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起的手手無力地耷拉下來了。

她又想到趙小玫把她推到湖水的那一幕,頓時氣血一起往上涌。

她這時毫不猶豫都就抬手按響了門鈴。

此刻的趙小玫,正坐在沙發上專註地給他兒子講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

忽聽得一遍又一遍,按響的門鈴聲,她就柔聲細語地說道:「趙阿姨,請你去開門吧。也不知道是誰,一直不停地在按門鈴。」

趙桂花保姆,此時她正在給趙小玫熨衣服,她發現熨斗。急忙跑著下樓來,一邊往外跑,一邊答應著:「來了!來了!」

張文雅一看開門的是,以前的保姆趙阿姨。

當趙桂花阿姨開門的一瞬間,她差點大叫出聲。

趙阿姨忙捂住嘴戰戰兢兢地小聲嘟噥著說:「我的天啊!你失蹤了幾年,怎麼現在才回來呀?

不過,你回來的也不算太晚。我跟你說啊……」

她一臉的訝異的表情,看著張文雅說。

張文雅一臉沉重的神色,沒等她說下去,就馬上說:「桂花阿姨,我已經知道了,王富強即將和趙小玫結婚的事情了。」

「你知道了?那你怎麼辦呢?」趙桂花發愁了,「你這位原配的愛妻回來了,那……」

趙桂花滔滔不絕地講起來她走後,王家發生的事情:「趙小玫在你走沒多長時間,她就那孩子要挾王富強,他要是不娶她,她就會天天到他的醫院裡去鬧。

那還說,她要把她懷孕的事,公佈於眾。

你想啊,這件事情,要是捅到媒體里去,那王富強他家的生意就會收到嚴重的影響。

把王家人給急地不得了。

王富強更是一個氣呀!

他每一天都是喝酒消愁啊。

富強的媽媽她萬般無奈,也不得不讓兒子娶那個狐狸精。

她說:『趙小玫可懷著王家的骨肉,文雅又不知去向。』

王老闆強烈反對兒子娶趙小玫。

王富強焦急地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他就又到美那邊的公辦的醫院和學校去到處找你。

可他沒找到你呀。

他著急得團團轉呀!

他天天給你打電話,可你的電話就是打不通啊!

後來,就在那個女人生了兒子以後,他被逼無奈,就決定和那個可惡的女人,擇了個吉日,就要結婚了呀。

不過他根本就不愛趙小玫。」

張文雅她有點疑惑的表情問,王富強真的不愛她嗎?

趙保姆看看文雅有些半信半疑就又說,「我說的可是真的呀?你可別不信哪?

我是給他們收拾房間時,我是無意間發現的。

那天,趙小玫來到你們倆住的卧室里,她一下子抱住王富強,就要親吻他。

卻被他一把推開了。

他態度堅決地說:我再跟你說一遍,我愛的人是張文雅。從前是,現在是,以後永遠都是!你再這麼不知檢點,就請你立刻離開王家!

從那日起,他都去醫院的辦公室里住了。

從那以後,就沒見他回過家呀!

他就是被爸媽叫回家吃飯,他也沒在家住過一晚上。」

張文雅聽聞趙桂花的話,她提到喉嚨的心,立刻放到肚子里了。

趙小玫她雖然堂而皇之,走進了這王王府。

「文雅,我再告訴你一件事,就是她和王富強訂婚那天呢?

趙小玫的父母並沒有參加女兒的訂婚。」趙保姆又神神秘秘地說。

張文雅詫異地問:「女兒訂婚這麼重要的儀式,爹娘為什麼沒……」

還沒等張文雅說完,趙保姆急忙打斷她的話說:「你還不知道那個趙小玫是個說謊精。

那天,王富強的媽決定要給兒子訂婚了。

她說到,就得到即將的親家,也就是趙小玫的老家去和親家商量一下。

鄭兆華讓我和她一起,來到趙小玫的老家一看,她的父親躺在床上嘴歪眼斜的,連吃飯都得讓趙小玫的姑媽一嘴嘴的餵給他爸吃呢。

可是那一天,我去商場買菜正好看到趙小美一手挽著老爸的胳膊,一手挽著老媽的胳膊,左一個老爸,有一個老媽的叫,看起來他們一家人可親熱了。

我就奇怪了,誒?訂婚那天,我明明聽鄭兆華說,讓人遺憾的是未來的親家癱瘓在床,又離不未來開親家姑媽的照顧。

來參加他們訂婚的人,趙小玫娘家人,卻只來了她的姑父和姑媽那兩口子呢? 趙保姆一瞧見久別而歸的張文雅,就滔滔不絕地講起了,趙小玫和王家的事情。

「自從你張文雅失蹤了后,趙小玫以孩子相要挾王富強,來逼迫他與她訂婚的事。

趙桂花她不解地說:我見趙小玫她很抱歉地跟王家人說,她爹生病不能來,媽媽改嫁了,爹媽都不能參加她的婚禮儀式呀。

怎麼我那天看見趙小玫的爹娘,又是那麼的健健康康跟她一起逛商場呢?

我想啊,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貓膩。

那日,我就偷偷地跟在趙家人的身後。

趙小玫她得意洋洋地說:『爸媽我就要嫁入豪門,你們以後就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吧!

不過有一點,你們不能去參加我的婚禮。

她的爸爸媽媽吃驚地問:這是為啥呀?

趙小玫不知對她的爹媽,小聲嘀嘀咕咕說了些什麼話。

她的爹娘就神秘地點點頭。

然後就鬼鬼祟祟地往賓館里去了。我想不通,她為什麼要那樣隱瞞呢?」趙桂花不解地說。

張文雅急忙問:「那後來呢?」

「王富強從和趙小玫訂婚後,他根本就不搭理那個什麼未婚妻。

可把那個狐狸精氣地夠嗆。

她天天都是哭哭啼啼的。」趙桂華回答說。

張文雅很耐心地聽趙保姆嘮叨完,這時急不可耐地說:「我想見見她。」

「你這位明媒正娶的夫人回來了,你當然得把話跟她講清楚了。絕對不讓她搶了你的老公啊。」趙桂花又說。

倆人邊穿過王家的大花園和長長的大院子,邊說著這些話。

倆人來到別墅的門口,張文雅首先推門,走了進來。

趙保姆跟著張文雅也踏進了門檻。

她跟張文雅的後面,小聲地交代著說:「你不要讓她搶去你的丈夫哦。」

張文雅小聲「嗯」了一聲,就朝客廳里走去。

張文雅看見了可恨的情敵趙小玫,見她抱著兒子正在看畫冊呢。

她指著圖畫,嘴裡給孩子講解著:這時孫悟空拿著金箍棒舉起來,恨呼呼地對白骨精說:「你這個坑人害人的女妖精哪裡逃!」

張文雅嘴裡不由的嘟囔道:「趙小玫你自己是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還說打什麼坑人害人的女妖精,也不嫌害臊?」

張文雅氣呼呼地瞪著趙小玫。

趙保姆趕緊把她擋在了身後。

這時的趙小玫,她忽然聽到了這一通批評,她以為是趙保姆這樣說自己呢。

她就猛地一扭頭,她用眼神在責問趙桂花:「你吃雄心豹子膽了?竟敢給少奶奶我說出這樣不尊不敬的說話?」

趙桂花不知錯所地說:「你看是誰來了?」

她立即把身子閃開。

趙小玫扭頭一看,張文雅忽然出現在自己的跟前,她頓時驚愕地瞪大了眼睛,望著情敵。

難道是自己眼花了,她又眨眨眼。

「文雅姐?你……你回來了?」

「你萬萬沒想到,我會活著回來找你吧?」張文雅怒視著她問。

趙小玫驚恐萬狀地指著張文雅,語無倫次地說:「不……不不……我……」

她有些不能自控地神色,從沙發上站立起來。

她的心臟咚咚咚地亂跳,都快要跳出喉嚨了。

她溫柔地說:桂花阿姨,請你趕緊把兒子抱到樓上去吧。

「嗯嗯,好的。」趙桂花答應著,走到趙小玫跟前。

她不知道她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趙小玫一見到張文雅就心神恐懼,一副不安又膽怯的樣子。

趙小玫就把兒子,遞給了趙桂花,讓她把孩子抱到樓上去。

趙桂花又看了一眼張文雅,見她怒火萬丈地瞪著情敵。

她就邊上台階,邊逗孩子玩。

張文雅冷笑幾聲罵道:「哈哈哈,你這條善於偽裝的毒蛇,沒想到我會回來吧?你更沒想到,我張文雅還活著是吧?哦?」

趙保姆一邊上樓,一邊聽見張文雅說這句話,她扭過頭看了一眼,覺得這裡面一定有什麼事兒。

這時孩子雙手伸向媽媽,雙腳亂腿疼。

他哇哇大哭著說:我要找媽媽……

趙桂花立馬慌了神兒,抱著孩子就趕緊上了樓。

她抱著娃娃快步走到了趙小玫住的客房裡,然後把孩子放到小床上。

她就走到床頭櫃,抽開抽屜拿出一個棒棒糖,遞給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