?! 穆天德對穆靈雪的不知進退已經十分不耐!

輸也應該有的態度,輸的格調!

「此事,乃是靈智老人所定!」穆天德是對穆靈雪說,也是對所有的人說。

眾人一聽,靈智老人果然在這裡!

他們並不懷疑穆天德的話語,這件事哪怕是穆家的族長,也沒有辦法作假!

「不,不對,不對,靈智老人一定是糊塗了,他怎麼會選擇柳玉凰?」

穆靈雪大叫著,她寧願靈智老人選擇的是褚紅顏,也不願意他選擇柳玉凰!

「住口!下去!」

穆天德滿眼失望,靈智老人其實她隨意談論的,怎麼一段時間不見,穆靈雪越發的不知所謂,穆家的未來,交給這樣一個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