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去試試。”

楊立硬着頭皮,走到女子身前,紅着臉連人都不敢看,就像一個小受男,結結巴巴的道:“小……姐,不知……你喜歡什麼……品牌,我可以……幫你介紹一下……。”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撲哧……”

“撲哧……”

一直注意着楊立的關怡沒忍住,便笑了出來。

沒忍住的還有剛進來的女子,此時楊立的樣子,就像古時候的小姑娘第一次見男人,舉足無措的站在那裏,即可愛又可笑。

聽着兩個女人的笑聲,戰場上槍林彈雨都沒皺一下眉的楊立更心慌,慌亂之下,他一把拿起旁邊貨櫃上的一件粉紅色內衣。

“小……姐,這件內……衣不錯,是雅芳的新款式,粉紅色,正適合像你這樣年輕漂亮有活力的女性,最主要的是,這款內衣不但有託胸的效果,讓你一穿上,立即就會感覺自己的胸部高挺變大,讓你更有魅力,更具信心……”

剛開始,女子看到楊立那緊張、慌亂的樣子還覺得很可愛,饒有意思的聽着楊立講解,可聽到後邊,她臉上的笑容迅速收斂,慢慢被怒意取代。

“不好。”一直注意着這邊,準備看楊立笑話的關怡在聽到楊立的話後也是臉色一變。

可楊立根本不知兩女的變化,此時他還低着頭,繼續介紹道:“不過,那種變大畢竟只是托起來的效果,並不是你的胸部真的變大了,但這款內衣另一個功能卻完全彌補了這一點,因爲它帶有豐胸的效果,你只要一直用它,就會讓你的胸真正的變得豐滿起來,讓你變成信心十足的女人……”

“混蛋……”女了一聲低吼,揮手就給了楊立一個耳光,然後帶着滿腔的怒火,轉身就走了。

楊立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一片,根本就沒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整個被打蒙了。

但很快,楊立就反應過來,一股怒火也從心底升了起來,你笑我可以不計較,我還幫你介紹物品的功能,你不感謝我,居然還打我,人不能如此得寸進尺。

更何況對方還是扇耳光,一個男人被女人扇耳光,這簡直就是對男人最大的羞辱。

想到這裏,楊立臉色一沉,帶着滿腔的怒火,就要向那已經出門的女人追去,他要找那女人說清楚,雖然他一般不打女人,但今天如果她說不出自己哪裏不對,那自己免不了要破例一次。 “站住,給我回來……哎喲……”

關怡看着楊立的舉動臉色大變,當即便出聲喝止,可楊立此時怒火沖天,哪會聽她的,她一急,就站起來要追楊立,結果腳一落地,那劇烈的疼痛便來,她的身體也一歪,就要摔倒。

楊立剛衝到門口,便聽到關怡的叫聲,扭頭一看,正好看到關怡摔倒在沙發上,他再也顧不得那扇自己的耳光的女子,迅速衝到關怡面前。

“你怎麼又站起來了,不知道你的腳有傷,現在不能站起來啊,你這樣要什麼時候才能好。”

“你以爲我想啊,還不是因爲你。”關怡雙目含淚,憤怒的看着楊立。

“這怎麼能怪我,是那女人太過份。”楊立憤怒道:“她莫名其妙的扇我耳光,我今天不找她討一個說法,她還真以爲我好欺負不是。”

“你還說,要不是你亂說,人家怎麼就扇你耳光了?”

“我怎麼亂說了,不是你告訴我,向顧客介紹物品時,不但要將所有優點全都說出來,還要用一些美好的話語來襯托它們,以此來打動顧客,我哪有說錯,她憑什麼扇我耳光?”

看着楊立那憤怒的樣子,關怡一陣頭痛,好半天,她才苦笑着向楊立解釋道:“你剛纔說的並沒有錯,可你說話的時候得注意一下場景啊。”

“剛纔那女子,她的胸本來就很小,這對女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個致命的缺陷,會讓她們內心產生自卑感,尤其是在男人面前,更是如此。”

“在這種情況下,你向她們介紹物品時,就得特別注意把握好分寸,以避免觸及到她們的自尊,而你剛纔呢,在你說到那內衣有襯托胸部作用時,那女子的臉色已經變了,在這種情況下,你應該立即停止再說下去。”

“至於後邊的豐胸作用,你只要略微提及一下就行了,不必再詳細的述說,因爲細說會傷及她們的自尊,而她們在知道那些功能後,便知道那是自己需要的,就會買下來。”

“可你呢,在她臉色變了之後,居然還在繼續詳說豐胸功能,更是說那樣會讓她更有魅力、自信,這在她看來,你就是在說她現在胸太小,沒有魅力、沒有自信,且你還是一個男人,就會讓她更緊張,她不打你打誰?”

楊立愣住了,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原來還有這麼多注意事項,可他之前根本不知道啊,且在剛纔那種緊張的情況下,他哪可能去注意女人表情的變化,一心只希望將女人的注意力從他身上轉移到那件內衣上,所以他才大肆吹捧。

要知道,他剛走到那女人面前,那女人就開始笑他,楊立根本不好意思打量女子,哪注意她的胸大胸小,且楊立之前也沒接觸過女人,更不知道女人如此看重自己胸部的大小。

“這還真不怪她,看來我這耳光是白捱了。”楊立摸了摸自己的臉,雖然這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扇耳光,讓他心中還是有些氣憤,但他也不是一個不講理之人,在知道原因後,也沒再去找那女人。

“以後說話時多注意一點,女人比男人敏感得多,你稍微一句話不對,就有可能引起她們的誤會。”關怡瞪着楊立:“要不是你亂說話,剛纔那女人肯定會買那件內衣,你給我造成了損失,必須得賠。”

“這可是你叫我去的,你明知我沒經驗,事前也沒給我說清楚,這是你的錯,怎麼能全都怪到我身上。”楊立的臉色非常的難看,要是其它東西,買下來就是,也就幾百塊錢,雖然這個價格確實有些貴,但東西自己還可以用。

可這卻是女人穿的內衣,他一個大男人又沒女朋友,買回去幹什麼?

要是被人知道,他一個大男人買一件女性內衣,還以爲他是一個變態呢。

“看你那緊張的樣子,我又沒讓你買,咯咯……”關怡一陣嬌笑,笑得花枝亂顫,胸前的玉女峯都上下跳動,讓得楊立眼睛都有些直了:“但是你今天晚上必須給我賣一件出去做爲補償。”

“你……”楊立剛要說話,門外又走進來兩個女人,她們大約二十四五歲,衣着都是名牌,手中還提着價值不菲的包包。

“快去。”關怡向楊立眨了眨眼,盡顯魅惑。

楊立有些遲疑,沒有立即動,他怕再遇上剛纔的事情。

“要是今天晚上一件都沒賣出,你自己就掏錢買一件補償給我。”關怡瞪着杏眼,狠狠說道。

楊立臉色苦了下來,爲了不自己買一件女性內衣去丟人,他也只能硬着頭皮走了上去。

“歡迎光臨,不知兩位小姐喜歡什麼品牌,我們這裏一共有十幾個品牌,近百種款式。”楊立微笑着走到兩女面前,只是他那笑容實在太遷強,看起來比哭還難看。

“剛纔因爲沒有注意那女人胸的大小,所以讓她自卑了,這次不能再犯這種錯,一定得先看看她們胸的大小,要不然又可能說錯話。”楊立暗想着,那目光便不經易的看向了其中一個女子的胸部。

女子穿着一件白色襯衣,上方兩枚扭扣與衣服一起敞開,露出那漂亮的白淨脖子與胸前一大片雪白,在那雪白之末,兩座玉峯挺拔而起,只可惜一件白色的護山法寶卻將它們八成給保護了起來,只剩下那飽滿而雪白的山腳與兩者之間那條深不見底的分離線。

“這應該就是剛纔關怡說的那個什麼C罩杯吧,這個應該推薦那種能夠豐胸的產品給她。”楊立在心中暗自想着,隨即又疑惑起來:“雖然不是很大,但卻很好看啊,爲什麼女人就想它變大呢,變大了有這麼好看嗎,真是想不明白!”

在心中暗自搖了搖頭,楊立的目光又看向了旁邊另一個女人。

女人身着一件藍色衣服,腰間有着波浪皺褶,使得衣服緊緊的貼着腰間,讓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完全將它的纖細給展露出來,同時,也讓那對玉峯將它的偉岸給展露出,頂得衣服露出一大條裂縫,將裏面黑色的內衣都給露了出來,更是連上邊的花紋都看得清楚。

隨着女子邁步,那對玉女峯都會跟着抖動一下,引起一陣驚濤駭浪,就好像它們不甘再被藏在裏面,要衝出來一見外邊的花花世界。

“好大,這下麻煩了……”楊立心中一陣驚駭,下意識的驚呼出了聲。 兩個女子此時正疑惑的看着楊立,她們怎麼都沒想到,一個女性內衣店裏居然有男人,看樣子還是銷售員,這簡直太出乎意料了。

還未等兩女反應過來,楊立的驚呼聲便傳了過來,兩女一愣,順着楊立的目光一看,正好看到那藍衣女子的胸部。

兩女臉色驟然變得通紅,就像六月的晚霞,美豔絕綸,尤其是那藍衣女子,尷尬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流氓……”

兩女一聲嬌吼,楊立一驚,暗叫不好,有了剛纔的教訓,他猛的後退兩步,與兩女拉開距離,以防她們再對自己出手。

幸好楊立反應快,那藍衣女子剛舉起手,發現面前根本沒人了,滿臉嬌怒的瞪了楊立一眼,美瞳之中的怒火火辣辣的籠罩在楊立的身上,讓楊立全身不自在,尷尬得恨不得立即逃離此處。

就在他準備道歉之時,那藍衣女子一把拉上白衣女子,憤怒道:“這哪是什麼內衣店,根本就是淫窩,我們走。”

此言一出,還在爲楊立的舉動感到苦惱的關怡驟然大怒,就在她要出聲之時,兩女子已經出了門,讓她滿臉怒火根本無處發,只能將那憤怒的目光轉向楊立。

“好啊,看你表面老老實實,骨子裏居然是一個變態,僞裝得不錯嘛,去演電影都可以拿小金人了,還真是委屈你了。”

“我……我……。”聽着關怡那嘲諷的話語,楊立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因爲這次確實又是他的原因,雖然是無心之過,可那畢竟是因爲自己而起。

“你什麼你,難道我說的不對。”關怡憤怒的道:“難道你沒看對方的胸部,難道那話不是你說的?”

“誤會,真的是誤會。”楊立那苦澀的表情都快哭出來了:“我是怕再出現剛纔的誤會,所以就想提前看一下她們胸部的大小,好向她們介紹相應的款式,說話時也好知道該注意些什麼。”

關怡一愣,想到楊立從昨天到今天,對她確實沒有什麼不軌行爲,並不像那種色狼,便好奇道:“那爲什麼說那樣的話?”

“我沒想到那女人的胸部會有那麼大,一時不知該向她介紹哪個款式,所以才失聲。”楊立一臉的苦笑,小聲的嘀咕道:“不過她那胸部確實很大,都快有你兩個那麼大了。”

“什麼?你這個混蛋,給我去死……啊……”

關怡怒不可揭,便要向楊立撲過去,可兩個腳剛一落地,她就一聲尖中,倒向地面。

楊立也沒想到自己那麼小聲都被關怡給聽到,正要躲開之際,就看到關怡要站起來衝向自己,暗叫不好,也不再躲,就跑了過來,伸手就要去抱關怡。

而關怡在倒下的一瞬間,一看到楊立衝過來,本能反應,也伸手去抓他。

結果,兩人同時抓住對方,因爲用力過猛,關怡向着楊立便撲了過去。

“啵……”

楊立只見關怡的面孔在自己眼中一閃,都沒反應過來,一個軟糯彌香的紅脣便親在了他的嘴上。

楊立全身一顫,整個身體都僵住了,兩個眼睛鼓得就像兩個銅鈴,愣愣的看着關怡那柔美的面孔。

關怡也像觸電一般,全身一顫 ,也愣住了,鼓着眼睛,看着楊立。

四目相對,感受到對方呼吸的氣息,兩人眼中都充滿了驚異、迷茫、呆滯、不知所措。

雖然兩脣僅是一觸即分,但這種結果,他們兩人都沒想到,事情怎麼會就這麼巧?

這也太出乎意料了!

太狗血了。

這種情況不是隻會出現在電視裏嗎?

尤其是楊立,這可是他第一次與女性有如此親密的接觸,那種奇妙的感覺讓得他內心就像平靜的海面突然吹來狂風,起來驚濤駭浪。

同時,那種奇妙的感覺也讓他嚮往不已,居然不自覺的,他嘴又向前靠了一下,再次親到了那離他僅有不足一指之遠的紅脣之上。

酥香軟糯,柔而彌香。

那種奇妙的感覺再次出現在楊立心中,在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

“啊……,你這個混蛋,色鬼,放開我……”

就在楊立興奮得連自己是誰都忘了時,關怡也反應過來,一聲尖叫,那驟然響起的尖銳聲音嚇得楊立全身一顫 ,就像一盆冷水從頭頂潑下,將他所有的激動全都給澆滅。

“完了……”

楊立想到剛纔的一切,暗叫一聲不好,趕緊放開關怡向後退去。

可惜一切都晚了,關怡在推了楊立兩下,根本推不開,驚怒交加之下,抱着楊立的肩膀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

肩膀傳來的疼痛讓得楊立都忍不住一聲慘叫,那抱着關怡的手也驟然鬆,關怡那被他抱着的身體出發因失去支力,倒了下去。

幸好,關怡就在沙發旁,她這一倒,正好倒在沙發上,否則那麼高倒下去,也夠她受的了。

可即便是這樣,也將楊立嚇了一跳,趕緊問道:“你沒事吧?”

“你這個混蛋,居然趁機佔我便宜……。”關怡鼓着大眼睛怒視着楊立,但看她那通紅的俏臉與有些躲閃的目光,怎麼看都像是以憤怒來掩飾羞澀。

“對不起,剛纔我不是有意……”楊立此時也是慌亂不已,根本沒有注意關怡的表情不對勁,連忙道歉。

“你居然還敢狡辯?”關怡一把就抓住楊立的衣服,嬌怒道:“難道剛纔不是你親我?是我主動親的你,你被我非禮了,你還不屑親我?”

“不……不是這個意思……”楊立連連搖頭,急忙解釋道:“剛纔就是一個誤會,真的是誤會,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親了你……:”

“你承認剛纔親了我?”關怡一臉冷 笑的看着楊立:“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這個……”楊立苦着臉遲疑了好半天,才弱弱的道:“親都親了,還能怎麼辦?”

“難道你想就這麼白親了?”關怡臉上的冷笑越發的濃郁。

“那你說怎麼辦吧?”楊立弱弱的道:“要不你親回來……”

眼看關怡俏臉一沉,楊立趕緊改口道:“我賠你錢,你說要多少錢吧,我就是賣了自己也賠給你……” “啊,你這個混蛋,王八蛋,你把我當什麼人了……”關怡怒極,張牙舞爪就向楊立抓了過來。

本來她執問楊立,一是戲弄楊立,二是掩飾自己的尷尬。

剛纔的事情,純粹就是個意外,關怡也知道怪不得楊立,雖然最後楊立是主動親了她一下,但她看得出來,那是楊立情不自禁之下,並非楊立想佔她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