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難受,很想哭,但是,做人要堅強,六戒就六戒吧。

江北瞪大了眼睛,就這麼傻愣愣的看着雙手合十一口一個無量壽佛的老哥,心中一萬匹草泥馬在腦海裏奔騰着。

半晌,江北終於吞了口唾沫,忍不住了。

趕緊上前一步,給老哥擋在後面!

雙手合十,朝着那坐在地上滿臉不解的葉瓊說道:“那個……那個……無量壽佛!”

“貧道……哦不!貧僧着相了,犯了嗔戒。”江北說着,還搖了搖頭,一臉悔恨的表情。

“大師……您這是?”葉瓊明顯不太理解了,這是搞什麼?什麼嗔戒不嗔戒的?

下一刻,只見江北又搖了搖頭道:“貧僧以爲女施主是不善之徒,所以隱瞞了我們的法號,但是現在看來,女施主是個心地善良之人,是樂於將您的儲物戒指捐贈給小僧的。”

葉瓊傻愣愣的看着江北,誰樂於捐贈的?她咋都不知道?

“大師,您直說就行。”葉瓊有點難受,但是現在又沒什麼辦法。

“無量壽佛!貧僧果然沒有看錯。”江北嘴一咧,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其實……貧僧法號乃是法海,七戒是貧道當初俗家的名字,哎,犯了嗔戒了,真是罪孽,罪孽啊。”江北一邊轉身,一邊搖着頭說道。

果然!這下江南真急了!

不是說好的七戒六戒嗎?怎麼突然就成了法海了!弟弟,你這不按套路出牌啊!

江北朝着江南傻樂着,讓你把我頭髮剃了,讓你把我頭髮剃了!現在知道着急了吧!

而隨着江北轉過身去,那葉瓊雖然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但還是把目光放在了江南的身上。

江北是真怕她多說點什麼,但是人家這個身體狀況,別說說話了,站都站不起來……

再看看老哥那記得雙眼瞪圓撓着大光頭的樣子,江北冷笑一聲,呵呵,知道沒有頭髮的難處了嗎?撓的頭皮疼不?

呵呵……

“那個,無量壽佛,無量天尊……貧僧弟弟法號是法海不錯,呵呵……”江南乾笑着說道。

而那葉瓊也是滿臉的不解。

江南急的臉有點紅,文化水平不太行,這輩子也就爲了能看懂功法認識點字,咋能研究明白這種起名?

“貧道,貧道……貧僧法號!滅法!”

葉瓊:???

你弟弟叫法海,你叫滅法,真是親兄弟?

“行了!廢話少說!”只見江南大手一擺,朝着那葉瓊滿臉狠厲的說道。

葉瓊:我沒說話啊……

江北這時也轉過頭來了,滿臉深意的朝着那葉瓊看去,“行了,說說吧,你都知道什麼,你可能不懂我們兄弟倆,出了山門,我們就是山門!”

說着,倆人很默契的點上一根菸,而想到了好名字的江南,臉色也緩過勁兒來了,很是得意。

看得出來,對他自己這個想到的法號很是滿意。

滅法……嘖嘖嘖,萬法在我面前那都是被滅的份兒,本尊這一個大鐵球輪出去,嘖嘖嘖,咱這文化水平,可真不是吹的。

葉瓊徹底懵了,什麼對什麼,這倆神神叨叨的大和尚上來就問她都知道什麼?

她哪知道她都知道什麼?

葉瓊傻愣愣的看着江北,又看看江南,半晌,愣是一句話沒說出來。

“說啊,問你呢,聽不懂嗎?”江南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喝道。

“說,說什麼……”葉瓊直接打了個激靈,艱難的說道,身體太虛弱了,加上又被這麼一嚇唬,確實有點心不在焉。

江南直接給了江北一個眼神,大意就是,問吧,我也不知道你要問什麼。

江北持續着那個陰冷的表情,在組織着語言,而那葉瓊也是滿心的疑惑,不過她看明白了一點,這倆大和尚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我問什麼,難道你不知道?”江北彎下腰,湊近了那葉瓊,與此同時,江南也湊了過來,甚至那菸頭都要碰到葉瓊煞白的臉了。

“我們想要的東西!”江南叼着煙,口齒不清晰的說道。

葉瓊有點懵,老孃儲物戒指都被你們給搶走了,還要什麼!

江北也不傻,看着這葉瓊這表情就懂了,得給她來點提示,不能光嚇唬她。

“這樣,我給你一點提示。”江北冷聲說道。

而那葉瓊也是猛地點了點頭,給點提示啊!你們想知道什麼!

“你們爲什麼和仇負打起來,仇負得到的那個東西……”說到這,江北便停了下來,剩下的,他也不知道了,故作高深莫測一下,先嚇唬嚇唬這葉瓊。

而江南,也是跟着江北退了兩步,兄弟倆齊齊的摸着大光頭,那樣子,要多兇狠就有多兇狠,哪有一點慈眉善目的大和尚的樣子?

葉瓊猛地一驚,不由得身體都顫抖了一下,看來,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人知道!而這倆大和尚既不是正派宗門弟子也不是魔門弟子……

葉瓊也就糾結了不過一瞬間,在保命面前,什麼消息都是一文不值!

“是一朵先天魔火!如果壓制得當,將會對火系修煉者有無盡的好處,如果是魔門弟子得到,也是極爲有用的。”葉瓊趕緊說道。

“嗯?先天魔火?”江北挑了挑眉,不知怎麼的,突然就看向了老哥,發現他的煙都掉地上了。

未等那葉瓊再次說話,江南已經轉頭看向江北了,四目相對……

兄弟倆同時點了點頭,冷聲說道:“搶過來!”

葉瓊:???

說罷,江南和江北同時轉頭看向那坐在地上的葉瓊,不約而同的又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

葉瓊的臉色瞬間又是一白,下意識的就想往後退,這特麼,到底是什麼人啊!佛門弟子那不都是慈眉善目的嗎?雖然連山脈沒有佛門,但是她也是聽說過的啊,遙遠的東方……

老孃今天栽了。

兄弟倆的臉色一片陰霾,冰冷,狠辣。

終於……

“噗嗤!弟弟,我憋不住了!”江南終於崩了。

“真有先天魔火!”江北也是朝着那葉瓊焦急的問道。 “很,很意外嗎?”葉瓊傻愣愣的點了點頭,他們不是都知道嗎?看這個情況,老孃好像是被騙了。

江北和江南同時一機靈,瞬間便把笑容給收了。

江南:“呵呵……”

江北也是擺了擺手,直接答道:“完全就不意外,不就是一朵先天魔火嗎?有什麼值得大聲說的,都是小東西而已。”

甚至還覺得有點不夠,再次補充道:“作爲修煉者,那就是要一往無前的,什麼寶物,什麼魔火,那都是身外之物而已,呵呵……女施主,你覺得我說的對吧?”

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葉瓊也感覺到了,可是她並不是因爲對這法海法海和尚多補充而這麼想的,而是……

“法海大師,滅法大師,難道你們不知道那先天魔火是可以融入自身之中的嗎?”葉瓊弱弱的問道。

江北的笑容瞬間就凝固在臉上了。

這臉打的,啪啪作響。

江北低下頭,在這太陽下,大光頭很是有光澤,看得出來,江南不愧是有經驗的,弄的非常乾淨。

很難受,太難受了,平時都是自己欺負人,敢打自己臉的要麼死要麼活不下去了,現在這什麼情況?

人家是葉門主的徒弟,且不說跟老爹他們如何,於情於理都殺不得啊……

倒是江南,聽到了葉瓊的解釋之後更興奮了。

不過還是故作高冷的叼着煙上前一步,眼睛微眯,雙手合十,那大光頭,在太陽下和江北的那顆,就反光程度而論不相上下,看得出來,他很注重保養。

“女施主……”江南叼着煙,口齒有點不清晰。

“滅法大師,你直接說便是!”葉瓊一個激靈,趕緊也是雙手合十,算是尊敬對方。

江南驚了,這女施主,也做這個禮,難道是個尼姑?我擦!這麼刺激的!

但是現在不是研究這個的時候。

“施主,貧僧確實不知那先天魔火到底是何物,還望施主能爲貧僧解惑……”江南一臉誠懇的說道。

未等葉瓊說話,只見江南擺了擺手,示意你先別說話,皺着眉,轉過頭去,湊到江北耳邊,滿臉不悅的問道:“弟弟,爲什麼我們要自稱爲貧僧呢?我們可是富二代啊,這會不會侮辱了我們的身份?”

江北擡起頭,看着老哥這難受的表情,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啥節骨眼了,還特麼在乎這個?

“哥……你可以自稱小僧。”江北無語的說道。

而江南明顯的一愣,隨後滿臉驚喜的看着江北,暗歎着,不愧是在城裏長大的弟弟,這文化水平就是高。

想着,便繼續雙手合十,又看向那葉瓊,眯着眼道:“施主請說,小僧在這聽着。”

那葉瓊也搞不懂這兄弟倆到底是什麼個態度,但是眼下,也只能從實招來,把這些都說完了,按照她爹的說法,很可能可以保住命。

說到這,不得不提上一句,其實江萬貫本質上和造化門的葉門主是沒什麼大仇的,不然江萬貫也不可能把江北和江南兄弟倆送造化門去,而且,英雄之間,都是惺惺相惜的……

再說性格,這葉門主從那天在丹堂發飆便也看出來了。

養了個閨女,不容易,這輩子又當爹又當媽的,仇家,他有,但是自己的閨女那是心頭肉,不能放別人手裏教,美其名曰當個親傳弟子,低調點……

而江萬貫呢?那直接就是把江南給安排到自己家的小宗門玩,把江北帶在身邊留着以後傳宗接代……

所以,不得不說,這葉門主和江萬貫之間還是有點像的,絕對的護犢子。

題外話說完,再說眼下。

葉瓊也終於開口了,雜七雜八的說了一大堆,大概也就是這先天魔火如何如何牛逼,對這東西好那麼一頓誇啊!誇的江南是直接心癢癢。

葉瓊繼續道:“但是……這種異火畢竟是魔物,你們也應該清楚,這殞神禁地乃是魔域的外圍,而這登天山……”

“雖說是登天山的產物,但畢竟也是魔物,所以想要壓制住這朵魔火,還是必須得有前輩壓制的,不然很可能走火入魔。”

江南擺了擺手,打住,這些不用你管。

腹黑總裁請接招 本尊怎麼說也是萬魔宗老魔主的外孫子,體內也是流着一半魔血的,這先天魔火可就是爲我量身打造的啊!

“登天山的產物?”江北適時的反問道。

“是的……正是在一個隱祕的山洞之被我們的人發現的。”葉瓊沉聲說道,像是想起了什麼,臉上露出一抹冰冷。

江北懂,不知道是哪個小弟發現了,然後出去碰到了魔門聖子,以爲自己是親傳弟子很牛逼,然後說上一句什麼,你們是南冥教的?南冥教是冥神後代,應當歸屬萬魔宗,知道不幽冥死了?

大概就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