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懶漢的右手在接觸到黑氣的同時,瞬間就乾癟了下去。

顯然已經失去神志的懶漢並沒有因此而退縮,

他反而咧開大嘴,噴出了一道腥黃的液體。 液體一沾到黑色光幕,

就發出一連串『嗤嗤』聲,同時升起陣陣濃煙。

緊接著王明軒身體四周的護體光幕就開始急速閃動起來,彷彿下一刻就會被侵蝕殆盡~

懶漢這突如其來的一招,讓王明軒略微有些吃驚。

這『幽冥決』所形成的的護體光罩,其韌性強度,王明軒可是一清二楚,

懶漢僅僅是憑藉一口『吐沫』(當然了,這只是一種調侃,一般人誰吐的出這麼一大攤口水?)就能將之撼動,

其腐蝕性之強,令人咋舌。

想來這樣的攻擊,發動起來定會有著不小的消耗!

王明軒心中定計,

只見他身體前傾,不退反進,直衝懶漢而去!

『砰』

『砰!』

一連串的爆裂聲炸裂夜空。

眨眼間,王明軒數十道攻勢后,懶漢已經被逼退了數十米。

「變身之後,肉體增強了數倍有餘,」

王明軒看了一眼四周零碎的野墳,嘟囔道:「連我的幽冥氣都不能將之侵蝕,嘿嘿嘿,這倒開始有些意思了。」

遠處,懶漢宛如一個大蛤蟆一樣趴在地上。

這時,他的腮幫子又開始飛速漲了起來,

不一會,他的兩腮和脖頸就變得上下一邊粗。

『呱~呱~』

懶漢張開大嘴(具體有多大?從左耳根裂到了右耳根,你說大不大?),

四周空氣竟然產生了一圈圈漣漪。

刺耳的音波掀起了一陣飛沙走石,還未及身,就將王明軒的衣物撕裂出數道裂口!

「果然是個蛤蟆精,這音波竟然凜冽如此。」

勁風將他的長發吹起,王明軒此時竟然有些興奮,那神情,宛如一個癲狂之人。

體內『幽冥決』急速運轉,更加濃郁的黑氣浮現。

身在幽冥氣中央的王明軒黑衫鼓脹,黑髮飛舞,黑色螭紋緩緩遊動,一股陰冷的氣息彌然而起。

「修鍊『幽冥決』也有些日子了,今天就拿你來做我突破者境的墊腳石!」

全力運轉『幽冥決』,此時的王明軒一改往日遊戲人間的懶散性子,他冷酷的盯著懶漢。

他雙手食指,無名指彎曲合掌,而後雙臂前伸,就見一道宛如實質的黑色光箭激射而出。

一陣金石交加的巨響響起,黑色光箭將音波擊散,而後一往無前的沖向懶漢。

這道黑色光箭凝聚了王明軒全身元氣的十之七八,其威力顯而易見。

光箭所過之處,野草螢蟲紛紛化為了飛灰,

就連那些墳前的石碑,也在一瞬間化成了指尖大小的碎石子!

而遠處,已經化為怪獸的懶漢見狀,竟然恢復了些許神智,

他看著激射而來的光箭,發出一聲驚恐的嚎叫,

肥碩的四肢猛蹬地,就往一邊跳去。

雖然懶漢的動作已經稱得上迅疾如風,但如何又能躲過雷射而至光箭?

黑色光箭一擦而過,眨眼間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再看那個懶漢,此時的他一邊身子於無聲之間被消弭了,紅黃之物流了一地。

「咳咳,噗~」

懶漢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接著就噴出來一股黑血。

「看來,我高估你了~」

王明軒雙腳離地,懸在空中冷漠的說道:「原以為你能爭氣些,將我逼到絕境,現在看來,你沒用了。」

「別~別殺我,咳咳~」

此時的懶漢已經徹底恢復了神志,急忙連聲求饒:「求求你,別,別殺我~」

「放過你? 總裁虐戀之絕色新娘 給我一個理由。」

懸在懶漢頭頂,王明軒居高臨下,語氣冷的讓人頭皮發麻。

「是,是萬法閣的,的趙慶軒,讓我,來截殺你的。」

螻蟻尚且惜命,更何況是人呢?

雖然這個人只剩下一半了。

懶漢一鼓作氣,將事情的緣由和盤托出。

「萬法閣?」

聞言,王明軒高懸的身體微微下沉,徹骨的冷氣激的懶漢一陣抖動,問道:「你可知萬法閣為何要你來截殺我?」

「這,這我就不知道了」

「哦」

王明軒不置可否的應了一聲。

「但是,但是趙慶軒找到我的時,時候,我記得他說過一句,原話我,我記不得了,大概意思,是,是你好像壞了萬法閣的某件事,」

「莫名其妙。」

自打重生以來,王明軒一直都十分安分的呆在乾武門,除了偶爾戲弄徐靈玉,撩撥一下高俊幾人以外,並沒有得罪過什麼人。

除了,

那次去到黑石鎮!

「會是和華執事有關嗎?」

就在王明軒陷入思考的時候,

地上的懶漢又說道:「聽聞不久前,萬法閣曾大量收購『星光草』,因為這事,萬法閣和很多勢力起了衝突,會不會是因為這件事?」

聞言,王明軒似有所悟:「那個華執事這麼些年來積攢了不小數量的靈藥,看來是暗中銷往了萬法閣,

而我恰恰那天就奪走了一箱『星光草』,

如此看來,那批『星光草』也是供給萬法閣的了。嘿嘿嘿~

想來接下來會很有趣啊~」

微捋了捋思路,王明軒落回地面,轉身就要離開。

地上的懶漢臉上突然閃過一陣凶厲之色:「今日我是活不了了,你小子就和我一起死吧!」

垂死掙扎之人,也有一股戾氣,

懶漢一個挺躍,合身沖向了王明軒。

『轟』!

狂暴的衝擊波吹散了天上的烏雲,

亂墳崗上再也不看見一座野墳,

而原地出現了一個兩丈寬的大坑。

「嘶~這自爆的威力還真是夠猛嘿~」

坑底,王明軒仰面而躺,蓬頭垢面,衣衫襤褸,凄慘的模樣與之前的懶漢有的一拼。

縱然之前懶漢已是身受重傷,但他一身修為好歹接近者境,再加上玉石俱焚的決心,

自爆的威力自然小不了,

爆炸的一瞬間就將王明軒重傷!

「現在的修者心理素質可真差,我不就是嚇唬了幾句嗎,至於自爆咩?」

如果王明軒今夜的所作所為只是『嚇唬』的話,

那恐怕只有皇境之間的戰鬥才能稱得上是戰鬥吧?

休息了片刻,王明軒強忍痛楚盤膝坐好,運轉起了『幽冥決』。

不一會,就有黑色霧氣升騰而起。

「小爺果然是天命之人啊,隨便找了個地方,就能碰到一處世間罕見的陰脈。」

天地之間有元氣,元氣凝結之處被稱為元脈。

元脈的稀有程度,

從整個偌大一個乾武門僅僅只有一條元脈就可以看出。

而所謂『陰脈』,其實就是天地間陰穢之氣凝聚而成。

相較之元脈,

陰脈的數量更加稀少,

至於少到什麼程度?

這麼說吧,

整個元聖域被人所知的陰脈不過十指之數!

而今天,一條這麼稀有的陰脈就這麼出現在了王明軒的眼前。

這要是放在平時,遇到這麼一處『陰脈』,王明軒肯定會樂得合不攏腿,啊呸,合不攏嘴!

畢竟他所修鍊的『幽冥決』,就是一部走邪道的功法。

此地『陰脈』所含陰氣數量之龐大,

足以支撐王明軒進階者境!

但是眼下,

這『陰脈』可是真真要了王明軒的老命咯。

此時王明軒身受重傷,對陰氣的操控遠不及平常的十之一二,

這就導致了『幽冥決』一經運轉,

龐大的陰氣就猶如萬馬奔騰一般湧進了王明軒的體內。

「難道我要成為天下第一個被撐死的修者嗎?

仔細想想,

倒也不錯嘿,

咦?

這臭不要臉的自豪感為何而來?」

將放飛的思緒收回,王明軒神色沉了下去。

轉眼間,兩天過去了。

一個人影越出了大坑,幾個起落就不見了蹤影。

至於亂墳崗一夜之間被夷為了平地,

當地百姓只當是有什麼妖物成了精,引來了天罰,這才將亂墳崗毀去。

話說王明軒離開了亂墳崗后,一路急行,出離了乾武門勢力範圍,走進了萬法閣的地界。

坦邦城,隸屬萬法閣的一處城池,

此城地處乾武門與萬法閣勢力交界處,

因為地處戰略要地,萬法閣就將這坦邦城打造成了一座超級城池。

而且城中常年駐守著萬法閣近萬修者。

這一天,一間名為『仙客來』的酒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