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天只覺雙耳一陣轟鳴,幸好夢天的身體不是普通肉體,不然的話,恐怕夢天直接便是會在剛才那恐怖的撞擊聲下,瞬間失聰。

「吼……」

「吼吼……」

「咔嚓……轟隆……」

「呼呼……」

滔天的火焰和雷蛇閃動間,兩大絕世凶獸又是硬悍在了一起,那等聲勢,直接是使得破碎的虛空之中,颳起了陣陣空間風暴。撕裂般的空間風暴席捲著大地,將天空上的雷雲和大地之上的火海都是撕裂了開來。

而夢天即便是離得如此之遠,也是感受到了其中那恐怖的波動,心中的驚駭之色,也是越來越濃。

早便是聽聞空間風暴有著毀天滅地班的能力,如今一見,恐怕毀天滅地,還不足以形容它的強橫。兩大玄境凶獸的恐怖能量,竟是直接在空間風暴的席捲下,直接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來,這空間風暴的強橫,即便是連玄境強者,都是無法比擬啊。

「吼……」

「吼吼……」

見到空間風暴直接打散了自己的攻勢,兩大凶獸頓時雙眼血紅了起來。

「砰砰……」

「咚咚……」

大地再次顫抖而起,兩大凶獸的身形直接是沖向了對方,恐怖的力量,使得大地再次下陷。本就破碎不堪的大地,在這一刻,又是有著一些表層化為齏粉。

夢天無奈的看著這恐怖的能量,讓這兩大凶獸去耕地的話,或許更為合適。這才多長時間啊,整個地面都是被翻了好幾遍。

「佟佟……」

肉體相撞的沉悶之聲,直接便是在這片天地開始回蕩而起,恐怖的戰鬥餘波,再次席捲而開。

赤裸的肉體力量,似乎比其兩大凶獸的天地之力,都是要恐怖。

而在遠處遠遠觀看的夢天,聽著那沉悶的擊打聲以及兩大凶獸憤怒的呼聲,在看著那不斷颳起空間風暴的空間裂縫,其嚴重的興奮之色,也是越來越濃。

「吼吼吼……」

「吼吼吼吼……」

兩大凶獸開始了憤怒的嘶吼,糾纏在一起的身影,不斷的爆發出一道道凌厲的攻勢。

「砰砰……」

沉悶的肉體撞擊聲,也是不斷的散發開來。

一道道黑色的鮮血,開始自兩大凶獸的身體之上噴涌而出。

「嗷……」

烈焰龍蜥慘叫一聲,其肩膀之上的碩大鱗片,便是被疾電撕風虎給狠狠的撕裂了下十數塊,頓時,烈焰龍蜥的肩膀之上一片血肉模糊,獻血不斷的奔涌而下,看起來極為猙獰可怖。

「吼……」

烈焰龍蜥一聲怒吼,身體極速一陣閃動,便是直接來到了疾電撕風虎的身前,張嘴便是對著疾電撕風虎的脖頸咬了下去。

然而,疾電撕風虎卻是敏捷的一避,但是右前腿卻是未能倖免遇難,被烈焰龍蜥給狠狠的咬住了。

「吼……」

恐怖的撕扯力和牙齒的咬頜力,直接便是將疾電撕風虎的右前爪給咬斷了去。

「嗷……」

疾電撕風虎慘叫一聲,猩紅的虎目閃過一絲痛苦,然後血盆大口便是對著烈焰龍蜥的腦袋咬去。天空之上,又是有著道道雷雲凝聚,一道道百丈粗細的雷蛇再次呼嘯而下,然後狠狠的砸在了烈焰龍蜥的腦袋之上。

「吼……」

烈焰龍蜥的雙目之中也是閃過一絲痛苦,滔天的火焰,便是自其身體之上升騰而起,然後直接席捲了整個疾電撕風虎的腦袋。

「吼……」

疾電撕風虎仰天怒吼一聲,漫天雷蛇涌動,然後瘋狂的傾瀉而下。

「轟隆隆……咔嚓……轟隆……」

「吼……」

「嘩嘩……呼呼……」

一道道烈焰颶風開始颳起,竟是直接形成了一道道宛若火焰颶風般的河流,熾熱恐怖到極點的火焰,竟是直接發出了如同水流一般的嘩嘩聲。

「吼吼……」

「吼……」

兩大巨獸的身體,瞬間被雷霆和滔天的烈焰所淹沒,龐大的身軀,在烈焰和漫天雷霆之中不斷的掙扎著,一道道憤怒痛苦到極點的吼聲,直接便是將整片大地之上震起了漫天塵埃。

「呃啊……」

夢天直接跪在了地上,劇烈的咳嗽了起來。這兩大兇手的吼聲,宛若一道道恐怖的靈魂攻擊波,直接令得夢天的神魂都是開始出現了顫抖,強烈的刺痛感,瞬間席捲夢天得全身。

「吼吼……」

「嗷吼……」

兩大巨獸痛苦的吼聲,逐漸的減弱者,夢天能夠感受得到,那滔天的氣勢,開始逐漸的降低著。

「呼呼……」

到的最後,整個幽山深處,都是颳起了猛烈的颶風。

而夢天腦袋中的刺痛感,也是漸漸的減輕了些許。

抬起頭來,夢天眼中的震撼,直接是瞬間奔涌了出來。

整片方圓萬丈的大地,都是下陷了百丈深,滔天的火海,直接是淹沒了這處已經變為盆地的幽山深處。兩道千丈龐大的身軀,靜靜的躺在火海之中,他們的身體之上,布滿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徐徐的鮮血,自他們的身體之上不斷的流出,然後被火海給焚燒一空。

然而在那火海之中的兩大兇手身體西部幾十米遠的地方,卻是有著一道黑白色的光幕,直接將漫天火海給阻擋了下去。隱隱可見,在那光幕之中,一道道的黑白水波流轉。

「生死之泉……」

夢天tian了tian乾燥的嘴唇,但卻是並未馬上動身,反而是在遠處等待了半個多時辰,確定兩大凶獸的確死翹翹了之後,夢天方才動身。

其實,夢天的這等防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這兩大凶獸,生前都是擁有著生死玄境的強悍實力,兩大凶獸打鬥之時,又是絲毫沒有留手,縱然他們掌控了生死,在同等對手面前,也只有雙雙殞落、同歸於盡的局面。

而這,自然也就給某些人造成了方便,比如說,夢天。

這傢伙,可是真正的坐收漁翁之利了,可以說是運氣好的都快爆掉了。

「好東西啊……」

夢天掌控著火焰天道,自然不怕這些火海,直接便是飛撲到烈焰龍蜥的身體之上,親吻著它身上的鱗甲,這可是煉器的絕佳材料啊,拿出去拍賣,絕對會引起整個大陸的轟動的。

「嘿嘿……」

夢天嘿嘿一笑,如今陰陽戒之內的空間,已是有了方圓十萬丈,可以說是極為遼闊,夢天自然不用擔心空間會不夠用。

直接便是催動辛金之力,夢天的雙臂便是化為了純金之色。

然後雙臂直接使勁在烈焰龍蜥的身體之上的鱗片上一拉。

「嗤拉……」

那塊碩大的鱗片,便是直接被夢天拉了下來,裝進了陰陽戒之內。經過火海的烘烤,烈焰龍蜥的鱗甲已經是變得極為柔軟,所以夢天才能如此輕易的便是將它拔下來。要是放在活生生的烈焰龍蜥身體之上的話,就算是一千個夢天,也是無法將那片鱗甲摘下來啊。

一連拔了數百塊之後,夢天便是心滿意足的拍了拍手,好東西有這些就夠了。

「嘿嘿……這些皮肉也是好東西啊……」

夢天嘿嘿一笑,直接便是張嘴吃了起來,這貨也不怕有寄生蟲。

「好香……」

夢天將口中的肉狠狠嚼了幾下,頓時感到那些肉一入肚,便是化為了一股精純的能量融入到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啊嗚……」

夢天直接張嘴又是吃了起來,這些肉經歷過高溫的烘烤之後,都是已經熟透了,直接吃是沒事的。

而當夢天再次吃了幾十口之後,便是直接一抹嘴,伸手在烈焰龍蜥的身體之內摸索了起來。

烈焰龍蜥不光是鱗甲和肉是好東西,其體內的心臟和骨骼,也是極為有用的。心臟可以用來煉製帝階丹藥,而其骨骼,可是煉製帝器的絕佳材料啊。

半個時辰后,夢天一屁股坐在了如今只剩下一具空殼的烈焰龍蜥的身體之殤,伸手抹了把汗,臉上的表情卻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

「嘿嘿……收穫不錯……」

此刻的陰陽戒之內,鱗片、內臟以及骨骼已經堆積了一大堆,這些可都是煉器和煉藥的絕佳材料啊,一次錯過了,下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有機會了。

「內丹,嘿嘿嘿……」

夢天伸手在烈焰龍蜥的腦袋內摸索了半天,便是掏出了一顆人頭大小的白色內丹。這種內丹,乃是玄境冥獸或者靈獸特有的。當這些冥獸的實力達到玄境之後,他們體內的大腦之內變是會出現一種類似於冥丹的東西,簡稱「內丹」。

而像烈焰龍蜥和疾電撕風虎這種兇悍的冥獸,一般是沒有冥丹的,他們都是有著自己的心臟,這一點,可就要比其他冥獸高級了。

大叔寵嬌妻 「呼……」

將那沒內丹扔進了陰陽戒之內,夢天的目光,便是緩緩看向了一邊的疾電撕風虎。

此刻的後者,身體之上不斷的升騰著一縷縷赤紅的火焰,將其整身黑色的毛髮都是給烤焦了去。

「這隻味道怎麼樣……」

夢天tian了tian嘴唇,便是直接跳到了十丈外的疾電撕風虎的身體之上,然後便是伸手一撕。

「嗤……」

將疾電撕風虎堅硬的皮甲撕開,夢天便是曲掌成刀直接撕裂了一塊虎肉,便是將其放進了赤紅火海之中涮了涮,然後便是將其扔進了嘴中。

「額……嘔……」

夢天一愣,然後直接嘔吐了出來。

「太他娘的難吃了……」

這味道,就好像放了幾個星期的早已發了霉的臭肉,然後再塗上糞便塞到你嘴裡,這味道,光是想想,你就知道是多麼難吃了。

「嘔……」

再次乾嘔了幾聲,夢天便是擦了擦嘴,一臉鬱悶的一屁股坐在了疾電撕風虎的身體之上。

伸出手來,夢天便是重複了對於烈焰龍蜥的步驟,同樣在疾電撕風虎的身體之內掏索了一番,便是將其體內有用的內臟和骨骼全部裝進了陰陽戒之內,又將疾電撕風虎的堅硬皮甲撕下來了幾塊,一同扔進了陰陽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