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門見。”我說完,捏着三清化陽槍,大吼道:“天道清明,地道安寧,人道虛靜,三才一所,混合乾坤,百神歸命,萬將隨行,永退魔星。”

三清化陽槍上面綻放出光芒,我拿着三清化陽槍就衝了出去。

此時使用疾風槍法,這些將士就跟豆腐捏的一樣,碰到就死。

我不敢停留殺出一條路,一直往前狂奔。

有攔路的,我就一槍挑開。

我也不敢一直使用疾風槍法,這玩意使用多了,周圍的將士會變得越來越強,並且也很耗費自己的體力。

我回頭一看,此時竟然真的有大半的將士朝着我追來。

我心裏也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憂。

我也分不清方向,一路狂衝,不敢停下。

只要停下腳步,被這些將士圍住,那便死定了,只能到處逃跑。

就這樣,邊打邊跑,跑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突然,前面出現了兩個人影。

趙雅紫和鍾長樹。

他們兩人所處的街道原本並沒有墨汁形成的將士,可在我接近的時候,他們的腳下出現了墨汁。

鍾長樹臉色一變朝着我罵道:“王八蛋,趕緊滾!”

“見面是緣分,我們聯手吧。”我說。

“滾,誰要和你聯手。”

www◆ttka n◆C○

說歸說,鍾長樹手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旗,他拿着這個小旗搖晃了一下,旗杆上涌出了很多陰氣,隨後,這些陰氣竟然變成了三十多個骷髏兵,這些骷髏兵戰鬥力很強,竟然硬生生把後面一整街的將士攔住了。

“王八蛋。”鍾長樹臉色鐵青,趙雅紫則衝我笑了一下問:“其他人呢?全死了?”

“他們在城門口等我,我們先撤回去吧。”我急忙說。

“哼,走。”鍾長樹說完,他倆就帶着我往城牆的方向走。

又走了大概半個小時。

這一路上雖然也是一路打過去的,可比我一個人鬥輕鬆多了,鍾長樹用陰氣凝聚成的那些骷髏兵,樣貌雖然不咋滴,但實力卻是不錯,最起碼能當初騎兵的衝擊,我和這些騎兵配合之下,殺到了城門口。

我一看到城門口,趕忙跑了出去,在我們三人跑出來後,後面那些墨汁形成的將士漸漸變回墨汁,這些墨汁流進石板中,就跟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我緊張的往外面跑去。

雖然我的確是帶走了大部分的將士,可雲海老大他們倒地能不能逃出來,我心裏也沒有底。

如果我不是碰巧遇到了鍾長樹和趙雅紫,估計今天真的就死在裏面了。

等我走出來一看,雲海老大他們果然已經出來了。

不過一個個傷勢卻很重,基本上都躺在地上,繼寧在幫他們處理傷口呢。

我趕忙走過去說:“沒什麼大事吧?”

聽到我的聲音,他們全都坐起來,孫小鵬衝上來就死死的抱住我,說:“你小子,我還以爲你死裏面了呢。”

“我福大命大,死不了。”我笑了一下,說完,我身上的奇門飛甲也消失,我渾身也是一陣疲憊感,拼殺了這麼久,都快累得背過氣了。

此時孫小鵬看向了我身後的鐘長樹說:“老王八蛋,你要是早告訴我們裏面的情況,胡明就不用死了!”

“那個叫胡明的死不死,和我有關係嗎?”鍾長樹板着張臉,惡狠狠的看着我:“倒是這個傢伙,差點帶着那些東西,把我們的小命也搭進去。”

“你們死人了?”趙雅紫看了我們這邊一眼,有些慚愧的說:“不好意思,我應該提前告訴你們的,這裏面的邪物,越是用厲害的道術打,就會越強,我們一開始也不知道,差點就死在了裏面。”

雲海老大看着趙雅紫問:“那麼,你們有沒有什麼辦法呢?不如我們合作?”

鍾長樹搖頭:“別,我們還是各走各路。”

“那可由不得你。”雲海老大笑了一下,衝孫小鵬說:“我們等會就跟上他們,他們走哪條街,我們就走哪條街,那些墨汁怪物出來,我們就用最強的道法打。”

孫小鵬一聽,笑道:“好嘞,我有一招嶗山絕技還沒用呢。”

鍾長樹臉色鐵青。

趙雅紫拉了鍾長樹的衣服一下,笑道:“能攜手合作,一起進入白玉京,自然是最好不過。”

“師妹,你別忘記我們來之前,師父給我們說過的話。”鍾長樹朝着旁邊的趙雅紫說。

趙雅紫點頭:“放心吧師兄。”

“那麼就是合作了?”雲海老大笑道。 “哼,不和你們合作有辦法嗎?”鍾長樹無奈的說。

“早點答應不就好了麼,非得要我們耍賴才行,這傢伙腦子是不是有病。”孫小鵬在我耳邊小聲的說。

我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鍾長樹道:“你們受傷了,先休息一天再進去,免得到時候拖我們後退。”

說完,鍾長樹和趙雅紫便到一旁休息起來。

我雖然疲憊,但也沒有什麼嚴重的傷,此時便出手幫孫小鵬他們治療傷勢。

這個時候,突然,又有人從下面的海中飛了上來,足足有五個人。

這五個人,其中有一個二十一二歲的人,另外四個,則是三四十歲。

其中還有我一個熟人,缺月的程虎。

程虎和另外三個人,對這個年輕的少年很恭敬。

他們一上來,就警惕的看着我們,程虎看到我,呵斥:“小子,裏面什麼情況?”

“這些都是缺月的人,那個被他們圍在中間的叫琦正,是缺月教的少教主,其他的應該都是派來保護他的。”孫小鵬在我耳邊小聲的說。

“問你話呢,聾了?”程虎朝着我吼道。

此時琦正卻攔住了程虎,笑着對我詢問道:“請問是張秀先生?不如我們一起合作進白玉京?”

而鍾長樹則大聲的朝我說到:“我只帶你們進去,這夥人讓他們滾蛋。”

“你算什麼東西。”程虎回頭指着鍾長樹罵道:“真以爲不靠你們,我們就不行了?”

“程哥,別惹事。”琦正皺眉看了程虎一眼,朝着我們笑了一下說:“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打擾了。”

說完,他們一夥人便往裏面走了進去。

我看着琦正的背影感嘆:“這次來的人還真多。”

“可不是麼,還有很多人,要麼已經進去了,要麼就還沒到,真不知道把我們叫來這白玉京究竟是爲了什麼。”孫小鵬摸了摸鼻子。

我說:“不過這琦正看起來人還不錯,倒沒有邪教份子那種目中無人的模樣。”

“哼,我們邪教中人,可比這些嶗山,龍隱寺之流講道義得多。”鍾長樹哼道。

孫小鵬聽了也沒生氣,贊同的看着鍾長樹感嘆道:“可不是麼,我們嶗山那羣老不死的王八蛋,都什麼玩意啊。”

鍾長樹見孫小鵬這麼說,也是楞了一下,估計沒想到孫小鵬這嶗山掌門會這樣說。

“其實那些無法無天的邪教份子,大多數是沒有受過正經教育,從小沒讀多少書,沒文化,學點邪術,好賺錢。”

“像剛纔那個琦正,從小受過高級教育,和程虎這樣的傢伙,自然談吐不同。”孫小鵬道。

安薇和繼寧倆人也坐過來和我們聊了起來。

我這才得知,在我離開後,他們就朝着將士少的方向,拼命的突圍,期間,好幾次差點都被堵住了,最後是運氣好,才逃了出來。

“可惜胡明死了。”孫小鵬唉聲嘆氣的說。

我贊同的點頭,畢竟是新一代的四大天才之一,沒想到就這樣死掉。

“哎,不說這個了,人都死了,還說這個做什麼。”繼寧搖頭。

我們睡了一覺,休息了一夜。

當然,這裏面並沒有日夜之分,不過在這裏紮營睡了八個小時。

醒來的時候,是趙雅紫把我們叫醒,說準備進去。

我們收拾好東西,第二次走進這座城陣中。

鍾長樹拿着一個羅盤,走在最前面帶路,趙雅紫則和我們跟在後面。

“你們有辦法避開那些將士進去嗎?”我問趙雅紫:“畢竟你們只有兩個人,一開始鍾長樹還不願意跟我們合作。”

“這樣的情況的話,也就只有一個可能了,你們肯定有通過那條長街的辦法。”我問道。

趙雅紫點頭:“來之前師父把這裏的情況告訴過我們。”

敗家系統在花都 “像你們遇到的那樣的長街,一共有八條,位於內城的四面八方。”

“這八條長街都是根據奇門遁甲中的八卦方位而定,只有一條是生門。”趙雅紫道。

孫小鵬問:“你們知道哪條是生門?”

繼寧此時卻道:“如果是根據奇門遁甲的八卦方位,那可不好找,這八門,是會變化的。”

“恩。”趙雅紫點頭:“之前我們算錯,走入了其他的門中,差點死在這裏面。”

“吱吱,還真夠危險的。”孫小鵬感嘆。

我們一行人走了一個多小時,期間路過了兩個長街入口,不過鍾長樹看都沒看,直接就走了過去。

又走了一會,突然,前方傳來震動。

雲海老大皺眉起來說:“什麼情況?”

這個時候,一夥人竟然驚慌的朝着我們跑來,正是程虎等人,琦正反而沒在他們中間,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救命。”程虎他們後面還跟着很多漆黑的將士。

“糟糕,這羣笨蛋。”鍾長樹罵道。

“我有辦法,趕緊朝着他們跑過去。”說完,孫小鵬掏出一張符,丟在背後。

“救命啊!”孫小鵬大喊一聲,朝着他們就跑。

我們楞了一下,不過還是照着孫小鵬的樣子做。

跑了沒一會,我們身後傳來咆哮聲,我回頭一看,一個漆黑的怨靈出現在我們後面,現在是剛纔那張符裏面封印的。

不過這個怨靈並不強,估計我一槍就能殺死,但是氣勢很足啊。

高足足五米,也是黑漆漆的。

“幫忙,我們這邊有個更猛的。”孫小鵬大喊道。

別的不說,這個怨靈也是渾身黑漆漆的,走近了看或許會看出差異,但是距離遠,卻是看不出。

程虎他們四個看到,也是被嚇了一大跳,二話不說,轉身就拐進一條巷子不見了,而那些漆黑的將士則是朝他們追去。

“趕緊離開這。”

我們轉身就跑。

跑了十分鐘,那些漆黑的將士也沒追來,看樣子他們只攻擊闖進長街的人。

“你小子夠聰明的啊。”安薇笑道:“剛纔那羣傢伙要是朝我們跑過來,我們就得陷進去。”

孫小鵬一臉嘚瑟。

鍾長樹嘆氣:“哎,前面那條路走不通了,只能原地返回,從另外一個方向過去,又得多走一段路了。” “那也總比和那羣東西幹架好。”孫小鵬說。

我們只能原路折回,走了沒一會,就看到琦正。

琦正此時一個人皺眉,茫然的在這裏面走呢,看到我們後,笑着走上來問道:“請問你們看到程虎他們了嗎?”

雲海老大問:“怎麼?”

“我剛纔跟他們走散了。”琦正笑道。

孫小鵬小聲嘀咕道:“得虧你跟那羣傻子走散了。”

“什麼?”琦正問。

我笑着說:“沒什麼,不過你最好還是別找他們了。”

“可這裏面好像有陣法,我怎麼也走不出去,我對陣法一道並不算是精通。”琦正摸了摸後腦勺道。

“你跟我們一起吧。”趙雅紫說道。

鍾長樹這次卻沒反對,或許是因爲,提出邀請的是他師妹。

“那我就不客氣了。”琦正笑道。

“別廢話了,繼續走,趕緊找到生門進去,繼續拖下去,誰知道會不會又有人攪局。”鍾長樹說完,就在前面帶路走了起來。

琦正跟我們一路上倒是挺聊得來的,聊天中得知,他還在讀大學呢,這次也是被人用他同學的性命威脅,不得不來一趟白玉京,原本缺月教的教主壓根不同意他進來。

但他卻堅持來一趟,最後缺月教教主只能給他安排了幾個保鏢。

聽到這,孫小鵬笑着說:“你那幾個保鏢還真是夠業餘的,你跟着他們,遲早把自己害死。”

琦正笑了一下,道:“他們肯以性命來和我冒險,不管他們實力如何,最起碼他們真心對我。”

“這倒也是,不像嶗山那羣老不死的東西,我想找倆高手來,楞是不讓,生怕我把那些高手帶進來送死,他們肯定想我死在這裏面,然後重新立一個嶗山掌門。”孫小鵬不爽的說。

雲海老大笑道:“白玉京不比其他地方,這裏麪人多沒用的,你們嶗山的長老考慮得比較多罷了。”

“老大,你少來,你掌管整個龍隱寺,一句話,整個龍隱寺都得聽你的,哪知道我的苦日子啊,我特麼在嶗山跟奴隸一樣。”孫小鵬抱怨道。

繼寧此時笑道:“得,孫掌門,你還是別抱怨了,您堂堂嶗山大掌門,還這樣說,那我們這些人豈不是得慚愧死?”

一路聊天,倒是過得挺愜意的。

此時,前方卻出現了一具屍體。

我們走過去一看,是胡明。

此時胡明渾身長着妖怪的容貌,渾身都是血窟窿,鮮血流了一地,雙眼瞪得老大,眼神中全是不甘。

一開始的輕鬆氣氛,在遇到胡明屍體的時候,瞬間就消失了。

“休息一會吧,我給我小兄弟超度一下。”孫小鵬說。

鍾長樹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明白了什麼一樣,雖然他滿臉的不耐煩,卻也沒有反對,點點頭:“那就休息十分鐘。”

妃要出位 我們走到胡明的屍體旁,雲海老大盤腿坐在他的面前,道:“希望胡明施主在地府任職,以後下去了,也能一聚。”

說完,雲海老大閉上眼睛,開始念起超度亡靈的經文。

空曠的街道上,雲海老大口中傳出經文,更是讓氣氛更壓抑了一些。

超度完胡明後,我們才繼續上路。

這裏的情況特殊,不然我們也能把胡明的屍體掩埋,不至於讓他屍首流落在街道上。

又走了兩個小時,我們這纔來到了一條長街前。

鍾長樹看着這條長街,說:“這就是我推算出的生門,不過先說好,我也不確定方位變了沒有。”

“行了,我帶你們到這裏了,你們派一個人進去試。”鍾長樹道。

“我進去看看。”我拿着三清化陽槍往裏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