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無計搖搖頭:「事關重大,我需要問過燕無力王爺,才能決定是否告訴陛下和雲前輩。」

冷沐風嘆了一口氣,只好說道:「也罷,你先問燕無力,不過最好要快。」

「是,陛下。」妙無計說完,逃也似的離開了飛龍廳,也錯過了將事情的真相告訴冷沐風、雲飛揚的最佳時機,導致後面的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燕無極果然出事了,現在怎麼辦,奔霄騎士團還要繼續往金雞山、蜈蚣山隱藏嗎?」雲飛揚問道。

「繼續,將鬼門鎮的裝備也運過去,命令黃飛龍、李長龍帶人都藏到復仇軍團的兵營去。」冷沐風說道。

「都是這個妙無計鬧的!」雲飛揚嘀咕一聲說道:「幸好那是奔霄寶馬,不然以後怎麼從深山中帶著騎兵出來。」

再說妙無計,回去之後左思右想,知道事情是瞞不過去,便給燕無力寫了一封信,連夜通過雲翅鳥傳遞到燕都。

燕無力這段時間可以說是風光無限,至少表面是如此,神機帝國的一切政務,都集中到他的手中,掌握無數人的生殺大權。

燕無力也徹底摘去了「廢物王爺」的帽子,精明、睿智、甚至鐵血的特點,一覽無遺,全部展現在眾人面前,將神機帝國治理得井井有條。一時間政務清明,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胡五緊跟在燕無力身邊,暗暗心急,燕無力看似精力充沛,幾乎通宵達旦的處理政務,但他卻知道,燕無力這是將每一天都當作最後一天,他現在展現出來的能力,讓燕無極不可能再留他。

無論胡五怎樣勸,燕無力都不為所動,胡五也猜測不出其中的原因,只得將這裡的情況如實向冷沐風稟報。

他這面剛剛將密信傳走,便有燕府的家僕來找自己:「五爺,王爺請您過去一趟。」

「他今天怎麼捨得回府了?」胡五沒好氣的說道,整個燕府,也只有他敢這樣說燕無力。

家丁苦笑一下說道:「小的們如何得知,只是王爺又瘦了許多,五爺您多勸勸王爺。」

「府中還有玄元丹嗎?」

「有啊!」

「那還不去取過來,留著幹嘛,孵小玄元丹嗎?」胡五沒好氣的說道。

「是,五爺,小的馬上去取。」家僕一溜煙向後院跑去。

胡五來到燕無力書房外,咳嗽一聲推門進去,果然肥頭大耳的燕無力已經清瘦了許多。

「想不到王爺瘦下來,還是挺好看的。」胡五打趣道。

不料燕無力肅容說道:「你以為我願意這麼胖嗎?」

胡五訝然,打量燕無力一眼說道:「你不會準備將你這麼多年韜光隱晦的事迹,都告訴我吧?」

「呵呵,有何不可以。本王這麼多年如果不裝傻充愣,如何能活到現在。」

燕無力今天與往常不一樣,胡五也端坐起來,正色說道:「既然如此,為何不再多裝幾日?」

燕無力取出一封信放到桌子上,推向胡五:「這是妙閣主的來信,應該是冷沐風陛下問他燕無極的身體情況,他不知該如何回答。」

「什麼?」胡五敏銳的察覺到,燕無力的異常,和這封信以及燕無極的身體狀況有極大的關係。

「還請王爺明示,燕無極陛下的身體如何了?」胡五冷靜的問道。 胡五努力的讓自己的聲音平靜下來,問過之後,靜靜的看著燕無力,仔細觀察他的每一個表情。

燕無力也靜靜的坐著,他在思索著如何向胡五解釋清楚,現在的燕無極身體中住著的其實已經不是燕無極。

燕無力默默的組織著語言,看了一眼平靜的胡五,剛要說話,外面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王爺!大事不好!」王府的管家邊跑邊喊道,胡五甚至可以聽出,一向沉穩的管家,竟然帶著哭腔。

胡五「唰」的一下取出長劍,一把拉住燕無力道:「王爺快走!定是燕無極派人來刺殺王爺!」

燕無力臉色變了幾變,對胡五說道:「你先走,他要的是我。」

「你…」胡五正要強帶燕無力離開,管家從外面沖了進來,一進門便撲通跪倒在地,手中拿著一封血書,高聲哭喊道:「王爺,有賊叩邊,東部沿海數城已經淪陷,這是李郡守傳來的告急文書。」

「什麼?」燕無力和胡五同時愣住了,胡五暗暗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是燕無極派人取燕無力的性命即可。

「東部諸城?」燕無力不敢相信的問管家道:「東部緊鄰大海,哪裡來的賊?」

「小的也不清楚,這是李郡守臨死前傳來的,可憐三座城池,只有李郡守一人發來告急文書,其他人想必都……」管家說到這裡說不下去了,但意思卻很明顯。

「什麼毛賊這麼厲害?」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 胡五說了一聲,看向燕無力手中的血書,眼睛瞬間瞪大了。

妙無計在飛龍山忐忑不安的等著燕無力的回信,他不清楚燕無力同不同意將燕無極的異常告訴冷沐風,也不清楚告訴冷沐風之後,事情會變成什麼樣。

第一天沒有消息,第二天沒有消息,直到第三天黃昏,妙無計才接到燕無力的回信。

信正是燕無力親筆所寫,但字跡異常潦草,妙無計只看了一眼,便變得目瞪口呆。半晌,妙無計突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向飛龍廳疾沖而去。

「陛下!陛下!」妙無計一邊跑一邊喊,瞬間來到了飛龍廳外。

守衛在外面的鐵血堂的人,都吃驚的看著閃電一般飛來的妙無計,沒人攔他,任他闖了進去。

「妙閣主,出了什麼事?」冷沐風吃驚的看著妙無計問道,印象中,還沒有見過他如此失態的時候。

「陛下,大事不好,有鬼族叩邊,神機帝國東部沿海數城已經淪陷,百姓死傷不計其數,這是王爺傳來的親筆信函,求陛下出兵拯救我國百姓。」妙無計說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高高將燕無力的親筆信舉了起來。

「鬼族叩邊?」冷沐風聽到莫名其妙,來到古武大陸這麼久,他還從未聽說過鬼族的消息。

一旁的雲飛揚卻是臉色急變,一把搶過妙無計手中的信,喝問道:「燕無極呢?」

「陛下正好去了東部巡視,現在生死不知。」妙無計急忙回答道。

「什麼?燕無極去了東部巡視?帶了多少人,什麼時候去的?」冷沐風連珠般的問道。

「獨自一人,王爺也只是在心中提了一句,具體情況我也不知。」妙無計焦急的說道。

「你快起來。」冷沐風一把將妙無計拉了起來:「你和我說說,這個鬼族是怎麼回事?」

「傳說中,鬼族住在極深的地底,萬年前突然出現過一次,從東部海上而來,與古武大陸的人族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血戰。」雲飛揚這時開口說道。

「東部的海上竟然還住著一支鬼族,師父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冷沐風問道。

「萬年前那場血戰,鬼族的鬼王都已戰死,鬼兵、鬼將更是被屠戮殆盡,我們都以為鬼族被徹底消滅,沒想到還留有餘孽。」雲飛揚解釋道。

「鬼族很厲害嗎?他們住在地底,怎麼從海上冒了出來?」冷沐風皺眉問道。

雲飛揚、妙無計聽到這裡,臉上都露出無奈之色,尤其妙無計,無奈之中還隱隱帶有一絲驚懼。

冷沐風驚訝的看了他一眼,妙無計可以說智勇雙全,即便在雲飛揚面前,還沒見他怕過,怎麼聽到『鬼族』反而害怕起來。

「陛下有所不知,鬼族在一萬年前曾肆孽古武大陸,而那時的古武大陸可不像現在這樣,光武神就有數百名之多,就這還是險些失敗。」妙無計低聲解釋道。

冷沐風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說的屬實嗎,我怎麼從沒聽說過此事?」

妙無計點點頭:「屬實,我負責神機閣,每天就是打探各種消息,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發現了萬年前流傳下來的辛秘。」

冷沐風看向雲飛揚,雲飛揚點點頭說道:「大致如此,當時人族險些滅族,後來中間不知出現了什麼變故,鬼族的鬼王突然消失,有傳言它被殺死,鬼族大亂,數百武神帶領剩餘的修鍊者反擊,最後幾乎全部戰死,才將鬼族消滅殆盡。」

冷沐風傻眼了,忍不住爆了一個粗口道:「靠!當時數百武神都沒擋住鬼族,現在武神才四人,還有一個重病在身,這仗還怎麼打。」

說到這裡,冷沐風忍不住抬頭看天,咬牙切齒的說道:「說好的補償呢?這次非被你害死不可!」

雲飛揚、妙無計吃驚的看著冷沐風,都被冷沐風的奇怪動作給嚇了一跳。

雲飛揚上前摸了一把冷沐風的額頭,擔憂的問道:「沒燒啊,你不會被嚇傻了吧?」

「我就是被嚇傻了,他奶奶的,自從醒來就一直逃命。來吧,說說這次我們往哪裡逃?」冷沐風無奈的說道,打不過總能跑吧。

雲飛揚有些同情的看著冷沐風,慢慢說道:「這次怕是無處可逃,鬼族是要殺光我們人族,徹底霸佔古武大陸,你向哪裡逃?」

冷沐風無語,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得,這不還是死路一條嗎?妙無計看著冷沐風欲哭無淚的表情,突然明白過來,知道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急忙說道:「當初鬼族也是損失慘重,連鬼王都被殺死,想必它們的實力也不如之前。」 「險些被你嚇死!」冷沐風鬆了一口氣說道,他也反應過來。

「這批鬼族實力如何?」雲飛揚問道。

妙無計一指雲飛揚手中的密信說道:「我知道的都在那裡了,王爺親自去了前線,請陛下主持大局,調停我們三大帝國的矛盾,一致對外。」

「我?」冷沐風一指自己說道,有些不確定燕無力會選擇自己,但是想了一下,冷沐風還是說道:「算了,以大局為重,我儘力而為。」

「多謝陛下。」妙無計大喜,急忙說道。

「先不要謝,我們現在首先要搞清楚這批鬼族的戰力如何,如果還像之前那樣厲害,我看就乾脆別打了,各自逃命去吧。」冷沐風說道。

「是陛下,我親自前往東部各城,查清鬼族的虛實之後,立即向陛下稟報。」妙無計說道。

冷沐風想了想說道:「也好,你要小心些,不要被那些什麼鬼族給捉了。」

妙無計躬身說道:「我會注意,告辭。」說完,向冷沐風、雲飛揚辭行,迅速離開。

「接下來我們怎麼辦?」雲飛揚問道。

「還能怎麼辦。」冷沐風一陣頭大道:「相信消息很快就會傳開,為了穩住軍心,將各軍團和各城守軍的家屬,都遷到後方,儘可能安排到武陽城,如果不夠,再安排到臨近各城。」

「好,我馬上通知柳飛絮。」雲飛揚說道。

冷沐風想了一下說道:「還有通知癩子,將一些重要的人馬上送進武堡,然後將武堡封閉起來,斷絕和外界的一切聯繫。」

雲飛揚點點頭:「也好,我馬上讓癩子制定一份名單,你審核過之後立即執行。」

「好,師父去找柳飛絮,我去找黃飛龍和李長龍,他們也不用藏著掖著了。」冷沐風無奈的說道。

準備了這麼久,眼看就要統一古武大陸,被從地底冒出來的什麼鬼族徹底打亂計劃,冷沐風也是無可奈何。

一開始,由於鬼族的偷襲,淪陷的三座城池中,沒有一人逃脫。只有一個李郡守,臨死前將一封血書傳到燕都。

鬼族佔據三座城池后,開始向四面出擊,因為東部各城的守軍,都被燕無極故意抽走,去攻打散關,導致那些城池,就像一隻只待宰的羔羊,很快淪陷,無數平民慘死。

也因為鬼族的四面出擊,有些平民從城池中逃了出來,鬼族襲擊的消息終於被傳了出來,迅速傳向整個古武大陸。

萬年前的傳說,再度流傳起來,無數人拖家帶口,從神機帝國逃向一線天、東邪走廊和散關。

這還不算,古武帝國和蒼龍帝國靠近東部的城池中,也引發了騷亂。很多居民不顧官府勸阻,也向東部和西部逃來。一時間,整個古武大陸,從空中看,到處是從東往西逃亡的難民。

散關的戰事不需要冷沐風調停,在得知鬼族入侵的消息后,嗜血軍團和狂龍軍團不約而同的停了下來。

燕飛鷹甚至都沒來得及和唐翦說一句話,就率領一身是血的嗜血軍團,疾赴向東部各城,抵禦鬼族,將幾乎是一座空城的高寨留給了唐翦。

唐翦沒有趁機進攻,反而命人迅速將狂龍軍團的金瘡葯、金烏丹等丹藥收集起來,都送給了嗜血軍團。

越來越多的百姓逃到散關下,哀求唐翦開放城門,放他們進入蒼龍帝國。唐翦不敢擅自做主,只得一邊安撫百姓,一邊向龍在天請示。

而此時的龍在天,正在皇宮中與龍羽軒秘密商議,滿朝的文武都在大殿上焦急的等待著。

「陛下,冷沐風已經動身,三日後和雲飛揚將會趕到神龍城。」龍羽軒稟報道。

「嗯,」龍在天似乎對這個消息不太重視,指著手上的一本厚厚的典籍說道:「想不到鬼族竟死灰復燃,當初不是說已經將鬼族殺光了嗎?」

龍羽軒不知該如何回答,想了一下說道:「即便鬼族死灰復燃,也不可能像當初那麼強大。」

「可是我們人族卻已孱弱的不像話,也遠遠不比當初。」

「那我們還有機會,現在距離鬼族登岸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它們也不過佔領了十座城池,而且都是無兵防守的。」龍羽軒說道,這時的他戰意高昂,只要龍在天下令,他馬上帶人殺上前線。

「好了。」龍在天看了他一眼說道:「對林夢龍的調查有什麼發現嗎?」

「還真有!」龍羽軒眼睛一亮說道:「不過,不是他的家族有問題,而是這位林大人,在三十年前曾外出過一次,回來之後性情大變。」

「是嗎?」龍在天眼中精光連閃,似乎想到了什麼。

龍羽軒見狀說道:「屬下也是聽到鬼族入侵的消息,才開始懷疑林夢龍,聽聞鬼族有一個秘法,可以侵入我們人族的身體內,通過吞噬意識來得到這個人的記憶。」

龍在天點點頭:「通過這個秘法,雖然可以得到這個人的全部記憶,但性格卻還是有差異,身邊的人仔細觀察,還是可以分辨出來。」

「正是,而三十年前,陛下剛剛登基,那時的林夢龍果敢有為,才敢力排眾議,選擇支持陛下。而自從他外出回來之後,整個人完全變了,嗜財如命,貪婪狡詐,完全就像兩個人。起初,我還以為他是依仗擁立有功,本性顯露,現在看來,真的十分可疑。」

「一萬年了,鬼族早已被人們遺忘,誰又能會想到呢!」龍在天嘆了一口氣說道,即便是他,在鬼族出現之前,不也以為林夢龍本性就如此嗎。

「可是但憑這點,我們還不能斷定林夢龍就是鬼族。」龍羽軒說道:「林家現在勢大,和富、鄧兩家又盤根交錯,我們必須找到確鑿的證據才行。」

「證據!」龍在天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說道:「我自然有辦法找到證據對付那個老傢伙。」

龍羽軒聽到這裡眼睛一亮,是龍在天讓他調查林夢龍的,難道之前他就已經知道。

「莫非陛下已有察覺,才命我去重點調查林夢龍?」龍羽軒問道。 龍在天嘆了一口氣,想到與廣善大師在天緣寺的一席長談,沒有回答龍羽軒的問題,叮囑他道:「暫時不要動那個老鬼,等冷沐風、雲飛揚到了,我們立即趕往天緣寺,要注意保密。」

龍羽軒一愣,立即說道:「是陛下,我去迎接冷沐風和雲飛揚前輩,帶他們秘密進城。」

「嗯,你小心些,我去應付一下大殿上那些人。」

龍羽軒出了神龍城,往盤龍古道方向飛來,行了一日,便看到冷沐風、雲飛揚正朝這裡快速飛來,急忙迎上前。

「見過陛下、見過雲前輩!」

「哈哈,龍大哥怎麼親自迎來,莫非出了什麼事不成?」冷沐風一見是龍羽軒,哈哈大笑一聲問道。

「事情有變,我家陛下命我特來迎兩位秘密進城,還請勿怪。」龍羽軒躬身說道。

雲飛揚眼睛一下子瞪大了:「還真有事?怎麼、莫非鬼族已經打到了神龍城?」

「呵呵,陛下在等我們,兩位請。」龍羽軒沒有說出實情,帶領兩人疾往神龍城趕來。

三人秘密進入神龍城,只見這裡也有許多逃難的人,人們攜兒帶女逃離神龍城,往西部逃去,鬼族的傳說,再度在古武大陸上流傳起來。

「想不到消息傳得這麼快,怎麼,你們也不阻止一下嗎?」雲飛揚看著四周問龍羽軒道。

「勸阻過,剛開始陛下曾帶滿朝文武站在城門上,向大家保證一定會守住神龍城,但收效甚微,人們都被鬼族的強大嚇到了。」龍羽軒搖搖頭回答道。

「你們應該說保證鬼族打不進散關,還守住神龍城?都打神龍城了,這些人在城中還能保命?」冷沐風忍不住嘀咕一聲。

「呵呵,還是陛下有辦法。不過一萬年前,數百名武神也沒能阻止住鬼族的消息,已經傳了開來,不要說普通人人心惶惶,就是我家陛下,也不敢保證能守住散關,到時散關一失,人心豈不更亂。」龍羽軒替龍在天開脫道。

「他考慮的是周全,但現在不也一樣人心大亂嗎,要我說,他就沒有破釜沉舟,死守散關的決心。」冷沐風嘴一撇說道。

「就是,若他親臨散關,必定能振奮士氣,還能安撫人心,現在都往西逃,能逃到哪裡去,都躲進妖獸森林嗎?」雲飛揚也在一旁說道。

龍羽軒何嘗不想與鬼族痛痛快快一戰,在他心中,也想會一會傳說中強悍無比的鬼族。看了兩人一眼,龍羽軒問道:「莫非陛下和雲前輩已有了對付鬼族的法子?」

「鬼族什麼樣都沒見到,哪有對付它們的法子。不過,我倒是有了一些想法,要和陛下探討。」冷沐風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