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建林和黃麗梅第一眼就看向嚴經緯。

「爸,媽,我沒事!」

「經緯,真有你的,沒想到你真的救回了嫣然!」黃麗梅很開心,嚴經緯能救回許嫣然,給他們夫妻長臉了。

接下來的時間,眾人在昆州市吃了一頓飯。

黃家一行人準備返回江北市。

「姐夫,謝謝你!」

臨走前,許嫣然走到嚴經緯面前。

「耽誤了這麼多天,該回去上學了!」嚴經緯摸了摸許嫣然的腦袋。

「嗯!」

許嫣然重重的點頭,她嬌聲道:「我最近輔修了歌唱專業,當大明星是我的夢想,我也要像我的偶像寧菲菲一樣,無論是唱歌,還是拍電影,都是頂流!」

「寧菲菲是你偶像?」嚴經緯一愣。

「是啊!」

許嫣然點頭,然後她飛快道:「是啊,寧菲菲真是完美女人,不知道哪個男人,能擁有她!」

「咳咳!」

許嫣然的話,讓嚴經緯忍不住乾咳了兩聲,腦海中又回想起那一晚的場景。

「姐夫,你怎麼啦?」

「沒什麼?行了,你回去吧!」

「知道啦,姐夫,我明天就從江北市直接回學校啦,咱們微信已經加為好友了,咱們以後常聯繫!」

許嫣然滿眼冒星星的看了嚴經緯幾眼,飛快的坐車跟著黃麗娟和許無量前往黃家 這個世界上,永遠都存在一種人,當你面對她時會發現自己所有的一切舉動都好像是被看穿了,高深莫測?

不,其實還是用剋星來形容更加合適,應為這傢伙面對其他的時候就好像披着一層偽裝一樣,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看着飯桌上和姐妹倆個談笑自如的阿璃,江寧不由自主地產生了這個想法。

明明倆姐妹前一刻還充滿敵意,下一秒就被阿璃所表現出來的無害給化解了。

這是剛才的畫面:倆姐妹用充滿核善的眼神死死盯着混進來的阿璃。

然後不約而同的還瞪了江寧一眼,意思很明確,不就出去買個菜的功夫怎麼還帶了個妹子回來。

就算這傢伙已經有男朋友了也一樣很可以吧。

於是姐妹倆個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對着阿璃說:

「我這個弟弟(哥哥)一定有所招待不周(胡言亂語)吧,身為姐姐(妹妹)我在這裏賠個不是(替他道歉)。」

不管是柔姐還是小蘇,全都是認真的表情,雖然江寧很清楚這倆傢伙是想通過阿璃的回答來探她的口風。

但是你們倆個能不能不要這麼抹黑我啊!

江寧感覺很不服氣,自己哪裏不周到和胡言亂語了,喂喂喂,在別人面前這麼破壞自己弟弟和哥哥的形象真的好嗎?

江寧剛想說些什麼來給自己辯解一下,可是話還沒出口,就被倆聲惡龍咆哮給堵回去了。

「閉嘴!」

「別說話!」

好吧,看來我在這個家裏沒人權,江寧一臉委屈的弱弱心想。

而就在柔姐和小蘇同時回頭看江寧的時候,阿璃卻突然給他來了一個甜甜的笑。

這上揚的嘴角,這抖動的眉毛,這卡哇伊的表情,完全是對自己的挑釁啊!

江寧承認這一瞬間他有那麼一絲絲的心動,但佔據他內心更多的感情還是恐慌與憤憤不平。

害怕阿璃的微笑被小蘇和柔姐給發現,同時也下定決心一定要想辦法把她給收拾掉!

讓江寧感到慶幸的是,阿璃的變臉功夫還是一如既往的優秀,明明上一秒還在微笑,下一秒就是冰塊臉。

「怎麼會呢,江同學能幫忙引路和拿東西我還是很感謝的,如果他可以不用奇怪眼神看我那就更好了。畢竟我已經有男朋友了呢。」

阿璃這話說完,還略顯不自在的朝着江寧這邊瞟了一眼,隨後江寧就收到了姐妹倆個人不信任的目光。

反觀阿璃那邊的懷疑則是徹底被洗清了,如果不知道內情的人來一定會覺得她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個帶路和搬東西的工具人吧。

只是江寧脆弱的內心稍微感到有些受傷,為什麼連阿璃你也要抹黑我,我看你的眼神真的有那麼奇怪嗎?

傷心難過,嚶嚶嚶~

人生如此艱難,今晚躲過了修羅場,怕是躲不過老媽和柔姐小蘇的靈魂質問了。

「江同學?」

排除掉花芊璃和阿璃有一腿的可能性,柔姐的關注點一下子就轉移到了其他地方。

「是呀,而且剛好和江同學是同班呢,真的是有些巧合呢。」

轉了轉眼珠子江柔分析著這句話裏面藏着的信息,看到這位新鄰居臉上的苦笑,明顯是對和阿寧分到一個班感到有些嫌棄。

如果正常來說的話,阿寧這麼優秀的男生怎麼可能會被嫌棄,要是別人表現出這種態度她一定會上前和對方理論一番,但是此時此刻。

江柔統籌考慮了一下子之前所了解到的信息,這個漂亮妹妹是已經有了男朋友的,而且和男友關係相當好,所以有着這種先決條件影響,對其他男生的印象分可以按照直接為零估計。

而阿寧則是在自己的看管下整整三年多沒有談戀愛了吧,應該很容易對漂亮女孩子動心才對,就算對方是個有男朋友的女孩。

這個回頭再收拾,一定好敲打阿寧一番,不過所以現在,可以斷定面前這個漂亮女孩不太會對阿寧產生風險,判定為可來往對象。

「是啊,是挺巧合呢,不過你放心,身為姐姐我一定會好好教導一番愚弟最基本的禮儀的。」

情況就是這個樣子,之後柔姐就和阿璃侃侃而談了起來,從化妝品聊到新出的電視劇什麼的,總之是女孩子之間的話題。

江寧雖然也很想去竊聽一下子,藉此來了解一下子阿璃平日裏的興趣愛好什麼的,不過很可惜,他被小蘇給盯上了。

「哥哥,開放還有一段時間,來陪我玩。」

再之後他就被小蘇給拉到了房間裏面,然後被一臉正氣的小蘇教育:

「哥哥,花姐姐已經有男朋友了,你不能打她主意,這樣子是不對的。」

江寧也不知該怎麼解釋,頭痛啊!

「我沒有,我就是單純的路過然後幫她拿了點東西而已,而且哥哥短期內都不會找女朋友的。」

小蘇瞪大了眼睛,有些好奇。

「為什麼呀?」

「因為哥哥我一旦有了女朋友,就沒時間陪小蘇你玩了呀。」

說完江寧還很自然的揉了揉小蘇的頭。

「這樣啊。」

小蘇信服的點點頭,江寧剛想在心裏說一句,小孩子真好哄。

「那你覺得花姐姐漂亮嗎?」

「漂亮啊!」江寧想也沒想直接脫口而出。

「哥哥你個大騙子,喜歡有夫之婦的人渣,不理你了哼!」

被推出房間門的江寧感覺有些凌亂,這年頭小學生都這麼難纏的嗎?

話說有夫之婦什麼鬼啊,明明只是男女朋友,而且男朋友其實還是他自己,怎麼到了小蘇口裏就莫名奇妙帶上來NTR屬性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我綠我自己?

啊這,總感覺哪裏怪怪的?

算了,不多想了,回到沙發上江寧又聽到了阿璃在無休止的說自己男朋友有多麼多麼的優秀。

帥氣的容顏,相當溫柔的性格,對她很有耐心,而且還特別撩,總是能把她給弄得心動不已等等。

一開始江寧聽到還有一些竊喜,因為這說的都是自己嘛,只是到了後面就感覺阿璃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把倆人之間的情況都給反過來說。

這是在對他發起挑釁啊,而且這是徹底的捧殺,還是在說要讓他以後就去這麼做男友呢?

江寧有些搞不懂了,只是心裏的感覺怪怪的。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此刻。

酒店大廳內。

在場的數百貴賓,此刻都是面色慘白,駭然驚恐…!!

這…!!

這他嗎…

開什麼玩笑啊!

不管是誰,都沒料到,這…

這個瘋子,居然,真的開槍了啊…!!

在這大庭廣眾下。

這…可是張家麾下的地盤啊!

這,簡直…!!

難道。

這瘋子,根本就不怕張家?!

而,此刻。

秦蒼穹就這麼,站在那裏,淡漠道:「將這裏,清掃一番。」

「今日拍賣吉日,不宜見血。」

唰!

幾名服務員,神色顫抖,小心翼翼的,清掃着地面上的鮮血!

而這一刻。

整個大廳內。

氣氛,詭異凝重到了極點!

根本,沒人敢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