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要的就是這種眼神!”石中天按耐住想收割妙俊風的衝動,大聲的稱讚了一句。

雷雲在屢劈不下的情況下,做了最後一個決定。

它將所有的力量集聚到一處,濃縮壓制出了一個銀色的雷球。大小隻有西瓜那麼大。

緊接着,“啵”的一聲,雷球急落而下。伴隨着雷球的落下,這片地域再度恢復正常。

石中天收回對妙俊風監察的那一縷分念,聚精會神的凝視着這落下的雷球。

它雖狂妄但不自負,對於這個雷球若不傾盡全力,恐怕真的會栽一個大跟頭。

“哈!”

一聲大喝,濃郁幽森的鬼氣是沖天而起,化作一隻鬼爪,向着那雷球就一抓而去。

“嘭!”

在二者接觸的一剎那,震懾心魂的爆裂聲響起,與之同時誕生的還有耀眼的銀光。

光到了極致就會轉爲暗,如今的石中天和妙俊風就是如此。在被這銀光照射到後,雙眼明明沒有問題,但卻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只要是身經百戰的人都會知道,目前這一狀態,一動不如一靜。若是動了,說不定就會憑空生出災禍。

“俊…風,趁現在…趕緊往回走。胡…同。”

妙俊風很激動,所羅門還在,他沒有事。他目前的狀態很不好,但就算這樣,他還是拼了命的來提醒自己。

“有此兄弟,夫復何求!”

妙俊風沒有猶豫,這個機會稍縱即逝,誰知道石中天的恢復力有多強。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也幸好一直在離衚衕不遠的地方戰鬥,如若不然,想要安全後撤,還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一步步的往後退去,沒有停頓,目標直指衚衕入口。

對於這個衚衕妙俊風在發現之初就覺得奇怪。高聳結實的牆體並不是什麼宅院的圍牆,就是兩道不知爲何而立的石牆。

剛纔那焰蛇術的暴發威力不算小,但也沒有動搖這兩道石牆半分。它們仍然完好無損的聳立在那。

“啪”的一聲輕響,妙俊風的後背貼到了其中一道牆的牆面上。

“總算是到了啊!這銀光也是漸漸散了,只是一旦進去那就真的沒有退路了。”

再次來到衚衕的盡頭,妙俊風沒有佈置結界。有這功夫還不如多恢復一點。就算自己最終要死,好歹也要在它身上討點利息。

“這便是你給自己所選的葬身之所嗎?其實你大可不必,因爲最終的你會化爲最精純的能量存在於我的體內。

你可別忘了,這裏是**,不是外界。在這裏死了是不會有人知道的,你的魂魄在你死後也到不了黃泉。

初生的魂魄可是最美味,最滋補的,更何況還是一個修爲不弱之人的魂魄。”

“呵呵,我只能說你想的太天真了。你難道就一定認爲我會死在這嗎?你就那麼自信能吃定我嗎?我勸你還是三思的好。”

“你這是在拖延時間吧!很可惜,我不能如你所願了。剛纔的動靜已經驚動了很多同伴,我必須在它們趕來之前,將你給吃下。”

“呼!”,之前的那隻鬼手是突兀的向妙俊風抓了過來。實質般的鬼氣像是化作了實體。

紫竹林一 “結界術!給我困!”

“嗡”的一聲,散發着微弱光芒的結界是將鬼手連同石中天一同困在了裏面。

“嘿!沒想到臨了你還能給我帶來驚喜。結界,這可不是現在的你可以掌握的。

嘿!有意思,真是很有意思啊!我都有點不忍心殺你了。若是可以將你研究下,說不定可以讓我更上一層樓。

然而…”

不等它將話說完,那幽森的鬼手是瞬間爆裂,狂暴的衝擊力剎那間將結界給崩碎開來。

“呵呵,這一次不會真的要玩完了吧!師父,您老…”

早安,檢察官嬌妻 也許是蒼天憐憫,不待妙俊風把話說完,一道傳送之光是憑空出現,轉眼間就將他給傳送走了。

“啊!混蛋!是誰!是誰在這個時候半路摘桃,我與你不共戴天!”石中天之前的人樣徹底消失,轉而變成了一個渾身青色,藍面獠牙的獨角惡鬼。

它氣瘋了,真的氣瘋了。眼看就要將妙俊風給拿下,而他也是再無一點抵抗之力。可就在這時,煮熟的鴨子飛了,眼睜睜的看着他飛了。

暴怒的石中天在原地感應了一陣後,是火速的衝出衚衕外。伴隨着它的衝出,周圍一帶的鬼物是禍從天降,不等它們反應過來,那催命的鬼爪就了結了它們。

天旋地轉,眼冒金星的妙俊風糊里糊塗的觀察着周圍的環境。

在月光石的照耀下,雖然不是很明亮,但還是能辨別出眼前的大致環境。若是自己推斷沒錯,這裏應該是一處天然的溶洞。

“好運氣,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妙俊風被所羅門給嚇了一跳,這要是換做平時,定然不會如此。可是現在,自己的神經處於緊繃狀態,稍微有一點的雜音,就會令自己心神不穩。

“我說你開口前能不能先知會一聲,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我是人嗎?好了,不跟你辯了,現在的我纔剛剛恢復一點,當務之急,是我們要找到一條出去的路。”

“恐怕很難,就算出去了,我們也未必會在南玄武城的範圍。極有可能會在一個連我們也想不到的地方。”

“在不在的無所謂,只要活着,我們就能回去。雖然我們避過了石中天,被不知名的力量傳送到了這,但保不準在這裏會有比石中天還強大的存在。

等你恢復了,我們就開始找出路吧!坐而等死不如奮力一搏。”

所羅門的話不無道理,現在的自己真的很疲憊也很虛弱。這種狀態在之前的歷練中也出現過,如今只不過傷的疲的更重一些。

咬緊牙關,深吸一口氣,憑藉頑強的毅力讓自己進入入定狀態。雖然身體上的疲憊不見得能在一時半會中完全恢復,但修爲卻會在恢復的同時,進一步穩固,甚至是可以再有精進。

隨着妙俊風的深層次入定,他的精神力感應完全收回體內,整個人開始慢慢的與周圍環境融爲一體。

所羅門在妙俊風的體內平躺着,他不指望妙俊風能幫自己,現在的他真的太弱小了。等到他恢復,自己也就可以專心的去療傷了。

“嗯?這是怎麼回事?我的耗損正在一點點的恢復,這些精純的能量是從哪來的?

咦?這能量有點熟悉,怎麼就想不起來在哪見過呢?”

原本不指望能很快恢復的所羅門,在妙俊風恢復了三分之一的實力時,滿血復活了。

“唰”的一道白影是從妙俊風的體內遁了出來,開始在他的身邊溜達起來。他想找到那些能量的源頭,若是沒有人幫助自己,那豈非這裏就是一處天然的療傷聖地?

這可真是意外之喜,身臨絕境卻又轉眼間來到一處福地。只要能從這裏走出去,就等同於擁有了一個隱祕的洞天福地。

“這些能量好熟悉啊!可我怎麼就記不起來了呢?嗯!再等等吧!等到俊風醒來,我們在合計合計吧!”

所羅門單腳一點,遁回了妙俊風的體內。他可不想因爲自己的原因而影響到妙俊風。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妙俊風終於是呼出一口濁氣,雙眼緩緩的睜了開來。

他雙眼中再度充滿自信的光芒,一股昂揚的鬥志在他的心底不斷的醞釀。

“石中天,你我再會之時,便是我封鎮你之刻。從哪跌倒,就要從哪站起來。”妙俊風用堅定的語氣說道。

正當妙俊風準備活動下身體,站起來時,他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好像出現了變化。

若是以往自己的精神力猶如薄薄的溪流,那麼現在,自己的精神力就好比一條沒膝的河流。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真的是洪福齊天,受到上天的眷顧?”

妙俊風的臉上出現了難以抑制的喜悅,精神力越是深厚,則代表自己在每一級每一個境界所能挖掘的潛能越深,戰鬥力越加持久。 “別在那無限遐想了,既然實力已經恢復,那就趕緊去找出口。”

“咦?你也恢復了?”

“什麼叫咦?你也恢復了?我是誰啊?偉大的所羅門王,無所不能的所羅門王!”

“是是是,英明睿智的所羅門。我負責找出口,你就把這裏的發現告訴我吧!”

“你看看,近朱者赤啊!跟隨我久了,這智慧明顯不是增長一點啊!言歸正傳,這裏的確是一處好地方,在你打坐恢復時,我並沒有走遠,就只是在這附近轉了轉。

你知道嗎?這裏的精神能量完全不需要我刻意去吸收,它們會主動的往我身上涌過來。

期間,我也觀察了你的狀態。最後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靈體在這裏可以無限度的戰鬥,不需要去管能量的損耗,而活人在這裏雖不像外面那樣消耗巨大,但想要恢復,必須得依靠自己來吸收周圍的能量。

你知道我所說的話意味着什麼嗎?”

“意味着這裏應該是靈體該來的地方,而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我能來到這裏,很大原因是因爲你。”

“沒錯,那時你身上的陽氣真的很微弱,陰錯陽差之下,這處寶地就將你當成我,直接進行了傳送。”

說到這,妙俊風的腳步是停了下來,他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若此地真的把自己當成了一個靈體,那豈不是意味着自己很難再出去?

“所羅門,問題很嚴重。這裏我們恐怕一時半會出不去啊!”

“先找找看再說吧!實在不行,我們就在這裏修行,修行到能打破這裏的束縛爲止。”

“希望我們可以不走這第二條路,還有很多事等着我們去做呢!我們可不能把時間白白的耗費在這。”

滿地的月光石讓妙俊風不至於在溶洞裏跌跌撞撞,精純的能量在四周飄散,自己只要稍微吸收一下,立刻會有大片的能量朝自己的身體內涌入。

這種感覺真的很爽,但如今卻並不能讓自己高興。若是出不去,就算自己在這裏修煉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峯又能如何?

………………

“咦?他是怎麼進入那裏的?”羅布從躺着的睡椅上,一下子坐了起來。

“羅院長,您感應到我來了,也用不着這麼激動吧!”坤風的身影在他的面前一晃,穩穩地站在了他的眼前。

“是不是你小子做的?從實招來!”羅布語氣很嚴肅,完全沒有接坤風的話。

“什麼我做的?我做什麼了?您老今天不對勁啊!”

“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把那小子帶到那去了,只是你難道不知道有一個禁區是不能亂闖的嗎?進去了可不一定能出來。”

“您知道了?嘿嘿,這不再有三天他就出來了嗎?”坤風極爲難得的露出了憨厚的傻笑。

“三天?哼哼!恐怕三年都未必。”

“啥?您說什麼?你不是在嚇我吧!”

“嚇你!你有什麼好嚇的。你能來學院當老師,別跟我說你不知道我們南玄武學院存在的真正意義。”

“您,您不會想跟我說,那小子跑到那去了吧!”坤風的臉色瞬間就變得煞白,心跳也是瞬間加速。

羅布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會才嘆一口氣說道:“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是我錯怪你了。妙俊風這小子總是會給我們帶來驚喜啊!”

羅布口中的驚喜並非是驚喜的意思,他在說這兩個字的時候,驚和喜咬字的音很重,而且還頓了一下。

“羅院長,您有辦法嗎?”

“我已經不是院長了,只是一個老師。請注意你的用詞。”

“我的羅老師哎,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您還計較這個。您到底有沒有辦法救他啊!”

羅布神祕一笑,慢慢的躺了下來,再度閉上雙眼。似乎鼾聲也是漸漸響起。

“老狐狸!”

坤風小聲的嘀咕了一句,見到他這個模樣,若是還不知道他有辦法,那自己就白吃了這麼多年的米飯。

………………

妙俊風在溶洞裏轉了一圈,發現溶洞的面積不是很大,頂多一千平方米的樣子。四面都是厚實的山體岩石,頭頂是黑乎乎的一片,一眼望不到頭。

“所羅門,看來我也只好接受你的第二個提議了。靜下心來好好的在這裏修行。”

“這也未嘗不是壞事。凡事我們都要往好的一面想,也許這是一個機會,天賜良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有多少人夢寐以求能尋到這樣一處寶地,增進自己的修爲,凝練自己的精神力。我們現在等於是坐擁寶山,若是不加以利用,一味的哀愁,那還不如直接一頭撞死算了。”

“那個勸人不是這麼個勸法吧!怎麼勸到最後還讓人去撞牆呢?這裏也買不到豆腐啊!”

“好了,趕緊的,爭取在這裏把修爲提升到月境。只是到了月境之後,你又要回到以前的那種模式,只能動用一半的精神力。”

“這個我知道,而且也不能越級挑戰了,必須得夾着尾巴做人。”

“喂喂喂,用不着這樣沮喪吧!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這月亮有彎月,弦月,滿月等多種形態。

大多數人在月境時,修爲都是停留在彎月狀,極少數的人是弦月,滿月是屈指可數。而你現在正好可以借寶地深耕細作,將自己的月相提升成爲滿月。

這樣一來就算只能動用一半的精神力,那也可以橫掃天才以下的所有人,就算遇到天才,也有一拼之力。”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那接下來我就開始全力提升修爲,也該讓自己再進步一下了。總是這樣慢騰騰的,真相何時才能解開。”

“知道就好,那就趕緊的。我也趕緊計算一下,說不定我們出去的契機就在你突破的時候。”

“怎麼講?”

“笨!借用突破時力量引來天地之力,以天地之力壓制此處的封印,製造一個出去的機會。”

“好主意!所羅門就是所羅門。”

“封印,封印,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難不成這裏真的和我有關係,但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妙俊風見到所羅門不說話,一副專心致志的樣子,知道他又在思考了。

“好,就讓我在此安心突破吧!等突破後出去了,再見到石中天一定要讓他好看!”妙俊風用手摸了一下鼻子,雙腿一盤,立刻開始讓自己進入入定狀態。 一絲絲的能量開始匯聚,一股股的能量流在月光石的照耀下發出瑩瑩的光芒。

緩緩地流速隨着妙俊風入定層次的深入,流速變得越來越快。

寂靜久已的溶洞,忽然間發出暢快的奏鳴,一個巨大的漩渦在妙俊風頭頂上方形成,隨即筆直灌入他的腦門。

“當”“當”“當”,猶如晨鐘般的撞擊聲在自己的腦海裏響起。

原本風平浪靜的精神世界在鐘聲響起後,立刻風雲突變。一道道兇悍的精神之浪開始不間斷的拍擊着文武之門。

上空精神世界的蔚藍天空開始一點點的擴張,在與混沌接壤的地方,不時地冒出激烈的的火花和撓玻璃般的聲音。

下方精神之海變得越來越凝實,越來越深厚。那襯托海洋的地基在海水不斷凝溶的情況下,微微的開始下沉。

文武之門傲然聳立在天地間,懸崖邊,海潮旁。

任憑精神世界如何風起雲涌,天地失色,它始終聳立在那,靜觀天下事。

“咻”的一聲,一顆珠子,不知從何處飛出,穩穩的落到了文武之門的正上方。

“不錯,我選的徒弟怎麼會差呢?比我預計的要好太多。”

一道身影傲然俯瞰這片天地,所有的聲音到他身旁都會變得安靜,所有的風浪到他身前都會溫順的像只小貓。

“俊風,師父來了,你就不知道出來見一見嗎?”帝明笑着張口說道。

“師父!”妙俊風從文武之門內遁了出來,一臉興奮的注視着分別了一段時間的師父。

“嗯,很不錯,比上次我見到你時強裝多了。男人不能太柔弱,肌肉還是要有一點的。但也不能太多,那樣不適合像我們這般儒雅的人。”

“師父,您怎麼來了?您是不是知道徒兒身陷困境,於是來救徒兒了?”

“不是,我是一時興起過來看看。順帶從我留在你體內的珠子那瞭解一下你近來的作爲。這顆珠子暫時我還不準備將它完全激活,等到可以的時候我自然會把它完整的交給你。”

“謝謝師父。”

“嗯,從珠子那我瞭解到,你對結界的運用還停留在基本層面,平時也很少運用。你可知道,這樣做無異於讓明珠蒙塵。”

重案一組 “師父,我錯了。可我沒人教啊!您又不在。”

“咳咳咳,我們不糾結這個。下面我將結界術運用的奧妙給你講解一下,另外再傳你結界術的升級版,界禁術。

閨蜜變成了老公 我希望你每次使出結界和界禁後,都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不要讓爲師的這一門術法在你手上丟臉。”

“是,師父,請您放心,徒兒一定將他發揚光大!”

“結界術,不僅可以隔絕外圍,暫時圍困敵人,更可以製造障礙,讓結界成爲對方的阻力。你看,就如這樣!”

一個又一個的結界按照帝明的心意,變成了大大小小形狀各異的結界。這些結界錯落有致的分佈在文武之門的周邊。

“唰”的一下,所有的結界開始奔跑起來,像是列隊的士兵般,排出了一個陣勢。

“呼”的一下,所有的結界整齊劃一的連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堵堵的透明之牆。並且結界在壓縮之後,變得更加堅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