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擊敗了一千兩百個,那邊他的秘法就已經達到了絕學的層次。

如果他擊敗了兩千個敵人,毋庸置疑,他的秘法層次已經是達到了究級的層次。

「繼續!」

白羽並沒有停歇下來,能夠如此順利的在幾年的時間裡面,就創造出了巔峰秘法,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的感悟境界太高了,已經媲美宇宙尊者級別了,所以說創造出這個層次的秘法可以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戰鬥還在繼續,但是接下來的戰鬥也開始沒有像之前的那樣簡單了,尤其是到達了第一千零二十場的時候,白羽迎來了首次失敗。

沒錯,之前的戰鬥,白羽是一次都沒有死亡和失敗過,但是到了現在這個階段他已經開始失敗了。

足以證明,絕學層次的秘法確實是非常之難以創造。

接下來的戰鬥的時間就不像之前那麼簡單了,慢慢的,想要闖關一場也需要花費個數年的時間。

這還是白羽擁有外力條件幫下,才有如此高效的成果,換成其他人數十上百年估計才可能過關。

……

混沌虛空,白羽盤坐其中苦思冥想,左手不斷的迸射出光芒,擊碎周圍的片片氣流。

「主人,太虛坊市百年一次的拍賣會要開始了。」小初提醒道。

「哦?竟然這麼快就百年時間了。」白羽恍然了一下,便離開了虛擬宇宙。

確實,在全身心的鑽入參悟秘法的時候,確實是忘卻了時間的觀念。

不過,他現在已經是不朽境界了,已經沒用了壽命上面的限制,除非是原宇宙破滅,要不然光是壽命上面他是無窮無盡的。

不過,未來如果把神國轉移到洞天之中后,這就不好說了。

畢竟這神國依託於原宇宙,壽命自然是跟原宇宙相齊,但是轉移到洞天之中,那麼壽命就很可能和洞天的壽命相齊了。

不過,只有洞天能夠一直發展下去的話,倒是也不會有壽命耗盡的憂慮。

……

域外戰場,神靈基地。

短短的幾天時間裡面,不斷的有宇宙尊者級別的強者降臨到裡面來。

當然他們是不會離開神靈基地的,畢竟這是高層已經約定好的事情,不朽以上的強者不允許出現在域外戰場中。

不僅僅人人類這邊的宇宙尊者,還有其他鴻盟的宇宙尊者也都在近幾日降臨這裡。

當然,除非鴻盟這邊,域外戰場其他的幾個方向的邊界,也有各個種族的宇宙尊者到臨,甚至還有宇宙之主出現。

畢竟,這一次拍賣會上將會出現一批本源之物進行交易,雖然不是金錢交易,而是以物易物,但是這也足以吸引各大巔峰族群的人過來了。

畢竟,每一件本源之物,都是煉製本源至寶的關鍵核心,而本源至寶對於各個強者的重要性已經不言而喻了,可以為那些強者省下大量的時間和金錢。

畢竟宇宙尊者級別的戰鬥,如果大量燃燒神力的話,以後想要補充回來,這花費的代價已經可以購買一件重寶了。

更別說是宇宙之主之間的戰鬥,神力如果燃燒之後,想要補充回去,代價更是巨大無比,但是如果有一件本源至寶在手的話,可以幫助他們縮短無數的時間和節省下無數的金錢。

尤其是對於那些經常去宇宙海的強者來說,一件本源至寶,可以說是非常的重要的。

畢竟宇宙海危險無比,不管是戰鬥還是躲避危險,燃燒神力是經常出現的事情,如果有一件本源至寶的話,能夠讓他們擁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探索宇宙海,也可以肆無忌憚的燃燒神力,不用擔心補充不回去。

至於這一次這些本源之物的主人,交易的條件是靈魂類至寶或者是飛行宮殿類至寶,雖然是很難,但是本源至寶同樣是作為非常稀缺的寶物,這樣的交易條件也不過分。

另外,拿到本源之物后,他們也不用擔心找不到人進行煉製,尤其是本源至寶的煉製是最為簡單的,每個巔峰族群高超的煉器大師應該都能夠辦得到。

「真是熱鬧啊!」白羽看著神靈基地裡面人潮洶湧,不朽神靈基本上遍地都是,就算是宇宙尊者也看到了不少人數。

當然了,這些不朽神靈肯定是無法參與到這頂級的拍賣會之中,他們最多也是進入太虛坊市之中看看熱鬧,看看有哪位強者,又花了大代價買下了寶物。

真正能夠參與到頂級拍賣會的人,至少也是封王級別的強者,而且還是身家豐厚,至少擁有十億永恆幣的人,這些封王強者,最少都是封王極限的層次。

畢竟,能夠在太虛坊市擁有十億永恆幣,這說明了對方至少交易了十億永恆幣的物品進入其中,而能夠擁有這麼多現金流的強者,至少也是封王極限的水準。

一眼望去,白羽也看到了幾個臉熟的人,像是九劍尊者,還有他師兄雲穆尊者也在那邊。

不過他並沒有上去打招呼,而去悄然隱匿在人群之間消失,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

太虛坊市。

白羽一出現,便是直接出現在坊市中央的核心殿堂之中。

坊市中央的兩座殿堂是禁止外人進入的,雖然有許多人好奇這兩座殿堂是幹什麼用的,但是也沒人能夠進入其中。

「主人。」太虛童子從虛空之中突然出現。

白羽倒是沒有驚訝,畢竟太虛童子作為太虛坊市的法靈,這點自由瞬移的能力還是擁有的。

「這一次拍賣會準備的怎麼樣了?」白羽詢問道。

「恩,一切都準備就緒,那一批本源之物作為壓軸進行拍賣。」太虛童子點了點頭道。

這一次為了吸引更多的強者前來,它特意拿出了兩件頂級的特殊重寶作為拍賣。

畢竟頂級拍賣會百年進行一次,也不可能每一次都會出現頂級的特殊重寶,畢竟特殊重寶的稀缺程度確實是很高,如果白羽將來能夠煉製裝備了,肯定是優先煉製那些特殊類型的寶物,尤其是靈魂類和宮殿類的,這兩種寶物是最受人歡迎的,畢竟作為保命的裝備,自然是更受人歡迎的。

不過,每百年一次的頂級拍賣會,一般的頂級重寶肯定是會出現,而且還會有部分的普通的重寶加入其中,也算是能夠吸引不少的宇宙尊者前來參加。

畢竟還是有不少的宇宙尊者,身上的一身裝備還沒有湊齊,有的甚至連一件頂級重寶都還沒有。

而獲得重寶的途徑又這麼的少,自然會來參加拍賣會爭搶一下。 曹春梅看到錢博文他們從主房裡面出來,快步走上前,問道:「博文,你們……」

啪!

錢博文一巴掌抽在曹春梅的臉上,吼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巨大的動靜,引得錢衛東和韓省長等人紛紛側目,看向這邊。

曹春梅心裡驚慌,臉上卻裝作一副疑惑的樣子,問道:「博文,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錢蓉不滿道:「爸,有話好好說,你打我媽做什麼?」

啪!

錢博文又一巴掌抽在錢蓉的臉上,怒道:「還有你!你們為什麼要謀害父親?」

聞言,眾人一愣。

錢衛東快速說道:「大哥,你是不是搞錯了,大嫂和蓉兒怎麼會謀害父親呢?」

「再說了,父親中的是詛咒,大嫂和蓉兒怎麼會那等邪術?」

錢衛東沒注意到,他在說到詛咒兩個字的時候,曹春梅和錢蓉的臉上出現了驚慌。

葉秋一直在觀察曹春梅母女,看到她們的神情,心裡一嘆。

果然,兇手是這對母女!

錢博文板著臉吼道:「曹春梅,這件事情你必須給我說清楚,你和蓉兒為什麼要謀害父親?」

「我沒有謀害父親!」

曹春梅指著錢博文破口大罵:「好你個錢博文,父親要死了,你找不到病因,就誣陷我和蓉兒,這是人乾的事嗎?」

「你是不是想藉此機會,把我趕出家門,然後把你兒子接回來?」

兒子?

大舅還有兒子?

葉秋滿臉意外。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

眾所周知,錢博文只有兩個女兒,大女兒錢蓉,小女兒錢詩雨,不知道什麼原因,老爺子病重,錢詩雨卻遲遲沒有回家。

可現在怎麼又冒出了一個兒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錢博文臉色鐵青,厲聲喝道:「曹春梅,你夠了!」

「夠?這怎麼能夠?」

曹春梅一聲冷笑:」正好今天大家都在這裡,我要當著他們的面前,拆穿錢博文你這個偽君子的真實面目。」

曹春梅對眾人說道:「你們還不知道吧,受人尊敬的錢教授,背地裡卻亂搞男女關係,簡直禽獸不如。」

「幾年前,他在外麵包了一個女人,那個女人是他的學生。」

「不僅如此,那個女人還給他懷了一個兒子。」

「雖然我不知道你把她們母子藏到哪裡去了,但算算時間,你的兒子應該有三歲了吧?」

曹春梅指著錢博文的鼻樑大罵:「錢博文,你好惡毒啊!」

「為了那對母子,你居然誣陷我謀害老爺子,你還是個人嗎?」

「這麼多年,我在你們錢家受過多少氣,你不知道嗎?」

「我任勞任怨幾十年,到頭來居然落得這麼一個下場,錢博文,你還有良心嗎?」

眾人紛紛看著錢博文。

「大哥,大嫂她……說的是真的嗎?」錢衛東難以置信。

在他的印象中,大哥學富五車,是人人敬仰的大教授,品行端正,怎麼可能做出這等傷風敗俗的事情?

錢博文冷著臉說:「這件事情,回頭我再向你們解釋。」

「有什麼好解釋啊,我說的就是事實。」曹春梅說到這裡,看了錢靜蘭一眼,哈哈笑道:「二十年前,錢靜蘭帶回來一個私生子。」

「現在錢博文你也有一個私生子。」

「你們說,老爺子如果沒有昏迷,那他會不會被你們活活氣死?」

「堂堂的百年書香門第,居然出現這等醜聞,真是諷刺啊!」

錢博文寒聲道:「曹春梅,我不會陷害你,也用不著陷害你。」

「還有蓉兒,她是我的親生女兒,我怎麼會陷害她?」

「我既然敢說是你們謀害老爺子,那就一定有證據。」

曹春梅冷笑:「證據呢?」

「你想要證據是吧,我現在就找出來給你看。」錢博文說完,大步向內院走去。

其他人紛紛跟了上去。

很快,眾人來到內院。

錢博文一腳踹開曹春梅的房間,走了進去,打開了衣櫃,然後衣櫃裡面有一個暗格,錢博文從暗格裡面拿出一個木盒,接著從木盒裡面取出一個木偶人。

木偶人只有十厘米高,容貌跟錢老爺子一模一樣,栩栩如生。

此時,木偶人的身上扎著幾十根繡花針。

錢博文喝道:「曹春梅,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

曹春梅臉色蒼白。

見到她這個表情,眾人就明白了,錢博文說的都是真的。

「沒想到,謀害老師的真的是曹春梅。」

「也太惡毒了吧!」

「此等行為,大逆不道,罪不可赦!」

韓省長等人怒道。

曹春梅問錢博文:「木偶人我放得這麼隱蔽,你是怎麼知道的?」

錢博文冷哼一聲:「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錢蓉慌了,急道:「爸,這件事情……」

「你給我閉嘴!」錢博文大步出門,又來到錢蓉的房間,在錢蓉的床底下,翻出了一口箱子,從箱子裡面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木偶人。

木偶人的身上,也扎滿了繡花針。

啪!

錢博文轉身一巴掌抽在錢蓉的臉上,吼道:「不孝子,你居然想殺死自己的親爺爺,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錢蓉一屁股坐在地上,臉色煞白。

這個時候,三位國醫聖手聞訊趕來,見到這一幕,也大致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