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感慨著,「我沒有女兒,對萌萌是真心喜歡。也是真心把她當成女兒來疼的,以後她嫁進我們家,絕不會受半點委屈。否則,我第一個饒不了雲遲這混蛋!」

陸萌感動得連連點頭,對對對,饒不了宋雲遲這個王八蛋!

陸胤沒好氣的拍了陸萌小雞啄米似的腦袋,都還沒嫁進去呢,就開始背叛娘家人了!

「唉喲。」陸萌捂住腦門,小聲哼哼,「哥你打我幹什麼?」

「叛徒。」陸胤沒好氣的道。

「我才不是呢。」

「閉嘴。」

宋夫人和宋先生對視一眼,這……這還遷怒到了萌萌身上?

「陸先生,這……萌萌也是實話實說,你不要過分責怪她。」

陸胤:「……」

還沒嫁進宋家呢,就開始指責他訓斥妹妹了。

矜持老公,別惹我! 若是真的嫁進去了,還得了?

萌萌豈不是成為了他們宋家的人?!

好生氣!

突然就不想讓萌萌嫁了!

陸胤甩臉色了,滿臉都寫著不高興,宋雲遲及時打圓場,「母親,父親,不如你們先和大舅子一起商量結婚的事宜,我和萌萌先去領證?」

「好,就這麼辦吧。」難得的,宋先生站在了兒子這一邊,當了一次助攻。

宋夫人也有心讓這件事儘早的安定下來,她抬眸,殷切的望著陸胤,「陸先生,你覺得呢?」

「我覺得不……」行!

陸萌按住快要抱走的陸胤,含蓄的說,「伯母,我哥覺得可以的。」

「那就好那就好。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雲遲,你就先和萌萌去領證吧。別耽誤了吉時。」

「好。」宋雲遲起身,飛速的來到陸萌身邊,小心翼翼的攙扶著她往外走。

不一會兒,便消失得人影不見。

他怕腳步慢一點,就被陸胤給逮回去。

這婚就結不成了!

他也看得出來,陸胤反悔了,不想把萌萌嫁給他了。

所以,打鐵要趁熱,趁著他還沒說出反悔的話,先把事情拍板釘釘下來。

到時候,木已成舟,他再反悔,也沒用了。

車廂內,陸萌負氣的把腦袋轉向一旁,看著車窗外。 全程,都無視開車的男人。

宋雲遲專註的開車,手心微微發汗,第一次如此緊張。

畢竟要去民政局領證了,不久后,副駕座這個女人,就要成為他的妻子了。

想想,還是很激動。

等紅燈的時候,宋雲遲側頭,看著用後腦勺對著他的陸萌,哭笑不得,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那圓溜溜的後腦勺,「萌萌,在看什麼?」

「別碰我。」

「咳。」輕咳一聲,宋雲遲忍著笑,「還在生氣么?」

重生九零做大佬 「不想跟你說話。」

「那可以跟我發信息么?」

「……」無恥!

「實在不行,發微信也信。」

「……」滾蛋!

宋雲遲湊上前,扳過她的腦袋,薄唇在她白皙的臉蛋上輕啄一口,誘哄著,「好了,是我的錯。萌萌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男人的一雙桃花眼,染著笑意,此刻異常的撩人,無形之中,散發著撩人的氣息。

無形的勾引,最為致命!

陸萌向來是個顏控,她承認,宋雲遲這混蛋,有一副好皮囊!

她暗暗告訴自己,她是看在他有一張好看的臉的份上,才跟他說話的!

絕對不是原諒他了。

她才不會原諒他,哼!

滴滴滴……

後面傳來了鳴笛催促聲。

宋雲遲不敢再多看她,立即往民政局開去。

尷尬的氣氛,消散得無影無蹤。

陸萌暗暗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呼呼……臉蛋有些發燙。

一定是太熱了。

嗯,一定是這樣的!

她按下車窗,冷呼呼的風從車窗外灌進來,直接扑打在她臉上,頓時,冷得一哆嗦。

宋雲遲立即把車窗關上,「怎麼,是熱了么?風太冷,我給你開一點冷氣。只能開一點,要是感冒了,對你和孩子都不好。」

「我不要冷氣!我就要吹風!」陸萌為了挽回面子,又把車窗降下。

阿嚏——

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之後,她慫了。

身子縮成小小的一團,看起來有些可憐和無辜。

宋雲遲無可奈何的嘆息一聲,「再忍一忍,很快就到了。」

「(╯^╰)」

來到民政局,宋雲遲小心翼翼的牽著陸萌,他一早就跟民政局打了招呼,開啟了特殊通道。

所以他和陸萌,可以優先辦理,不用排隊。

當然,他絕對不是為了耍特權,而是……擔心排隊的時間,會讓陸萌反悔。

所以,他需要絕對的效率,立即把陸萌歸納成為他的人。

成為他的宋太太。

證件都帶齊了,交給工作人員,旋即工作人員便來幫他和陸萌拍照。

向你懺悔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兩人今天都穿了白色襯衫。

陸萌軟萌可愛,看臉蛋,絕對是一副身嬌體柔易推倒的少女模樣,宋雲遲英俊不凡,清貴優雅,和陸萌站在一起,配一臉!

「萌萌,笑一下。」

「笑不出來。」陸萌存心跟他作對。

「那你腦袋離我遠一點。」宋雲遲薄唇噙著一抹薄笑,已經摸透了她的心思。

就是故意跟他作對。

所以,話得反著說。

話音剛落,陸萌的腦袋便靠了過來,還使勁蹭著他,笑嘻嘻的,一臉嘚瑟,「我偏不!」 而如今,司馬耀以武皇境界來保護眾人,近距離體驗一下自然的壯觀,無疑有點猛啊。

「徒兒,快快將你的契約獸也帶過來,那颶刃暴恐怕馬上就要出現了。」司馬耀站在眾人前面,向著古木說道。隨後體內劍氣開始釋放,在周圍形成了一道模糊的防禦屏障。

古木見狀,便知道師尊是鐵了心要玩刺激的。

而且諸位師兄臉上也洋溢著激動,好像一點也不擔心,那自己如果再膽怯,好像真的是怕了,於是微微點頭,將遠方早已發現情況不對,站了起來的小金召回來。

既然想玩,那就玩了吧。

古木也豁出去了。

當小金從遠方趕來,那赤炎馬群又開始暴亂了,不過最後紛紛被劍格峰的弟子一一安撫下來,如此,他們這些人便徹底集合在了司馬耀的身後,等待著那『颶刃暴』的到來。

曹州的大總管楊志更是坐在草地上,手裡捧著司馬耀送於的『靜心經』,還在心中暗暗吟唱。

這貨是在祈禱嗎?

顯然不是。

因為他現在咧著個嘴,臉上的表情好像是在期待,好像也喜歡玩刺激!

「呼!」

「呼!」

就在眾人嚴陣以待了大約半個時辰,無邊陰暗的大草原突然開始起風,起初風力非常小,用地球的話來說,大約也就三四級,不過隨著時間流逝,風速開始加大,最後很快達到了六七級,而且還在呈上升趨勢。

而最為明顯的特徵便是,那地面上的青草開始向著一個方位傾斜,就好像被人壓在了上面。

風力在增加,而詭異現象也開始出現。

原本只是向著一個方向吹的風,突兀地改變方位向著相反的地方吹,甚至偶爾還會向著另外一個方向呼嘯。

風向不斷變換,忽左忽右,忽南忽北。

眾人的髮絲和衣袖隨著風向的來迴轉換也開始不斷的飄舞。

「颶刃暴出現了!」

就在這種詭異的風向胡亂吹了稍許,司馬耀目不轉睛的盯著那正前方的天穹說道,聲音中有著幾分嚴肅,也隱隱有著幾分欣喜。

古木和眾人聞言,理了理遮目的髮絲,向著師尊所看的方位望去,就見那遠方一股股實質化的風流盤旋在天穹,慢慢聚集在一起。

「化虛為實?」古木驚訝不已的道。

風這種屬性很奇怪,只要不達到一定強度,肉眼是很難看見,因為風是需要去感受的,而如今在那天穹之上,卻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唯一的解釋便是,這種屬性已經達到了化虛為實。

就和古木自己體內的火木真元一樣,當然,前者的化虛為實是人為的,而如今那天穹之上的風系化虛為實則是來源於天地間,可以說是天然形成的。

歷颶看著形成的風流,眼中充滿了炙熱,他自然也知道那便是天地間孕育的『化虛為實』風屬性。

肉眼可見的風流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十多米的風渦旋,並不停的在一個方位旋轉徘徊,而隨著無數風流的加入和靠攏,那模糊風流越來越清晰,越來越巨大。

又經過半個時辰的聚集和醞釀,那原本只有十多米的風渦旋駭然達到了將近五十米寬度,而高度也在不斷拉長,最後近乎有著千米之高,就好像即將與那天,與那地連接在一起。

而這並不是最終形態,只看到巨大風漩渦聚在一起,吸引的強度更大,大草原的風速開始狂嘯,似乎已經到了十級以上的強度,並不停向著前者湧入增加。

風速瘋狂的提高,眾人已經明顯感覺到自身開始有些不穩,不過他們畢竟是有其一定武道境界,面對這種風力還是可以抵抗的。

但那些赤炎馬由於等級太低,面對這種強度的風力已開始有點搖搖欲墜,開始躁動起來。好在眾人紛紛施展劍氣和靈力壓在了它們身上,這才得以避免它們被大風吹飛。

司馬耀見狀,面不改色的長袖一揮。

就見布置在周圍的模糊防禦屏障頓時清晰實質起來,旋即便將這片區域和外界徹底隔絕。

狂風被隔絕在外,眾人的衣袖和長發頓時落了下來,而那赤炎馬也安靜了下來。

「徒兒們,看好了,這就是我輩武者要戰勝的大自然之力!」司馬耀傲立於在眾人身前,指著那已經形成不小規模的颶刃暴,道。

眾人聞言,紛紛將目光看向前方,眼中那股興奮更加強烈起來,顯然他們知道,當那風暴最終形成,就會向著自己襲來,而屆時他們就會真正近距離的去感受大自然的魅力。

古木看到三十七個師兄眼中的期待,也被這種氣氛感染,最後盯著那遠方的風漩,咧著嘴,自語道:「讓暴風雨來的更猛一些吧!」

……

陰暗天穹,狂風呼嘯,不斷融入巨大風漩之中,最終形成類似龍捲風的自然現象。不過它卻要比前者更大,更為彪悍,而這便是真正的颶刃暴!

風暴形成,如一頭巨龍立在天地間,那呼嘯之聲就彷彿是在咆哮。

隨後,它開始了移動,開始了『橫掃天下』的征程!

「呼!」

「呼!」

這頭瘋狂飢餓的巨龍所散發出的狂風,所過之處,地面仿若被鐮刀割的乾乾淨淨。

嫩綠草兒被它吞噬,根本沒有絲毫反抗力,當然,在不久的將來,它們還是會在長出嫩芽,再次生存在這大草原之中。

「來了。」

司馬耀看到巨大風漩向著這邊移動,長袖一揮,再次將防禦屏障加固了幾分。他雖然想讓自己的徒兒領悟天地自然魅力,但也必須要保護他們的絕對安全。

古木和眾多弟子看到『颶刃暴』向著自己而來,看到那橫掃一切的氣勢,頓時為之肅然,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嗎,果然非我們現在境界可以去抵抗的!

他們都有自知之明,如果離開了師尊的防禦屏障,恐怕置身草原中站都站不穩就會被捲入其中,從而成為那可憐的小草。

嫩綠的草兒可以春風吹又生,而他們若是一旦陷入,肯定是被絞殺的屍骨無存,沒有生,只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