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未像現在如此幸福過!

聖殿內,南宮聖主暴怒道:「譚雲,你搶走玉沁,你皇甫聖宗,這是要向我南宮聖朝,和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宣戰嗎!」

「不,你錯了!」譚雲豪氣萬丈,神色堅定道:「本宗主不僅和南宮聖朝、神魂仙宮、永恆仙宗宣戰,還有和……」

譚雲話音一頓,右手怒指石破天,「還有和你石族宣戰!」

譚雲清楚,石碗若死訊,被石破天得知后,石破天必定不會放過自己。

在譚雲心中,與其如此,那就一起來吧!

譚雲厲聲道:「為了玉沁,為了我的女人,別說與你們為敵,就算與整個天罰大陸為敵,我譚雲又有何懼!」

「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石破天像是看著螻蟻般盯著譚雲,「就算你皇甫聖宗,不與我石族開戰,我石族也不會,放過你這個拐走我外孫女的雜碎!」

譚雲星眸中寒光閃爍,「少給你臉上貼金,玉沁根本不是石碗若這個賤人的親生女兒……」

「你放屁……」石破天話音未落,南宮玉沁冷冰冰的聲音從玲瓏聖塔內傳出,「石族長,我不是你的外孫女,我的親生母親,就是被你女兒這個毒婦殺死的!」

聞言,石破天老軀一顫,顯然他不清楚此事。

石破天看向南宮聖主,道:「這究竟怎麼回事?」

「岳父,玉沁一定是被譚雲迷惑了。」南宮聖主怒指譚雲,朗聲道:「所有人聽著,譚雲說玉沁是他未婚妻之事都是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你他娘的別說你不清楚,段蒼天把玉沁從我家鄉強行帶走之事!」譚雲怒視南宮聖主,破口大罵,「你這個禽獸,你對玉沁娘親所做的不齒之事,難道也是假的!」

「還有石碗若這個毒婦,殺死玉沁娘親你也在場!」

南宮聖主萬萬未想到,譚雲竟然將這些事都知道,他怒喝道:「你胡說八道……」

這時,石破天怒視譚雲一眼,接著看向南宮聖主,「這只是譚雲的一面之詞,你去把若兒找來……」

不待石破天話罷,便被譚雲截斷,「不用找了,人我已經給你們帶來了!」

話罷,譚雲乾坤戒一閃,將一個禮盒甩在聖殿內!

「砰!」

禮盒打開,一個腦袋骨碌碌的滾到了南宮聖主的腳下! 血淋淋的腦袋,被長發遮住。一股不祥的預感,自南宮聖主心中蒸騰而起!

「啊……是聖母姐姐的!」席位上的劉貴妃,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

「聖母!」南宮聖主發出了悲痛欲絕之音,他上前捧起了腦袋,只見石碗若一副驚恐中,死不瞑目的模樣!

「若兒!」石破天老軀顫抖,渾濁的淚水奪眶而出。

他的夫人殷玉凰一陣頭暈目眩!

毫無疑問,石碗若的死訊,對她而言猶如晴天霹靂!

這一刻,殿內、殿外所有人驚呆了。

他們萬萬未想到,南宮聖母竟然被人殺了!

「女兒啊!娘的女兒啊!」域胎境五重的殷玉凰,哭喊一聲,繼而,怒視譚雲,尖叫道:「我要殺了你!」

「本族長要將你碎屍萬段!」石破天面紅耳赤,就要動手時,譚雲厲喝道:「想殺我,你們也得問問汝嫣高賢同不同意!」

說著,譚雲右手抓住汝嫣辰左手的一根手指,「咔嚓!」硬生生的掰斷!

「啊!」汝嫣辰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哀嚎聲。

昨日譚雲便篤定主意,抓住汝嫣辰,便等同於有了免死金牌。

譚雲自負汝嫣辰在自己手中,汝嫣高賢斷然不會讓石破天、殷玉凰對自己動手。

果不其然!

「石族長慢著!」汝嫣高賢蒼老的沉喝之音響起時,他身影一閃,便出現在聖殿中央,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汝嫣高賢,他害死了本族長的女兒,你給本族長讓開!」石破天怒吼道。

「老朽不能讓!」汝嫣高賢體內驟然爆發出域胎境七重的強橫氣息,他沉聲道:「辰兒,還在他手中呢!」

「沒錯!以你們夫婦的實力,殺譚雲輕而易舉,可是我晜孫也就沒命了!」

「所以很抱歉,老朽不能讓你們出手,否則,辰兒有何閃失……」

這時,譚雲唯恐天下不亂的接話道:「若汝嫣辰有何不測,罪魁禍首那就是你們這一對老夫婦!」

「氣煞我也!」石破天雙目中燃燒著熊熊怒火。

「岳父岳母息怒,請聽小婿一言!」南宮聖主遏制著喪妻之痛,大聲道:「譚雲陰險狡詐,他一定早就算準了要挾汝嫣辰,來逼迫汝嫣前輩成為他的擋箭牌!」

「現在,我們首要的任務是營救汝嫣辰,然後,再殺譚雲。」

「即便今日殺不死,來日我們也可攻打皇甫聖宗!」

聞言,汝嫣高賢沉聲道:「聖主說的對,譚雲如此殘忍對待我晜孫,且今日搶親,讓南宮聖主、永恆仙宗、神魂仙宮蒙羞。我和你們的心情是一樣的,我也恨不得將譚雲挫骨揚灰!」

「可是辰兒在這畜生手中,我們真的不能再輕舉妄動了!」

「有些話,老朽雖然不願,但還是得提前說清楚。即便你們殺了譚雲,可若我晜孫遭到不測,我永恆仙宗與南宮聖朝、石族的恩怨便結下來了!」

「若能保住我晜孫的命,那我永恆仙宗,也不會因為婚事原因,與南宮聖朝解除同盟關係!」

「這其中的利弊,你們考慮清楚了!」

聞言,石破天、殷玉凰只能聽取了汝嫣高賢的意見。

不過二人提議,只要解救汝嫣辰成功后,便全力追擊譚雲,不給譚雲活命的機會!

「當然!」汝嫣高賢毫不避諱的話罷,當即不露聲色的給石破天、殷玉凰、南宮聖主傳音道:「三位,方才老朽也只是做個樣子迷惑譚雲,讓這個雜碎放鬆警惕,你們聽我口令,一起對他出手!」

「他區區一個神域境八重,若是今日讓他跑了,從今以後,我永恆仙宗、神魂仙宮、石族、南宮聖朝的臉,可就被徹底丟盡了!」

聞言,石破天、殷玉凰、南宮聖主當即傳音贊同!

「譚雲,你不就是想帶玉沁離開嗎?」南宮聖主雙目赤紅道:「只要你答應不傷害汝嫣少主,本聖主便答應放你走!」

譚雲笑了笑,「這筆買賣不錯,正合我意,不過離開前有些事,我必須和你們說清楚,也和今後想得知真相的天下人說清楚!」

「你想說什麼!」南宮聖主咬牙切齒道。

譚雲冷笑一聲,未理會南宮聖主,而是回首俯視著廣場中的眾人,「在你們眼中或許是玉沁逃婚,將南宮聖朝臉面置之不顧,但是公道自在人心,我必須讓你們明白,玉沁不愧對南宮聖朝,不愧對任何人!」

話音甫落,譚雲右臂一揮,一蓬淡金色靈力在虛空中凝聚出一幅記憶影像,影像中展現給眾人的是,自己和玉沁在望月鎮成婚時,段蒼天如何拿自己家人性命,逼迫南宮玉沁,將其帶走的全部過程!

這些記憶影像,是譚雲之前回家時,他父母爺爺凝聚給他的,這時,他便將看過的記憶影像,再次凝聚出來。

看著記憶影像,儘管上萬人嘴上不說,可心裡清楚,南宮玉沁的確是譚雲的未婚妻!

同時眾人恍然醒悟,怪不得自己之前一直沒有見過長公主,突然有一天長公主便從南宮聖朝冒了出來!

但眾人疑惑的是,長公主之前怎會在譚雲的家鄉?

在眾人迷惑不解時,玲瓏聖塔內南宮玉沁,忍著悲痛,在譚雲身前凝聚出了另一幅記憶影像。

影像中的畫面,令人不忍直視。

但見石碗若一口一個叫賤人的羞辱南宮玉沁,且抽打其兩記耳光,以及南宮玉沁出生后,聶柔為了保護玉沁,這才讓大哥將玉沁送到瞭望月鎮。

還有石碗若親口講述如何拿襁褓中的如雪,逼得聶柔下跪后又將其殺死的過程。

以及石碗若殘忍的殺害,玉沁的外婆、二舅,又以玉沁外公、三舅、四舅的命,要挾玉沁嫁給汝嫣辰的整個血淋淋的惡毒過程!

至此,石碗若真正的嘴臉,讓在場所有人看在了眼裡!

多數人嘴上不敢說聖母的壞話,可心中著實認為,實在是太卑鄙惡毒了!

這一刻,毋庸置疑,無論是石族,還是永恆仙宗、南宮聖朝的臉徹底丟盡了!

汝嫣少主娶妻當天,新娘跟譚雲站在一起,這無疑是永恆仙宗最大的恥辱!

而堂堂一朝之母的石碗若,卻是醜陋、骯髒之人,且還被南宮玉沁當場揭發,這對於南宮聖朝而言,必然是無盡的恥辱! 「譚雲,本聖主發誓,不殺你誓不為人!」南宮聖主心中咆哮一聲,接著,神色肅穆道:「今日關於聖母之事,任何人不得私下談論,違令者誅滅九族!」

南宮聖朝的所有人,誠惶誠恐的應聲道,「遵命!」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譚雲恥笑道:「南宮聖主你放心,待本宗主離開后,一定會好好的宣傳一下,石碗若這個一朝之母,是多麼的無恥!」

聞言,南宮聖主氣得肺都要炸了,他深吸口氣,道:「我南宮聖朝不歡迎你,給本聖主滾!」

譚雲訕訕一笑,左手提著汝嫣辰,一步步朝高台下走去。

「砰!」

走下高台後,譚雲回首隔空推出一掌,頓時,一隻靈力手掌,將聖殿上方懸挂著「喜」字的牌匾轟成了紛飛的齏粉!

譚雲回首正要離去時,看到左側席位上,一名神域境大圓滿的大將,正望著自己目露凶光。

「看什麼看!」譚雲掐著汝嫣辰,身影一閃而逝,下一瞬出現在大將身前時,右拳以大將不可企及的速度,擊中了其的腦袋!

「砰!」

那大將還未反應過來,整個腦袋便爆炸開來,無頭屍體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砸落在三百丈外的席位上!

「哼。」譚雲冷哼一聲,便朝廣場外不急不慢的走去。

譚雲看似一副從容的樣子,實則,他整個心弦、全身神經皆緊繃了起來。以譚雲的閱歷,他可不認為手裡有了汝嫣辰,便萬無一失了!

譚雲嘴唇無聲而動,立時,極品玲瓏聖塔內,響起命令之音,「老猿、大塊頭、魔兒,一旦有人偷襲我,你們務必出手!」

「還有其他族王,你們境界較低,老實的待在塔內,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出來!」

命令過後,譚雲左手提著汝嫣辰,凌空飛出了金色巨門后,映入視線的則是一幅震撼的畫面。

但見皇宮上空中,密密麻麻騰空而立著數十萬神脈境的修士大軍,譚雲的下方左右、前方的寬闊街道中,也是修士大軍!

譚雲的後方,則是南宮聖朝的東平、南定、西鎮、北征四大元帥!

在四大元帥身後,則是所有人中實力最強的,域胎境七重的汝嫣高賢、域胎境六重的石破天、域胎境五重的殷玉凰!

譚雲凌空而立,仰視著擋住去路的修士大軍,星眸中充斥著冷冽的殺意,沉聲道:「給本宗主滾開!」

譚雲翻手間,極品尊器飛劍,自右手憑空而出,頃刻間,譚雲運轉了鴻蒙弒神劍訣,氣息瘋狂暴漲起來!

在眾強者震驚的目光中,譚雲氣息停留在了域胎境三重!

陡然之間,譚雲體內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之力湧入了飛劍內。

「鴻蒙弒神劍訣——五行破滅!」

譚雲右手持劍,手腕一旋,閃電般揮出了五劍!

「嗡嗡——」

頓時,虛空震蕩,五道璀璨的三百丈劍芒,自虛空中綻放開來的剎那,金、木、水、火、土之力五道劍芒,合五歸一,變成了一道長達千丈的五行劍芒,悍然朝前方虛空中修士大軍斬去!

千丈五行劍芒瞬間極致,吞噬了數千名神脈境修士大軍,使得方圓兩百里虛空支離破碎!

「啊……」

「不……」

「……」

一時之間,蒼穹中絕望的慘叫聲,接連響起,數千名修士大軍整個身體,在劍芒之下紛紛爆碎開來,化成了漫天灑落的血雨!

「嘩啦啦!」

血雨中一塊塊碎屍,鋪天蓋地而下,頓時,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血腥氣味!

而五行劍芒潰散時的餘威,猶如駭浪朝四周的修士大軍席捲開來,足有上萬名修士大軍,慘叫著口噴鮮血,身負重傷的墜落虛空!

這一刻,下方萬丈內的皇宮建築,已完完全全的被血洗!

「譚雲!」南宮聖主怒斥道:「你再敢動手殺人,本聖主就算不顧汝嫣辰死活,也要殺了你!」

南宮聖主徹底怒了!

要知道這些神脈境大軍,可是南宮聖朝未來的希望!

他萬萬未想到,譚雲如此殺伐果斷,想殺就殺,毫不顧忌!

「你嚇唬誰呢?」譚雲冷笑道:「本宗主要離開,他們卻擋住了去路,那他們就該死!」

話罷,譚雲斬釘截鐵道:「擋我者死!」

此話一出,擋住譚雲虛空中的修士大軍們,忍不住朝兩側躲閃!

「鴻蒙神步!」

譚雲朝虛空邁出一步,便跨越了數百里距離,接著,低空飛出了皇宮大門!

「嗖嗖嗖——」

此刻,四大元帥、汝嫣高賢、南宮聖主、石破天、殷玉凰再次出現在譚雲身後百丈處。

狂風吹亂了譚雲髮絲,卻吹不散他星眸中堅定,他徐徐回首,冷冷地掃視幾人,「給本宗主,全部退回皇宮!」

「不行!」汝嫣高賢立即拒絕道:「從此處到城門還有五百萬里,若你屆時不放我晜孫怎麼辦!」

「少他娘廢話,給老子後退!」譚雲話音甫落,右手猛然抓住汝嫣辰的左臂,在其慘烈的哀嚎中,將左臂硬生生撕了下來!

「啊……譚雲不要再折磨我了,求你了!」汝嫣辰眼淚鼻涕混合在一起,流入了口腔。

「譚雲,別傷害我晜孫,老朽答應!」汝嫣高賢咆哮震天,猛然轉身背對譚雲間,任誰都未看到他眸子里一閃而逝的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