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鬼連忙道:“我不要冥幣。”

陳浩氣結:“我給你活人的錢,不過給你錢了,你也用不到啊,要不,我給你家人怎麼樣?”

女鬼搖頭:“不行,我家那個死鬼,一輩子就沒對我好過,憑什麼把錢給他,還有我那個不要臉的女兒,我拆遷房的錢都用來供她出國讀書,結果嫁個老外就不回來了,我死了這麼久都沒見人,一點都不孝。”

說完,女鬼期待的看着陳浩:“鬼差大哥,這錢還有我存的私房錢能不能存在你這裏,等我投胎了,你再給我?嗯,我可以不要利息的。”

叮咚:樂死鬼楊菊花,七個月陰魂,完成死願,獎勵一年道行。 臥槽,還有這種操作!

聽到女鬼的話,陳浩有些懵。

但是隨後系統任務的激活讓陳浩無言以對。

拽校草的灰姑娘 這任務真成了!

不過這獎勵,貌似有點少啊。

給一個女鬼存錢,還要找它轉世,纔給一年道行?系統大佬,咱憑良心講,你這樣太摳了吧!

心中腹誹,陳浩心中默唸:“系統大佬,這投胎我也無法掌控啊,誰知道這女鬼投胎哪家,我怎麼給?”

叮咚:任務發佈,宿主自己摸索。

陳浩目光一動。

系統這麼說,就是這任務可以通過非常規手段完成呢,那這樣的話,或許……

女鬼滿臉期待的看着陳浩,等他回覆。

陳浩斟酌了片刻,開口道:“這也可以,等你投胎之後,我就把你的錢給你。”

女鬼大喜,連忙道:“太好了,謝謝鬼差大哥。”

隨後在女鬼的帶領下,他來到了楊菊花的家。

楊菊花指點了藏錢的地方,陳浩就讓黑貓進去,悄悄把它存錢的卡拿了出來。

楊菊花說了存錢的數額,再加上陳浩彌補的打麻將贏錢,一共二十一萬三千六百五十二塊。

似乎怕陳浩貪污,楊菊花果斷表示,零頭可以孝敬陳浩,等它投胎成功,只要給它二十一萬三千就行。

說完楊菊花目光灼灼的看着陳浩,一副你是鬼差大佬,我都這樣了,你總不能還會騙我吧!

陳浩哭笑不得,你丫的比系統還扣啊,果然是死了都要錢。

不過任務重要,陳浩保證給送到,而且他一分都不要。

楊菊花這才滿意點頭,然後在一道白光中,消失不見。

楊菊花離開,系統任務並沒有傳來完成的消息。

陳浩也不着急,駕車來到一處最近的銀行,把楊菊花的存款轉移到自己的賬戶,然後陳浩拿出手機,打開了輕鬆籌。在一個個籌款的下面輸入不等的數額。直接把楊菊花告訴自己的存錢數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全部散空,捐給了那些需要錢的人。

等散完之後,系統的聲音隨之而來。

叮咚:樂死鬼楊菊花,七個月陰魂,死願完成,一年道行獎勵發放。

感受着法力的增長,陳浩臉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做任務不能死腦筋,要隨機應變。

能激發的任務,肯定就有完成的辦法,這個存錢,不一定要自己存,可以幫它做好事,行善積德,等它投胎後,自有橫財上門。

完成了楊菊花的任務,陳浩又讓年輕鬼帶自己去找下一個。

這第二個就有意思了。

這個鬼是一箇中年男子,看起來頭髮亂糟糟的,穿着破舊,一身邋遢。它站在一家彩票站門口,滿眼的不甘心,不斷念叨爲什麼喝酒,喝酒誤事。

看這模樣,陳浩不用問就猜出來,這貨肯定是個彩票迷,怕是因爲喝酒,錯過了一期,結果那一期就中了。

這樣死的,執念肯定是彩票。

就是不知道,這個鬼和之前遇到的那個是不是一樣,能不能用錢解決,畢竟彩票這東西,你不買,它出,你買了,它估計就不出了。

陳浩上前,拍了拍中年鬼。

中年鬼如同年輕鬼所說,不搭理陳浩,只是看着彩票站,沉浸在自己的絕望中。

陳浩用力拍了拍,還喊了一聲,但是中年鬼依然如此。

陳浩無語了。

就算有任務,也要你理我才行啊,這貨的執念就這麼深?

“沒用的,我之前很多次都想找它說話,就算我打它耳光也不理我。”年輕鬼開口說道。

陳浩認真的打量中年鬼片刻,轉身就走:“那去找下一個。”

年輕鬼道:“這個不幫了?”

“沒緣分,怎麼幫?”

上車,走人,十幾分鍾後,陳浩來到一個破舊的小房子前。

到了這裏,年輕鬼驚訝道:“哎,那個老鬼呢?怎麼不見了。”

陳浩看着破房,能夠感知房子內有陰氣匯聚,還有些殘魂氣息。

如果不出所料,這個老鬼,魂飛魄散了。

沉默片刻,陳浩看向年輕鬼道:“它走了。”

嗯?年輕鬼愣住。

陳浩道:“魂飛魄散的意思,當鬼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死後不去輪迴,天長地久之後,你的魂魄會越來越虛弱,然後就會和人死一樣,你的魂魄會散去,從此天地之間再也沒有你的存在。”

年輕鬼面色微變,好一會兒後看着陳浩道:“那就是還要死一次嗎?我現在還能存在多久?”

陳浩道:“我不知道,你現在看着沒事,說不定哪一天就不在了,所以,如果真的想要去找你的母親的話,自己琢磨一下吧,別帶着遺憾魂飛魄散。”

年輕鬼點頭:“原來是這樣,那我明白了,謝謝哥,不過找媽媽那個事還是算了,我對她沒有愛,只有恨,心裏想的是,找到她,問她爲什麼要生下我卻不要我。不過仔細想了想,也沒啥用,我都生下來了,現在也都死了,就算問了又怎麼樣?我就慢慢等待魂飛魄散吧,做人太累,我實在不想去投胎了。”

陳浩默然。

這個年輕鬼真的鑽了牛角尖,無法勸解了。

也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鬼也一樣,它既然不願意,那就隨它心意吧。

之後,年輕鬼就好像興盡了一下,和陳浩道別,然後主動離去。

等年輕鬼一走,陳浩也沒有心思繼續找鬼,迴轉了酒店。

正打算去洗漱,突然手機鈴聲響起。

拿起一看,是一個陌生來電。

想了想,陳浩接通,然後一道女聲響起:“陳大師你好,我是周芷昕。”

周芷昕?周志強的女兒!

陳浩心中微動,開口道:“是你啊,有什麼事嗎?”

周芷昕道:“剛纔我父親來找我們了,謝謝你,對我父親的恩情。”

陳浩道:“沒事,這是它自身的功德和機緣,我只是順水推舟。”

周芷昕道:“恩情就是恩情,我記在心裏了,這個號碼是我的私人號碼,如果陳大師以後有什麼需要,儘管可以聯繫我,只要能做到的,我絕不推辭。”

陳浩笑道:“那行,我記下了,還有別的事嗎?”

周芷昕道:“還有一件事,我父親臨走前跟我說,它在什麼噬魂的身上發現了一個祕密。” 噬魂的祕密?

聽到周芷昕的話,陳浩眼神一動,開口道:“你先不要說,現在在哪裏,我過來找你。”

周芷昕頓了頓,道:“我在水晶酒店。”

陳浩道:“行,你在酒店門口等我,我現在過來,有些事,不適合在電話裏說。”

掛斷電話,陳浩招呼黑貓和公雞一聲,就離開了。

十幾分鍾後,陳浩來到水晶酒店。

這酒店是五星級,從外面看就很豪華。

陳浩下車,就在酒店的門口看到了周芷昕。

“這個什麼噬魂,很重要嗎?我父親讓我轉爲告訴你的時候,也說不讓外人知曉。”看到陳浩,周芷昕問道。

陳浩道:“重不重要,要看你父親要告訴我的是什麼了。”

周芷昕左右看看,沒有人,這纔開口道:“我父親說,噬魂的記憶中有幾個畫面,第一個是一座很高的山,叫鳳凰山。山上有一個石洞,洞內有一個紅色影子,這紅色影子每天都在哀嚎。第二個是一個女人,這女人很年輕漂亮,喜歡穿紅色衣服,帶白色手套。第三個就是一句話,那句話很嚇人,說人類都該死。”

陳浩眉頭一挑,若有所思。

一見鍾魚 有關部門的人追擊噬魂,只抓不殺,說是紅雲仙子要。

這紅雲仙子陳浩不認識,但是道門十強他聽古道全說過,當初古道全看到的洪慶山就是因爲選擇了古寶靈劍的傳承,列入十強之一。

從這一點看,道門十強就真的很厲害。

十強之一的紅雲仙子,要噬魂,而噬魂的記憶中卻有這樣的畫面。

難道說紅雲仙子和這幾個畫面有什麼關係?

“陳大師,我父親要我轉交的,就是這些。”周芷昕繼續說道。

陳浩回神,笑道:“這些足夠了,嗯,你父親現在去哪了?”

周芷昕道:“我父親說它不能留在人間,要去地府,如果還想再見,估計只有等我死去才行了。”說完周芷昕臉色有些黯然。

好好的,父親被氣死,陰陽相隔,雖然父親因禍得福,居然成就了陰神之位,但是對周芷昕來說,她並沒有盡完孝道,心中難免悲哀。

陳浩道:“節哀順便吧,萬事不可強求,且你父親得到福報,日後終有再見之日,好好活着,不要讓你父親爲你擔心。”

周芷昕點頭:“多謝大師,我明白的,嗯,大師在金河要逗留多久?”

陳浩笑道:“我行道天下,居無定所,估計明天就要離開,日後有緣再見吧。”

周芷若道:“那我預祝大師一路順風。”

一胎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閒說幾句,陳浩道別,駕車離去。

一夜無事,第二天,金河市依然還在熱鬧,上崗村的反差待遇,吳峯的傷重而死,就連醫院那莫名的尖叫和玻璃燈泡爆炸都引來了不少關注,猜測這事和上崗村有啥關係。

不過這一切,都和陳浩沒關係了。

一大早,收拾完畢,陳浩就駕車帶着黑貓和公雞離開了金河市。

就在陳浩離開不久,金河市水晶酒店,幾個人敲了敲九零三的房門,然後周芷昕打開。

還不等周芷昕詢問,幾個人之一的一個女孩,雙眼浮動靈光,隨後周芷昕的眼神變得呆滯,讓幾個人走了進去。

進去之後,女孩開口問道:“你是周志強的女兒周芷昕嗎?”

周芷昕呆呆的點頭。

女孩繼續問:“昨天晚上,你打了一個電話,要告訴陳浩一件事,那件事是什麼?”

周芷昕正要開口,突然眉頭一皺,眼神又恢復了清明,看向進來的幾個人面色一變,退後幾步開口道:“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

咦!

女孩看周芷昕恢復正常,頓時露出驚訝的神色,隨後眼神再次浮動靈光看向周芷昕。

但是這一次,女孩突然慘叫一聲,捂住了臉。

“呂柔,你怎麼了?”女孩的同伴急忙詢問。

女孩驚恐道:“我的法術被破了,她身上有神光護身!”

神光!

女孩同伴一驚,看向周芷昕,果然,從周芷昕的身上看到了一種莫名的光芒,這種光芒雖然稀少,卻非常強大,保護了周芷昕的魂魄。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不說我報警了。”周芷昕聲音加大了一些,同時她心中凝重,覺得自己接觸到了不得了的人。

女孩同伴面色認真的看着周芷昕,開口道:“我爲剛纔的行爲道歉,我們只是想了解一件事,並不打算破壞你的生活。”

“呵,道歉就完了?你把人身自由當什麼了?把法律當什麼了?如果剛纔你們要我給你們轉賬,那我損失了找誰?有關部門就能這麼肆意妄爲嗎?”周芷昕得勢不饒人,反擊了一句。

女孩同伴道:“這個放心,我們是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絕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我不知道什麼有關部門,現在也不想和你們說話,請你們離開。”周芷昕認真說到。

女孩同伴頓了頓,果斷挽着女孩離開。

周芷昕關上門後,嚴肅的表情瞬間散去,變得有些花白,她甚至能夠聽到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

有關部門她的確不知道,但是剛纔女孩說法術,還有什麼神光,她卻明白,這兩個人怕是和陳大師一樣的人。

被這樣的人找上門,還問自己事情,周芷昕想起昨天晚上和陳浩說的話。

不過這時候想,周芷昕卻愣住。

她完全忘記自己和陳浩說過什麼了,好像是父親讓自己轉交什麼話,可是自己明明記得說過,但是卻完全想不起來。

這是,父親動的手腳嗎?

周芷昕遲疑了一下,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然後一個女聲響起:“芷昕,怎麼了?”

周芷昕道:“蘭姐,今天有人來找我了。”

“找你?是上崗村的人嗎?你等着,我馬上就到。”女聲一驚。

周芷昕道:“不是,是另外的人,他說自己是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

女聲頓時沉默了。

好一會兒後,女聲道:“芷昕,他們找你幹什麼?”

周芷昕道:“我不知道,說要問我一個事,但是卻對我不知道動了什麼手段,讓我變得迷迷糊糊,然後我回過神來,他們就說道歉,現在已經離開。”

女聲驚訝道:“你居然能自己回神?你等着我馬上就到,到了再和你細說。不過給你提個醒,你能做到這樣,有關部門肯定還會找你的,說不定會招攬你。” 從金河市離開,陳浩一路向南,悠然前行。

等到了中午的時候,陳浩來到了一個小城。

小城挺繁華,道路四通八達,來往車輛頻繁,顯然是個交通樞紐之地。

正好開了幾個小時車,陳浩也餓了,進入城內,尋找飯店。

在一條街道邊看到了一個看起來很紅火的酒樓,陳浩開過去,正要停車,突然一輛寶馬咻的越過自己,停在了自己要停的車位上。

陳浩差點沒撞上,嚇了一跳。

瞪大眼睛看向那搶車位的寶馬,就看到一個青年下車,然後從副駕駛座把一個看起來年紀不小的肥胖孕婦扶了下來,走向酒樓,對於剛纔冒險搶車位的事,竟然完全不在意。

陳浩怔怔看着兩人進入酒樓,突然咧嘴笑了。

“死氣臨頭,命宮晦澀,這是劫難臨頭啊!”

自語了一聲,陳浩換了一個車位,讓黑貓和公雞留在車上,然後走向酒樓。

剛走進酒樓內,陳浩動作一頓,他看到一個小孩子正在飛跑,突然就飛了出去,啪的摔在地上。

或許沒人注意,但是陳浩明顯的看到小孩子摔倒的時候,有一條腿伸了出來,把小孩子絆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