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恩不言謝,不外也是如此了!

方昊天跟著說道:"今晚反正沒事,你們就在這裡好好領悟,消化,我替你們守護。"

何固三人如同窮人驟獲金山,自然是很想迫不及待的揮霍一番,所以聽了方昊天的話三人也不再客氣推搪什麼,當下便閉上眼睛,細細領悟。

夜風輕拂,方昊天也閉上了眼睛。

而此時,幽血門一處幽深奢華庭院的一處密室中,巫荒樓臉色陰森的可怕。

巫荒樓的面前,跪著衣衫破爛,渾身是血的厲赤炎。

巫荒樓目中的厲芒狂爍,似乎下一刻他就要出手擊斃厲赤炎。

好一會,巫荒樓雙拳陡然一握,說道:"坐好說話。"

"是。"

厲赤炎起身,正襟危坐。

"楊炎竟然這麼強大,看來血王老祖的傳承不僅僅是武學傳承,還有能讓他修為暴漲的聖丹啊!"巫荒樓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輕敲著:"此人若不儘早剷除,真是大患啊!"

厲赤炎嘴張了張想說什麼,但又不敢說的樣子。

"失敗一次沒什麼大不了,技不如人並不丟人。"巫荒樓說道:"對你,我仍然像以前一樣,有話儘管說。"

"是,少門主。"

厲赤炎應諾。然後說道:"此人實力如此高,又是得到血王老祖傳承之人,如果明天得到證實,輩份將發生大改變。他如此大力支持巫九,少門主可得要儘快想出剷除他之法……少門主,不如讓兩位太上長老出手吧,也許楊炎現在還在迥龍谷中。"

巫荒樓輕輕搖頭,說道:"外面天大地大,以楊炎的實力,他要逃的話,兩位太上長老也奈何不了他。"

厲赤炎微急,似乎今晚的失敗讓他失去了以往的信心與穩重,急道:"那怎麼辦?"

"只能明天在長老殿向他出手了,嗯,還是有文章可做的。"巫荒樓沉吟半晌后眼中厲色驟閃:"你馬上替我去找兩位太上長老……不,我和你一起去。不論如何,明天絕對不能讓楊炎活著走出長老殿。"

"是。"

厲赤炎站了起來。

巫荒樓瞥了厲赤炎迫不及待有失穩重的樣子,眼中深處閃逝過一抹失望。

但他沒有說什麼,舉步向門口走去。

厲赤炎跟在身後,看著巫荒樓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愧色。但愧色很快就被厲芒代替。

"若讓你知道楊采朵是我殺死的,你會殺了我吧?巫荒樓,我為了活命,只能對不起你了!" 東方將露白,有人已醒,有人未睡。

荒林深處的一座大山半腰處,一個小瀑布不斷發出水砸石頭的聲音。

小瀑布下面形成了一個水潭,水潭水滿流溢,向東潺潺流去,形成了一條小河。

小河兩遍岩石苔蘚斑駁。

小河的水流出大山向下墜落,繼而又形成了一個瀑布。

如此壯麗之景,何固三人卻無心觀賞。

他們三人盯著面前的大蛇,嚴陣以待,興奮而臉色凝重。

這絕對是一條巨大的蛇。

蛇身足有他們任保一個的身子那麼粗,長度更是五六丈有餘。嘴裡嘶嘶的吐著信子,頭高高抬起,居高臨下,虎視耽耽的盯著面前的三人。

方昊天站在旁邊的一塊巨石之頂,臉色平靜的看著下方的三人一蛇。

何固三人靜悟方昊天所傳武學,都是大概兩個多時辰左右便醒來。

每一個雖不能盡悟所學,但都有大收穫。

方昊天好人做到底,兄弟幫到盡,讓他們三人當著他的面施展所學,以便他從旁指點。

何固三既知方昊天的身份,當知道得他指點是天大的福緣,比門裡任何一個人的指點還要好,勝過他們自已苦修百年。

在方昊天的指點之下,三人獲益良多,實力簡直一日千里,步步提升。

但最好的修鍊還是在於實戰磨練。

方昊天感應力強大,感覺到距離迥龍谷八千米左右的這一座大山有一條大蛇時,便帶著他們三人過來。

這條大蛇實力強大,是八重靈妖獸的層次。

如果以前,何固三人遇到這條大蛇,就算聯手估計只有跑路的份。

但現在不一樣,有方昊天這個絕世高手坐鎮,而他們也自覺實力大增正是信心爆棚之時,於是三人戰意濃烈。

"一起上。"

何固說道。

"好。"

嚴武和夏平應諾,三人同時撲動。

呼!

看到何固三人發起進攻,大蛇身體一盤,蛇尾便是橫掃而來,同時間,它的嘴張得老大,直接就撕咬向何固。

尾巴有橫掃千軍之勢,頓時樹木斷裂,土石飛射,陣勢強大嚇人。

但更駭人的是它的嘴,一咬過來快如高手出劍,嘴裡發出的腥臭味更是撲面而來,何固三人都是眉頭皺起,而首當其衝的何固更是差點作嘔。

"殺。"

何固陡喝,右手長刀對著蛇頭狠狠劈出,同時間裡他左手一緊,短劍已經在握,伺機而動。

嚴武和夏平此時也都是用刀。

兩人刀光一錯便是合力斬向掃來的蛇尾。

"砰!"

兩把刀斬在蛇尾上,強大的力量頓時震得兩人虎口生痛,刀被震飛。

兩人臉上都浮現駭然之色,但並不驚慌,身體陡然躍起,拳頭暴砸在蛇身上。

而此時何固的刀也被蛇頭震飛,但他左手的劍動了。

短劍弧形刺出,狠狠的刺在了蛇頭之上,頓時蛇血狂噴。

三人暴退,然後靈敏無比的撿回自已的刀。

"再來。"

三人再度飛撲,施展強大的刀招斬殺而上。

方昊天教給他們的都是刀法,因為他覺得何固三人都適合用刀。

當然,後來發現何固還喜歡用短劍,於是方昊天還臨時對何固所學刀招做出一些改變,配合短劍,威力不減,卻增詭異。三人所用刀招,一開始還有點生疏,機械。

但隨著與大蛇的惡戰,三人漸漸熟練,刀招越來越具有了靈氣,威力也是漸漸發揮。

廝殺一會,三人心有靈犀的變化刀招,刀不斷的以越來越玄妙的軌跡落到大蛇的身上。

漸漸的,大蛇渾身是血,遍體鱗傷,漸漸的失去了凶威。

"殺!"

三人看到機會來了,同時一喝,三刀齊出,將大蛇斬成了四截。

"呼!"

成功擊殺這條八重靈妖蛇,三人都忍不住吐了口氣。

但不等三人休息,突然三把劍驟然向他們刺來,每人面對一把劍。

三人嚇了一大跳,感覺到這刺來的三把劍強大無匹,讓他們一下子就有了生命危險,於是咬牙施展渾身解數來化解刺來的劍。

可是不管他們如何盡全力都無法擺脫向他們刺來的劍,他們被逼得狼狽不堪。

半個時辰后,何固三人累得口吐白沫撲倒在地,而刺向他們的劍也飛起。

劍,自然是方昊天的劍。

"別睡。"

方昊天看到何固三人就要睡下時陡然一喝:"突破極限才是最好的修鍊,別睡。"

方昊天的聲音如同醍醐灌頂,帶著某種神奇力量。

何固三人精神陡然一震,強撐著坐起,盤腿靜修。

待陽光普照之時,何固三人前後從靜修中醒來。

雖然三人的修為都沒有突破到下一重,但個個精神抖擻,精神奕奕,修為精進了許多。

"以後你們一定要記住,突破極限才是最好的修鍊之法。"

方昊天在他們三人從靜修中醒來時重申這一點。

這是蘇青璇教他的,至今仍然讓他獲益良多,深覺得這絕對是修鍊至理。他視何固三人為兄弟,自是不吝嗇這一點而教之。

何固三人知道方昊天是絕世高手,自是對他的話奉如聖旨,牢記於心。

許多年後,三人回首,方是深深的知道這一句話簡直比世上任何一個強大的功法還要珍貴。

方昊天飄身落到何固三人的面前,說道:"我現在要回去了,你們呢?"

"我們也回去。"

三人想都沒想就說道。

他們都能想到,今天方昊天去長老殿絕對不會順利,巫荒樓絕對不會讓方昊天輕易就通過考核,證實得到血王老祖的傳承這一事實。

雖然三人已經知道方昊天的實力不需要他們擔心什麼,但做為兄弟,既不能為兄弟錦上添花,還不能在一旁吆喝助威嗎?

方昊天也明白三人的意思,他很欣慰。

三人如此想,便代表他們雖不能將他當成是楊炎這樣親密無間的兄弟,但至少還是當他是兄弟。

兄弟,畢竟也有親疏之分。

他比楊炎在他們的心目中要疏一點又何妨?

如此方顯何固三人的心性,方顯得何固三人真的是值得深交的真漢子,真兄弟。

如果因為方昊天的身份與實力就忘了楊炎這個兄弟,那這三人又怎麼能得到方昊天的青睞而視為兄弟?

"好,那就一起回去。"

方昊天手一伸就要帶起何固三人。

"對了,方……楊師弟,剛才跟你打的那個老傢伙是誰啊?"何固突然想到昨晚那個青衣老人,忍不住說道:"他的實力也真強大,也就是你才能打得過,換了別人估計連他一招都接不下。"現在他們知道方昊天強大,但對昨晚那個青衣老人的強大也是記憶猶新,歷歷在目,那血戟一揮,簡直轟殺萬古。

方昊天隨口就說道:"他就是你們幽血門的老祖楚奪命。"

"啊?"

何固三人頓時呆住,像是被人下了定身法失去了一切反應一樣。

方昊天見他們三人這麼大的反應,知道正常,但仍是忍不住打趣道:"怕了吧? 未來天王 你們別被嚇尿了。"

何固三人立馬苦臉。

"我的天啊,我,我昨晚好像叫老祖做老傢伙。"

"你那不是叫,是罵。你不但罵,還想向老祖出手,要找老祖拚命。"

"去你的,明明是叫,不是罵……嘿,怎麼我想向老祖出手,你們兩個沒份?不過說回來,叫老傢伙那都是大不敬,都是死罪啊。"

"你說老祖回去會不會馬上讓人抓我們起來?"

何固三人憂心忡忡,一付大難臨頭的樣子。

老祖楚奪命,在幽血門所有弟子心中都是如同神靈一般不可違逆,不可不敬,就是私底下都不敢說討論半句的存在。

但何固三人不但罵了還要跟老祖拚命,一時間他們忽略了方昊天的強大而感覺大難臨頭。

見他們是真嚇得不輕,臉色都有點發白了,方昊天於心不忍,忍不住笑道:"你們別瞎擔心了。你們老祖沒那麼小氣。如果他真的介意你們罵他想殺你們,當時將你們打飛時也許我都來不及救你們。但你們現在好好的,連傷都沒受一點,證明他對他們的行為並沒有生氣。"

"真的?"

何固三人精神一振。

"真的。"方昊天笑著點頭,"說不定以後你們三人還會因為今晚而有一番福緣。呵呵,我看得出你們昨晚的所為,老祖不但不生氣,反而很欣賞。"

"真的?"

何固三人不敢相信。

方昊天輕輕點頭,然後手突然一抄便將何固三人帶起。

"反正你們不用擔心,你們老祖不會責怪你們。"

方昊天帶著何固三人化為流星一般向幽血門飛掠而去。

"飛行的感覺就是神妙。"

何固三人好一會才從得知青衣人是楚奪命的震驚中緩過神來,然後看著下方不斷掠過的林影,三人忍不住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