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塵餘光看了看母親的臉色,沒發現什麼,最終是點了頭。

「那是好事……」

唐母轉頭去跟王雪沁誇讚夜路塵。

王雪沁看兒子的目光有些複雜,無法掩飾的愧疚溢於言表:「家裡情況你也知道,能供他上學已經是……」

唐母也表示理解,然後勸解著。

葉靈眨眨眼,然後告訴沁姨現在可以自學。

「阿塵的悟性高,等到了大學那邊,我看有沒有會的同學指點他一下,只要想學,總有辦法學好的。」

「還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王雪沁對兒子的信心似乎不是很高。

「阿塵說發揮正常,那應該沒問題的。」雖然考完了不問成績,但夜路塵自己主動跟她聊起,她自然願意聽的。

王雪沁又看看兒子,雖然他也對自己說過考得還可以,可是成績一天不下來,心裡始終是懸著的。

一家人勸了沁姨一會,然後葉靈就跟了廚房。

夜路塵跟了過來。

「你去坐吧。」怎麼說過門都是客。

「我可以幫忙。」

夢中的喪屍 「呃……沒事,我叫小欣就好。」

喊唐紫欣,她說打完一局。

看來,得控制一下局數了。

葉靈想了想今天的菜式,便開始處理。

夜路塵來到她身邊:「我可以做什麼?」

看來是不打算出去的。

葉靈便安排他一些洗菜之類的活。

只有水聲,切肉聲,還有客廳談話聲。

夜路塵動了好幾次嘴唇,都沒有說出話來。

最後有些泄氣,默默的洗著菜。

「洗好了嗎?」

葉靈觀察了一下他洗菜,發現還是乾淨的。

「嗯,要好了。」

「削土豆會嗎?」

「會。」

「嗯,你喜歡土豆燜鴨么?」

「嗯。」

「平時有喜歡吃的菜么?」

「喜歡吃……」

葉靈主動問話,夜路塵心裡暗自竊喜,然後認真的回答著葉靈的問題。

「酸菜魚?辣的那種?」葉靈聽到一個菜名。

「嗯。挺辣的。」偶爾媽媽有空才會給他做一次。

葉靈看看自己準備的菜,然後翻了翻冰箱,「辣椒不是很多……」

要做給自己吃嗎?夜路塵咬著唇抑制心情。

「做個改良版的,要不要?」葉靈徵求他的意見。

「可以。」他哪裡會反對什麼。

「那行,本來想清蒸的……」

真的是為自己做的嗎?夜路塵感覺心滿滿的,目光偷偷的追隨著她的身影。

又有一陣子沒談話,可是她時不時喊自己拿點東西,配合得挺默契的樣子……

「看來不需要我呀~」

唐紫欣倚在玻璃門旁邊,看著廚房裡的兩人。

「好意思么你,人家阿塵是客人。阿塵你去坐,讓小欣來~」

「不用,我可以……」

「塵哥你會做飯呀?」唐紫欣沒擠進去的打算,就在門口看。

「嗯,平時媽媽不在,我就自己做。」

「看人家多乖。」葉靈挑眉,「不像有的人,媽媽不在就會吃泡麵~」

「不是還有你么?」

「那我不在呢?」

「你怎麼會不在?」 https://ptt9.com/107852/ 唐紫欣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葉靈手一頓,她當然會不在。

和前夫離婚後我轉運了 「你嫁掉的時候,不怕餓著你的孩子?」

「要嫁也是姐你先嫁,到時再學唄~」唐紫欣可是很看得開。

葉靈輕笑,她哪會等得到嫁的時候。

所以呀,唐紫欣的家務能力應該再往上提一提。

有了這個認知,葉靈就有意無意的培養她的廚藝了,直到有一天,唐紫欣嚷著說:「你是要我繼承你的衣缽么?!」

葉靈點點頭,表示她說對了。

葉靈有了新目標,自然給唐紫欣安排了工作,不過她是幫忙摘豆,就抱著豆到飯桌上去弄。

廚房還是剩下兩個人。

夜路塵怕被趕走,有意無意的總走到她身邊,不單想要幫忙,還想要學習的樣子。

葉靈自然是不吝賜教,她的手藝,也不差。

唐母偶爾起身來督促了一下,驚喜的讚賞:「哎呀,這三個孩子都能做大圍了~」

「那當然,後生可畏~」唐紫欣小驕傲的表情逼得唐母直笑:「你就幫忙摘個菜,別以為我不知道~」

「那是他們倆霸了廚房,沒我發揮的餘地~」唐紫欣下巴抬老高。

「那明天你掌廚吧。」 大唐第一節度使 葉靈輕飄飄的懟她。

「呃,這一日三餐嘛,自然是大家一起精誠合作的,一家人嘛,哪分什麼你呀我的,你不是說嗎?大家合作來做,就能分擔工作啦~」活學活用,唐紫欣是可以的。

「就是懶。」葉靈輕笑。

一旁的夜路塵把盤子遞上去給她盛菜,她在自己面前笑的感覺……真好。

他不動聲色,參與了她所有的菜式。

以致吃飯的時候,沁姨誇她:「阿菱真是心靈手巧,又漂亮又聰明,以後誰娶了她真是有福氣啊~」

聽的人各自帶笑,葉靈也不居功:「阿塵和小欣都有幫忙,不是我一個人做的啦。」

唐母馬上互捧:「阿塵是男孩子也願意進廚房,真是難得啊~現在這樣的男孩子很少了……」

「他呀,沒什麼拿得出手的……」

王雪沁的話正中夜路塵的靶心,本來有些雀躍的心突然下沉,把所有的喜悅都沖得煙消雲散,彷彿在嘲笑他那不自量力的內心。

「不會呀,阿塵是不錯的男生,沁姨不用太過謙虛……」葉靈瞥見低著頭的夜路塵,心想他應該是在意母親的話了。 因為夜路塵在他母親面前的表現,葉靈有意無意的給予這個男生更多的鼓勵。

高考分數出來的時候,他高出去年同專業二十多分,所以基本不會有落選的情況,那天,他高興的給她打了電話。

葉靈自然是誇獎了一翻,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這個任務,她應該算是完成了。

但是看著活生生的夜路塵,她沒有覺得任務完成了就可以不管不顧。

這樣一個大男孩,她覺得他還可以活得自信光彩一些。

於是,她假裝自己也要自學,在他生日的時候,購買了一套大師課程,分享給他。

她分明看到他眼裡的感動,所以這份驚喜,應該是喜歡的吧。

後來,夜路塵交作業的老師像變成她一樣,每次學會畫什麼,第一時間總是先給她看。

等到開學的時候,他已經學得有模有樣了。

葉靈帶他去報道。

看著沁姨把兒子「託付」給她時的神情,葉靈覺得自己是帶了個寶寶出門。

「他沒出過遠門,什麼也不懂,小菱你多教教他~」

雖然不是兒行千里,但父母的擔心都是一樣的,一如當初父母把她送到學校,左叮右囑的樣子。

葉靈安她的心:「沒事的,阿塵又高又帥又溫柔體貼,同學們會喜歡他的……」

唐紫欣也跟著說:「對啊,沁姨,你放心吧,說不定不用半年,塵哥能給你找個兒媳婦回來呢~」

這一打岔,王雪沁就笑了,因為有葉靈,她沒有請假送兒子去學校。

葉靈帶著人,走了一遍程序就把各項事情都辦好了。

果然有經驗的人就是順暢。

身旁的夜路塵跟在她後面,看著她熟悉的樣子,是自己不曾看到過的。

大概離開家,有更多不一樣的她?

夜路塵隱隱的期待,但是更令他期待的,以後這裡就他們兩個人了……

「我帶你出去吃東西吧。」

初來乍到,葉靈還是很照顧的。

葉靈帶著人往校外走,陌生人也會往他倆身上多看兩眼。

葉靈頓了頓,看向夜路塵。

特意等了他一下。

她早就發現這個問題了,只是一直沒說。

「是不是我走太快了?」

夜路塵連忙搖頭。

葉靈微笑,然後等他跟上步伐,與他並肩而行。

她不知道家庭的影響對他有多大,但是一個人過於自卑,是不利於他的性格成長的,雖然夜路塵已經有自己的性格,但是一些能改的地方,還是改一改比較好。

比如,總是走在自己身後的位置。

夜路塵心跳有點快。

他一直想這樣做,可是不敢。

所以,她是察覺到了嗎?

之後,她總是有意無意的就著自己的腳步,使自己能與她并行。

她好暖。

夜路塵的世界,已經只剩下她了。

要是一直只有他倆多好。

夜路塵沒有看坐在旁邊一直嘰嘰喳喳的女生。

她說她的朋友剛好在附近,說要來找她,便叫了過來。

看見他的時候一臉的驚訝。

可是他真的不開心,因為朋友問她他是誰的時候,只得了個鄰居家的弟弟的話。

當他弟弟嗎?

自己真的只像弟弟嗎?

在她心裡只是弟弟嗎?

「弟弟看來不太愛說話呀?」風晴看著白白凈凈的男生,一直低頭吃盤裡的東西。

葉靈目光掃過,然後說:「可能是剛來,不熟悉。」

心裡卻在擔憂他的性格。

「多大了?」風晴卻想逗逗人。

「19.」好歹是她的朋友,夜路塵總是要給點面子的。

「嗯,的確還小。」風晴比葉靈還要大上一歲。

夜路塵抿唇,他看起來真的很小嗎?

看他不說話,葉靈就說:「在學校里可以多交些朋友,晴姐也是不錯的人。」

葉靈看著風晴笑道。

「那是,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以後有什麼事也可以找我哦。」風晴是個自來熟的,「想找女朋友也可以,哈哈~」

夜路塵抬頭看了人一眼。

「哈哈,果然是小男生,說起女朋友就兩眼發光~」

風晴被踢了一下。

看著葉靈微微搖頭的樣子,意想可能說錯話,又強自扭回:「我的意思是,姐認識的人不少,想一起玩的話,可以帶你哦。」

夜路塵的參與度不高,風晴慢慢也不逗她,反而和葉靈說起新學期的事情來。

旁邊的夜路塵都一一記了下來。

「哈哈,弟弟明天要開始軍訓了,心情怎樣?」這學校的軍訓維持半個月,可是被稱為「魔鬼訓練」的哦。

「沒事。」

「待會去準備些葯吧。」這倒是提醒了葉靈一下。

「哈哈,弟弟到時可能會變個樣出來~」風晴打量著男生。

「還好吧?」葉靈想起原主那段日子,好像是蠻嚴厲的。

「聽說呀,對男生特別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