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昊靳被看著不好意思了,他什麼時候會這樣了,他明明就是一個讓人不敢靠近的,現在洛夢櫻這樣他看著要推開,但是他不想推開,如果他真的想洛夢櫻真的抱不了他。

洛夢櫻不願意放手,他可不想被他們幾個這樣看著,他很不習慣這樣,他直接把洛夢櫻抱起來,洛夢櫻看著他把自己抱了起來。

他想幹什麼呀,就不願意給自己抱一下嗎,她也沒有什麼過分的要求,他也用不著和自己生氣吧。

墨昊靳一天都沒有休息好,其實也沒有什麼精力和洛夢櫻耗著,洛夢櫻看著墨昊靳把她帶回了房間,那個房間並不是剛剛那間了。

這個房間的擺設更好,不管什麼方面都不一樣了,這個房間是凌遙給他準備的,想著他那天結婚可以用的,現在都不用凌遙操心了。

這裡少了一些陽光之氣了,他的照片也是冷冷冰冰的,就和他這個人一樣,他的照片都沒有笑容。

墨昊靳把洛夢櫻放在床上,洛夢櫻沒有辦法在想其他的了,洛夢櫻想起來的,可是墨昊靳把她拉了回來說:「你不是不想放手嗎,那就陪我休息一會吧。」

墨昊靳說完,也不給洛夢櫻拒絕的機會攬著洛夢櫻的腰,很快就睡著了。

洛夢櫻看著大白天的,有什麼好睡的,開始的時候還是動一下的,發現墨昊靳好像真的睡著了,她也安靜了下來。

洛夢櫻靜靜的看著墨昊靳的眉頭都打結了,他昨天什麼時候才休息的,洛夢櫻沒有打擾他休息,她也慢慢的躺好了,就怕驚醒他。

客廳的幾個人也沒有說什麼,他們看著也就這樣,也沒有人上來打擾他們,他們也不知道時間,他們也很無聊的等著,可是看著時間慢慢的過去了。

楓叔陪著墨決,他是墨決信任的人,墨決才放心把凌遙和墨昊靳給他保護。

書房內,墨決一樣沒有來得及為楓叔關於凌遙的事情。

「楓哥,你照顧小遙很多年了吧,我放心把她交給你幫我照顧,你能告訴我小遙這些天遇到了什麼事情,她為什麼傷心。」楓叔很多時候都在凌遙什麼保護她的。 曹操拉着袁紹出了酒樓,就看到那熟悉的馬車,不等袁紹吩咐就鑽了進去。

袁紹見到這裏,也不生氣,也是進去了。

然後對着車伕講道。“去大將軍府。”

“好嘞。駕。”馬車緩緩的加速了,向着何進的府邸跑去。

“本初,怎麼去大將軍的府邸啊?難道是出了什麼大事?”曹操不解的問道。

要知道以前都是去袁紹的府邸,或者曹操的家裏商議,這次怎麼換了地方。

“唉,一言難盡,本來何進不想找你的,是我硬是在何進的面前保舉你,不然你連進去的資格都沒有。”袁紹神祕的說道。

“好你個本初,快說。”曹操好笑的看着袁紹,從小一起長大,袁紹那點小心思還不知道?不就是炫耀一番。

“好了,是關於十常侍的,原本他們以爲你是十常侍那邊的,後來是在我的勸說下,他們才認可了你,這次可是大事,不能錯過。”說道這裏,袁紹眼裏充滿了興奮。

而曹操聽到袁紹的話,有些鬱悶的想到。“看來,官宦之人的名頭是那麼的難以去除,罷了,去看看就是。”

曹操也是不說話了,閉目養身起來,袁紹見到這裏,也是不好開口,兩人就靜靜的坐在馬車裏。

。。。

“主公,剛纔那小子,你認識?”管亥聽到李易的話,趕忙拿起一罈酒,怕李易和趙雲搶去,連忙岔開話題。

“那個?是那和曹操認識的人?”聽着管亥的話,李易回過神來,望向管亥。

這一看不要緊,李易有些哭笑不得,只見管亥抱着酒缸,小心的看着他倆,那樣子,生怕他倆去搶。

“炳元,不要這麼緊張,沒人和你搶。”

“我沒緊張,只是口渴而已。。。”聽到李易如此說,趕忙喝了一口。

搖了搖頭,李易也沒有說什麼,戰將都是好酒,再說了這點錢他還是不差的。

“不過,袁紹來找曹操是什麼事情?”李易納悶了,不知袁紹和曹操有什麼事情,不過他知道肯定是大事,不然曹操不會走的。

“袁紹。曹操。如今漢靈帝重病,難道是?”李易想着附近的大事,忽然想到漢靈帝病了,不久就要駕崩,忽然想到一件事。

“哈哈,看來何進要動手了,十常侍的好日子要到頭了,不過何進的死期也是快了。”

我在黑暗處等你 “不行,要行動了,需要密切關注皇宮的情況,估計就在半個月內。”李易回想着前世的記憶,發現何進和十常侍發生糾紛的時機快要到了。

想到這,連忙喊道。“掌櫃的,結賬。”

“好嘞。一共是五百六七兩黃金,零的小的就不要了。”掌櫃的笑呵呵的說道。

李易則是鬱悶的拿出金票,說道。“給你。”

掌櫃的拿着手中的金票在看看桌子上的菜和酒水,連忙問道。“客官,要不要小的將飯菜和酒水送到大人的府上?”

李易聽到這,鬱悶的心情好了不少,說道。“不用了,我自己來。”

說完將桌子上的菜放到了自己的包裹裏,然後將酒水也是放了進去。

“咦,主公,我的酒哪去了?”管亥這時要苦了,正小口的喝着,酒缸突然沒了。

“咱們先回去,要出事了。子龍咱們走,回客棧”李易起身,想着外面在走去。

而趙雲和管亥連忙跟上。

。。。

“哈哈,孟德這是稀客,多日不見怪想你的。”胖胖的何進對着曹操說道。

“大將軍安好,大將軍事務繁忙。孟德不敢打攪,所以這些日子沒來拜訪,勿怪,勿怪。”曹操嘴上說的好聽,但是心裏卻不是這麼想。

“好你個何胖子,我已進來就給我小鞋穿,你個殺豬的,要不是有十常侍和你妹妹幫忙,就你這豬腦子能當上大將軍?”心裏雖然這麼想到,但是嘴上說的卻是另外一回事。

“呵呵,以後孟德要常來,常來。”聽到曹操說的滴水不漏,在看到袁紹在旁邊,而再說的基本上都和曹操認識,也就不爲難曹操了。

“本初,孟德上座,管家,將大門關上,沒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內。”

“是。大人。”得到何進的指示,管家將大門關上,安排護衛在遠處巡邏。

而袁紹和曹操相視一眼,坐上了空座上。

“好了,人都齊了,今天叫大家來是有要事商議。”何進說完一句,就聽了下來,看向在座的人。

發現他們的臉色沒有任何的變化,彷彿他說的沒人聽到一般,沒人接話,這把他尷尬的。

不過也是習慣了,本來他一個屠夫能做到大將軍那風言風語就沒斷過,再次說道。

“如今陛下應該是出事了。”說道這裏在看下去。

何進的這一句話掀起了驚濤駭浪,直說的在座的人十分吃驚,臉上也是失去了平靜,不由的問道。

“大將軍,這是何意?陛下怎麼出事?”曹操聽到陛下出事,第一個問道。

“是啊,即便出事了,爲何我們一點消息也是沒有?”而曹操剛剛問完,袁紹也是問道。

“對啊,我們在座的可都是消息靈光之人?怎麼沒有消息?”接着是袁術問道。

。。。

何進聽到他們激動的聲音,很是開心,心裏不由的想到。“讓你們裝清高,這下子露了餡吧,在我面前玩,你們還是嫩了點。”

“咳咳,安靜,請我慢慢的說。”

聽到何進的話,大家都是安靜了,等着何進的下文。

“大家都知道我妹妹是什麼人吧?”

聽到這裏,在座的人心裏都想到。“廢話,誰不知道你妹妹是當今的皇后,要是沒有你妹妹,哪有你今天。”

大家是做看看,有看看,發現沒人接話,而何進也是不說了,曹操見到這裏,說話了。

“呵呵,大將軍接着說吧,我們都知道。”

“罷了,聽我說,我妹妹今日給我捎過來口信,說他已經半月沒有見到陛下,而其他的嬪妃那裏也是沒有。”說道這裏,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那不緊不慢的樣子,十分氣人。

這把在座的諸位給氣的,但是又不能動手,都等着何進的下文。

而何進見差不多了,就繼續說道。“我妹妹曾經想要去陛下的寢宮,但是被十常侍給堵在了門外,說陛下偶然風寒,不宜見人,將妹妹擋了回去。”

“我妹妹回去後,想來想去,發現事情不對,就找了御醫詢問一番,這一問不要緊,給陛下診斷的御醫都失蹤了,聽到這裏,我妹妹就猜測陛下可能是不行了。”

聽到這裏,在座的諸位相信了七成,但是還是不敢確定,萬一陛下沒事,他們一但走漏了風聲,議論陛下的安危可是重罪。

“好了,我知道的都說了出來,在座的都是洛陽內的權貴,不知有什麼想法。”何進眯着小眼睛,看着在座的表情,不知心裏想着什麼。

曹操看到這裏,在想着一但陛下駕崩,誰獲利最大。“一但陛下駕崩,應該是嫡長子繼位,而且皇后的兒子是大皇子。獲利最大的就是他們何家,真是好算盤。”

想到這裏,也是不說話,等着其他人開口,他可不能做出頭鳥。

“我等已大將軍馬首是瞻。”這時何進的後手出現了,他個人是何進隱藏的卒子,這是輪到他發力了。

聽到那人的話,大家都是變了顏色。“什麼?這人怎麼這麼說,我可怎麼辦。”

“你們呢?既然知道了這個祕密,可是不能泄漏的。”說完用不客氣的眼光看着諸位。

“我等已大將軍馬首是瞻。”到了這裏,他們要是還不知道的話,就是傻子了,原來今天和商議就是一個圈套,逼迫他們聽從於何進。

“好,咱們就商量一下接下來怎麼辦。。。。。” 不得不說,這老族長摳門歸摳門,但干起事情來,還真是挺有一套的。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也不知道他是怎麼鼓吹他那三寸不爛之舌,竟然生生將整個寨子的壯勞力都集中在了一起,而且在第二日天剛蒙蒙亮的時候,便火急火燎的把林白從床上請了起來。

老族長這股子熱火勁兒,著實叫寨子里了解他性格的人覺得大跌眼鏡,即便是林白,都覺得,這轉變委實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仔細想想,卻也明白其中的道理。這老傢伙既然想重新在村子里建立起威信,若是想一點兒苦頭都不吃,又怎麼可能平息所有人以前對他的偏見。

林白也向來是個急性子,被老族長叫起來之後,便簡單吃了些東西,跟著他向著祖墳趕了過去。原本阿潤也想跟著林白過去,但祖墳如今變成了養屍地,而且阿潤年紀尚小,體內的陰陽還未到平衡,貿然過去,難免受到衝撞,便被林白好說歹說給攔了下來。

不過攔得住阿潤,卻是無法攔得住石頭這小子。這傢伙昨晚上從老族長那聽說了這些事情后,也是一大早就趕到了祖墳外面,火急火燎的等著林白過來。

昨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可思議,只是礙於當時沒有機會,又怕諸人多心,所以他才沒有去詢問林白其中的原委,今日是死活打算弄個明白。

可讓石頭沒想到的是,經歷了昨天的事情后,對於眼下的山民們而言,林白已是變成了個炙手可熱的香餑餑,還不等他靠近,一夥兒人就圍了過去。

等到林白感到祖墳祠堂那邊的時候,著實是嚇了一大跳,只見那些壯勞力們手裡或拿著鐵鍬,或扛著頭。若是不知道的,恐怕還要以為這村子里的人是打算打群架去。

看到這些人的模樣,林白也是不禁啞然失笑。其實也不怪寨里的這些山民們緊張,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尤其是昨天林白被祖宗神靈附身的那一出,更是把他們唬了個半死。不管是什麼人,誰想落個大禍臨頭的下場,有解決的辦法自然是不遺餘力。

「大家今天都聽木木的,好好乾活,等收拾好了咱們祖墳風水的事情,我掏錢去集上割肉打酒,先祭拜了祖宗神靈,然後再好好的祭祭大伙兒的五臟廟!」感到祖墳前後,見到群情激昂的場面,老族長眼珠子一轉,知曉眼下再不表現,更待何時,便振臂高呼道。

一聽到認真幹活,不但能夠保住家宅的安寧,還能有酒喝,有肉吃,一眾人頓時大呼小叫起來,臉上更是隱隱露出期待之色,看向老族長的眼神也漸漸變得和善起來。

看到這些眼神,老族長心裡先是一舒坦,然後又覺得一陣肉痛。這麼多人大吃大喝一頓,不花上一大把鈔票,恐怕是難消停下來,這對身為鐵公雞的他來說,別提多難受了。不過一想到,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捨不得鈔票買不來威信,他便又有些釋然。

「都拿起傢伙事兒,準備幹活吧!」一咬牙,老族長也不再去肉痛什麼,如檢閱軍隊一般,向著周圍那些扛著頭的山民們看了眼,然後揮了揮手,豪邁無比道。

一聽到這話,這一眾山民們,便大呼小叫著想要進入祖墳,動手干拆遷的活兒。

看到這情形,林白著實有些傻眼,他是真沒想到這些人的心情竟然如此急迫。雖說這是一件好事兒,但是改動祖墳風水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若是就這麼莽莽撞撞的衝進去,恐怕這一股子血氣一衝,就要讓養屍地內的那股子屍陰氣息完全爆發,到時候可就慘了。

而且眼下天色還有薄暮,沒到太陽出來的時候,天地陰陽轉換之際,正是陰氣最重之時,若是這麼一群人就這麼貿貿然衝進去亂動祖墳,恐怕有幾個都得暈倒在墓地那幾個。

最重要的是,拾掇風水布局,可是個極其細緻的活兒,雖然林白上次來過祖墳這邊一趟,但心裡也只是大概有了個譜兒,想要做的完美,必須得仔細做才行。

「大家先別著急,按我說的來。」雖然老族長把諸人心裡的那股子幹活的勁頭激發起來了,但是時間卻是錯了,林白忙不迭的招手將一眾人喚回來后,向著老族長瞪了眼,低聲埋怨道:「老族長,這可是祖宗墳地的風水,這麼胡亂干要是衝撞了神靈,咱們擔待得起么?」

「大家先別急,都聽木木的!」一聽到這話,老族長頓時尷尬一笑,心中暗罵自己是被血氣沖昏了頭,做起事情來竟然這麼莽撞,差點兒壞了大局。

一眾山民們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對林白早已是篤信無比,更不用說此時聽到林白說貿然衝進祖墳,很有可能會衝撞到祖宗神明,停下腳步后,更是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感。

「石頭,族長,還有你們幾個,跟我一起先進去看看。」林白向著天幕掃了眼后,然後轉頭望著其他站在原地的那些山民,緩緩道:「你們給我弄只大公雞過來,要純白紅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