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刻的認識到,原來顏值不能代表一切。至少,代表不了廚藝。

把好端端新鮮的一塊肉,愣生生的做成了生化危機武器,這也是一種天賦。

吃,顧萌萌肯定是吃不下去的。

可若是直接說不吃,又抵擋不住爾維斯那一雙期盼的眼睛。

顧萌萌兩相掙扎了一番,決定委屈自己的胃來討好爾維斯。

冷酷總裁下堂妻 畢竟,老大是真理,顏值即正義。

顧萌萌抱著慷慨赴義的絕心咬了一口爾維斯的傑作,嘴裡一股子木炭味,嚼起來還咯噔咯噔的直響。顧萌萌的味覺已經啟動了自我保護機制,她幾乎感知不到任何味道……是的,舌頭麻痹了。

現在她唯一擔心的,就是她這一口小白牙,是否能夠經得起這堪比小石塊的烤肉的考驗……

胃裡一陣翻滾,緊接著就是抽搐的疼痛。

顧萌萌的腦袋上冒起了一滴一滴的汗,這使她勉強維繫著的微笑看起來格外讓人心酸。

雄性有天生的敏銳,爾維斯早在顧萌萌看到那塊烤肉的時候已經明白了自己可能是搞砸了,但他還抱著僥倖的心裡,想著或許只是賣相不好,味道不錯呢?畢竟,他可是用了十足的勇氣和滿滿的愛心去烤的呀。

可顧萌萌只吃了一口,已經滿頭是汗,這讓爾維斯不禁想吃顧萌萌之前拜託他找木頭的時候說的話:不然……我會死的。

看來,獸神的世界對食物有獨特的料理方式,獸神使者如果吃的東西不對,真的會死的!

想到這一點,爾維斯的心狠狠的一揪。

上前一把打掉了顧萌萌手裡的烤肉,黑著臉說:「別吃了。」

「老大……」顧萌萌的內心有些擔憂,其實爾維斯對她真的不錯,可她就是會怕爾維斯,尤其是在爾維斯表現出憤怒或生氣的清晰的時候,她就尤其的害怕。

或許,這是因為她見過了爾維斯的原形。人對野獸,尤其是豺狼虎豹這一類的兇猛野獸,有著天生的畏懼。

「嘗嘗我這塊?」一隻叉著烤肉的樹枝伸到了顧萌萌的面前,顧萌萌順著樹枝往上看,聖潔男正渾身冒散發著神一樣的光輝微笑著前來拯救她了。

「美人,謝謝你。」顧萌萌還不知道聖潔男的名字,但他總能在關鍵的時候跳出來給她安全感。

昨晚昆特要殺她的時候是這樣,現在她因為爾維斯的怒氣而害怕的時候又是這樣。

不知怎麼的,顧萌萌的耳邊就是迴響起了他昨晚說過的話:別怕,有我在。

聖潔男回以淡淡的微笑,道:「若美人是個稱謂,可否在稱謂之後加上我的名字?」

顧萌萌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有些愧疚的低下頭說:「你救了我的命,可是我卻不知道你的名字……對不起。」

「萊亞。」聖潔男聲音溫柔的如教堂里的唱詩班一樣,有著天然的讓人覺得福至心靈的感覺。「答應我,記住我的名字,不再忘記,好么?」

「美人……萊亞。」顧萌萌燦然一笑,眼睛彎成了月牙,清晰的倒映著萊亞的影子。

這一瞬,彷彿世界上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爾維斯心裡很不舒服,他說不出這不舒服的緣由,他只知道他特別不喜歡顧萌萌現在看著萊亞的眼神。那讓他覺得很不安,很焦躁,很煩悶。

可是,他卻不能阻止萊亞接近顧萌萌。

一切可以讓顧萌萌選擇留在聖納澤而不離開的因素,他和整個聖納澤都必須無條件的支持。

儘管,他那麼希望這個因素可以是他,僅僅只是他。

可若不是他,或者說不僅僅是他,那麼與其是別人,他寧願是萊亞。

如果做為對手,萊亞無疑是最棘手的人。但如果做為夥伴,萊亞卻是最讓人安心的。爾維斯知道,如果萊亞和自己都能夠成為顧萌萌的伴侶,那麼無論對顧萌萌還是對聖納澤,都將是最有利的局面。

所以,爾維斯忍著暴起的青筋,緊捏著拳頭看著顧萌萌和萊亞之間那粉紅色的氛圍持續發光,卻沒有衝上去戳破它,不顧一切的將顧萌萌帶走。

如果顧萌萌獸神使者的身份曝光了,有萊亞和他一起保護顧萌萌,她才能更安全。

爾維斯不斷的在心裡這樣重複著,才能抑制住想要衝上去攻擊萊亞的情緒。

不過,這在爾維斯看來漫長又難熬的時間,其實連一分鐘都還不到。因為顧萌萌再怎麼沉迷美色,也到底是抵抗不了生理反應的。在某些刁鑽且靈異的角度來說,爾維斯那塊焦黑與『鮮嫩』非完美結合的烤肉,贏了萊亞的美貌。

顧萌萌只覺得胃疼得快要抽筋了,就算萊亞烤的肉再怎麼好,她也張不開嘴咬一口了。

顧萌萌捂著自己的胃蹲下了身子,痛苦的蜷縮在一起。這樣的情況讓所有的人都擔心極了。爾維斯尤其自責,他不該把自己都沒嘗過的東西讓顧萌萌吃的,是他太大意了。

萊亞是聖納澤的巫醫,照顧聖納澤的雌性是他最優先的工作,所以當顧萌萌表現出這樣的痛苦,他的反應是最快的。

那塊下足了心思的烤肉被隨意的丟在了一旁,萊亞上前一步將顧萌萌抱在了懷裡,用抱著嬰兒的姿勢讓她能夠最大程度的舒緩且放鬆。修長且白皙的手指輕輕撫過顧萌萌的額角,萊亞溫柔的關切道:「別怕,告訴我你哪裡不舒服。我可以治好你的。」

講真,顧萌萌覺得被這樣抱著有點羞恥。

可是內心的卻是愉悅得難以言喻。哪個女孩,不想被珍惜?像萊亞這樣帥氣又溫柔,有實力又細心的男神,溫柔的抱著你,就像捧著世間最珍貴的瑰寶,一雙足以傾覆世界的眼睛只專註的凝視著你,彷彿傾盡了一世的柔情。微微蹙起的眉頭泄漏了他的擔憂,額間傳來他輕輕的觸碰,就彷彿有一股電流從他的指尖,直抵了心臟。

可顧萌萌卻無法開口言說,現在對她來說,爾維斯那道黑暗料理根本不算什麼,因為小腹傳來的絞痛那樣熟悉,特么的有一股暖流似乎要控制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擦,大姨媽,你真是我親姨媽! 馨甜清香漸漸彌散開來,整個聖納澤便為之沸騰了。

是的,聖納澤部落又一幼雌成年了。

儘管她才到部落第二天,可她終究是聖納澤的雌性啊!

每個雌性成年,對部落來說都是普天同慶的大事。一則是因為雌性原本出生率就極低,再加上天生體質嬌弱,能順利活到成年就更加不容易了。二則是因為幼雌從出生起,全部落未結侶的雄性就都有照顧和保護的義務,所以在幼雌成年的這一天,部落里會舉辦一場盛大的篝火晚會,讓成年的幼雌在單身的雄性當中挑選自己喜歡的結為伴侶。

能夠能為雌性的第一伴侶,在未來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將來不管雌性再有多少伴侶,第一伴侶的家庭地位都是僅次於雌性的重要存在。又因為雌性基本就是甩手掌柜,什麼事都不管,所以一個家族基本上都是第一伴侶掌握實權,發號施令。

而且,今天成年的顧萌萌雖然才來了部落兩天,可是她給聖納澤帶來了太多太多的震撼了。

她帶來了獸神賦予的希望之火,帶來了美味的食物。

她善良、友好、正義而且美麗至極。

這樣的雌性,今天成年!

幸福降臨的太徒然,聖納澤的雄性們必然陷入瘋狂和沸騰。

而與之相對的,是爾維斯的矛盾、萊亞的淺笑不語和巴里特的痛苦不堪。

是啊,巴里特是顧萌萌的追求者中數得上號的,而且顧萌萌分明對她格外不同些。如果今天他可以在篝火晚會上向她示愛,就算不是第一伴侶,也一定可以成為她的伴侶之一。

可是,他現在必須跪在神罰台上,還有足足兩天。

這兩天的時間裡,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顧萌萌選擇別人。

然而,引起一切騷亂的顧萌萌,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大姨媽給聖納澤的雄性帶來了什麼,只漲紅了一張臉,看著近在咫尺笑得和煦溫暖的萊亞,想著怎麼告訴他就算他是華佗在世,也特么治不了姨媽疼。

「我……」顧萌萌輕輕的扭捏了兩下,想試著從萊亞懷裡站起來。

雖然她覺得萊亞的懷抱很溫暖很舒適,可是特么一個來著大姨媽而且沒帶姨媽巾的人,就這麼窩在人家懷裡也太特么羞恥了。

萊亞卻收緊了懷抱,阻止了顧萌萌的動作,目光若有所指的環視了神罰台下因為顧萌萌那輕微的小動作而更加沸騰的雄性們,玫紅色的唇瓣輕輕湊在顧萌萌的耳畔,用細膩渾厚,猶如大提琴一般的聲音說道:「別離開我。」

毫不誇張,顧萌萌霎時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她這是被撩了,還是被撩了?!

閱了韓劇無數,到頭來竟然被一隻遠古的獸給撩了?!

顧萌萌的小手按住自己狂跳的心臟,咽了口口水在和自己的三觀做最後的鬥爭。

特么美人萊亞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是應該撲上去呢,還是撲上去呢?

萊亞回望著顧萌萌,玫紅的薄唇緩緩的壓了下來,停在顧萌萌的鼻尖不足2毫米的位置,輕啟薄唇,有濕潤且溫熱的氣息噴洒在顧萌萌的鼻尖,那曖昧迎面襲來,讓人猝不及防。

「你的眼神……像是想要吃了我。」 嗷嗷~

顧萌萌甚至能聽見自己內心的狼嗥!

克制,必須克制!

顧萌萌強壓著被撩到心率不齊的小心臟,抿了抿唇說:「我沒事了,你放開我吧。」

萊亞修長的手指輕輕勾住了顧萌萌的下顎,似在斟酌著什麼,卻不言語。只是輕輕引著她側了側臉,將目光從自己的臉上移開,稍微瞥了一眼神罰台下眼冒綠光的眾雄獸。然後又將她的小下巴勾了回來,似笑非笑問著:「桑迪可能保護不了你哦。」

我擦!

顧萌萌心中有千萬頭神獸奔騰而過!

這特么什麼情況?月圓之夜狼人集體變身么?剛才還特么憨厚憨厚的一群帥哥,這會兒怎麼一個個都像是動物園盯著投食車的野獸?! 修仙之人生贏家 而且很不幸的是,顧萌萌本人約等於投食車!

顧萌萌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環住了萊亞的脖頸,使勁的往萊亞的懷裡又鑽了鑽。也顧不上什麼姨媽不姨媽的了,小命要緊啊。

顧萌萌這樣幅度的動作,讓那馨香的血味蔓延的更濃郁了。抱著她的萊亞更是不能倖免的受到了影響。

心臟在跳,一下,兩下,強而有力。

這久違的感覺讓萊亞蹙眉,不過那表情幾乎微不可見,除了爾維斯,誰也沒有發現。

「不下去了?」萊亞將注意力轉移到顧萌萌的身上,讓自己看起來和平時一樣,不讓任何人察覺他的異樣。

顧萌萌搖頭如波浪鼓。

下去,開什麼玩笑?!特么她有一種預感,只要她離開萊亞身邊一步,這群眼冒綠光的家活就能把她撕扯而食,連骨頭渣滓都不會剩下的。

對於顧萌萌的反應,萊亞滿意的淺淺一笑。

緩緩起身,乾淨利落,沒有一絲多餘的動作。他單手托著顧萌萌的小屁股,另一隻手漫不經心的垂在身側。顧萌萌為了不掉下去,只得雙手拚命的抱住萊亞的脖頸,不敢有一絲鬆懈。

兩個人的側臉緊貼著,萊亞被顧萌萌細膩的皮膚和香甜的氣味撩撥的心猿意馬,儘管他已經竭盡全力的剋制自己的情緒,語氣中卻還是泄漏了太多的曖昧。

「回爾維斯那,還是回我那?」

顧萌萌的心跳漏了一拍。

外界越是危險,這種曖昧越是撩人。

顧萌萌將臉整個埋進了萊亞的頸窩,所以她並沒有看到因為她這樣的小動作讓萊亞呼吸一窒,那一瞬間的不知所措。

「送我回老大那吧,老大會罩著我的。」

我也可以保護你!

這句話幾乎脫口,卻硬生生的被萊亞扼在了自己的喉間。幾經輾轉,萃取成了一個「好」字。

萊亞經過爾維斯的身邊,兩個人的目光交換,多年的出生入死培養出來的默契,讓他們的交流不需言語。

今晚,慶祝顧萌萌成年的篝火晚會勢必很精彩。

但最終的勝利者,只能是他們兩個。

爾維斯和萊亞並肩而行,一左一右的將窩在萊亞懷裡當鴕鳥的顧萌萌保護起來,穿越過那躍躍欲試的雄性中間,散發著強者威壓,無一人膽敢造次。

而神罰台上,凝視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的巴里特,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石頭裂開了一個縫隙,而他的拳頭滿是鮮血。

------題外話------

好消息是顧萌萌的姨媽宣告她即將成年,壞消息是嚴打中,不會有肉!

作者菌無辜的聳肩~

我們要共建和諧社會哦~ 回到爾維斯的冬雪,顧萌萌仍是一臉懵逼。

雄獸們跟到了爾維斯的洞穴外邊,停在了爾維斯領地的邊緣,礙於爾維斯強大的獸壓而不敢更靠近,卻始終沒有離去,始終在不斷的徘徊。

顧萌萌嚇得幾乎快哭了,她能打得過妮娜,可是不代表能打得過一群實力變態的雄獸啊。

「老大,你不會讓他們把我吃了的,對吧?!」

爾維斯始終黑著一張臉,心情極度的不好。

自己的小跟班被全部落的單身雄性覬覦,換成是誰,心情也不會好的!而且,明明說好了做他的跟班,寸步不離的。可她剛才一直都粘在萊亞的身上,可是一眼都沒有看過他呢。

「你還知道我是你老大?」爾維斯的聲音帶著幾分薄怒。

「老大……」顧萌萌帶著哭腔,可憐兮兮的哼唧著。

「放心。還輪不到他們。」

顧萌萌的眉頭向上抽了一下,老大……果然還是決定要吃了她么?

就在顧萌萌風中凌亂的時候,萊亞已經輕車熟路的從爾維斯的洞穴深處取出了一塊柔軟且潔白的獸皮,對摺之後在中間放了一些顧萌萌完全叫不上名字來的草藥。之所以可以確定是草藥,主要是因為中藥的味道太濃了,和顧萌萌家樓下的艾灸館里傳出來的味道有著迷之相似。

然後,萊亞穿針走線的將獸皮縫製得大小適中而且平整舒適。二話不說就來掀顧萌萌的裙子,嚇得顧萌萌虎軀一震,一把攥住自己的裙擺不可置信的瞠著美眸看著萊亞。想罵一句『臭流氓』,可對著那張自帶聖光的臉和坦然的表情,顧萌萌愣生生的是沒罵出口。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 「把這個墊上,你會舒服一些的。」萊亞語氣平緩,倒顯得一臉防備的顧萌萌好像有點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

可是,再怎麼君子也不能上來就掀人裙子啊!

顧萌萌尷尬的咳嗽了兩聲,一把搶過萊亞手中的蠻荒版姨媽由一邊點頭一邊向後退道:「我自己來,自己來就行。」

萊亞修長的手指穿過顧萌萌的秀髮穩穩的托住了她的後腦,另一隻手不知何時環住了顧萌萌的腰枝。動作親昵而且自然,就彷彿她們原本就該這樣擁在一起一般理所當然的將顧萌萌溫柔的環在了懷裡。

附在顧萌萌的耳邊,萊亞的聲音里有淡淡的誘惑:「你總要試著習慣依賴我們,否則……我們會很受傷的。」

「欸?」顧萌萌一臉的懵逼,完全不明白萊亞的話是啥意思。

依賴……特和也不至於依賴到要幫她換姨媽巾的地步吧?!

羞恥,光想想就覺得好羞恥!

「不被雌性所依賴,是雄性一輩子最大的恥辱。」萊亞用鼻尖在顧萌萌的耳廓邊輕輕摩擦,溫熱的氣息籠罩著顧萌萌的耳蝸,一種酥麻痒痒的感覺傳遍了全身,顧萌萌甚至覺得自己的大腦根本無法思考,只能聽到萊亞誘惑至極的聲音:「嘗試著信任我們,依靠我們,允許我們屬於你,然後……得到我們全部的忠誠,這樣,不好么?嗯?」 「屬於……我?」顧萌萌迷離著眼睛,眼神中少了些許的清明,似是混沌,又似是迷茫。唇角向上微揚,可那笑卻不是她一貫有的放肆張揚小做作,而是有些痴。

「對,屬於你。」萊亞的聲音仍是淡淡的,唇角的弧度微微向上,帶著掌控一切的自信。

他如神祗,俯視眾生。

爾維斯暗暗釋放了獸壓,打斷了萊亞和顧萌萌的耳鬢廝磨。

萊亞微微側目,看著爾維斯的目光中帶著一絲不解。

爾維斯從萊亞懷裡接過意識已經不太清明的顧萌萌,眉頭緊鎖著,看著萊亞的目光裡帶了些許責備和不贊同:「她是獸神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