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腦海中,風少明感覺多了點什麼,那種感覺虛無而又確實能感覺到,似乎自己得感官神識清晰了很多。

風少明閉目,繼續運轉武魂天書轉動起來,保持着最佳的修煉狀態,體內的真氣漸漸變大,腦海中的能量,都在慢慢的增加着,真氣從經脈之中煉化出來的精純能量,順着丹田,浸透皮膚毛孔,鍛化着骨骼肌肉,讓風少明說不出的舒服起來。

時間慢慢流走,風少明感覺着自己的體內已經是在開始有着變化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要突破了。“?風少明目瞪口呆自己才修煉三天,就要突破了,想起自己的父親已經三十多歲了,也才達到士武境第六重,自己的身體從小時候就不好,這肯定是武魂天書的妙處了,想到此處風少明繼續關注體內的情況。

風少明心裏明白,一般人就算是6年也妄想突破到士武境,這就更加讓風少明,不敢把武魂天書的事情告訴自己的父親。

時間再次而過,緩緩之間,風少明的周身,猛然兩股青色之氣同時暴涌而出,一股守在丹田真海附近,一股守在眉心之間,一圈淡淡的青色光圈圍繞在風少明的身邊,以這兩股青色爲點,勾勒出了一個若隱若現的偉岸身影。

這偉岸的身影,似乎一出現,空氣就變得沉重起來,周圍開始出現空間破碎的現像,風少明此時並不知道外面的奇妙現像,似乎是沉浸在了一種玄奧的狀態之中。

”呼呼……”

這兩股淡青色之氣在風少明的體外停留片刻之後,隨後消散收回到了體內,於此同時,無形之中,風少明的周身形成了一股氣場一般,整個人的氣息就強上了許多。

風少明能夠感覺得到自己的體內,丹田真海猛然膨脹,隨機似乎是被一股強力擠壓之後,丹田真海,就大上了很多,同時在自己的腦海裏,似乎是有着一股虛無的能量也在昇華,風少明此刻感覺到,自己目光神清明亮,這種感覺實在是說不出道不明。

“呼呼……”風少明從丹田真海之中沿着深喉呼出了一股濁氣之後,站起看來,握了握拳頭,猛然打出一拳,而後全身一抖,一陣霹靂拍拉的響聲,過了一會兒才停下。

風少明運轉真氣身體周圍出現一圈淡淡的青色光彩,我上次看過父親和三叔比武,他們兩個運轉真氣身體周圍是圈中青色,不過父親因爲是六重武士境比三叔高一重,所以顏色比較深一點。

耳邊響起風大牛的腳步聲音,風少明也算是初步瞭解士魂境得厲害,風大牛此刻在百里之外,風少明就能感覺到他的呼吸聲音,怪不得都說魂境者同階可鎮壓武境者,果然不是虛的啊。

你武者再厲害,人家魂者已在百里外就能知道你的行蹤,埋伏給於致命一擊,一般的武者死得不明不白,強大的武者,不死也得脫層皮。

”砰砰……”少爺開門啊,門外帶着粗暴的敲門聲轟然想起伴隨着的便是如山似鐘的洪亮大嗓門。

正想着以後怎麼給人致命一擊的風少明,那個無奈啊,風少明知道風大牛從小到大的聲音就是粗暴的洪亮大嗓門,不過與他的聲音不符合的是,他爲人憨厚,老實,在風家只是管家的兒子。

風少明無奈的打開門,就看見風大牛大手摸着後腦勺,憨厚的笑看着他,“少爺,家主叫我來告訴你,明天家族要開練武閣,問你要修煉的話,可以去看看那種武真技。好做防身之用。

風少明聞言這才知道,自己有了真氣,沒武真技空有一身蠻力,是該要去挑選挑選了。

”大牛,明天你也要去挑選武真技麼?“風大牛聞言楞了一會兒才答道”少爺說笑了,我只是個下人,那有資格去練武閣啊。

風少明說道“大牛你現在有沒有修煉的,以前風少明知道自己身體不行,不能修煉,所以就沒去注意大牛有沒有修煉,他現在覺得自己修煉了,大牛作爲自己的玩伴,也該幫助幫助他“。

”回少爺話,大牛從沒修煉過“,風大牛每天看着風家的少爺們在練武,也是很羨慕,他父親常常對他說:”咱們只是下人,少去偷看少爺練功,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事“。

風少明相信自己去叫父親給風大牛經書和武真技,父親應該會答應的,於是對風大牛說道”大牛,你以後就跟我一起修煉把,我去叫我父親明天讓你跟我進練武閣挑選武真技,再給你本經書修煉。“

”少爺,這怎麼可以,大牛隻是個下人啊,那有資格跟少爺一起修煉“風大牛誠惶誠恐的說道。

風少明揮了揮手”看着風大牛就要跪下去,連忙道起來,起來,我說定了,你以後就跟我一起修煉了“。

風大牛知道自己家少爺,從小就對自己很好,可是沒想到會讓自己跟他一起修煉,只得摸着後腦勺笑着對風少明說道:”是少爺“!

”少爺明天要記得到練武閣外面集合,家主吩咐過的,大牛先忙去了”風大牛說完見風少明點頭,關上門走了出去。

在風少明準備轉身想要再修煉一會兒的時候,右手臂一陣刺眼的火光,飛了出來,原來是小金出來了,自從風少明從懸崖上來的時候,小金就在右手臂沉睡到現在。

強大的火金光從小金身上散發出來,周圍空氣的溫度不斷上升,連風少明和小金有魂印的相連,全身汗水還是直流不止。

隨着越來越高的溫度,小金身上的毛不斷的脫落又不斷的重生,終於隨着一聲烏叫聲響起,周圍的火金光一下消散不見,溫度也就慢慢的降下來。

小金火金光的翅膀的一扇,淡淡的火金青色的光明就圍繞在他的身體周圍。

風少明楞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擦了擦額頭的汗,明天小金也突破了,難道小金就在我的右手臂睡覺就能突破麼?

自己辛辛苦苦修煉,小金就沉睡過去然後就能突破,風少明四十五角度望天,一時感覺時間不公平事,還真是讓人難以接受啊。

風少明轉念一想小金強大了,也是好事不是麼,以後自己遇到危險出其不意把小金召喚出來,重傷人不是神不知鬼不覺麼?

在風少明出神的想爲自己以後的路策劃的時候,小金可能是剛突破累了,火金光翅膀一扇就到風少明的右手臂去了。

風少明摸了摸右手臂,坐在牀上擺正好修煉的姿勢,很快就進入了修煉狀態。

(吆喝收藏與鮮花咯…………麻煩大家了。) 牀榻之上,少年閉目盤腿而坐,雙手在身前擺出玄奧的手印,胸膛輕微起伏,一呼一吸間,形成完美的循環,而在氣息循環間,有着淡淡的青色氣流順着口鼻,鑽入了體內,溫養着骨骼與肉體。

“呼…”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風少明雙眼乍然睜開,一抹淡淡的青芒在漆黑的眼中閃過。

風少明站起身子,握緊雙拳猛然一擊,細微的風聲從耳邊吹過,感受着拳擊的力量,風少明搖了搖頭,沒有武真技就是不行。

簡單的在房間中活動了下身體,房間外傳來了大牛的粗暴聲音:“少爺,家主叫你去練武閣集合!”

風少明在家中是獨生子,所以下人們見到他,也就喊聲少爺,父母對風少明,是很不錯的。

“哦。”隨口應了下來,換了一身衣衫,風少明走出房間,對着房外的風大牛微笑道:“走把,大牛。”

跟着大牛從前院穿過,走出風家大門,往後山走去,路過了茂密的森林,遠遠就看見“練武閣”三個大字的牌匾。

……

練武閣,是一棟氣勢威宏,面闊三進的巨大木製建築,早起的太陽,灑下一片光輝,明黃色的琉璃瓦,在日光下閃閃光。

來到練武閣門前的時候,時侯還早,但練武閣之中,已經有一些弟子的呼喝聲了,拳風掌勁,獵獵生風,隔著老遠就能聽見。門前坐著一個猴臉老者。

在風家,並不是只有風少明能來練武閣,風少明來到練武閣的時候,這裏,只有嫡系才能來這裏挑選武真技,外系的只能在旁邊羨慕的看着。

風家的嫡系子弟,如果要學,就按照自己對各種兵器的喜好,選擇其中一項進行學習。

風少明,現在沒有自己趁手的武器,所以不準備學兵器的武真技,在風少明準備踏步上前,便要跨門而入。

猴臉老者站起身來,走到風少明面前說道:“少爺,家主說你進去以後第一層的武真技就不要看了,他在二樓等你。”

風少明聞言點了點頭,第一層很是寬敞,風少明隨意看了一下,其中的武真技,有三十多樣。

風少明直接踏步走上第二層,風無痕背對着風少明說道:“明兒,你知道爲父叫你來何事不?”

“孩兒不知,父親請講”。風無痕轉過身來,微笑道:“爲父想讓你以後揹負起發揚風家的門楣,這是天技中階:”《大力金剛拳》“是我們風家的傳家之寶。

風少明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親,難道父親知道我能修煉了?

風無痕也是在風少明從懸崖上來之後,雙手抓着風少明的肩膀感應到了一絲絲的真氣流動,風無痕當時心裏也是很疑惑,轉念一想,可能是明兒在下面得到機遇把,既然兒子沒跟自己說,可能是不能讓別人知道,他也就不去管了,只要風少明能修煉,他就很高興了。

風少明看着自己的父親臉上的笑意,疑惑也就解除了,父親肯定知道了把,我要不要跟父親說我得到的東西呢?想起會爲家族招來滅頂之災,風少明把要說出口的話咽回了肚子。

”好了“,明兒你好好回去修煉把。

”是,父親“,風少明轉身走回去的時候,在心裏暗暗想着我一定會把風家傳揚大陸的。

回到房間後,風少明翻開《大力金剛拳》”煉至大成,一拳可碎千斤巨石,若是遇敵,一拳擊出,有殘影,讓人分不清真假。

“有殘影?”舔了舔嘴脣,風少明心裏很驚訝,他本來聽到他父親說把大力金剛拳給他修煉,他心裏多少有些失望,名字大力金剛拳不就是多點力麼?我要的是技巧啊。

看了天技的說明,風少明這太牛了,我要是用出殘影,別人還不是被我打得眼花繚亂?

風少明並沒有貿然修煉,天技下面寫着,大力金剛拳威力無窮,提議最好找大山中去修煉。

風家的府邸連綿起伏,佔地面積甚大,位於咸陽鎮的城西位置,從風家前院出門一直往後走上二百多米,就有座大山盤踞在那裏。

風少明合上手中的《大力金剛拳》祕籍,從牀上站起來,推門而出。

走到前院,彎走一百米,沿着一條小路前行,風少明到了山腳下,這座大山名叫剛石山,高不過三千米,山路平坦開闊,倒是修煉的好場所。

風少明李天宇縱身一躍到達山頂,站在山頂,風少明感覺心精了很多,吸了口氣。

雙腳微微分開,腰背挺直猶如一杆標槍般聳立在那裏,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迅速調動丹田漩渦內的真氣,沿着身體內的奇經八脈運轉,真氣運轉一週天後,大部分的真氣並沒有回到丹田中,而是聚集到了風少明的手臂上。

“喝”風少明輕喝一聲,左手緊握成拳,狠狠一拳向着前方擊去。

“呼”隨着一陣輕微的空氣破空聲傳來,風少明左拳表面出現一個淡淡的青色拳影,可是還沒有來得及發威,就煙消雲散了。

“看來還是不熟練。”風少明覺得沒有什麼,自己纔剛開始練,不可能立刻就學會的,拿起《大力金剛拳》再從頭到尾看上一遍,確定記住了,合上藏在腰間。

他一遍遍的按照大力金剛拳的真決揮動着拳頭,每一拳擊出,都會引發空氣得激盪,威力也慢慢的增強着。

時間過的飛快,風少明沉醉在大力金剛拳的練習中,轉眼天色就暗了下來,草叢也響起稀稀的聲音。

風少明走到顆碗口粗細的大樹前,大口的大口的呼吸空氣,吐聲開氣,真氣迅速聚集在左拳上,蓄勢完畢,風少明揚起左拳,狠狠的想着面前的大樹擊去。

“轟”大樹激烈的晃動起來,軀幹上出現一個淺淺的拳印。

“咦,這威力還不行,《大力金剛拳》裏面所講,若是我把這一招練到巔峯狀態,光是殘影就能把這顆樹打斷的,看來得多多練習。”

風少明晃了晃頭,低聲自語了一句,今天就這樣把,明天繼續練習,金字塔也不是一天建成的,他也別妄想一個下午就把大力金剛拳練到巔峯啊。

“時間太晚了,該回去了”風少明深吸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隨即飛快的向着山下跑去。

此時是晚上五點半左右,一路上的人都急忽忽的趕回家吃飯,風少明走到前院門口,風大牛的爹風家的管家喊道:“少爺,家主叫你過去吃晚餐”。風少明回道“老管家你去忙把,我過去”。

風大牛的爹微笑着走進集市那邊去了,風少明走進大堂,風無痕正和風少明的母親李柔水談笑着,兩人看見風少明走進來異口同聲道:“風兒去那練功了,身上汗水未乾,吃完飯馬上去洗個澡”

風少明三五下的把飯菜吃完,回屋之後,他迅速用房中的清水把自己身上的汗水洗刷一遍,然後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繼續盤膝坐在牀上修煉《武魂天書》,風少明知道自己家族在咸陽鎮雖然有點地位,但是朱家和風家一直是對頭勢力,朱家家主這一代的兒子如今才十三歲就已經達到士武境,朱家家主相信自己的這個兒子一定能吞掉咸陽另外三大家族,所以風少明現在要抓緊時間進行修煉,在這個強者爲尊的天武大陸,要想不被人欺壓,就得擁有強大的實力。 ……

安靜的房間之中,大力金剛拳在風少明的手中施展出來,此時也是到了嫺熟的地步,一拳一招,都是有板有眼,同時,駕馭起來,也是得心應手,力氣收放自如,再也不會因爲控制不住力氣,要跑去大山練習。

風少明運轉真氣周身光圈已經是淡淺青色,這證明風少明的實力此時已經到達士武境第二重,昨天風無痕去高價買了一瓶洗骨丹給了風少明,這八天以來,每天早上風少明就回到房間中用洗骨丹泡澡,在洗骨丹的作用下,強着前身的筋骨肌肉和五臟六腑。

如此第八天的時候,風少明早上泡澡的水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雜誌,藥力吸收後,水質清澈透明。

邪王毒妃:強寵廢材嫡女 同時,風少明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進行着一種蛻變,從裏到外的蛻變,自己的身體,此時已經是煥然一新,接近完美。

而在這八天裏,風少明把大力金剛拳練習到了能顯化出殘影的地步。

想起自己的士魂境還在第一重,風少明一陣鬱悶,魂力到底怎麼修煉,他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距離去武通學院,只剩下一天了,想起要離開自己生活十三年的父母親,心裏沒來得有一股失望感,搖了搖頭,把這些雜念甩出頭。

在這段時間中,風少明,每天都要把武魂天書運轉一週天,去大山修煉大力金剛拳一下午,他琢磨着丹藥用處這麼大。

風少明想到做到,推開房門,從後門出了風家,在後門見到了風劍,風少明面無表情的走過去,可風劍就不想這麼輕易讓他過去了。

“站住”風少明你當我透明的?風劍爆喝一聲。

“什麼事?”風少明緩緩轉身。

“見到堂哥不用問好?”風劍的一張臉冷的像是冰塊。

風少明輕嘆了一口氣,這是自己湊上門來找打的啊…

“我爲什麼要跟你問好”風少明戲虐的看着風劍。

風劍肺都差點氣炸了,以前這小子見到總得躲着跑,難道這小子腦子被門夾了?不知道我是武者第七重?

在士武境以下的境界,是練武的基本,也分爲九重,也就比普通人強了幾倍的力量。

風少明現在已經對風劍這種人沒什麼興趣了,螻蟻不值得大象去踩,風少明冷冷的掃視了風劍一眼,轉身就走,走出院子的時候,身後傳來風劍的拳風。

風少明調動丹田的真氣,淡淡的青色真氣聚集在左拳,頭也不回的一拳擊了過去。

“轟”的一聲大響傳來,淡淡的青色真氣形成一股強大的拳風,鋪天蓋地的砸在了風劍的右拳上。

“咔嚓”骨骼的斷裂聲,風劍怎麼可能承受風少明這樣的衝擊,頓時倒在地上,整隻右手都是血,估計是廢了。

“咳咳”風劍大口血從口中噴了出來,左手按住右手,軟倒在地滿地打滾的痛苦哀嚎起來。風劍額頭上冷汗滾滾滴落,青筋崩裂,看樣子十分的難受,牙齒狠狠的咬在一起,發出嘎吱的聲響,怨毒的咆哮道:“風少明你這個廢物,你敢打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