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後今天剛剛主持完成了戰艦的改造,身體有點疲憊,看過楊華之後便想到了泡澡。隨著進化的完美,天後已經具備了越來越多的人類需求。

小楊華跟著天後走進了她的卧室,發現天後似乎要脫衣服,洗澡。

「怎麼辦?」小楊華感覺自己體內的能量開始躁動不安,他內心深處有兩個想法,一個想法只理智的,認為不該頭看天有,另一個想法卻很想看看天後曼妙的身姿。

就在他猶豫不訣的時候,洗澡間已經傳來了『嘩嘩』的水流聲,小楊華心一橫,飛了進去。

只見水氣瀰漫之下,一個成熟曼妙的女體閉著眼睛享受著淋浴的快樂。晶瑩的水珠從她清麗脫俗的臉上流下,經過白雪似的脖頸,滑向飽滿高挺的胸脯。

小楊華感覺一陣臉紅心跳,雖然他以前見過不少女人,但是天後的身體卻是第一次見,完美基因體的誘惑實在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

小楊華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可是天後那粉紅色的蓓蕾卻總在心頭晃悠。

「算了,反正天後遲早都是我的女人,看就看吧。」小楊華幫自己找了一個理由,睜開眼睛繼續欣賞天後的身體。

平坦的小腹下面長著一叢濃濃的黑毛,晶瑩的水珠從上身滑落下來,流向修長渾圓的美腿,從她的兩腿間最私密誘惑的地方落下了地上。

小楊華感覺全身都熱了起來,最誇張的是下面那牙籤般細小的小弟弟居然膨脹了起來。

「嚶嚀——!」

天後無意中用手指碰到了私處,感覺心頭傳來一陣快感,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不由的身體也扭動了一下。

睜開眼睛看了看四處無人,天後居然再次顫抖的伸過手指,卻刻意的觸摸私處。

身體一陣陣的顫抖,天後明白這就是自慰的感覺。

以前為了檢驗自己是否成為真正的女人,天後曾仔細研究過關於女性的一起,自慰和**自然少不了。

本來她早就想和楊華體驗一番,誰知楊華始終無法打開心結,遂一直未能如願,今天無意中的觸摸卻讓自己異常歡快,想到這,天後不由的加快了手指的動作。

看著如此真實的激情秀,小楊華已經無法自持,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的小身體在慢慢的變大,此時已經和周歲的嬰兒一般大小了。

「再變大一點,快。」楊華心中暗暗祈禱。

天後感覺下體傳來一陣猛烈的顫抖,大聲嬌呼一聲,達到了第一次**。

天後開大水源,讓水流盡情的衝擊自己,片刻后,走了出來,換上一套黑色的蕾絲花邊沒衣。

同樣的內衣,天後有好多。

這些都是天後在資料上查的,希望以後能穿過楊華看。

第一次**,天後感覺有點困,換好衣服后就懶懶的躺在了床上。

站在楊華這個角度,剛好看見天後渾圓挺翹的臀部。雪白的臀部一顫一顫的,彷彿在故意誘惑著楊華。

楊華只覺得下體一人,身體瞬間急速變化起來。

楊華一陣欣喜:「快長,再長一點。」

誰知身體長到了十歲孩童大小后,卻再也不長了。不過,等到楊華看到下體那二十公分長短的小弟弟時,臉上又露出了笑容。

小楊華跑了過去,心急的直接把小手伸到了天後白皙的身體上,慢慢的撫摸,天後在睡夢中嗅到了一陣熟悉的氣息。

「好像是小華?」天後迷迷糊糊的做出了判斷。

她感覺楊華在摸她的身體,心中又是害羞,又是激動,白皙的皮膚中透出一股艷媚的紅暈。

此時,她感覺那雙手如火燒般灼燙,透出陣陣熱力,讓她心神迷茫,渾身發軟,她好想那雙手永遠撫摸下去,因為她已經能完全肯定這雙手的主人就是楊華,沒有人比天後還熟悉楊華身上的氣息。

她好想睜開眼睛看看楊華,但是又不敢,她害怕這只是一個夢,睜開眼睛后,夢就會消失。

小楊華的撫摸再次勾起了天後的**,她感覺自己的臉好熱,身體也莫名的躁動起來,美妙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嚶嚶地呻吟起來。

「小華,來吧,要了我吧。」

天後已經不能自持,心中默默的喊道。

小楊華感受著女人的激情,心中也是動蕩不已,不過,小楊華覺得此時還不是時候,前戲還沒有做夠。

隨著小楊華的不斷挑逗,天後的**漸漸的散發了出來,口中不住的嬌呼呻吟,身體也不住的扭動,雪白的沒腿上已經布滿了細細的汗滴,呈現出一種嬌艷的媚力。

「小華要了我。」

天後似乎再也忍不住了,竟然喊出了聲音。

小楊華心頭一怔,沒想到天後卻是感應到了是自己,不過若非是自己,天後也不可能表現出如此淫蕩的一面。

小楊華自信的笑笑,把手伸向了天後的兩腿,輕輕的撫摸著。

感受著女人軟熱滑膩的大腿,小楊華心中更加興奮起來,動作更加有力強悍,快速的挑逗著天後的敏感地帶。

「啊——!」

一聲長吟,天後竟然達到了**。

小楊華露出邪惡的笑容,這就對了,根據經驗**之後再度**,最為歡愉!

此時,天後已經渾身發軟,全身沒有一絲力氣,忍不住輕輕扭動著腰身,雙唇微開,輕輕地呻吟出聲。

看著女人的激情誘惑和渴望,小楊華再也忍不住了,雙手從背後摸上了天後的翹臀,輕輕撥開了那雙性感,微微顫抖的雙腿。

小楊華輕車熟路進入了天後的身體,開始了激情的運動。

卧室頓時傳來了女人的呻吟聲,和男人的嬌喘。

也不知過了多久,楊華感覺下體一陣顫抖,一股火熱的氣流射進了天後的體內。他知道那肯定不是精液,但是感覺上卻和本體射精是同樣的舒服。

天後自始至終,一直沒有睜開眼睛,盡情的享受著男人給她的激情。

感覺到從男人下體傳來的那股熱流后,天後混身顫抖著昏死了過去。

此時的小楊華卻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重新變回了拳頭大小。

「糟糕,怎麼又成這樣了。」小楊華不舍的看了天後一眼,飛快的跑回了本體的身體。他需要時間研究剛才幾的變化。

天後的意識在一股熱流的作用下,漸漸的清醒了了過來,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好舒服,一股暖暖的熱流流遍了她的身體,所到之處,很是受用。

天後閉上眼睛回想著剛才的激情,原來男女**的滋味竟是如此愉悅,簡直無法描述,和先前自慰的感覺,簡直是天地之別。

其實,天後還不知道,這股熱流正是神嬰體內的精華所在,這次**對她實在是受益非淺。神嬰體內的精華蘊涵著巨大的能量,足以完全改造天後的身體,甚至讓她具備神力。

「天後妹妹,你在嗎?」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天後的遐想,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發現卧室內根本沒有楊華的影子。

難道我做真的在做夢?

天後有點懷疑,楊華剛才是否真的存在。

感受到自己黏糊糊的大腿和臀部,天後回想起剛才那一幕,臉上不由的飛起兩片紅霞。

自己確實和小華**了,可是他人卻沒了蹤影?

「天後妹妹,在嗎?」

胡菲兒再次催促起來。

「姐姐,等一下,我把衣服穿好就給你開門。」天後聽出是胡菲兒的聲音,急忙應聲。

胡菲兒有點奇怪,大白天的這個小妮子怎麼把衣服脫了睡覺。

「姐姐,你找我?」胡菲收斂心神,發現天後已經把門打開了,一見白色半透明的睡衣披在身上,粉紅色的蓓蕾清晰可見,看得出她下身也沒有穿沒褲。

胡菲兒走了進去,發現天後的床上更是凌亂不堪,卧室內似乎還殘留著**后的氣息。

胡菲兒仔細的看了看天後,發現她臉色潮紅,顯然是****之後的表情。

難道她。。。。。。。。。

胡菲兒一陣心跳,急忙放開神識在卧室內搜索,看有沒有什麼發現。

「姐姐,你在找什麼?」天後對能量的感應是最為熟悉的,再加上剛才小楊華留給她的能量精華,感應力更是增強了許多,雖然胡菲兒很小心,但是還是被天後給發現了。

「天後妹妹,你剛才在卧室做什麼?」胡菲兒臉色微變。

天後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臉上火辣辣的,聲音像蚊吟一般:「姐姐,我在睡覺啊。」

天後的慌亂和害羞,自然沒有逃過胡菲兒的雙眼,她越發的肯定,剛才天後一定是和男子**了。

想到這,她不禁心中大怒,作為小華的女人居然做出這樣的事,實在是不可饒恕。

「天後,剛才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最好老老實實的告訴我?否則等小華醒來,知道了就不不好辦了?」胡菲兒早就從絲絲的口中知道了,楊華對天後的愛,她不想讓天後繼續錯下去。作為女人,她理解女人在生理上的需求,如果天後的出軌只是單純的生理需求,她也許會原諒她一次。

「姐姐,我。。。。。」天後極其聰慧,她從胡菲兒的表情和語氣中已經猜出了胡菲兒的意思,想了一下,只好說道:「姐姐,剛才是小華,是小華來了。」

「小華?你說剛才你是和小華。。。。。。」往下的話胡菲兒自然不好意思說了。

天後肯定道:「姐姐,確實是小華,否則我怎麼會那樣。」

胡菲兒心道,想騙我?我剛剛就是從小華那來的,他根本沒有蘇醒,還在靜坐中。

「天後,作為女人我知道女人會有一些生理上的需求,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我會幫你處理的。我知道小華對你的愛很深,我希望你不要做出對不起他的事。」

天後一聽胡菲兒沒相信她,頓時委屈的哭了:「姐姐你怎麼不相信我,真的是小華,我敢發誓,除了小華,別人要是敢碰我的身體,我就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胡菲兒見天後哭了起來,那表情絕對不可能是裝的,問題是自己剛才確實是從楊華那來的。

「天後妹妹,實話告訴你,我剛才就是從小華那來的,他根本就沒有蘇醒。」

「真的?」天後頓時呆住了:「怎麼可能?剛才的那人確實是小華,雖然我沒有睜開眼睛看他,但是我能感應到那確實是他的氣息?」

胡菲兒一驚:「什麼?你居然連眼睛都沒睜?「胡菲兒的臉上露出濃弄的殺氣,她一定要把那個冒充楊華的人,碎身萬段。

「姐姐,難道我。。。。。。。。?」天後感覺自己快要暈倒了,如果說小華真的沒蘇醒,那剛才就不可能是他。

胡菲兒冷靜了下來,想了一下道:「天後妹妹會不會是你做的夢?」作為女性,胡菲兒知道因為長久的性饑渴,睡覺時做出一些關於**的夢境來也是正常的,有點時候甚至會在夢中**。

有了這層分析,胡菲兒就判斷出天後先前一定是在做夢,然後在夢中**了,這些天,胡菲兒就夢到了好幾次都和楊華做起,並且在夢中**。 天後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整個過程,抬起頭肯定的說:「姐姐,絕對不是做夢,是真的,真的是小華,你要相信我。」天後感覺到先前從男人下體進入自己體內的那股熱流還在,就憑這一點也可以肯定這件事是真的,並不是自己做了春夢。

胡菲兒眉頭緊鎖,天後的表情根本不像是撒謊,看來這件事其中肯定有什麼蹊蹺。

「妹妹,姐姐相信你。不入我們去小華那再看看,順便讓小精靈看看小華的修鍊怎麼樣了?」胡菲兒拉起天後的手。

天後也想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急忙就和胡菲兒走向楊華的修鍊室。

兩人進去后,發現失蹤了好幾天的火麒麟和血猞猁全都在楊華身邊,似乎在討論著什麼。

「兩位主母好。」火麒麟和血猞猁同時恭敬的說道。

胡菲兒有點奇怪:「小猞猁怎麼今天對我的稱呼變了?」

血猞猁解釋道:「菲兒,我已經決定了,從現在開始異界正式成服小華,從今以後小華就是我們異界的主人。」

胡菲兒不得不佩服血猞猁的眼光,未來的宇宙動蕩不安沒,只有強者的庇護才能不受到傷害,選擇楊華,無疑是最正確的做法。

胡菲兒決定稍後給母親發消息,陳述其中的厲害關係,讓妖界也加入楊華的血嬰帝國。

「你們兩這些天該不會是去異界了吧?」天後問道。

火麒麟回答道:「不錯,我和血猞猁去了一趟異界,把異界加入血嬰帝國的事說了一下,順便看了一下小玉兒主母。」

胡菲兒急忙問道:「玉兒還好吧?」

血猞猁插嘴道:「小玉兒主母上次為了救助主人,不惜由仙入魔道,不過在蟻后的調理下已經好多了,估計過一陣就能正常了。」

「對了,怎麼不見小精靈?」天後發現平時一直在楊華體外吵嘴的五行精靈一個也不在。

「我們也不太清楚,我們也有事要和主人說。」

小精靈不在自然是被楊華叫了進去,和天後**后,小楊華髮現了一個後遺症,神嬰的居然在原有的基礎上,又縮小了一點。

「老大,你這是怎麼了?會不會是走火入魔了?」火精靈看著身體縮小的神嬰說道。

小楊華是有苦說不出,每想到爽了一把,把身體給弄小了,以後這可怎麼辦?

「你們別在我眼前亂飛,趕快想想到底是怎麼回事?」小楊華看著眼前飛來飛去的小精靈一肚子氣。

「老大,我們是精靈,對你們的這種修鍊方法一點也不懂,要不我們出去幫你問問幾位大嫂,她們博學多才,應該會知道的。」

「別,別去。」楊華叫住了快要出去的火精靈:「別去,千萬別把我現在的身體情況告訴天後她們。」

停了一下,楊華道:「你們先出去看看天後有沒有事?」剛才那事,小楊華畢竟心虧,想讓小精靈看看天後的情況。

五行精靈雖然不明白楊華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順從的出去了。

五行精靈剛剛出去就發現楊華身邊站滿了人,其中還有兩隻獸類,看這架勢應該是出什麼事了。

「大嫂好。」五行精靈先是恭敬的行了禮,然後把目光轉向了火麒麟和血猞猁。

「你們是老大的坐騎吧?」小精靈記得眾神山的那些主神就喜歡弄一些奇怪的獸類當自己的坐騎。

火麒麟白了小精靈一眼,道:「誰是坐騎了,我們都是超級神獸,是老大最得力的幫手。不像你們這些小不點,看起來一點用處也沒有。」

「什麼?」火精靈在半空氣得身體亂抖,你居然說宇宙中未來的五行神王一點用都沒有?我要向你挑戰。「

火麒麟自然知道五行精靈的來歷,不過向進化到這種程度的五行機關年齡他顯然還不放在眼裡:「你不也說了嗎?你們是未來的五行神王,也就說現在還不是了。你是火屬性的,就憑你那點元素之火還想和我斗?」

「你……」

火精靈氣憤的向火麒麟砸過去一道火球。

火麒麟根本就沒有躲避的意思,一張口把那道火球吞了進去,咂巴著嘴:「好吃,還有嗎?」

火精靈心中一驚,打算髮動更強的攻擊,胡菲兒見狀急忙阻止道:「行了,那麼先別鬧了,我們有事要問小華,小精靈你們負責幫我帶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