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干天尊門成員震驚的眼神之中,葉寒大踏步走進了晉升大殿之中。

這回,門口傳遞過來的巨大動靜,已經驚動了大殿內主持晉升核心弟子禮儀的人,目光紛紛看了過來。

剎那之間,葉寒就有一種被千百烈日一起照耀的感覺。

在大殿深處,都是高手,他們的目光如同火炬烈日一般,看着一個人都可以使得命海境界的高手崩潰!

不過葉寒聳聳肩膀,渾然不在意。

他的目光,直接看向了今天的主角,獨孤紫衣。

獨孤紫衣的目光也朝着他看了過來,已經認出來是葉寒,不過從葉寒身上的真氣波動來看,顯然衆人一眼就看出來不過是命海境界的修爲罷了。

“獨孤師姐好。沒想到今天是你晉升大典。師弟倒是逾越了!”葉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達到了傳奇境界?”

“那到沒有,和獨孤師姐想比,師弟就是拍馬也趕不及,只不過……”葉寒轉身冷冷的看着周圍不懷好意的天尊門的成員:“天尊門是不是目無王法?學院門規難道可以隨意踐踏!”

獨孤紫衣臉色淡然依舊沒有說話。

“獨孤師妹,這人是誰?居然敢打擾我們天尊門爲你舉行的慶典!?”

就在葉寒和獨孤紫衣對話之間,一個男子走了過來。

這個男子,身體修長,眉毛似劍,一看就十分鋒利,臉上皮膚晶瑩如玉,但給人一種厚重的感覺,不過他的雙眼狹長,如狼如狽,一看就知道是一個不能夠容人的極端性格人物。

這種人物,也往往能夠成就大事。

“你是誰?”

葉寒看着這個男子,身上的氣息竟然不在華心魂之下,居然也是一位傳奇境高手,核心學生,天尊門的高層。

“我是誰,你沒有必要知道,現在我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兩個選擇,第一是向獨孤師妹道歉,滾出去。第二是被我當場擊殺。任憑你選擇。”這個男子淡淡的道,語氣如尊貴的帝王:“記住,我是要你滾出去,不是讓你走出去,你如果用雙腿走出去的話,我就打斷你的雙腿。”

“火麟子,也不要太過了。這人是傳奇境的學生,給他留一點面子,現在出去還來得及。”

щшш✿тtkan✿¢O

另外一個天尊門的高手擺擺手:“小子,先出去等候這次禮儀完成,再來晉升精英學生,還有你可以加入我們天尊門,今天的事情都一筆勾銷。”

“他不過是命海六重天的罷了。什麼傳奇境界的高手?垃圾!你聽見了沒有?給我滾出去。”火麟子大袖一甩,一股氣浪催動,化爲龍捲,就要把葉寒給卷出去。

嗡!

葉寒身上的氣如洪鐘大呂的鳴響,那火麟子的氣撞擊在上面,被一震就徹底瓦解。

“我滾出去?你們好大口氣。”葉寒是怒了,對天尊門的囂張極爲反感,他手臂一指,指着那個讓他滾出去,叫做“火麟子”的男子道:“只要你有這個實力,就可以讓我滾出去。不過我看你沒有。”

在這殿堂的深處,還有幾個學院中的老者,仙風道骨,地位崇高,是主持晉升爲精英學生的長老,不過他們看見葉寒和天尊門的成員衝突,並沒有什麼反應,就是面帶微笑看着這一切,好像在評鑑誰高誰低。

“放肆!”

聽見葉寒的話語,還有那種尖酸刻薄的語氣,火麟子簡直是大怒,他雙掌一分,一股炎流從身軀中爆發而出,化爲了滿空火馬,火烏鴉,火鼠,火虎,火蛇……

烈焰焚空,火舞豔陽,直接落向了葉寒。

葉寒看也不看,全身真氣催動,一個又一個的氣流漩渦當空爆發,頓時無數的火馬,火鼠,火蛇………都被吸入了漩渦之中,一絞之間,全部粉碎,化爲火星紛紛掉落地面。

地面上堅固的岩石立刻被這些火星讀書閣燒起來了一個個的針孔,可見這火焰的威力。

“火麒麟!”

火麟子眼神之中,居然激射出來了烈火真氣,所有的烈焰,都化爲了一隻碩大的火麒麟。奔騰咆哮,朝着葉寒猛擊過來,這麒麟四蹄一動,烈焰騰空,張口一吐,火雷爆發,連珠噴射。尤其是麒麟身軀上,散發出來了一股烈焰氣場,把葉寒包裹在其中。

衆人都看到,瞬息之間,地面就融化了,塌陷下去,石板地面變化成了熔岩。

但是整個大殿堂之中,圍觀的人沒有感覺到半點熱浪,可見這火麟子對於氣精妙的操縱,半點能量都不浪費。

那種一發氣,波及四面八方,傷及無辜的人,看似威力大,氣勢滂湃,其實是對於真氣的操縱並不精妙,導致能量溢出,這樣不但浪費真氣,威力還要分散。

現在火麟子的氣,就已經到達了巔峯毫釐的地步。

但是,包裹在火焰之中的葉寒,紋絲不動,如同真金不怕火煉,全身氣勢更盛,突然之間,他五指張開,當頭一抓,巨大漩渦再次出現在掌心之中,依舊是千手如來掌。

轟隆!

他攜帶這漩渦氣流,狠狠轟擊在火麒麟的頭上,那巨大火麒麟慘叫一聲,當場崩潰。

蹬蹬蹬……

火麟子一連後退了幾步,才站穩腳跟,臉色蒼白 “廢物一個,也敢讓我滾出去?”

葉寒一掌擊敗火麟子,意氣風發,站立當場,看着開始不可一世而現在節節敗退的火麟子,語氣之中全部都是嘲弄。

雖然對方是天尊門的成員,但是葉寒卻不怕什麼天尊門。

修煉到達命海境界之後,他凝練諸天熔爐成功,以後修爲會突飛猛進,生吞晶石妖核直接補充生命本源,絕對不會害怕任何高手。

而且,假以時日,他如果能夠達到命海境界的巔峯,更加深層次的領悟龍象鎮天決等無上玄功,也未必不能對抗那傳說之中的神子。

“你!我要殺了你!”

火麟子看見自己失敗,幾乎是不敢相信。他一向性格高傲,不可一世,現在居然被一個剛剛晉升到達命海境修爲的人擊敗,實在是一口氣憋屈得厲害,立刻就幾乎和葉寒成爲了不共戴天的敵人。

“火神圖!”

剎那之間,他一聲怒吼,背後的火焰真氣冉冉升騰起來,居然化爲了一幅圖畫。這圖畫上面,火焰煙雲化爲了一個個的神仙,神仙正在被烈火燒着,每一個神仙,都不是仙風道骨,而是面孔扭曲,如在煎熬。

“小子,你居然把我擊退,這是大罪孽,給我留下永生永世無法洗去的恥辱,從此之後,你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必要。我會讓你在永遠的痛苦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也是第一個,能夠見識到我皇級氣功,火神五卷的人。”

火麟子面孔猙獰,不停的催動氣功,幾乎是要拼命了。

“火神五卷,皇級氣功!這火麟子的家傳絕學,不是我們鬥戰學院的玄功。”

“火家,乃是玄黃之中,十大古世家之一,傳聞之中,他們家族之中原來是聖人世家,四大王朝都對他們家族十分尊敬。那火神五卷,乃是傳聞之中無上皇級神功,一共五卷,湊起來,可以焚仙。不過經過了無數年月的動亂,火仙五卷已經丟失了四卷,現在就剩下單獨的一卷,不過仍舊是頂尖氣功,威力絕倫。”

“這個學生到底是誰?看穿着打扮,是個外院學生,修爲居然如此深厚,能夠把火麟子都擊退?”

“火麟子是大意了,現在施展出來了火神吐,這個學生就恐怕抵擋不住。”

“都已經是命海六重天的高手,學院中的長老不會讓他們打生打死的。肯定會出來阻止,損失每一個,都是我們學院中的精華。”……..

一些學生高手眼神中奇光閃爍,都對葉寒是刮目相看。

只有獨孤紫衣,臉色淡然,好像這一切都是提前預知了的一樣。

可其他人卻根本不這麼認爲!火麟子是什麼人?

衆人知道得清楚,乃是天尊門中的一個精英,在十年前就進入了傳奇境,儼然是要衝擊傳奇二重天的人物,現在卻被葉寒直接擊敗,要被逼迫得施展出來“火神卷”中的絕學氣功,這已經不是一件小事,再也不能夠容忍。

“夠了!”

就在火麟子把火神圖催動到達極至的時候,在這晉升大殿的深處,一位老者站立起來,突然伸手一指,頓時在那圖畫之間,出現了一柄利劍,當空切割下來。

嘩啦!

整個火神圖全部瓦解。

那火神真氣再次收入了火麟子的體內,居然一招之間,就破掉了這氣功。

葉寒心中一凜。

“伏魔長老!”

“伏魔長老,您有什麼話要說?”

“火麟在,伏魔長老既然喊住手了,你就不要再施展神功了,這小子居然硬闖晉升大殿,伏魔大長老想必會懲罰他,用不着你了……”

看見伏魔大長老居然出手,許多人都是一驚,然後紛紛勸阻火麟子。

可以看得出來,這伏魔大長老,對於整個鬥戰學院來說,地位都是非常之高,連傳奇境界的天尊門成員都不敢過多囂張。

“好厲害的劍氣,不知道是傳奇第幾重天的高手?我如果全力出手,不知道能否抵擋的住?”葉寒心中暗暗盤算。

他的功力雖然強橫,但是並不見多識廣,所以看不出這伏魔大長老的修爲到底達到了什麼境界!

“肅靜!”

剛剛出手的伏魔大長老環掃了一眼在周圍議論紛紛的學生:“都稍安勿躁,今天的事情,到此爲止。”說話之間他問葉寒:“你叫什麼名字?”

“稟告伏魔大長老,學生葉寒,這次晉升是來通過考覈想成爲學院內門弟子的!雖然我只有命海六重天的修爲,但是我認爲我有資格晉升到精英弟子甚至是核心弟子。”

葉寒恭恭敬敬的回答!

“哦?你的確是實力強大,竟然可以以命海境六重天對戰傳奇高手不敗,並能取勝,功力雄渾凝練,的確是有傳奇境界的實力。天賦也非同一般,諸位怎麼看?”伏魔大長老說着看了周圍幾個老者一眼。

“伏魔長老此話不錯,我剛纔也觀察此子一段時間了。他的確是有傳奇境界的實力,沒有人可以懷疑,不過我們還是按照規矩,對他進行檢查一下吧。”

又一個老者站立起來:“鎮魔長老,弒魔長老,驚魔長老,咱們一起出手,對此子的丹田氣海進行檢查吧。”

立刻之間,幾個老者都站立起來,相互對望一眼點點頭。

嗡!

他們各自出手,一道柔和的力量朝着葉寒襲來。

葉寒並沒有反抗,而是散去自身真氣,讓這些力量進入自己身軀經脈,他知道這是一種檢查,只有通過這次的檢查,鬥戰學院纔會放心的讓自己成爲精英學生,成爲最終的學院高層。

神魔封印,就是看此時此刻,有沒有效果。

這四大長老,是主持晉升大殿的人物,是副殿主,任何大事都由他們決斷。正院主聖魔長老,則是常年閉關,參悟無上聖大聖境,已經百年沒有露頭了。

四大長老把力量滲透進入了葉寒經脈之中,隨後深入氣海開始細細觀察葉寒所修煉的玄功有沒有魔妖邪道之類的。

四大的真氣仔細的探查着,在經脈之中游走着,尋找片刻,沒有找出來什麼異常,又上升到達葉寒的頭顱,各種穴竅深處。

良久之後。

“好了。”

四大大長老紛紛收回了自身真氣:“葉寒,經過我們的檢驗,你體內並沒有什麼異種真氣,都是家傳絕學,或者是普通的上乘氣功,能夠修煉到達這種程度,自身的天賦是非同小可。我們都可以承認你能夠晉升爲精英學生。”

“好!” 在外圍的許然端木行雲馬浩三人聽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叫好起來,他們知道這一下就等於是蓋棺定論,葉寒成爲學院精英弟子那是板上釘釘的的事情了,誰也不能平反,任何人都不能有任何的其他看法。

“任何學生,只要修煉到傳奇境界,然後經過我們的檢查,沒有修煉滅絕人性的魔功妖術或者是禁忌之法,都可以晉升爲精英學生,這是我們學院的原則,但是,葉寒卻有着無與倫比的天賦和超越傳奇初期的實力,所以我們今天破例晉升其爲精英弟子,只要其修煉到傳奇境界,那麼到時候視其真實實力再晉升。”伏魔大長老道:“這次的晉升儀式,葉寒與獨孤紫衣一起舉行,來人啊!”

“在!”

幾個護法巨人從殿堂內部走了出來,跪在伏魔大長老的面前。

“你們,再從庫房之中,取出來精英學生的衣服和令牌!”

“是!”

不一會兒,幾個巨人匆匆忙忙的取出來了另外一套衣服令牌,同時伺候葉寒當場換上,整個人煥然一新。

“對着晉升大殿我們鬥戰學院的歷代祖師爺畫像行禮,三拜九叩,這場儀式就算完成了,從此之後,你們就是鬥戰學院的精英學生和核心學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