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陰煞劍術••••••”

“開山掌•••”

“裂地腿••••”

“烈陽八式••••”

瞬息之間,楚皓打出了九九八十一式,招招都是直接指的馬雲而去,楚皓一定要致馬雲於死地,方會罷休。

看到楚皓如此厲害,馬雲臉色一時之間也是狂變不止,臉上更是顯現出一種陰沉毒辣。

“孽障,我要你死,死,你給我去死!”馬雲瘋狂咆哮道。

“幽冥大法,本命幽冥骷髏術•••••”

只見馬雲一陣大呼,忽然腰間一個隱祕的空間袋一陣震動。楚皓臉上詫異之色一閃而逝,因爲馬雲的這個空間袋明顯不同,袋面通體墨黑,連在黑色門派服飾之上,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那是一個空間袋,只會認爲那是衣服的衣角而已。

片刻而已,黑色空間袋震動了一下,便從中鑽了出來一個巨大的骷髏頭。看見骷髏頭鑽了出來,馬雲臉上紅潮如雲,顯然將這個大骷髏召喚出來非常的有損修爲。

狠狠的一咬舌尖,馬雲噴了一口精血在巨大骷髏頭上面。

馬雲精血往骷髏頭上面一噴,本來還呆立不動的骷髏頭頓時紅光大放,慘白色的頭蓋骨之上頓時顯現出了一條條的血紅色條紋,不但只是如此,本來雙眼空洞的骷髏頭,眼窩之中更是顯現出了兩點紅芒,泛出嗜血殘忍的瘋狂。

“咯吱•••咯吱•••”

雙眼泛着紅光的骷髏頭牙齒一陣顫動,接着便是一聲沒有任何聲音的咆哮,好像遠古的洪荒妖獸甦醒了一般。

一種巨大的壓迫感巨石降臨在了楚皓的身上。

兩眼紅芒的骷髏頭一陣搖動,牙齒更是‘咔嚓•••咔嚓’作響,接着便是張開猙獰的大嘴直接衝着楚皓飛了過去。

“嘭•••嘭•••嘭•••”

血紅色骷髏頭只是一閃即逝,便出現在了楚皓釋放的大招桌子紅。一陣接着一陣的爆響相繼爆發。楚皓臉色也是一變,他發現那血紅色骷髏頭進入那戰圈之中,一招一招的爆炸竟然對於那個骷髏頭••••••毫髮無傷!

拳勁,劍氣好像連珠炮一般不聽的撞到血紅色的骷髏頭上,卻是連一絲絲的傷痕、一絲絲的印記都沒有出現。而隨着時間戰鬥的越來越長,骷髏頭眼窩之中的紅芒竟然越來越強盛,隱隱可以從中看出一種嗜血的光芒。

馬雲臉上一片紅潮,不知道是疲憊還是憤怒。只見他再次咬破舌尖,朝着在戰圈之中越戰越勇的骷髏頭連噴了三口鮮血,而得到精血的補充,血紅色的骷髏頭頭蓋骨之上的血紅色條紋更加的深沉,兩眼之中的嗜血紅芒更加的強盛。

不停地在楚皓的戰圈之中左衝右突,縱橫穿梭,引發一陣又是一陣的爆響。

楚皓表面臉色未變,但是心裏也開始焦急了起來。

剛纔打出的九九八十一式已經是現在的楚皓唯一能打出來的了,如果不是金鑫在場楚皓肯定會使用大絕命劍術,但是卻是有外人在場。

大絕命劍術可是楚皓的真正的,而是最後的底牌。如果別人知道了你的底牌,你的底牌也就不是底牌,而你也就離死期不遠了。

想到此處,楚皓一時也沒有了辦法。畢竟,楚皓的年齡有限,資歷更是有限,他侷限性的目光決定了她目前根本不可能對付否認了馬雲,就算把馬雲殺了,他也有巨大的可能身受重傷。

楚皓朝着草叢之中望了一眼,大聲叫道:“金兄,此時不幫,更待何時!”

忽然,參差不齊的樹枝間一陣震動,一個影子一閃而出,直直的站立在楚皓的身後。金鑫一臉苦笑,本來他還希望能夠看到楚皓的真實實力,沒有想到,到了最後還擺了他一道,讓他成爲了楚皓的免費打手。

馬雲本來還以爲楚皓實在欺騙與他,想讓他分神。

沒有想到的是,真的出來一個人,馬雲當時便是一驚。竟然有一個人一直潛伏在周圍,但是他卻一直沒有發現,想到此書,馬雲頓時驚起了一身的冷汗。

不過,在看清來人的真正樣子時,馬雲臉上頓時顯現出一股恐懼之色,好像看見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般。

只見馬雲雙眼泛大,焦距無神,恐懼之極的說道:“是你?怎麼會是你?”

馬雲聲音都在不停的顫抖,好像看見了自己的剋星一般的樣子。

楚皓看見馬雲如此恐懼,也是露出一股好奇之色,不過在想到金鑫好歹也是三十三上門之中的弟子有些威名也是很對的,便沒有多想了。

“沒錯,就是我。今天就是我金鑫除魔衛道,滅殺魔頭的好時機了。”金鑫接着馬雲的話語說道。

說罷,金鑫那手中的巨刀一斬而下,一道青色刀氣從刀中迸發而出,直接將馬雲從額頭處一刀兩斷,而滿是血泊的馬雲臉上還在不停的顫抖,恐懼你的表情上來還帶着一絲的解脫。不知道這一絲的恐懼是因爲懼怕金鑫還是因爲懼怕死亡?不過,這個問題顯然已經成了不解之謎。

而隨着馬雲被金鑫一刀斬成兩段,那個血紅色條紋的骷髏頭骨也漸漸地失去了威力,眼中的紅芒也漸漸的消散,最後悄無聲息的掉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楚皓將武元收入丹田,撿起掉在地面上的骷髏頭骨,仔細而又好奇的看了又看,金鑫看到楚皓如此好奇的樣子,便爽朗笑道:“這個你要是感興趣的話,就是你的了,反正我對這種魔道的寶物是沒有任何的興趣的。”

“那就謝了,我可是對這個真的非常感興趣呢。”楚皓擡頭看了金鑫一眼,搖了搖手中的骷髏頭骨,笑嘻嘻的將那骷髏頭骨收入了空間袋之中。

楚皓還不知道,這件骷髏頭骨的來歷可謂是大有來頭,只不過楚皓處在皖州,對於其他八州根本就沒有一絲絲的瞭解,而整個皖州門派連一個三千左道門派都比不了的原因也大部分在這裏。其實,皖州有的大門派個人實力還是挺強的,比一般的三千左道門派實力還要強,但是門派的綜合實力卻和別人天差地別,煉器就是一個重要原因。

煉器,是門派之中必不可少的一種嗎,但是整個皖州門派居然連一個煉器門派都沒有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差別之大。

而楚皓手中的骷髏頭骨就是一個武器,而且是一件真正的地元法器。要知道這些武器也是有些自己的等級的,分別是人元武器、地元法器、天元寶器、至元聖器、極元尊器。而且每一個等級的器物都有上、中、下三品,而楚皓得到的就是上品的地元法器。

楚皓現在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研究這個骷髏頭骨,他也不知道手上的這個骷髏頭骨其實就是上品的地元法器。只是將骷髏頭骨收入了空間袋之中,他便來到了最先被楚皓打飛的那個獐頭鼠目的那個骷髏門弟子的跟前。

“別裝死,信不信我真的送你去幽冥?”楚皓踢了一腳裝死的那個獐頭鼠目的骷髏門弟子,厲聲說道。

“大爺,我錯了,小人真不應該有眼不識泰山,更不應該嘴臭說大爺的壞話。”那個骷髏門弟子搖着楚皓的褲腿哭着說道。

“把你們進入此地的目的還有什麼企圖統統的說出來,說不定我還會饒了你一條狗命。但是如果你不識擡舉的話,可就不要怪我無情了。”楚皓沒有理睬他的苦饒,而是直接的詢問道。

“ 謝謝大爺,謝謝大爺,饒過我的狗命。我們進入此地的就是因爲門派長老受到消息,稱霸佔無盡藥林之中的兩個妖靈因爲其中一個因爲晉級失敗,實力大損,所以門派選擇我們前來探路,順便將無盡藥林之中的靈藥採摘到手,爲門派在下一次的晉升大典之中做出貢獻。”獐頭鼠目的骷髏門弟子就和倒豆子一般將知道的如數的倒了出來。

看見楚皓面無表情的樣子,獐頭鼠目的骷髏門弟子頓時一陣驚嚇,他可是被楚皓剛纔的手段給嚇着了。一道刀氣就將一個人一刀兩斷,這實在太殘忍了,而且他居然連師兄都殺了。這根本不是他這個實力可以抗衡的。

“爺爺,爺爺•••我真的全部都說了,不敢有一絲絲的隱瞞。”獐頭鼠目的骷髏門弟子抱着楚皓的大腿,哭着哀求道。

聽得這個獐頭鼠目的骷髏門弟子的一席話,楚皓先是一喜,過後便是一驚。喜的是無盡藥林的終極Boss竟然因爲晉級失敗而身重重傷了,實力大損;驚得卻是很多門派從中角逐。相信要不了多久,整個無盡藥林可能就會人滿爲患。

想到此處,楚皓眼中兇光一閃而逝。居高臨下一掌狠狠的擊中在那個獐頭鼠目的骷髏門弟子的額頭上,頓時那名弟子口中、額頭處鮮血狂噴,好像不要錢的一般,睜着大眼睛倒在了地上。

致死他都不明白,爲什麼他全部都已經說了,爲什麼他還不放過他。

“我只是說過可能會饒過你的姓名,並沒有說過一定。”楚皓面無表情的說道。

“果然無恥!”金鑫聽到楚皓竟然如此說道,忍不住舔着臉說道。

楚皓毫不在意金鑫的那一句謾罵,自顧自的將死了的三人腰間空間袋拿到了手中,隨意的選了兩個骷髏門師弟的空間袋,將馬雲還有另外一個人的空間袋朝着金鑫扔了過去,說道:“謝謝你了,兄弟,這些就是我們的收穫。”

金鑫伸手接住飛過來的空間袋,也沒有見外,直接放進了懷裏,豪爽的笑道:“謝謝,楚皓,你這是在提攜我啊。哥們還是知道的,你絕對有實力殺掉那個馬雲。”

楚皓沒有接金鑫的話,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看了看天色,夕陽已經差不多落了下來。楚皓看了一眼沼澤地的方向,對着金鑫說道:“金兄,我們要加快行程了,在這裏浪費了不少時間了。”

說罷,楚皓便朝着前方掠了過去。

金鑫沒有動,只是摸了摸懷裏的兩個空間袋,一連苦笑的自言自語道:“沒想到,還有人會送我這種東西,看來,這個楚皓是越來越有趣的。呵呵•••••••”

笑了一下,金鑫看了看楚皓消失的方向,大聲說道:“楚兄,等我一下啊!”

說罷,便朝着楚皓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第170章:沼澤血戰

臨近傍晚十分,楚皓以及金鑫兩人終於來到了地圖標註的那一片沼澤地之中。不過,到了沼澤地卻是讓的楚皓大吃一驚,因爲這實在是有點震撼了。

沼澤地四周範圍非常的大,如果不是注意看的話,根本沒法注意這就是一個沼澤地,而會以爲就是一塊地面。黑沉沉的沼澤地面上鋪滿了枯黃的樹葉,平靜的沼澤面上一點動靜都沒有,安靜而又顯得有點陰森。

此時太陽早就已經徹底的落下了山頭,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輪弧月,青幽幽的月光照在沼澤面上,更是顯得非常的平靜。

楚皓擦了擦眼睛,仔細的看了看沼澤地的周圍。楚皓本來還以爲自己看花了眼,現在卻是明白了,情況果然十分的嚴重。

密密麻麻的人頭,色彩繽紛的服飾,此時的沼澤地已經非常熱鬧,一大批一大批的武修士竟然已經趕到了沼澤地了。整個沼澤地四周鬧哄哄的,好像菜市場一般。圍着的人裏面三圈,外面三圈,算是徹底的將沼澤地包圍了起來。一隻松鼠可能正在美夢之中被衆多武修士的吵鬧驚喜,站在樹上一陣“吱吱呀呀”,耀武揚威,好像在宣誓着這些武修士吵着了自己的美夢。

一陣耀武揚威,卻是麼有得到衆多武修士的注意。那隻可愛的小松鼠更是氣憤,不停的在樹枝上蹦來跳去,誰知,一個不小心,竟然從樹上掉了下來,栽進了沼澤地之中。

驚慌的小松鼠兩隻爪子不停的拍打着水面,可是無濟於事,反而陷進去的速度還越來越大,小松鼠徹底的驚慌了,嘴裏更是發出一陣陣嘶啞的尖叫,可是沒過一會兒,沼澤地中微微一動,那小松鼠就徹底的沉了下去,好像是什麼東西在沼澤裏面拉了它一樣。

楚皓臉色一動,他剛剛可是十分的注意這一隻小松鼠的,看到小松鼠一陣抖動就陷進了沼澤地裏面,楚皓心中閃過一絲絲的差異。不過,楚皓也沒有多想,畢竟他對這個古怪的地方也不是非常的熟悉,誰知道這裏又是不是一個怪異的地方呢。

沒有在注意小松鼠掉進沼澤地之中的事情,楚皓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周圍以及前面的那些武修士的身上了。衆多武修士齊聚在一起,自然有數不盡的話語要說。

楚皓僅僅就在此地站了一小會而起,他就知道了這些人果然都是和自己的目的是一樣的,都是奔着那夜色幽蘭花而來的。想到此處,楚皓大腦一炸,差點以爲藥材已經被人採摘得手了。

不過,楚皓看了看天色,月亮還像一個如同第一次的處*女一般隱藏在雲層之中,楚皓的心就徹底的放了下來。既然月亮都沒有出來,就更不要談什麼月亮的精華了,既然沒有月亮的精華,夜色幽蘭花就不會出現。

不過看着這一羣一羣如同螞蟻搬家一般的衆多武修士,楚皓也覺得一陣一陣的頭皮發麻。要想從這麼多的武修士的手裏將夜色幽蘭花搶到手,也是一個非常巨大的難題。不過,楚皓知道,夜色幽蘭花必須要得到手,不管有多少人搶奪,他就是爲此付出什麼代價也是在所不惜的。

楚皓雖然是這麼個想法,但是心裏還是一陣糾結。忍不住就在心裏罵道:“尼瑪,真是倒黴,怎麼每次都是碰到這種事情啊!”

心中嘀咕了幾句,不過楚皓也知道這不過是發發牢騷而已。如果真的罵他們幾句,他們就會把夜色幽蘭花拱手相讓的話,那楚皓肯定不會介意自己的口水。

找了個不引人注意的地方隨意的一站,楚皓便是隱沒在了衆多武修士的大潮之中。而就在楚皓隱藏好之後,就準備招呼一下金鑫。回頭一看,哪裏還有金鑫的影子。

再次環顧了一週,楚皓仔仔細細的將旁邊的衆人都差不多掃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金鑫的藏身之處。楚皓唯有一聲感嘆,便隱去了尋找金鑫的慾望了。

因爲就算找到金鑫也不一定是什麼好事,夜色幽蘭花出現之後,楚皓絕對是要搶奪的,而此時他身邊帶了一個金鑫,暫且不說金鑫搶不搶夜色幽蘭花,雖然自己可以多加一個籌碼,有一個免費的幫手,但是這對於金鑫實在是泰國危險了。就連楚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毫髮無傷,又何談金鑫呢。

想到此處,楚皓便沒有在到處尋找金鑫了,而是一個人默默的隱藏在了武修士的大潮裏面。

其實,金鑫距離楚皓的位置不怎麼遠,但是由於金鑫隱藏的位置實在是太巧妙了,直直的擋住了楚皓的視線,所以楚皓沒有看到他。看到楚皓尋找了一番之後無果,又看到楚皓臉上的思索表情,金鑫也大致的猜到了楚皓心裏的想法。纔出了楚皓的心思,金鑫也是一陣無言。

其實他也是有點害怕自己害了楚皓,他的威名實在太過於強大,這些人要是認出了他金鑫,肯定會圍殺他的。這是一定的,所以金鑫爲了不連累楚皓纔會找個地方隱藏了起來。

他雖然不害怕這些武修士,但是他也不想連累這個在路上認識的朋友。

兩個人都是各有各自的想法,都沒有刻意的在尋找對方。

而就在楚皓斷了尋找金鑫的念頭之後,忽然,沼澤地周圍的一衆武修士忽然吵鬧了起來。

沒有出聲,楚皓自習的聽着周圍的衆多武修士七嘴八舌的說着。看了看天色,天上的那一輪弧月終於擺脫了那身上的雲層,從雲層之中徹底的探出了身子。

看着明亮的半圓月投射下來的淡淡月光,衆人的目光投開始目不轉睛的投向了前方的沼澤地,隨時準備出手,只要夜色幽蘭花一出現。

楚皓也被這明亮的月光吸引了一會兒,已經有很長時間楚皓都沒有真正的看過月亮了,還記得小的時候他天天帶着宣兒去看日出月落,賞月玩火的日子,想起這裏,楚皓心裏不覺翻出一陣甜蜜。

平靜的沼澤地就如同一面黑色的鏡子一般,沒有任何的波動。偶爾的一絲波紋,也是樹上的落葉掉進了沼澤地之中引起的。

而就在衆人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沼澤地之時,忽然平靜的沼澤水面微微的動了一下,一波接着一波水波向着四周蔓延而開。

“嗖”

一個靠着沼澤地非常近的武修士眼明手快,湖面僅僅是一動的時候,他便腳尖輕輕一點地面,向着沼澤地波動的地方衝了過去。

先下手爲強,後下手遭殃。

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

而看到已經有了一個武修士衝了過去之後,又有七八個站在沼澤邊上的武修士陸續衝了過去。而這七八個武修士居然是同一個門派的,看他們衝過去還不忘警惕四周的武修士,配合相當默契的樣子就可以看得明白。

一些反應稍慢的武修士也漸漸的反應了過來,緊隨其上,不留一點的餘地。一個、兩個、三個,不停地有武修士向着出現波動的地方衝了過去。

第二波衝過去的七八個同一門派之中的修士看到前方的那個反應最快速的修士已經差不多要達到波動的地方了。臉上閃過一絲的急切,互相的望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四個武修士防禦後方,四個武修士同時向着那個衝在最前面的武修士打出了武技。

一道道武元匹練好似一條條玉帶一般,向着那個衝在最前面的武修士而去。

衝在最前面的那個武修士反應也是十分的迅速,頭也不回的從空間袋中取出一把寶劍,一聲劍鳴從劍梢之中響起,一道劍光一閃而逝。

劍氣飛舞,朝着後面不停的奔來,兇狠的撞到那四道武元匹練之上,一陣巨大的爆響聲響起。而藉此力,那人的速度更是快了一截,眼看就要到達波動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