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望了一眼身後的鐵籠,這是她從北地返回所帶的唯一一件戰利品,裡面關著的赫然是那名金絲眼鏡男,只見他此時緊閉著雙眼,彷彿陷入沉睡。

「有趣的能力,竟然能夠通過關閉自身的五感來屏蔽外界的一切干擾,呵呵,我喜歡有挑戰的工作,我倒要看看這種狀態你可以維持多久?」

很快收回自己的視線,艾斯德斯一牽韁繩,胯下的駿馬發出一聲長嘶。

「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直接去皇宮。」

「遵命,將軍。」

新任內政官坐上一輛馬車,在前面帶路,艾斯德斯等人則在後面安靜的尾隨,一行人穿梭在帝都的街道,朝皇宮的方向走去。

艾斯德斯作為帝都的名人,過往的很多行人都認出了她,一時間路邊傳來竊竊私語,北部戰場大勝的消息已經開始傳播到民間,大家第一時間都知道了艾斯德斯再一次打了一場勝仗。

太陽無精打採的垂在天邊,此時的帝都籠罩在黃昏,雄偉的神山在昏黃的日光下看著更加神駿,背後彷彿掛著一層光暈,作為帝都的中心,這裡戒備依舊森嚴,不過當守衛的士兵在遠遠看到艾斯德斯時,只簡單詢問一聲便直接放行,望著她經過的背影,眼睛里滿是仰慕和崇拜。

在布德大將軍『失蹤』以後,艾斯德斯已經不可爭議的成為了軍中第一人!

……

……

「你是說艾斯德斯剛剛回來了?」

在陳濤不管事的這段日子裡,精英暗殺部隊的日常工作全都交由畢格完成,情報自然也全都由他來收集,此刻陳濤的臉上露出一縷驚訝。

「竟然這麼快……」

雖然陳濤也已經知道了北部戰場大勝的消息,也清楚艾斯德斯一定會回到帝都,可比他想象中要早了許多。

「聽說艾斯德斯將軍是星夜兼程,而且輕車簡行,只帶了她心腹的三獸士。」

「嗯。」

陳濤輕輕點了點頭,他現在的第一目標依然還是夜襲,艾斯德斯同樣站在大臣一邊,回來對他也有利,所以只是簡單答應一聲,至於以後?以後的事自然是以後再去說。

「不用管她,艾斯德斯和我們之間沒有衝突。」

「明白了。」

畢格已經從陳濤話里聽出了他的意思,那就是大家涇渭分明,互不相犯。

「還有其他的事嗎?」陳濤見畢格一直站在一旁沒有走,不禁好奇的又問了一句。

「確實還有一件事,」只見畢格直接點點頭,快速說道:「人體改造部門的Dr.時尚閣下邀請您過去一趟。」

「嗯?」

Dr.時尚找他?為什麼不親自來?陳濤眉頭一挑。

「什麼時候的事?」

似乎是猜到了陳濤在想什麼,畢格繼續說道:「一個小時以前,Dr.時尚閣下發來公函,稱有重大發現,無暇分身,所以邀請您親自前往。」

「我知道了,」陳濤眼中閃過不由一道精光,「我一會兒會處理的,你先下去吧。」

「是。」畢格朝陳濤恭敬的行了個禮后,慢慢告退。

直到畢格的身影完全消失,陳濤才從座位上激動的站了起來,重大發現?不愧是世界級別的天才科學家,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就是不知道這重大的發現究竟是好還是壞了,希望一切都能按照他的預料正常運轉。

「黑瞳、希爾,跟我出去一趟。」

陳濤喊來門外的黑瞳和希爾,三人一起離開,朝人體改造部門的方向快速走去。

……

……

人體改造部,Dr.時尚專屬的實驗室內,擺著一個個和常人比例相仿的白色木頭人,表情大多非常痛苦、絕望,這些全部是Dr.時尚人體實驗帶來的犧牲品。

陳濤的細胞強度堪比柱間的克隆品,過量注入普通人體內,如果不能經過完美的調試,只能被直接木化,並不會享受到仙人體的增幅。

「來吧、來吧,這一次讓我看看你們誰更厲害。」

培養皿上凝結著兩塊面積不一的猩紅血塊,彷彿擁有各自的生命,竟然在上面不斷的蠕動,好似有著智慧一般,相互試探,Dr.時尚將腦袋激動的貼在顯微鏡下,入神的關注著。

兩塊血塊間全部散發著驚人的生命氣息,對於彼此來說,宛若最誘人的補品。

「簡直是造物主的神跡,完美的時尚!」

好似是在欣賞著最壯觀的盛宴,Dr.時尚此刻連有人進入到自己的實驗室,都沒有絲毫髮現…… 「可惡,又失敗了,看來這個劑量還是需要調整。」

Dr.時尚懊惱的將腦袋從他特製的精密顯微鏡上抬起,捶著自己的拳頭,只見下方培養皿這時只剩下一塊血塊,不僅面積比之前大上不少,而且還顯得更加有活性,竟然從血塊中分泌出細小的觸鬚,不斷向四周揮舞著,彷彿在捕捉食物。

「這就是你的重大發現?」

就在Dr.時尚還處於再次失敗的沮喪之中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道低沉的嗓音,將他瞬間驚醒,當看到來人時,Dr.時尚非常高興。

「龐波大人?您是什麼時候……?」現在陳濤就是Dr.時尚的希望,因此Dr.時尚每次見到陳濤時,他都會忍不住幻想未來的景象。

「剛到一小會,發現你在認真實驗,所以沒有打攪。」

陳濤走到培養皿旁,認真的觀察著最後的『勝利者』,這不是他的血,他能感受的到,因為仙人體的同源細胞之間會自動生成感應,希爾和黑瞳被他留在門外,對於陳濤的這些事,兩人根本不懂,也沒有絲毫興趣。

「這就是你的重大發現?」

陳濤微微皺了皺眉,指了指培養皿上面的唯一的那塊血塊有些不滿,他到這裡可不是來看自己的血液被其他東西吞噬的。

「沒錯,大人,通過多次試驗,我已經初步證明了兩者之間互相吞噬的可行性,雖然是在我配置出的專用調試液下,不過有一點小瑕疵,那就是無法使兩者之間定向吞噬,因此充滿了不確定性,就好比剛剛。」

Dr.時尚聳了聳肩膀,給陳濤解釋起來,然後指了指實驗室內周圍的那些木人,繼續說道:

「大人,通過我的實驗發現,您所說的那兩種名叫血繼限界的能力,一者體現在您的眼睛,另一者體現在您的細胞活性和生命力,不過從您血液表現出的特質來看,前者隱藏的極深,姑且稱之為隱性血繼,後者則完全外露,我將其叫做顯性血繼。」

陳濤聽著Dr.時尚的解釋慢慢點了點頭,結合宇智波和千手一族的情況認真思考了一下,發現有些東西確實和Dr.時尚描述的一樣,宇智波的寫輪眼需要覺醒,需要開眼,才能將隱性轉化為顯性;而千手的族人雖然沒再出過千手柱間一樣的絕世強者,但是族人卻都生命力極度充沛,不需要什麼特殊條件,出生就是如此,完全符合Dr.時尚的說法。

「繼續。」手指敲了敲身旁的桌子,陳濤示意Dr.時尚繼續說下去。

「是。」

Dr.時尚得意的欠了欠身,看上去無比高興,因為他認為自己的想法得到了眼前這個男人的認同,這意味著他的研究方向沒有錯。

「所以您血液中的細胞才會表現出非常強大的侵蝕力以及吞噬性,這全部是您『仙人體』的血繼所帶來的特質,請看——」

Dr.時尚指了指身後的一排木人,陳濤大致數了數,估摸著有二三十個,果然玩人體實驗的科學家都是劊子手,簡直比他還要殘忍,殺人不過頭點地,而像Dr.時尚這樣的人簡直是在玩弄生命。

「這些都可以證明我剛剛所說的結論,雖然我也不清楚他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模樣。」Dr.時尚看上去竟然還有些無辜,不過更多的卻是好奇,因為他知道陳濤一定知道答案。

「因為我是吞噬柱間細胞才獲得的仙人體,所以我的細胞遺留了一部分柱間細胞的特性嗎?」

陳濤雖然知道答案,但是卻不打算告訴Dr.時尚,因為他無法解釋什麼是柱間細胞,這會引申到另一個世界,他清楚Dr.時尚有著怎樣旺盛的求知慾,所以他才不想自找麻煩。

「嗯,繼續。」

Dr.時尚見陳濤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便沒有了下文,不禁感覺有些失望,不過既然陳濤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出不準備告訴他答案的意思,他也只能默默接受,然後繼續剛才的話題。

「所以您要是想要吞噬那頭傳說中的超級危險種的血液精華,只能依靠那個名叫『仙人體』的血繼,但是很明顯,您的細胞並沒有那份血液精華的強大,我已經嘗試了二十二次,無一例外全部是您的血液細胞被吞噬,所以我最近一直試著將那頭超級危險種的血液精華稀釋,以便能達到您所能承受的最低標準,當然,如您剛剛所看到的那樣,現在還沒有成功。」

「那就繼續稀釋啊。」

陳濤此時終於聽明白了Dr.時尚的重大發現,不禁喜形於色,按照Dr.時尚剛才的說法,總有一天能獲得成功。

「大人,」只見Dr.時尚的表情突然變得有些為難,陳濤見狀心裡頓時咯噔一聲,暗道不會是關鍵時刻掉鏈子了吧?怪不得會在這個時候找他,否則以Dr.時尚這種追求完美的性格,一定會等到實驗成功再跟他打招呼吧?

果然,陳濤就聽Dr.時尚接著說道:「大人,剛才已經是我能配置的強度最高的中和劑了,可還是失敗,您要知道,能夠對那頭未知超級危險種的血液精華起作用的材料,實在是太稀少了。」

陳濤聞言有些不甘心,明明都已經找到成功的訣竅了,卻因為某些條件而無法實現,這讓他不能接受。

「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陳濤不相信Dr.時尚找他來就是對他說這個的,因為如果真的沒有一點機會的話,Dr.時尚此刻一定表現的比他還要激烈。

「有。」Dr.時尚沒有大喘氣,而是直接告訴了陳濤答案,他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喊陳濤來,就是因為在他眼裡這個辦法可能只有陳濤才有機會達到。

「只有超級危險種才能抗衡超級危險種,所以我認為只有讓另一頭超級危險種的血液精華來充當中和劑的核心,才有可能將其稀釋至最低點,而且這頭超級危險種的血液精華還必須具備極強的兼容性。」

「想必你已經有了目標了吧?」陳濤深深的望了一眼Dr.時尚。

「沒錯,傳說中的龍型超級危險種——泰蘭特,據說具備天生適應任何惡劣的環境的能力,並且會自動進化,皇家書庫留下的危險種圖鑑中有過它的記載,好像有一件帝具正是以它為核心製造而成。」

「所以?」

「所以我希望大人能為我找來那件帝具,如果傳說是真的的話,那麼也許那頭龍型超級危險種,或許還沒有死!當然,大人也可以去找一頭活著的泰蘭特,這樣更加萬無一失。」

活著的泰蘭特?陳濤扯了扯嘴角,先不說他能不能找到,就算找的到,可能不能打得過還是個問題,要知道《斬赤》可是四級世界啊!陳濤一度懷疑之所以會難度這麼高,就可能是因為那些未知的危險種們。

「不過,帝具嗎?看來還真是有了不得不抓緊時間行動的理由了呢。」

陳濤暗暗想道,本來還想慢慢等待時機順便多收割幾波成就點,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提升自己的仙人體更加重要。

因為Dr.時尚所說的那件以『泰蘭特』為核心製造出來的帝具,正是布萊德的『惡鬼纏身』鎧甲! 「艾斯德斯將軍,北方的鎮壓做的非常漂亮。」小皇帝高坐在御座之上,努力維持著上位者的尊嚴,可是看上去卻像是小學生在背誦課文,奧內斯特侍候在一旁,這些話無疑是他教導的,在奧內斯特的調教下,小皇帝擔當著吉祥物或者是傳聲筒的功能。

「作為獎賞,朕為你準備了一萬兩黃金!」

「多謝陛下的賞賜,」艾斯德斯半跪在御座下方,貌似低著頭十分恭敬,實則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害怕突然笑出來。

「我會送去給那些為了防備北方而留守在那邊的士兵的,想必他們一定會很高興吧。」

一直與北方異族交戰的帝國士兵之所以能夠突然爆發出巨大的戰力,並不是因為被艾斯德斯施加了什麼狂暴BUFF,只一個不吝賞賜就足夠了,換做其他人,早就將所有獎勵私吞,甚至連軍餉都不放過。

「艾斯德斯將軍,除了黃金,朕還想賜將軍一些別的獎賞,你有什麼要求嗎?」

小皇帝繼續大方的說道,奧內斯特則端著一盤肉旁若無人的大口大口吃著,輕輕點了點頭。

「其他獎賞?我倒是沒有……不過與其說想要什麼其他獎賞的話,我現在倒是更想和大臣閣下敘敘舊。」艾斯德斯並沒有像原劇情一樣提出想談一場戀愛,而是望向小皇帝身旁的奧內斯特,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交錯。

奧內斯特知道艾斯德斯一定是想問他有關布德大將軍『失蹤』的事宜。

「這樣啊,」小皇帝表情有些失落,彷彿玩遊戲被人中途強制性放棄,「那好吧,艾斯德斯將軍一路非常辛苦,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多謝陛下的體恤。」

艾斯德斯帶著身後的三獸士立刻起身,然後拍了拍一直被她抱在懷裡的白色軍帽。

「陛下,那老臣也先行告退了。」

奧內斯特見狀也直接請辭,小皇帝只好點了點頭,望著奧內斯特與艾斯德斯一起離開這座宮殿。

……

……

宮殿外。

「恭喜將軍凱旋而歸,再次為帝國立下汗馬功勞。」

艾斯德斯因為不戀棧權勢和政治的緣故,一直是奧內斯特手裡最強大的一張底牌,雖然後來也有陳濤幫他除去布德,可在奧內斯特的眼裡,只精通暗殺的陳濤,遠比不上擅長帶兵打仗的艾斯德斯。

所以奧內斯特一直對兩人之間的關係非常重視,極盡他之能事籠絡。

「兩件事,」與奧內斯特並肩朝皇宮外走去的艾斯德斯並沒有被奧內斯特的恭維所迷惑,而是慢慢伸出兩根宛若玉蔥般的手指,淡淡的開口,「第一件,分別幫我這三名下屬找到一件適合他們使用的帝具。」

「我一定儘力。」只見奧內斯特身形忽然一滯,隨後馬上若無其事的答應下來。

「那就好,」艾斯德斯點了點頭,繼續道,「第二件,我要知道布德大將軍『失蹤』的真相。」

「沒問題。」奧內斯特答應的依舊非常乾脆。

邊走邊聊的兩人不一會便走出皇宮,之後又迅速登上同一輛馬車,最後朝著大臣的府邸駛去,三獸士則依舊騎著馬,護佑在兩側。

……

……

「怎樣做才能將夜襲的那群傢伙引出來呢?」

在返回精英暗殺部隊基地的路上,陳濤緊皺著眉頭不停的思索起來。因為升級仙人體的誘惑,陳濤這個獵人決定從被動守候,轉變為主動出擊。

布萊德已經成為了他的首要目標,那件『惡鬼纏身』鎧甲,他勢在必得,誰敢和他作對,誰就要死!

這個獨眼龍他是當夠了!而且不完整的萬花筒也嚴重影響了他的實力,若不是因為只剩下一隻萬花筒,他的須佐也不會一直停留在初始的狀態。

「龐波老師。」

帶著黑瞳和希爾才一路回到基地,陳濤頓時看到畢格正恭敬的等候在大門外,有些不解,隨後又發現原來他身旁竟站著羅剎四鬼中的棘和馬鹿。

「有事?」

陳濤先朝畢格點了點頭,然後走向棘好奇的問了一句。

鮮妻超軟萌 「大臣閣下想要見您。」

棘行禮道,比起棘一開始對待陳濤的態度,現在的棘簡直比小貓還要乖巧,馬鹿則朝陳濤拋了個媚眼,這個受虐狂彷彿非常希望受到陳濤的蹂躪,可惜陳濤並沒有這種不良的癖好。

皮鞭滴蠟什麼的,最討厭了。

「知道了。」陳濤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睛,然後繼續問道:「現在嗎?」

「嗯,馬車都已經為您準備好了。」棘輕輕點了點頭。

「呵,看來還挺心急,」陳濤彈了彈袖口,身上的【亞得米勒】咔咔作響,玩味道,「棘,真的是大臣閣下想要見我嗎?還是說……」

「據我所知,艾斯德斯將軍好像幾個小時前剛剛回到了帝都。」

棘明智的沒有開口,但陳濤卻已經知道了答案,只見他繼續呵呵笑了兩聲,然後招呼上黑瞳和希爾,朝停靠在不遠處一輛十分豪華的馬車走去,如果他沒猜錯,這應該就是棘所說的那輛。

「那就出發吧。」

坐在馬車裡,陳濤微眯著眼睛彷彿睡著了一般,黑瞳繼續抱著自己的【八房】,希爾則整理著背上的水葫蘆,裡面裝了幾十斤的淡水,COS葫蘆娃絕對不是什麼輕鬆的事兒,但是希爾沒有怨言,因為對於她來說,這就是她戰鬥的武器。

明面上的《斬赤》第一強者?其實我也很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