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十名士兵的押送下,鄭飛被蒙上眼睛帶出監獄,來到了不遠處的教堂。

「帶他進來吧,拿掉他的眼罩。」一個蒼老且慈祥的聲音說。

總裁的魅影情人 拿掉眼罩后,鄭飛並不覺得刺眼,因為自己身處的環境不比黑夜亮堂多少,陰暗,但不潮濕。

他被綁在椅子上,聽著士兵們的腳步聲遠離,四下張望了一番,發現自己坐在一個黑暗的小屋裡。

他深吸幾口氣,問:「這是哪?」

「哦~你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我想得那麼冷血。」黑暗中,蒼老的聲音回答,回蕩在空曠的大廳中,傳達到這間小屋時顯得極為空靈。

「你為什麼會覺得我冷血?」

「一個要被絞死的人,難道不應該冷血么?」

「如果我說我什麼都沒做錯,你信么?」

「我信,你說什麼我都信,因為我是個神父,你沒必要對我撒謊。年輕人,在你離開世間之前,懺悔吧,罪過和後悔,什麼都可以說。」

「罪過~」也許是被這空靈的嗓音感染,鄭飛有了絲略微的失神,黯然低下頭。

「沒錯,在這裡你要做最真實的自己,不要隱瞞,每個人生來都是個罪人,生活最本真的意義,其實是一個不斷贖罪的旅程。」

鄭飛舔了下乾裂的嘴角,不禁笑了笑,笑得苦澀。這位不知身在何方的神父倘若放到二十一世紀,絕對是位心理學大師,就連素來冷漠的自己,在這一刻竟然都想要打開內心的隔閡,傾訴些什麼。

神父見他沉默了,知道自己的話起了點作用,接著用平和的語氣催促道:「說說吧,你的罪過,乾乾淨淨地去天堂,不帶去任何屬於世間的羈絆。」

「我殺過人。」鄭飛決定開口,有些話還是說出來比較爽。

「繼續。」

「十年前,我成為了一名士兵,最精銳的士兵,去到最艱苦的地點,執行最險峻的任務。」

「那次是在南美……呃,南歐的一處叢林里,我所在的小隊對付一夥血債累累的高手,我們把他們稱為,雇傭兵。」

「唔,雇傭兵?那是什麼?」牧師不禁好奇道。

「收錢替別人做事,可以理解為殺手。」鄭飛揉了揉眉心,接著說:「激戰時,有一個敵人逃跑了,我奉命去追,我跑得比他快,幾分鐘后便追上了他,一槍擊穿了他的後背。」

聽到這裡,好奇的神父再次忍不住打斷道:「擊穿後背?火槍的威力這麼大?」

鄭飛摸摸後腦勺,莫名的喜感,道:「我那槍比較厲害。」

「哦~接著說,後來怎麼樣?」

「後來他整個人癱倒在地,側過臉,用他那乞求般的眼神看著我接近。我走到他跟前,看清他那被塗滿迷彩……泥漿的臉,這才發現他還不到二十歲,本應是上學的年紀。」

「他的胸口滲著鮮血,緩緩的,他的嘴唇漸漸發白,眼神中的乞求也更加強烈。」

「我看了他一會兒,問,你為什麼不恨我?」

「他虛弱地回答,你不殺我,總會有人殺我的,我只是死得早一些而已,這是我欠下的債。」

「我頓了頓,問,你有什麼想和我說嗎?」

「他苦笑著,回答,我胸口裡有兩張東西,你拿出來看一下,謝謝。」

「在確認沒有危險后,我從他口袋裡摸出了兩張東西,一張是字條,另一張是他和一個姑娘的照……畫像。」

「他重重咳了幾聲,最後沖我擠出了一絲微笑,便合上了眼睛,生命停止。」

「那張字條上寫著:『請把這張畫像按著下面的地址,交給這個姑娘,她是我的未婚妻。』」

說到這裡,鄭飛發現自己不經意間,眼眶竟有些濕潤了,礙於溝通不方便沒法跟神父說出實情,其實那字條上貼著張銀行卡和密碼,裡面是那名雇傭兵賺的所有錢,在字條背面還寫著他的懺悔錄,他只有十九歲。

神父沉吟片刻,道:「所以,你很後悔殺了他?」

「那不是我第一次殺人,但卻是最難的一次,他清澈稚嫩的眼神,讓我永生難忘。」

「那你是因為什麼要被絞死的呢?也是殺人?」

「不,我什麼都沒做錯,人們把我稱為,王室犧牲品。」

「犧牲品……」神父似乎很詫異。

幾秒后,鄭飛聽見了黑暗中的腳步聲,隨後,前方的小門吱呀一聲敞開,出現一個矮小的身影。

「你是神父?」鄭飛盯著他長長的絡腮鬍,問。

「我是神父,你是誰?」

「我是犯人。」

「不。」神父捧著聖經翻了一頁,道:「你是王室犧牲者。」

【第二更,時間有點晚,趕緊再寫一章,不知道12點前能寫多少,寫多少發多少~~~另,編輯正在努力給咱們爭取推薦位,我打算改個豪邁點的書名,各位有什麼好的提議嗎?】 公孫家族大殿上,玄天大陸一代軍神公孫戰天,正端坐在大殿中央滿臉笑容。

嘴裡一個勁的念叨著什麼,貌似是關於,林傑,重孫子,下藥,生米熟飯什麼的。

正在這時

大殿門口走進來一個英俊的少年。

只見那人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但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雙眼,充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著另人目眩的笑容。

這個人就是明浩了,還別說,這個公孫林傑真的很帥啊,要是放在地球又是一個巨星啊。

重生之展翅高飛 看到明浩到來,公孫老爺子微笑的說道「林傑,快過來讓爺爺看看,你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多久了也不來看看爺爺」

聽著公孫老爺子的話,明浩只能無奈的按照記憶蹲在公孫老爺子腿前,一邊捶腿,一邊等待著公孫老爺子像往常一樣灌輸著男人應該三妻四妾,兒女成群的思想。

每次聽著公孫老爺子的念叨,公孫林傑都在心裡弱弱的反抗「你說的容易,咱們家能娶上一個媳婦多麼不容易,看看大伯二伯,到現在還單著那,一家老爺們。」

可是明浩等了半天也沒有聽到記憶里的嘮叨,不由得抬頭看向公孫老爺子。

只見公孫老爺子震驚的盯著自己看。

明浩心裡一轉「難道是他發現我不是公孫林傑了?」

想著,明浩已經準備跑路了,畢竟對於他來說,憑藉自己四階的鬥氣,就算身為尊者高級的公孫老爺子讓他攻擊,他也不破防啊,雖然明浩是殺人無數的頂級殺手,可是前提是你捅他一刀至少他會受傷啊。

不過跑路方面,明浩很有自信的,他跑路可是專家級的。(幸虧他沒跑,他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有著尊級鬥氣加持的公孫戰天雖然不像神級一樣會飛,但是一定比他那兩條小短腿要快多了。)

就在明浩準備抬腿跑的時候。

「林傑,你怎麼修鍊鬥氣了?四階低級,一個月前我見到你的時候你還沒有修鍊鬥氣啊,怎麼可能這麼快?」

聽到公孫老爺子是因為鬥氣而驚訝,明浩心裡明顯一松。

糟了,這個我怎麼解釋啊?要不還是跑路吧。

當然,明浩沒有跑,畢竟風險太大。

「爺爺」明浩沒有辦法,只能把實話說了出來。

只見公孫老爺子聽完站起身來,沉思著

「你是說你從來沒有運行過鬥氣,所以我沒有發現而早上你突破四階時,實驗鬥氣外放,所以我才能感受到」

明浩點了點頭。

「哈哈,不愧是我公孫戰天的孫子,當時我們沒得選,而你出生的時候,我就和善兒商量過,讓你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情,畢竟我們公孫家什麼都不缺了。」

公孫老爺子突然想起什麼「真的是緣分啊,林傑你現在就去找你蘇爺爺去,他那可是有好東西」

「蘇爺爺?他那有什麼東西啊。」

「恩,你一會到你蘇爺爺那給他看一下你的鬥氣他就明白了。去吧,爺爺還有些事情,就不陪你去了。」公孫老爺子說完就向著裡面走去。

明浩無奈,只能出了公孫大宅,在公孫家族侍衛的陪同下向著神龍學院走去。

在帝都的西方有一半的地域都是歸神龍學院掌控,神龍學院佔地上千公頃,全校兩萬多師生幾乎囊括了神龍帝國所有的天才。

而神龍學院的院長就是蘇興波了,一個傳奇的人物,一個普通人沒有門派,沒有家族。

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步摸索,以尊級上階成為了神龍帝國的三大高手並且成為大陸的巔峰人物之一,而且蘇興波在軍隊和民間的聲望極高,被尊為聖師。

明浩按照林傑的記憶進入了神龍學院,看著滿是青春的學院,明浩的思維飛回到了以前。

在地球的時候明浩沒有任務就愛溜進學校,看那幫學生們無憂無慮的胡鬧,因為這有這樣才能感覺到自己是有血有肉的年輕人。

正想著那,突然「啊」

明浩和前方走來的一個女孩馬上要撞到了一起。

可是不要忘記咱們以前是幹什麼的,明浩感覺到前方有人,下意識的一個側身讓了過去,然後又下意識的想要抓住對方的喉嚨使其喪失攻擊力。

但是由於走神他忘記了前世和今生的身高差異,按照同樣的位置,一連串的動作。

側身,伸手,鎖喉。

「啊!救命啊」女孩的尖叫嚇了明浩一跳。

低頭看著自己襲胸的右手,明浩第一回感覺自己會臉紅。

並且聽到女孩的喊叫,附近已經圍過來了很多人。

正在明浩正在苦思冥想接下怎麼辦(是道歉,威脅或者滅口)的時候。

女孩說了一句讓明浩差點自殺的話。

「救命啊!救命啊!救..好帥啊。」女孩先是感覺到自己的胸上神奇的多了一隻別人的手,知道被非禮后急忙喊救命,但是待到抬頭看清楚對面猥瑣男那帥氣到無法形容的臉,女孩看著胸上的手一種賺到了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個就有點尷尬了,看著對方表情中的痴迷和一種還沒過癮的感覺,明浩很想訓斥對方要矜持,可是低頭看著自己依舊抓胸的右手,明浩決定還是走吧。

就在明浩轉身的時候,那個女孩急忙喊道「帥哥我是XX屆OO班的曲曉丹,以後可以來XXOO找我。」

明浩感覺一陣踉蹌。

在圍觀女性的滿眼桃花和男性的滿身殺氣中明浩走到了蘇爺爺的辦公室。

「鐺鐺」

「進」

明浩走了進去,在屋子裡一個略顯白髮的人坐在桌子前,熟練的寫著什麼東西,平凡的容貌有點崎嶇的背彎像是在訴說著一生的艱辛,沒有想象中身居高位的趾高氣昂,也沒有身為高手的傲氣,就是這麼一個扔到人堆都找不到的人,就是神龍帝國三大高手、神龍學院校長、帝國第一軍團天龍部隊的創始人及導師、尊級上階高手蘇興波。

明浩看著蘇爺爺身前一張白絹上畫著一個騰飛的巨鳥,火紅色的羽毛配上長長的天藍色尾翼,一種高貴之氣撲面而來。

「林傑啊,你怎麼想起來我這個老傢伙這了?」

明浩進來后,蘇興波差異的說到,要知道,公孫林傑作為一個有深度的宅男,想要出來一次太難了。

「蘇爺爺,是我爺爺讓我來找你,說是你看到這個就會明白。」說完明浩抬起右手,散發出自己的鬥氣,並且把和對公孫老爺子的說辭重複了一次。

「哈哈,公孫老頭以後再也沒有借口來和我搶酒喝了。走,蘇爺爺給你個好東西。」說完,蘇興波滿懷大笑帶著明浩走了出去。 「你……什麼意思?」鄭飛隱隱感到,眼前這個虔誠的神父是要救自己。

「上帝對我說,他會拯救每個不該去天堂的人。」說罷,神父往前挪了幾步,低聲道:「你知道我什麼願意相信你么?」

「你剛開始就說過,因為你是個神父,我沒必要對你撒謊。」

「不。」神父搖了搖手指,神秘一笑,道:「因為,幾年前我也是王室犧牲者,只不過我靠著自己的一點小聰明,躲掉了,並且改頭換面成了名受人敬仰的神父。」

「你……」

鄭飛如同在黑暗中看到了光亮,下意識地就想站起來,忘了還被綁著,弄得椅子咯吱一聲,驚動了外面守著的士兵。

神父匆忙咳了幾聲,用讚歎的語氣大聲道:「上帝開始創造天地的時候,地是混混沌沌的,還沒有成形,黑暗籠罩著深淵,上帝的靈在水面上運行。上帝說,應該有光,他說完了,就有了光。上帝看見光是好的,就把光和暗分開了……」

讀的是聖經原文,聽見這個,士兵們聳聳肩不再猜忌了,繼續聊天。

在信教徒的理解中,冒然打斷神父的禱告,大忌。

讀了幾大段,神父停了下來,注視著鄭飛的眼睛,低聲道:「我要救你,從現在開始,聽我的。」

鄭飛認真地點點頭。

為了不讓士兵懷疑,神父又讀了幾段聖經,之後停下接著說:「外面有二十個手持火槍的士兵,就算我幫你鬆綁你也是逃不掉的,想活下來只有一個辦法,越獄。」

「我知道,但是昨天監獄剛調來了一支精銳軍隊外加八門火炮,想搞暴.亂等於找死。」

「你就不能試試其它辦法嗎?比如說,地道。」說到這裡,神父狡黠一笑,長長的鬍子有些得意地翹起。

「可我不知道地道的入口在哪,我正在找。」

神父張張嘴,剛要說些什麼,這時,也許是察覺到好久沒動靜了,外面的士兵喊道:「神父,禱告結束了沒?」

「還沒,快了!」

「怎麼這麼慢,犯人該回去了,我要進去了!」話音剛落,粗魯的士兵推門而入。

神父後退一步,見士兵們把鄭飛押起往外走,連忙道:「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神父,長官沒把酬金給你?」

「不,請你不要侮辱我的職業。」神父冷冷道,捧著聖經走上前,意味深長地對鄭飛說:「這本聖經送給你,看在上帝的份上,一定要認真看看,尤其是最後一頁,你會有收穫的。」

鄭飛立刻讀出了他的意思,接過聖經鞠躬道:「多謝神父!」

「沒什麼,上帝與你同在。」

說完,神父目送著他被罵罵咧咧的士兵押走,眼神空靈,喃喃道:「你會變成瘋子嗎?也許,每個人心裡都有個瘋子。」

幾年前從監獄憑空消失的瘋子,是他。

抱著聖經回到牢房,鄭飛一刻都不想等,把它翻到了最後一頁。

奇怪的是並沒有什麼異常,寫的只是經文而已,如果非要說什麼不同,那就是這頁比較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