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鎮本就不大,這一全體出動,馬上便驚動了全城。百姓們紛紛躲躲的遠遠的看熱鬧,而那座豪華大宅更在轉眼之間便被這近百名官兵團團圍住!

包圍網剛一拉開,就見從豪宅中一連竄出近百條身影,徑直朝城外飛去!

木宇一見頓時大急,高喊一聲:「不好,快追!」閃身便沖了出去!

張團長馬上回頭沖於大人喊道:「於大人,我帶四級以上靈師先去追趕,你帶剩下的人從後面跟上來!」

說罷,閃身躍入空中,緊隨木宇而去!身後數十名靈師也先後追了上來!而於大人在跟手下人交代了幾句之後,飛身形便追了上去!

剛一出城,就見魔人組織的人正朝城外的一處樹林中飛去,木宇眾人隨即也飛身沖入樹林之中!

只見林中有一片空地,八爺帶領一眾魔人組織之人來到空地后,馬上擺好陣形等著木宇眾人追到近前。雙方頓時在林中形成對峙之勢,只不過從人數上看,木宇這邊明顯不怎麼硬氣。

木宇環顧了一下四周,不禁上前說道:「對面,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不是魔獸天堂中的那位梁管事嗎?」

八爺頓時哈哈一笑,上前說道:「哈哈,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木宇,你死到臨頭,還想耍什麼花樣嗎?」

木宇聞言不禁一楞,沉吟道:「哦?這麼說八爺也認得在下?那便好,是投降還是等我們動手,你便自己選擇吧!」

八爺頓時嘿嘿一笑,說道:「當然認得,早在一年之前,你便成為我們組織擊殺的目標!只可惜一直尋你不到,沒想到天堂有路兒不走,今日倒是親自送上門來!我看要投降的應該是你吧!你也不看看眼前的形勢,我們有一百多人,你們才多少?跟過來的頂多不足五十人吧?」

木宇聞言不禁向身後看了看,隨即笑道:「兵不在多而在於精,就算你們人再多,區區修為也敵不過我們張團長一人!更何況,誰告訴你,我們的人就比你們少呢?」

八爺聞言不禁笑道:「哦?那你們的人呢?你不會是不識數吧?或者你是指那些跑步趕來的蝦兵們?你信不信,我們這邊隨便過去一人便能將他們全部收拾掉!」

「哈!哈!哈!」魔人組織的人頓時鬨笑起來!

但笑聲剛響到一半,突然從人群中傳來數聲慘叫!笑聲頓時嘎然而止!眾人猛然回頭,只見魔人組織中已有十幾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再向後看去,就見魔人組織這邊竟然分出一半的人同時向後躍出,與八爺眾人拉開了距離!

只見為首一名中年男子不禁哈哈笑道:「哈哈!八爺,想不到吧!我們這些人早已脫離了組織,現在,我們跟木宇公子站在同一陣線上!八爺,我勸你也識一下實務,趕快與魔人組織劃清界線吧!」

八爺聞言頓時氣道:「好你個曹老大!你就不怕我們組織的禁忌嗎?到時候你們這些人都會死的奇慘!包括你們的家人,誰也跑不了!」

此言一出,曹老大身後頓時有十幾人神情變的緊張起來!

只聽曹老大笑道:「哈哈!禁忌?你們也就依靠這個才能控制我們的行為!但如果我說,我已經將你們的禁忌打破了呢?對面的人聽著,只要你們馬上投奔過來,我曹老大同樣能為你們打破這種禁忌!包括你們的家人!」

八爺身邊的人聽罷頓時也有人開始動搖起來!

八爺不禁斥道:「一派胡言!我就不信你有這個本事!既然路是你們自己選的,那就全給我去死吧!」

木宇頓時笑道:「我說八爺,我看去死的應該是你們吧!現在形勢已經逆轉了,看看你身邊那三十多人,你認為還能有什麼作為嗎?識相的馬上投降,否則誰也別想活著離開此地!」

話音一落,頓時被八爺的笑聲打斷:「哈哈!木宇,娃娃!你也不看看這裡是誰的地盤!想在這裡撒野還輪不到你!」

話音一落,一股巨大的風壓猛然從木宇眾人的身後襲來!木宇早就放開神識注意著整個戰場上的變化,對此變故早已看在眼內,不禁冷哼一聲,隨即靈光一閃,木宇師徒十餘人頓時消失在原地!轉眼便出現在曹老大眾人的身前!

隨著一聲巨大的爆響,木宇師徒幾人之前所站的地面,竟然出現了一道深達數米的巨大裂縫!而在裂縫後面,張遷張大團長身前的八枚靈晶正在閃爍不定!

「空間傳送之石?」張遷眾人見罷頓時一楞!於文禮於大人不禁斥道:「木宇,想不到你竟然還有這種寶物!算你們反映快,不過今日恐怕你們誰也跑不了!」

飛兒頓時氣憤地上前罵道:「好一對狗官,竟然跟魔人組織的人一個鼻孔出氣偷襲我們!虧我們之前還那麼信任你們!」

於大人頓時笑道:「好一個刁鑽的小丫頭,如果你的嘴再甜一點,或許九爺我今天還能饒你一條性命,留做壓塞夫人!」

木宇不禁冷笑道:「於大人,原來你便是十三霸中的九爺!看來你和張大團長的這個官也是假的了!不知張團長排行第幾呢?」

張遷頓時笑道:「算你聰明!沒錯,我便是十三霸中的三爺,你們所謂的那對狗官早被你家三爺、九爺給超渡了!」

說罷,於文禮和張遷二人不禁發出一陣大笑!而在二人的大笑聲中,數十名所謂的靈師兵團頓時與魔人組織的人合而為一,隊伍頓時壯大起來,一個個惡狠狠的瞪著木宇眾人!

〖 六枚近一米長的紫水晶頓時從飛兒身前凝聚而出!木宇馬上抬手攔住飛兒,上前笑道:「三爺、八爺、九爺!看來你們的陣勢倒還不小,如果再加上大爺、四爺、十爺和十三少的話,恐怕你們今天就來齊了!」

八爺不禁冷哼道:「對付你們,有我三人已是高看你們一眼了!想不到竟然還挖出了內jiān!哈哈,真是意外之喜呀!看來,今天可以將幾位兄弟的仇一併給報了!」

木宇頓時冷笑道:「如此說來,城內那些四級以下的衙役也都是你們的人了?」

三爺不禁冷笑道:「那,你以為呢?」

木宇頓時笑道:「我不管他們之前是誰的人,不過,現在應該都是我們的人了!」

三爺聞言不禁一楞,突然面sè一變,緊張的向四外望去!八爺、九爺二人也在同一時間凝聚起各自的靈晶,靠攏到八爺左右!

只見不知何時,林中的空場周圍竟然出現了數百條人影!一個個都是黑sè夜行衣,黑布罩頭,靜靜地站在那裡,冷冷的盯著場中的變化!

而在這些人的胸前都用金絲綉著一個圖案,有的是麒麟、有的則是白虎,衣襟浮動之下彷彿帶有靈氣一般活靈活現!

「三界堂?」三爺不禁大驚!頓時抬手打出一支響箭,身形同時向空中躍起!

哪知半空中突然一聲天雷炸響!三爺一個躲避不及,頓時從空中摔下!抬眼望去,只見原本晴朗的天空,此時卻是雷雲滾滾!

半空中,一塊方圓足有數十米的厚重雷雲不偏不依,正好懸停在空場上空,隱隱流竄的電光壓的人喘不過氣來!

一身黑sè戰甲的唐飛舵主隨即出現在雷雲下方,冷冷的盯著腳下魔人組織的眾人。八枚靈晶閃爍之下,令人有種雷神降臨之感!

就在唐飛閃現的同一時間,沒有任何命令,周圍數百條黑影卻是同時閃身而出,直奔場中的魔人組織眾人衝去!

三爺、八爺、九爺三人不禁迅速聚攏到一起!只聽三爺大喊一聲:「給我殺!」

命令剛一發出,雙方便打上了交手戰!三爺見勢不好,馬上淘出一塊空間傳送之石,還沒等靈力注入,半空中的數百枚雷球便已帶著無上天威落到了三人頭頂之上!

八爺、九爺忙抬手布下了兩層厚厚的防禦!八爺慌忙喊道:「三哥,快!」

「快」字剛一出口,卻見三人身後的影子突然暴起,化做三支黑暗長刺分別朝三人的後勁刺去!

三人完全沒有防備自己的影子竟然還會攻擊自己,而且此時全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頭上的數百雷球之上,不禁紛紛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刺了個正著!

只可惜黑暗長刺的硬度不夠,在刺中三人後勁的同時,長刺並沒有一穿而過,而是被壓的一彎!木宇不禁皺了皺眉,心思一動,三枚長刺隨即又化為了長繩,緊緊的索住了三人的脖子!

雖然沒有達到之前偷襲的效果,但經此一變,三人面前的防禦頓時瓦解!只見數百雷球紛紛衝破防禦,在三人身前爆炸開來!

雷球剛一炸響,三人隨即便與雷球一起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地面上的一片焦土!

「空間傳送?」唐飛不禁一驚,馬上沖入高空四下查看!

只聽數公裡外,一陣連珠炮一般的炸響隨即傳來!木宇認準方向,手中靈光一閃,頓時帶著步文勒眾人消失在了原地!

視線一晃,木宇眾人轉眼便被傳送到了數公裡外的半空之中。低頭看去,只見腳下不遠,一個巨大的深坑還在冒出一股股煙塵!

木宇當先沖入巨坑之中。只見三爺、八爺和九爺三人東倒西歪的躺在大坑之中一動不動!三爺還好點,渾身上下除了焦黑一片之外,還包裹著幾塊布片。

而九爺的整條左臂都已被炸沒了,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一絲鮮血還如小蛇一般從嘴角徐徐的淌著!但三人中最慘的便是那位八爺,論三人的修為,恐怕就數這位八爺最弱了!

此時的八爺半條身子已被炸沒了,肚子里的零碎散落了一地,看樣子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惡,竟然死的這麼快,沒能親手報仇!」飛兒見狀不禁一皺眉。

木宇拍了拍飛兒的肩膀,說道:「算了,死了便死了,起碼是死在咱們眼前的,也算是出了這口氣!」

飛兒不禁甩開木宇的手,上前說道:「不行,萬一這傢伙再活了怎麼辦?讓我再補上一擊!」

說罷,隨著飛兒身前的六枚靈晶不停閃爍,八爺僅剩的半邊身體竟然憑空而起!一層冰霜同時在八爺的身上迅速蔓延開來,轉眼間便結成了巨大的冰柱!

眼見八爺在冰柱的包裹下飛到了半空之中,飛兒眼神突然一凝,半空中的冰柱頓時哄然炸開!八爺的身體隨即被炸成了無數碎片!靈光一閃,八爺的七枚靈晶在漫天的血雨中掉落而下,深深的插入鬆軟的泥土之中!

木宇見狀不禁輕輕地搖了搖頭,心道:飛兒這丫頭心也夠狠的!不過,惡有惡報,八爺一生壞事做盡,也應有此報!

此時,三爺、九爺也在陸文峰和胖子的手上了結了xing命,兩組靈晶分別被二人收了起來!

正在這時,唐舵主也帶人尋了過來,見三名首腦已死,頓時命人打掃戰場,與木宇眾人簡單說了幾句之後,眾人便又返回到之前的戰場之中。

回到空場后,木宇眾人發現這裡的戰鬥也早已結束,連戰場都已經打掃過了。除了留有一些打鬥過的痕迹之外,屍體和血跡都已被三界堂的人清理乾淨!

唐飛不禁對木宇說道:「木公子,眼下這些魔人組織的人已全被殲滅,相信附近一定還有其餘黨未除,不知木公子接下來有何打算?」

木宇不禁沉吟道:「大旗鎮是魔人組織的巢穴之一,城中定還有餘黨。你我雙方不如一明一暗,我帶人回去城中處理一下之後的事情,還要麻煩唐舵主帶人在城外設下埋伏,將出城報信的餘黨斬盡殺絕!」

唐飛頓時點頭笑道:「嗯,你我想到一處去了!那木公子可要多加小心,城中餘黨不知還有多少,敵暗我明,要防備他們的暗算!」

木宇不禁笑道:「唐舵主放心,我還巴不得他們都來暗算於我呢!到時候還省去我許多麻煩,將他們一網打盡!」

眾人聞言頓時會心一笑,憑木宇那妖孽的神識,想來偷襲,那還不是自討苦吃?就連剛才的三爺那麼高的修為,想要偷襲都沒能得逞!

步文勒突然上前問道:「唐舵主,不知斯奇堂主那邊可有消息?」

此言一出,曹老大眾人頓時紛紛圍攏過來,他們是知道此次行動的分工的。而步文勒口中的斯奇堂主正是帶人前去營救他們家人的。

唐飛見狀不禁笑道:「步文勒老師、曹老大、眾位!我們冥堂堂主斯奇大哥在幾天前便兵分幾路趕去大家提供的各個關壓點解救你們的家人了,此時雖然還沒有消息傳回,但請大家放心,有我三界堂出手,還沒有失手的時候!相信不久后你們便能與家人相聚!」

說罷,唐飛又轉身對木宇說道:「木公子,此地不宜久留。城中趕來的那些衙役也已被我們拿下,此時都關在城主府內,還請木公子回去加以解救,咱們就此別過,隨時聯繫!」

木宇馬上點點頭,雙方人馬隨即各自離去!曹老大帶領的那些人雖然沒有得到確實的消息,但對三界堂的辦事效率看在眼中,也都沒有異議,跟著木宇眾人又趕回了大旗鎮。

一直忙到傍晚,木宇眾人終於通過毒蟒佛珠的威力以及胖子血的貢獻將擒獲的魔人組織眾人體內的魔蟲給清除乾淨。被解救的眾人在聽說自己的親人也正在解救之中時,紛紛表示要協助木宇徹底擊垮魔人組織的邪惡力量!

於是,在木宇的安排下,獲救的衙役們還是按自己之前的職責維持著城內正常的秩序。同時,通過各種熟識的關係,將城內隱藏的魔人組織的力量逐漸拉攏了過來!

另一方面,由於城內的靈師團隊和府衙的於文禮被誅。木宇特意安排曹老大擔任靈師團隊的隊長,曹老大手下的那群人依然歸曹老大管轄,擔任大旗鎮的靈師團!

在曹老大的推薦下,任命跟隨他多年的得力手下小三子擔任府衙大人,管理城中諸事。木宇還特意在城中劃分出一片區域,做為這些人被解救出來的家人將來的居所,以安人心。

同時,木宇還命人張榜公佈於文禮和張遷二人與魔人組織的關係以及二人的下場,二人的屍體更是被高懸於城門之上暴屍三天,讓天下百姓唾棄!這倒是便宜了被飛兒分屍的那位八爺了。

當然,此舉並非一向仁心宅厚的木宇所願,而是胖子豐子榆出的主意。胖子認為,這樣做或許會引來魔人組織的報復行動,而木宇眾人卻是巴不得魔人組織趕快過來報復呢!所以提議一出,立即便得到眾人的一致支持!

就這樣,於文禮和張遷的屍身在城頭之上整整被火熱的熾靈星烤了三天!然而魔人組織卻依然沒有任何報復行動展開!

只不過,在這三天之中,城內倒是有不少魔人組織的人被拉攏了過來。在被木宇眾人解脫之後,對這些人過去所范下的過錯,木宇一概不糾,更是全都編入了府衙之內當差,每月享受豐厚的待遇!

在一系列的舉措之下,幾天過去,城內不但沒有出現慌亂的事態,各行各業以及人們的生活起居等事項反倒越發的欣欣向榮起來!

轉眼到了第七天,城外突然湧來了許多人,一個個扶老攜幼,推車擔擔的向大旗鎮湧來,彷彿逃荒的饑民一般!

而在這些饑民的前面,卻是有一名身穿大紅羅衣的中年女子大刺刺的騎在一匹駿馬之上!雖已人到中年,但容貌卻仍然俊美異常,騎在馬上讓人有一種不敢直視之美!

此一情景,早有人飛奔著將此事報告給了木宇眾人。

木宇聞言心中不禁一動,心道:莫不是被解救的這些人的家眷們趕來了?於是帶著眾人馬上來到城頭觀瞧。

此時,貌美女子已經帶著長長的難民隊伍來到了城下!木宇一見來人,頓時閃身跳下城頭,笑道:「我當是誰,這不是沈心楠沈姐姐嗎?」 沈心楠一見是木宇,頓時從馬背上跳下來,喜道:「哎呀,原來是木宇弟弟,一年多不見,你倒是越髮長的英俊了,姐姐險些認不出你!」

一扭臉,沈心楠頓時被木宇身邊的飛兒所吸引,不禁問道:「這位應該就是傳說中美若天仙的飛兒妹妹吧!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飛兒聞言不禁心中暗爽,笑道:「姐姐過獎了,早就聽木宇提起過您,說沈姐姐不但人長的漂亮,修為更是高深莫測,飛兒若能得沈姐姐指點一二,定能受益匪淺!」

沈心楠連忙擺手道:「看木宇弟弟把我誇的,我哪有那麼出色,倒是飛兒妹妹實乃人中龍鳳,木宇弟弟能夠得你這紅顏知己,不知令天下多少男人羨慕呢!」

木宇和飛兒不禁相視一笑,木宇隨即上前小聲道:「沈姐姐,你帶來的這些人難道是?」

沈心楠頓時點點頭,笑道:「沒錯,我便是奉命帶這些人來你這交差的,如何處置,就由木宇弟弟做主吧!」

木宇聞言不禁朝沈心楠身後的龐大隊伍望去,此時竟然已經有人跑上前去與家人抱在一起痛哭起來!而且此舉一發不可收拾,那些聞訊趕來的衙役以及靈師團隊的人紛紛沖入人群之中找尋起來!

木宇頓時喊來擔任府尹的小三子,讓他命人先將這些家眷們遷到城中預留出來的區域,再逐一登記。

一通忙乎,一直到了天近傍晚才算將這些人都安頓了下來!木宇馬上命人在城主府中設宴,邀請所有有功之人前來慶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