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北辰這個時候進裡面去叫葉清音出來,只是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

現在葉清音就想著自己要該怎麼做,所以當墨北辰進來,葉清音還是緊張的出來了。

所以到了現在,她自己也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現在的葉清音就在想自己要怎麼辦,到了現在,葉清音和墨北辰一起出來。

「吃飯吧,多吃點。」墨北辰看葉清音看起來,也還好,並不是很瘦。

所以,她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所以現在,他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

只是葉清音已經好久沒有和他一起吃飯了,現在的自己就想著,自己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

只是現在,葉清音還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就想著自己能夠。

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現在就想著自己,葉清音還想著自己要怎麼說。

只是葉清音這個時候看著大家,心裏面就想著,其實還是比較吧。

現在就想著想著,他現在就要怎麼做,只是現在,墨北辰一直給葉清音夾東西吃。

只是現在,葉清音已經好久沒有感受到了這樣的氛圍,所以她現在其他還挺好的

她很懷念之前的日子,現在她就跟著大家一起吃東西。 只是現在葉清音也在想著,我們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只是現在,葉清音也擔心,他們現在就想著自己要怎麼做。

只是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只是現在,她自己也知道要怎麼做。

只是到了現在,他們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辦。

只是現在,她自己就想著自己好好的,現在只是能夠好好的解決這個問題。

墨北辰這個時候就在旁邊的等著他的地方,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只是現在,葉清音看著自己碗里的東西,現在葉清音現在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想著自己要怎麼說,現在就想著自己要怎麼做。

現在葉清音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

只是現在葉清音就想著,現在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

「謝謝你,我現在先走了。」現在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只是現在,葉清音已經吃飽了,現在她就想著自己能夠好好的。

「我現在先回去了,晚一點我再回去了。」現在葉清音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說。

墨北辰現在看著眼前的一幕,心裏面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做。

可是現在,墨北辰看著她,其實還是想要把她留下來,可是,最後還是讓她離開了。

葉清音知道墨北辰的用意,「嗯,我下次再過來吧。」

其實她自己也很難說,因為現在萊西也經常來了。

「早一點睡吧,」墨北辰在她走的時候叮囑她。

葉清音點點頭,然後就離開了,只是現在,自己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辦。

現在,葉清音現在就想著自己應該想著自己要怎麼做。

現在,葉清音就想著自己應該要怎麼辦。

葉清音回來的時候,菲看著回來的葉清音,奇怪的看著她,「你回來啦,今天沒有找到你,還碰到了諾華,他也在找你呢。」

葉清音這個時候已經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她自己也難以知道了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只是到了現在他們自己也知道所有的事情就該要如何做才可以。

只是到了現在,葉清音看著眼前的菲,「嗯,我知道了,只是我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畢竟我自己還是覺得自己完全可以避開他。」

她現在是一點都不想見到他了,菲完全理解葉清音,連忙說:「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們現在趕緊把這裡給弄清楚吧。」

只是現在大家也不知道怎麼的,可能有點難以說明。

菲明白她的意思,「嗯,你所說的話,我都明白,只是我總是覺得有些事情我們得好好說才能夠說說清楚,你覺得呢。」

這個時候,葉清音也想知道自己這是因為什麼,只是自己一直以來都在這附近,所以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在葉清音還在繼續想著其他的事情,菲這個時候已經起來了,這個時候她看著眼前的一切。

「菲,我有點累了得睡了。」她現在整個人已經太累了,今天和墨北辰那麼一糾纏,她自己都難以說出來。

只是,菲也知道她這是累了,「嗯,睡吧。」 葉清音還在想些自己要做點什麼才能夠說清楚,只是現在自己什麼都知道。

第二天,她照樣起來,在她出門沒有多久,就見到了昨天她撞到的那個女人。

她一直緊緊的盯著自己,「你,之後過來伺候我。」穆芳現在覺得這人看起來倒是比較趕緊利落,讓她自己了看起來也比較欣賞。

葉清音其實一點都不想要答應她,因為自己現在怎麼說,也是開始有點知道了自己應該要要怎麼做。

所以,現在的他也很難說要怎麼樣去解決這些事情,「夫人,我已經有需要伺候的人,所以我覺得還是讓其他人照顧您比較方便,」

她怎麼也不想伺候這個女人,穆芳沒想到對方那麼輕易就拒絕了自己,「哈哈,我沒有聽錯?你這丫頭,你今天能不能夠留在這裡,還是我說了算。」

她站到葉清音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怎麼樣,想清楚了嗎,到底去還是不去。」

葉清音不知道她的用意何在,可是自己是真的不願意去。

「你不用再白費心機了,我不願意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強求,」這一次,因為想起了過去的種種,怎麼說,她自己也咽不下這口氣。

只是這個時候,真的把穆芳給惹怒來了,「你,你這是成何體統,大家快把她給帶下去。」

葉清音還想要繼續反抗,可是這個時候,她再怎麼反抗,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在葉清音持續的過程之中,最後還是被帶走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和這個女人是什麼事情,明明是不太認識的人可是現在看著她的這個模樣,自己心裏面也不太高興。

在葉清音還在繼續討論的過程中,自己也開始有了一點點的不舒服。

葉清音被關在一個房間里,她現在開始有點後悔了。

其實她並不是後悔自己頂撞了她,而且自己為什麼讓她這麼好。

也不知道菲現在有沒有發現自己不見了,她本來以為,自己完全會為了寶寶忍下去。

可是現在她都知道了,自己無法能夠聽得出來這一切。

所以,在葉清音一直在發獃的過程中,一切的事情並沒有自己想得那麼簡單。

萊西這個時候來到宮烈的房間,「宮烈,告訴我,她到底是誰?」

能夠和萊音如此接觸的人,在他看來,一直都沒有,除了那個女人。

但是,他早就說了,要是動了感情,他的大業也就很難完成。

所以,到了現在,他們自己也很難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

所以在葉清音持續的想著的時候,他們自己已經很難說了。

宮烈抬起頭,「不知道,你怎麼知道萊音不是突然間改變了。」

宮烈其實已經相信了葉清音的話,所以這個時候,他不可能再繼續提出一些事情用來背叛她。

萊西淺笑,「你真的是沒有必須要這麼瞞著我,我要是真的想要知道,你知道你們誰都瞞不了我,」

他說得十分的明顯,現在的他整個人心裏面特別生氣,只是他無論如何,這個萊音,他要牢牢的看住了。 宮烈也知道自己眼下不能再繼續說點什麼了。

「嗯,您可以去查一查,只是現在我已經不想再去管著這些事情,只要是關於萊音的事情,問我做什麼,」宮烈說完之後就離開了。

萊西看著他遠去的背影,其實他自己也知道他們現在在想些什麼。

他從這裡離開了之後沒去找萊音,因為他已經想到了一個好的遊戲要和萊音一起去玩一玩。

萊音不知道為什麼醒來的時候,心裏面總是不舒服,可是因為什麼,他自己也說說不出來。

所以,眼下她自己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做。

在葉清音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其實他自己也很難說自己應該要怎麼做。

他今天還在期待葉清音的到來,其實他現在就是想著她到來了自己也許會開心一點。

可是一天過去了,完全沒有看到他人在哪裡。

所以現在他們也很難自己知道應該怎麼做。

在自己現在的想法就是很難把自己的想法給說出來了。

在葉清音心裏面,就是覺得自己現在很難把自己的事情給說清楚了。

到了晚上,墨北辰已經等了一天了,確實沒有見到葉清音回來,他自己也想到了一些原因,可是他自己也很難說。

要說,現在他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講,只是現在葉清音還想著自己要怎麼做。

菲這個時候在所住的房間里已經開始疑惑了,其實她自己真的不知道葉清音這一天到底去哪裡了。

為什麼現在還沒有回來,難道她是去找墨北辰,所以在那裡留夜?

菲其實就怕她會出了什麼事情,在自己還在思考著怎麼辦的時候,自己已經開始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做了。

在她焦急的過程中,她今晚想要親自去墨北辰所住的地方去看一看。

菲雖然這麼想著,可是後半夜,她自己也還是去了,她覺得,自己必須去看看葉清音到底有沒有事情。

在葉清音持續發展的過程之中,自己也很難說明需要做點什麼。

在他自己心裏面就是覺得自己應該需要怎麼做。

菲心裏面還是覺得自己需要好好的,在他們之間,總是希望葉清音就是在他們那裡。

可是她自己想想也覺得不太可能,只是她自己也知道,現在,這麼想著,實在是有點難說了。

在菲猶豫的時候她是真的來到了墨北辰這裡,其實他自己心裏面想著的還是挺好的。

自己現在想著的是什麼,她自己也知道了應該要怎麼做。

在菲看來,自己現在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她已經去了墨北辰這裡查探了很久,可是還沒有發現有任何的蹤影

所以,現在她自己也不知道了這些事情是怎麼回事。

在菲看來,她現在總是完全可以好好的,只是葉清音不在這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她心裡著急可是她自己也沒有辦法說明。

菲想著自己要怎麼做的時候,才能找到葉清音。

她現在是非常的擔心這些事情,只是,他自己也想著應該需要做點什麼事。

在他想來,就應該是這樣的想法。 菲這個時候是越來越擔心了,也不知道葉清音去了哪裡,所以,現在她也不知道去哪裡才能夠找到葉清音。

只是她自己也知道要是想要找到葉清音,那就得找人幫忙,所以現在她自己也覺得很難說。

只是到了現在,她一個人想著自己應該需要怎麼做,需要誰的幫忙。

眼下,她自己也知道事情實在是V太著急了。

菲還在想著自己需要怎麼做,可是現在,他們總覺得很多的事情,她自己也很難說。

可是,要是直接讓墨北辰幫自己去找葉清音,應該也不可能,看他的那個模樣,應該就是不太願意。

所以,現在他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做。

菲還在想辦法,這裡諾大的地方,葉清音要是不和墨北辰待在一起,那會怎樣。

菲想好了之後就去找諾華,因為現在她只覺得諾華才可以幫助自己。

諾華對於菲的出現,感到很驚訝,只是,看著她的樣子,像是出了什麼大事。

這個時候,諾華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女人,「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需要幫助?」

看在葉清音的面子上,諾華對待菲的態度其實還挺好。

只是現在,她這個模樣,到底還是讓人有點慌張。

這個時候,菲認真的看著他,「諾華先生,小音,小音,她,她不見了。」

要不是因為這裡她實在是沒有那個能力把這裡翻個低朝天。

不然,她是真的沒有辦法的,所以只能夠向自己的

諾華要是真的發現了這些事情,他自己是真的擔心葉清音的模樣,所以她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也許她是有什麼事情要瞞著你。」這個時候,諾華其實寧願相信葉清音並沒有不見,因為能夠在這個地方不見人影,那就是出了什麼事情。

菲搖著頭,「不會的,小音她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告訴我的,你放心吧。」

所以她現在也想著自己應該要做點什麼,實際上,她也知道只有諾華可以幫得上他們。

所以,現在,她自己也開始看著要怎麼做。

因為到現在為止,他們之間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好好的溝通一下。

諾華見到菲這麼說,也知道找葉於清音的事情不能夠繼續耽擱下去了。

「嗯,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找她。」諾華怎麼說也不願意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