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喝一聲,寧浮生牢牢站定,深深的喘了幾口氣,但此時那股吸力越來越大了,暗黑皇也驚恐的叫道:“那東西向我們衝過來了。”

寧浮生萬分着急,如果那靈無葬當真衝了過來,那他們三人肯定有死無生。不料就在寧浮生萬念俱灰的時候,遠處突然射來一道光影,光影中隱約出現了一個人形。

“找死!”一聲爆喝自半空傳出,接着就見一道光柱洶涌擊向了那狂暴的靈無葬。

“嗷…。”靈無葬連連慘叫,不多時就燃燒了起來。

來自靈無葬的危機雖然已經解決,但寧浮生的心中卻絲毫沒有放鬆,因爲剛纔那人絕對是個光明伏葬師,而且極爲強大!不然他如何能夠瞬間將這靈無葬滅殺?

“小姐,你怎麼樣了?”那強大的光明伏葬師將靈無葬誅滅後連忙衝到了光蕊的身邊。光蕊一愣,待看清來人後臉色立變,不過瞬間就恢復了冷淡,微微點頭不在理會。

這時那高手身上的紫芒已經收斂,寧浮生也看清他的樣貌了,這人竟然是黑豹!短短兩年時間沒見,他竟然打破了神宗天障,達到了紫色神宗的境界!

心中微微一顫,想要逃離這裏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那種實力在黑豹的面前逃生,心中一發狠,寧浮生拱手說道:“多謝前輩搭救。”

黑豹冷冷一笑,看了一眼弗羅聖女與光蕊,說道:“你們先去別的地方,我有些話要對寧浮生說。”

弗羅聖女雖然驕橫,在她也知道分寸,在黑豹面前她顯得極爲恭敬,光蕊眼中閃出一絲冷芒,說道:“黑豹,雖說你已經脫離聖光城了,但如果你敢傷害他,我絕對會讓聖光城主殺了你!”

黑豹淡淡一笑,對於光蕊的威脅好似無動於衷。弗羅聖女眼珠一轉,笑道:“光蕊,你就放心吧,前輩爲神宗高手,肯定不會跟寧浮生這個纔剛剛達到青色天宗的小子認真,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等着他吧。”

黑豹笑道:“你們不必言語相激,雖說我已達到了神宗境界,但心性卻沒有那麼好,殺不殺他也不是你們可以決定的。”

光蕊臉色一變,手間暴起淡淡的白色光芒,那是伏葬技!黑豹說道:“小姐,現在你遠非我的對手,不要徒勞了。”說完這話,他身上的紫色玄剎力驟然涌動,下一刻就將弗羅聖女與光蕊禁錮了起來,單手一揮就將她們送到了幾裏之外。

寧浮生見此心中一驚,暗道黑豹的修爲比之從前更爲可怕了,此前他與黑豹交手的時候,感覺自己還有一絲逃生的可能,但現在他連一點渺茫的機會都沒有了。

“深不可測!”寧浮生暗道。

黑豹淡淡的看了寧浮生一眼,說道:“有幾件事情我要問你,你要如實回答,不然我不敢保證你能活着離開這裏。”

這不是威脅,因爲黑豹絕對有那個能力。對於黑豹,寧浮生感覺此人言出必踐,雖然兩人陣容不同,但寧浮生多少有些佩服他,不然在火雲帝國的時候,他就被黑豹擊斃了。

“前輩請問。”寧浮生從容說道。黑豹深不可測不假,但寧浮生也不是那種面對強敵搖尾乞憐的人,如果黑豹真要殺他,那他必然會奮力反抗。

黑豹讚許一笑,說道:“你可是黑暗伏葬界的人?”

寧浮生頭皮一炸,黑豹曾經用犀照試探過他,只是被他矇混過關了,不想現在舊事重提。想要再次矇混過關,卻發現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剛纔那式神降雖融入了馭玄之法,但根本不能將黑暗伏葬技的氣息完全隱藏起來,黑豹必然有所察覺,不然他不會再次追問。

心驚過後,寧浮生迅速平靜了心神,直視黑豹說道:“是!”

黑豹哈哈大笑,神色中雖有殺機,但其中讚賞的意味卻更爲濃烈,大笑後,他說道:“我喜歡你的性子,但你也知道我是什麼人,如果我做出一些對你不好的事情,還請你見諒!”

寧浮生笑道:“前輩不必如此,想動手的話儘管出手便是,只是晚輩肯定會拼命反抗,到時候誤傷了前輩,也請前輩原諒!”

針鋒相對!面對黑豹,寧浮生竟是毫無畏懼,當真亡命!

黑豹古怪的看了寧浮生幾眼,笑道:“當真沒看出來,你還有這種勇氣!”說完這話,他嘆了口氣,說道:“你還記得我曾經對你說過的話嗎?”

寧浮生一怔,他連黑豹都快忘記了,哪裏還記得他說過的話?剛要說不記得了,腦中卻是閃過一道火花,脫口說道:“你說要讓你的弟子來取我的龍源精魄!”

一個人在極爲危機的時候,腦子的運轉極爲靈敏,可以記起以前很多的細節與被自己遺忘了的事情。

黑豹卻是一愣,笑道:“沒想到你還記得,不錯。”

寧浮生問道:“你的弟子究竟是誰,爲何到現在我都沒有見過他。”

黑豹笑笑,說道:“你見過他了,而且他不是你的對手。原本我以爲他可以輕鬆將你擊敗,而後奪取龍源精魄,但我卻忽略了你成長的速度,短短的時間內你竟超越了他,而且將他作爲了你打破天宗屏障的踏腳石,你也算對得起‘同輩第一人’的名號了。”說到這裏,黑豹的眼中劃過一絲失望,也有一絲無奈。

“他是誰?”寧浮生問道。在天宗之爭的時候,倒在他手中的青年俊傑多不勝數,他還真的不知道誰纔是黑豹的弟子。

黑豹呵呵一笑,說道:“神太宗。”

寧浮生雙目圓睜,他怎麼也沒想到神言之堡的傳人竟然是黑豹的弟子,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黑豹說道:“你很驚訝,因爲我是光明伏葬界的人,卻做了神太宗的師父。”

寧浮生點點頭。

黑豹轉過身子,說道:“光明伏葬界的強大不是你能想象的,其實黑暗伏葬界也很厲害,你身爲黑暗伏葬師,不也在聖光防線做統帥嗎。”

寧浮生心中一冷,被一個高手稱讚是件好事,但被一個敵人稱讚就意味着他要向你動手了。果然,話音剛落,黑豹的身上就涌動出了一層紫色的玄剎力,不過轉瞬即逝。

“神太宗對你很佩服,要與你在神宗天障的時候再比試一次。”黑豹說道。自這句話中寧浮生聽到了一線生機,說道:“我等他!”

黑豹轉回身子,說道:“在我的問題問完之前,你的生死都不能確定,現在說等他,還爲之過早。”

寧浮生眼角一縮,眼中不屈的戰意流露而出,嘴上說道:“那還請先輩繼續問吧。”

黑豹眼中由是一亮,頗爲讚許的說道:“性子當真不錯啊。”

“你可知道齊雲千這個人?”黑豹接着問道。 王逍遙解除一個聯手攻擊,接連又是一個聯手攻擊,一直感覺束手束腳不得施展,本來他的摺扇也是近身攻擊的兵器,可在耿家兄弟的默契配合下就是差那一絲傷害不到他們的要害,耿霄雲耿直白雖說都是悍戰級別,可他們兄弟在一起的攻擊絕對不是一個悍戰加有一個悍戰的攻擊,他們的聯手簡直就是把他們兩個人的攻擊翻倍的疊加,已經成為狂戰才有的高深戰法。

王逍遙他也不是真的傷害不了他們,可傷害了他們他就要付出沉重的代價,這個代價都重於他的生命,斬殺耿家兄弟就會在明眼的方三界前暴露出他的秘密,畢竟現在還不是時候。

耿霄雲耿直白的配合中根本沒有防守,只有攻擊,不要命的攻擊。兄弟兩都同時想到,事已至此只有在死亡邊緣求生存,置之死地而後生。

他們的這套戰法不知演練過多少次,當初耿天南對他們的要求就是,看似一個四手四腳的連體兄弟,而且互相不能叫自己身邊的兄弟有一絲感到束縛並且要流暢的把所有的潛能發揮出來。為了這點要求,兩兄弟不知在演練中互相傷害了多少次,身上不知為了這套戰法留下了多少傷疤。

「你們兄弟用到這套戰法的時候就是你們生死存亡的時候,所以必須要練到精湛。」耿天南當初的話在他們耳邊迴響,今天就是這樣的情況,這樣的時刻,所以他們拼盡全力與王逍遙周旋到底。

「公子,你們快走!」竇碎骨喊道。

耿家兄弟對付王逍遙不輕鬆,可竇家兄弟已經是岌岌可危、命在旦夕。竇家兄弟死死的拖住田龍和方三界,想叫耿霄雲耿直白儘快脫身。但耿家兄弟已經是做好了最壞的準備,怎麼能丟下竇家兄弟臨戰退縮叫耿家蒙羞。

「公子迂腐,留得你們的性命總有一天會有報仇的機會。」竇粉身看出耿家兄弟已經心銘死志也不給家族帶來羞辱,大聲喊道。

「哼!你們都要死在這,誰都別想走!」方三界喊道,手中的鐵燈一點沒有放鬆,連連向竇粉身襲去。

竇粉身和竇碎骨可以輕鬆捏碎骨頭的雙手已經不如當初,身上布滿傷痕,血跡。兩人對戰田龍和方三界相差太大,雖然他們多年來生活,殺人,做事都在一起,有著一定的默契,但他們缺少一套耿家兄弟那樣的戰法,所以他們今天節節敗退。

「竇家兄弟,你們合力對付田龍還能應付吧?」一個熟悉的聲音。

「你就是耿家的幻影?」方三界已經與這幽靈一樣的人物面對面。他的心中猛的一跳,幻影如何走進就是他都沒有注意得到。

「我只是個無名的小人物,我來陪你!」幻影道。

「早就知道耿家有你這一奇人,還真的叫你趕了回來。」方三界道。

「你們步設的叫我遠離這裡的局有點過於低級,我最早就是干這行的,所以叫你失望了。」幻影說完再不多說,雙手又捏起那像似弱不禁風的蘭花指向方三界「捏」去。

方三界能感受到幻影指間的勁氣逼人,不敢小視,頓時他的鐵燈也越發明亮與幻影戰到一處。

竇粉身得到幻影的接應,與弟弟竇碎骨會合合戰田龍,得到很大的緩解。

幻影的到來讓局勢有所改變。王逍遙看出了這點,招式也越發凌厲,他知道只有他能快速的放倒耿家兄弟一人他們就又勝券在握,步步緊逼,壓力驟增,雖然耿家兄弟玩命的打法幾乎毫無破綻,可在王逍遙的巨大壓力下也越顯笨拙,慢慢的向後敗退,再退後十步都要踩到蔣儒墨的屍身。

這時……

「呼!」一個身影急速飛起襲向離他最為接近的耿直白。竟是「死去多時」的蔣儒墨。

「啊!」耿直白一聲慘叫,他的右腿被蔣儒墨的鐵筆貫穿。

「真的是你!」一個憤怒的聲音。

「啊!」蔣儒墨一條握著鐵筆的右臂離開了他的身體。這一切幾乎就是發生在同一時間,不是斬掉蔣儒墨右臂的劍,耿直白現在又可能已經是個死人。

「叮叮叮!」一陣急速的交鋒,王逍遙的摺扇已經破爛不堪。王逍遙不敢戀戰,退去立於自身安全之地看著來人,正是拿著斬天神劍的楚烈。

「好鋒利的劍,真是一把神兵。」王逍遙道。

楚烈沒有和他搭話,站在耿家兄弟的身邊逼視王逍遙身邊的蔣儒墨。

田龍也抽身退到王逍遙身邊,方三界也想停手,可那要命的蘭花指竟然不給他機會,捏遍他周身各個危及他生命的要穴,他的鐵燈桿都有一個個指痕。

「你這瘋子!給我爆!」方三界大喊一聲,手中的鐵燈燈頭爆碎,鐵燈的碎片夾雜著鋒利的地晶碎片射向近身的幻影,幻影的雙手如幻影捏向每個襲來的碎片,可這招來的太過突然,就是他也沒有倖免不受到傷害,也有幾塊碎片射進他的身體,幻影沒有吭聲欲再次撲向方三界。

「幻影,停手!」楚烈喊道。

方三界藉機也退到王逍遙的身邊。

「看看有沒有毒?」楚烈向幻影問道。

「沒事!」幻影答道。幻影本身就不是話多的人,不過他說沒事楚烈就放心了。現在楚烈知道他絕對是狂戰中的高手,只是楚烈不知道幻影到底是狂戰中的中階還是高階而已。

「蔣儒墨,為何?」耿霄雲冷冷的道。

「我本就是何家的人,十年前就是了。看來你是已經算到是我為內應,你是如何知道的?」蔣儒墨沒有一絲的愧疚,捂住右面失去右臂的肩膀對楚烈說道。

「是我!」幻影接道。

「看來我低估了你。」蔣儒墨道。

「我去打探事情起因,一路上發現了很多你做的記號,可我也不敢確定,還好我再歸途中遇到了冰鋒堂主,就想到了我在明堂主在暗的主意。」幻影道。

「到了這地步,我們也不妨開誠布公的談談。」方三界打斷他們的話說道。

「談加入你們的陣營嗎?」楚烈問道。

「也不是不可,你們耿家的加入會給你耿家帶來說不盡的好處,藍月大陸的王朝必然會改寫,良禽擇木而息,你們可以考慮一下。」方三界道。

「你們太小看了玄夜大帝。」耿霄雲像在看著一幫玩偶一樣的看著他們。

「不要這樣看著我們,現在大陸很多家族包括藍熙王朝已經被我們何家滲透。何家得天下是遲早的事。」方三界道。

「我們不答應你們會如何?」楚烈追問道。

「今日之事互相死無對證,我們這邊還有個『人證』蔣儒墨,試煉結束你們耿家會腹背受敵,不用我們,就是玄夜都會把你們剷除,哈哈。」方三界狂妄的道。

「你們不見得真的做到了風雨不透,不過你們的做事風格我非常喜歡,哈哈。」一個聲音在遠處響起。

遠處走來一人,寬大的皮衣迎風而動。此人雙眉濃長,鼻子挺直,雙眸深邃明亮,一標準的美男子。標準的身材竟單手舉著一口足有六尺粗細高一丈有餘的大鐘。

「你是誰?」方三界試探著問,不知來者為敵為友。

「何道庸早在十三年前就開始謀划欲得天下,在八年前已經在各個名望家族以及藍熙王朝滲透進自己的棋子,我等到今天何道庸才開始有所作為還真的叫我有些失望,不過還不算太晚。」此人極為平淡的說出了這個驚天的陰謀。

「你是何人?你如何知道的這樣清楚。」方三界徒然色變。

「我說了你也不會認識我的。我這次來不是為了你們,而是為了別的事情。」那人說道。

「不過既然遇到了,也知道了你們何家已經動手,那就給我傳個話,我要你何田王三家為我所用,我得天下,得天下后我封你們三家為三公。」這人又接道。

「大言不慚!」田龍怒道。

「無知小輩。」這人話音剛落,推出一掌,他與田龍相距五丈,田龍也知道高手可隔空攝物傷人,也欲推出一拳迎擊這人的一掌,可在前方一絲的勁道都沒有感受到,就在這時,他的後背卻遭到一記重鎚。

「啊!」一大口鮮血噴出,身體前撲倒地。楚烈看的真切,方三界和王逍遙都看的很是分明,這明明就是後背遭襲,這是何等的戰法,頓時對這人忌禪起來。

「好可怕的戰法!」楚烈心道。這時楚烈發現這人正用興趣非常的眼神看著自己。

「冰鋒?」這人問道。

「是我!」楚烈不卑不亢的道。

「很好,前途無限啊!往後跟著我吧!」這人好似說話一直就是這樣,不顧及別人的感受,他說什麼就是什麼,誰都違逆不得,真的很像一個君王。

「我不會跟著你,我的路只有我自己來決定。」楚烈毫不客氣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