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竟然要接合在一起了,

伴隨著天地的混合,天與地的規則也錯亂起來,天道被蒙蔽了,

無盡虛空的天道之力源源不斷降下來,抵抗逆轉乾坤的威力,但是鬼王的大陣為大地之主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

這與其說是大地之主在與天對抗,不如說是整個地獄在與整個天空對抗,大地之主只是作為一個引子,一個載體而已,

盤龍城,依靠天道而維持的封印,此時終於出現了裂縫,那道小小的裂縫給予這些在盤龍城之外的高手們帶來了希望,他們終於可以知道盤龍城內發生了什麼,他們將可以再度干預這個世界的走向,

盤龍城內,此時也出現了震動,整個空間都在搖晃,

然而,擂台上,所有人都在關注著一個人的突破,這是一個關乎這個世界的轉折點的事件,

陳猛正在突破,

陳猛身上的氣息不尊貴、不霸道,沒有皇者之威,沒有靈動之感,沒有大地般的鎮定,沒有五行的運轉不停,沒有輪迴之力的延綿不絕……什麼都沒有,

是的,陳猛身上的氣息沒有名字,只能稱之為「陳猛的氣息」,

陳猛的氣息終於爆發開來,「我欲探索世界,我胸有萬象,萬象靈台,」

一個龐大的靈台終於展現出來,這個靈台在變化,在流轉,如夢境,如虛幻,卻又不變,只是如一,真實確鑿,

陳猛終於突破到無天境了,

在陳猛突破的同時,盤龍城外的高手們也闖了進來,

擂台上,幾十個境外靈台散發的氣息一下子震住了他們,他們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大地之主看見陳猛的境外靈台,瞳孔縮了起來,天空之主也是啞口無言,

陳猛身上的靈台慢慢穩定下來,猶如一個圓球包裹著陳猛,天空中,那一條裂縫忽然擴大了無數倍,氣運傾瀉而下,卻沒有灌注在任何一個人身上,

盤龍此時也是疑惑了,「難道陳猛還不能夠得到氣運么,」

精靈王看了看天空,說道:「這天空怎麼好像失去了靈動,」

六道修羅王說:「我的天道之力衰減了,」

天空之主此時,只剩下一身霸氣,

……

在眾人的疑惑中,隱隱間感覺到了世界變化的方向,陳猛緩緩開口了,「舊時代結束了,」

猶如宣言一般,伴隨著這句話,天地震動……

東方平原五個國家,分崩離析,

海嘯狂潮,淹沒大半個大陸,

百族子民猶如得了某種啟示,紛紛遷移,一年後,百族雜居的局面形成,

……

所有的規則,所有由於舊規則導致的現象,紛紛解體,舊的時代真的結束了,

盤龍城,此時已經人去樓空,一年前陳猛所宣稱的「舊時代結束了」原來是真的,完完全全的結束了,

陳猛說完這句話,就已經消失了,沒有人知道陳猛去到哪裡了,

實際上,在最後時刻,盤龍把那殘缺的萬界圖交給了陳猛,陳猛本就修習斷章訣,對於「邊界」早有領悟,萬界圖號稱能夠縱橫萬界,猶如萬界的鑰匙一般,

陳猛稍稍感悟,便得知這塊萬界圖連接到了一個奇異之地,頓時好奇心大起,還沒有與朋友們打招呼,便借著萬界圖的感應,來到了那處奇異之地,

這奇異之地,正是「彼岸天都」,舊時代氣運的源頭,只有陳家才知道入口的異世界,

彼岸天都,一處草地上,陳寧的眼睛,一隻黑暗如淵,一隻光明如日,黑暗與光明同時爆發,形成一個陰陽領域,

陳寧仔細觀察,最後還是搖搖頭,轉身對陳家村長說道:「這處氣運之地,氣運已經完全消失了,」

陳家村長好像早就知道了這個答案,只是嘆了一口氣,悠悠說道:「要到了開啟天鎖的時候么,」

……

被傳送到了一個小湖旁,湖邊有一個小木屋,似乎已經很久沒人住了,木屋前,有一張怪異的石台,石台上,寫著一個字,,「者」 陳猛看著這陌異的環境,心中更是心動起來,往木屋走去,但是卻發現木屋越來越遠了,

陳猛不得不停下腳步,「在一般情況下,越是向一個目標走去,離目標就會越來越近,凡塵就是這樣;當初在虛無境裡面,我一直往靈骨方向走去,但是很長一段時間都毫無進展,這是因為這個目標距離我太遠了,那麼現在是什麼情況呢,」

陳猛索性坐在地上,心中不斷重複的念著:「怎麼樣會距離目標越來越遠,怎麼樣會距離目標越來越遠,怎麼樣會距離目標越來越遠……」

大夢天功在陳猛的神魂里,都受不了他的叨念了,氣沖沖的說道:「這麼簡單你還想這麼久,真不知道你的悟性是不是真是返璞級的,」

易容之插話道:「夢兄,這個你還是不用懷疑了,不是返璞級的領悟力,能夠形成那個靈台嗎,」

斷章訣依舊板著面孔,「這裡有主人的氣息,看來是因為那個原因了,」

陳猛聽著三個前輩的對話,最後一句,陳猛精神一震,能夠被斷章訣稱呼為「主人」的,只能是斷章訣的創造者,陳家第一代先祖,

這個「第一代先祖」,自然不是指陳猛真正最早的祖先,而是指陳家成為氣運鎮守家族開始,第一代先祖,

這裡是彼岸天都,而且陳家先祖在這裡生活過,過了這麼久還有留下氣息,證明陳家先祖在這裡生活了不少時間,

陳猛這時,忽然有所領悟,因為答案很可能在斷章訣當中,斷章訣的總綱乃是:以天地為文章,以感悟為斷章,以斷章統括天地,

也就是說,斷章訣的精髓不在於「全」,而在於「你能感悟到全」,如果應用在當前的情景,就是我能夠進入木屋,不在於「我真的走到木屋前」,而在於「我想走到木屋前」,

想到這裡,陳猛心中默念,「其實,這裡就是木屋前」

周圍景色一陣流逝,陳猛便真的來到了木屋前,這裡果然不是一個「通過行為就可以知道內心所想」的地方,而是一個「通過內心所想便體現在行為上」的地方,也就是說,這裡外顯的行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麼想,

這是一個完全由想法決定行為的地方,而且一旦有想法,這個想法就必定馬上會導致你的行為的地方,

陳猛看著這古樸的木屋,想到這個木屋以前乃是陳家先祖住過的地方,心中便想到「我進入木屋」,又一陣景色變換,陳猛便進入木屋當中了,

這個木屋裡面,只有一張木床,一把木椅,其餘什麼都沒有了,簡樸至極,

坐在木床上,陳猛覺得無事可做,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陳猛到現在對於自己突破還存在著一股不可思議之感,

因為陳猛在兩年前,進入盤龍城時才剛剛突破至先天境中期,而且是借著萬水煉體訣突破的,沒想到氣運之戰竟然使自己突破到無天境了,

陳猛心念一動,境外靈台展現出來,一個圓球當中,金黃色、土黃色、水藍色、銀白色最是深厚,這代表了陳猛所掌握的的三門功法和九天虛無鏡,此外還隱隱有些紅色和紫色遍布其中,這代表著紅塵規則和運氣之道,

一座高塔鎮守其中,這便是萬書塔;還有一座洞府在萬書塔旁邊,當然是古剎靈,

這些規則和諧相處,在陳猛的控制下不斷反轉,衍生出更多的東西,陳猛把這個境外靈台命名為「萬象非天」,因為這個靈台說到底是陳猛自我意志的展現,這裡面的所有東西都具有自我意志,

這才是這個境外靈台的特殊之處,

一般人的境外靈台,只是受施展者的控制,自我意志什麼的,絕對不會出現,這就意味著如果陳猛哪一天違反了萬象非天的自我意志,這個境外靈台也會反抗陳猛,而如果這個境外靈台肯定了陳猛的行為,那也會主動支持,

陳猛此時心念一動,「這個氣息,有很多人過來了,」

陳猛終於露出笑臉,陳家村的人來了,

只見陳家村長威風凜凜,落在木屋前,身後站著幾個長老還有核心子弟,陳猛推開木屋,走出來,「村長好,」

村長微微一錯愕,便回想起來,「這不是當年獸潮的時候為了掩護同伴而陷入昏睡的陳猛么,」

村長微微扶起陳猛,不斷的打量著,「沒有丟陳家的臉,已經突破到無天境了,孩子,我們去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聊聊吧,」

……

一排屋子,和當年陳家村的布局一模一樣,陳猛看著眼前的情景,想起了小時候在村子里玩耍的童年軼事,一時間思緒萬千,

「陳猛我兒,真的是你嗎,」

陳猛心頭一顫,這個聲音,是母親的么,轉過頭來,一個樸素的婦人風韻猶存,眼睛中充滿著濃濃的思念,

「是我,」陳猛此時,只能說出這兩個字,

年少離家,此時又見到母親,說沒有激動,那是假的,儘管突破到無天境,但是這情感的波動還是存在的,更何況現在紅塵規則也已經成為世界規則的一部分了,凡塵與武修世界,都有那剪不斷的親情血脈,

「你父親現在躲在屋子裡流眼淚了,怕被人笑話,所以沒有出來,」母親解釋了一句,

「誰說的,」父親陳立強此時已經站在母親身後,倔強的沒有留下一滴眼淚,「你回來了,」

陳猛重重的點了點頭,父親又問道:「有拐到哪家的小姑娘了嗎,」

陳猛一時尷尬無比,長老們則大笑起來,幾個陳家子弟則強忍著笑意,憋得臉色通紅,

……

在村中的會議室內,陳猛把自己這些年的經歷一五一十說了出來,說道驚險處,長老們都為陳猛捏了一把汗,好在陳猛乃是運氣逆天之人,否則不知道會怎麼樣,

說完,自身經歷,陳猛有些疑惑的問道:「陳浩、陳寧和陳曉雪呢,」

因為那幾個核心子弟並沒有這幾個人在裡面,而陳猛當初和這幾個人是最好的,

村長微微沉吟,「陳寧還在探查氣運變化的根源,不過我想原因已經知道了,和天靈大陸的變化有所聯繫,陳浩和陳曉雪此時在閉關,不過,陳浩似乎對你……」

村長沒有說完,陳猛已經知道了,因為當初的選擇並不同,這裡面難免會有些芥蒂,不過,陳猛眼中透出一股堅定,這個朋友,陳猛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既然如此,那等到他們出關時,我再與他們見面吧,」陳猛頓了頓,又說道:「剛剛那個木屋前,那石桌上寫的那個字,是什麼意思,」

長老們頓時驚異起來,村長眼中也閃過異色,「你看得到那個字,」

陳猛納悶的說道:「你們看不到,」 彼岸天都,陳家據點的會議室內,此時長老們都興奮無比,就好像小老百姓有了盼頭一樣,

「那個在石台上的字,已經存在幾千年了,據說這個字暗含著某種預示,若是能夠看到這個字,就能夠獲得巨大的力量,」陳家村長此時老態龍鐘的臉上布滿了潮紅,

競技長老急躁的問道:「你看到那個是什麼字,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比如說,力量有沒有增強,修為有沒有增長,」

「是啊」

「是啊」

其他長老紛紛應和,陳猛習慣性撓了撓頭,「那個字是『者』字,看到了這個字就和平時看到其他文字一樣,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啊,」

會議室內頓時安靜下來,這怎麼可能,難道傳說是假的,長老們都想不通,

村長此時輕咳一聲,「這樣吧,說不定現在大家都可以看見那個字了,我們現在去看看吧,」

長老們紛紛贊同,陳猛的母親和父親對於兒子的事情也不希望再度錯過,所以便也想去看看,是不是陳猛與其他人有什麼特殊之處,

大家心念一變,便自動來到了木屋旁的石台前邊,

村長眼睛轉向石台上,盯著石台上寫著字的地方,長老們也是如此,陳猛一眼便看到了那個「者」字,

「諾,這個字就在這裡了,」陳猛指著者字說道,

卻沒有聽見任何迴音,陳猛轉頭過去,發現村長和長老們都運起了功法,額頭上滲出大滴大滴的汗水,他們還是看不到那個字,

村長此時停下功法,搖了搖頭,「還是看不見啊,看來這個字只有你能看見!」

長老們臉上露出遺憾之色,陳猛父母則是一臉欣喜,因為從長老和村長的反映可以看出,能夠看見這個字是一件好事,這件好事落在陳猛身上當然要高興了,

陳猛不相信只有自己能夠看見這個字,便又建議說道:「是不是因為這裡是先祖居住的地方,需要斷章訣才能夠看的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