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小的身影依舊坐在平台邊緣晃蕩著小腿,笑嘻嘻的道:

「或許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類似我們一樣的存在呢。」

任誰都不知道他們首領的想法,但他們都沒有打算對下方陷入絕境的同伴、屬下施以援手的打算,甚至都沒有提一句。

不是他們不想伸出援手,而是做不到,下面兩個人一模一樣,僅僅一人出手就擊垮了中低級的戰鬥力,他們現在解決了對方,才能展開高效的救援。

——————

白露以手扶額,他在施展忍術之前不想喊招式,一方面是因為會容易被人做出針對性防禦或攻擊,另一方面則是感覺太中二了,但是,影分身顯然樂在其中。

然而,影分身遠比白露想象中更加中二,也更加囂張,拿出了白露的手機,拔掉耳機,音量開到最大,然後塞回了白露的口袋。

「三分鐘。」

悠揚充滿節奏感的小提琴齊奏和鼓點敲擊聲在夜空中響起,影分身隨著節奏開始做一些誰都看不懂的,也毫無美感可言,瘋瘋癲癲的動作,打著響指,赤紅的雙瞳盯著經過兩個大招之後依舊在場的十幾個喰種咧嘴笑道:

「渣渣們,感受絕望吧!」

大浪淘沙,經過兩波大範圍猛攻之後,還能站起來,並保持戰鬥力的,也只有S級以上的喰種了。

人妖娘娘腔喰種嬌笑道:

「被人小看了呢。」

「水遁·硬渦水刃!」

影分身雖然有放招式前喊名字的習慣,但絕對不在戰鬥的時候廢話,更何況對方還是人妖,在那喰種說話的時候,便伸手凝聚了一柄細長,看似高速旋轉的標槍對著人妖喰種投射而出。

嘭!

水之標槍在脫手的瞬間彷彿微微一頓,空中發出一聲悶響,出現一個不大的白色環形氣圈,而水之標槍突破音障,如空瞬移,橫跨十幾米的距離,眨眼間出現在了人妖面前。

普通的水標槍?

人妖喰種最初是這樣想的,然而在標槍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卻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威脅力,姑且不說其他,那極致的速度就很危險,心中警兆長鳴,迅速後退的同時背後彈出一節紫色骨骼拼接尾巴一樣的赫子團在身前做盾牌。

其他幾名喰種也都感到不對勁,紛紛聚齊喰種撤離或者防禦,只有那個梳著辮子,帶著大口白板面具的喰種沒有動,大概是對自己的防禦很有信心?

不管怎樣,人妖喰種並沒有完全躲水之標槍,稍稍被擦到了一點,下一刻,水之標槍轟然炸開,形成巨大的水龍捲,可以清晰的看到內部好幾層不同方向旋轉的水層,非常華麗。

然而,威力也非常巨大,戳紙一樣輕鬆的貫穿了工廠,直接深入地底,人妖僅僅是被擦到就被打碎了赫子,遍體鱗傷的倒飛而出,其他幾個喰種也受到了不同的傷勢。

至於不知名原因站在原地沒動的奇怪喰種,更是在水龍捲中被絞成了一縷縷血絲,屍骨無存!

這就是白露全力施展水遁一擊的破壞力,也和這些喰種太小看硬渦水刃有關,硬渦水刃可是不管修鍊難度還是破壞力都在S級的雙S強力忍術!

看似高速旋轉的水之標槍,本質卻是查克拉形態變化的極致,大量水反覆壓縮之後,以水旋渦形態,分層不定向快速旋轉的水龍捲,以點破面,各方面完爆A級大爆水衝波的忍術!

最重要的是,這一招忍界稀少的無印忍術之一!

威力大小和範圍完全取決於施術者對查克拉的控制程度。

控制影分身的金剛版白露沒有耐心精細操控,他做的僅僅是用力壓縮、用力加速,脫手之後既不需要管了,相當的粗暴而且不負責任,不方便進行後續控制,威力卻有不小的提升,戰績斐然。

——————

PS:抱歉,今天只有一章,吃壞肚子了,狀態不佳。 「諸位都住手吧,你們不是他的對手的。」

就當這些長老正和林牡劍拔弩張之時,一直坐在位置上沒有出任何聲音的三長老才緩緩的起身對著他們說道。

「大人,除了宗主以外,其他的人都不太知情,大人可否放過我等一命!」

三長老有些苦澀的對著林牡躬身拜道。

他知道,五安宗宗主劉子安是林牡必須要殺的人,所以他也沒有開口為他求情,但是這些長老大部分都不知道那個是你到底是一些什麼情況,只是隱約知道五安宗後面還有一個強大的靠山。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背後那個勢力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而且這裡大部分人都和他的關係十分不錯,畢竟大家都已經相處了將近數千年的時間,如果這些人全部被林牡幹掉了,他也有一些於心不忍,所以他才會冒著生命危險出來求情。

畢竟,雖然他已經投靠了林牡,是他也不知道林牡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性格,到底是不是很好說話。

萬一這一次自己的時候請出了這位強大的人物的話,那麼對於自己來說就是有一些得不償失了。

「老三,這是怎麼回事?你和這個人早就認識。」

眾人聽到三長老的話之後,頓時就驚訝了開來,按照三長老這樣的語氣,看起來早就和這個神秘的人認識。

而且說不定他已經投好了這個神秘人。

「先別說話,也別做任何事,一切交給我來解決。」

三長老在暗中傳音給幾位有一些蠢蠢欲動的長老。

畢竟,自家的宗主在自己的眼前被活生生的捏死,這換成誰了也是忍不住的。

他們這些長老到現在還沒有對林牡動手,已經十分克制了。

也或許是,林牡剛才露的那一手實在是太過駭人聽聞了,畢竟,劉子安在這個世界也可以算作是一方強者,但是就這樣被他輕易的捏死。

「嗯!」

「本座也不是什麼嗜殺之人!」

林牡隨意的看了三長老一眼,整個五安宗就只有劉子安一個人是那個神秘世界當中的一員,其他人大部分都不知道那個神秘勢力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只不過是因為宗主加入了那個神秘勢力,而被迫加入到那個神秘勢力當中去而已。

所以,林牡也並沒有打算對這一些不知情的人動手。

「本座說話算數,當初本座說過,只要你幫本座找出那個勢力,本座就可以放過你一馬!」

「本座自然不會失言。」

「這是你的一半靈魂,拿走吧。」

林牡在之前就已經承諾過,只要三長老幫他找出那個勢力的一些馬腳,他就可以放過他一命。

現在這件事情已經解決了,林牡自然不會食言。

直接把當初強行從他身體當中撕的一半靈魂直接還給他。

然後再隨手把在場諸位長老身體當中,被那個神秘勢力留下的隱藏東西給抹除掉。

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誰也不知道那個神秘勢力當中還有沒有什麼大能能夠通過這樣一些蛛絲馬跡尋找到這個世界的坐標。

…… 「啊哈哈哈!!!」

尖細怪異的笑聲在到處飄著廢墟和屍體的海面上響起,一道龐大而臃腫,卻羽翼豐滿,倒梯形白色骨質大臉中央有一隻黑眸紅瞳的大眼,靜靜盯著白露和影分身,展開大嘴怪異的笑著。

下一刻,只見龐大的身軀一震,數以千計的紫色菱形飛梭赫子飈射而出,密密麻麻,形成一片彈幕,自上而下,徹底封鎖了白露和影分身的退路。

「真是不可思議,這就是SSS級喰種?」

白露站在影分身身前,輕聲驚嘆,他剛剛看到了什麼?一個不足一米五的嬌小身影,居然在大量赫子的包裹下,變成了現在這樣體型龐大,羽翼豐滿如夜梟的獨眼怪物。

單單是這種赫子爆發彈幕的密集程度和速度就遠遠要超過A級喰種十倍不止,堪稱恐怖,就算是重機槍加特林的射速與之相比也遠遠不足。

不過僅僅是這種程度的話···

水遁·水龍彈!

昂!!!

蒼勁有力的咆哮聲突兀響起,白露腳下的水面一鼓,一條龍頭就和獨眼梟體型不相上下的巨大的水龍轟然衝出,看似威脅極高的紫色菱形飛梭赫子與水龍巨大的體型相比與寒毛差不多,水龍承受了以百計的紫色菱形飛梭毫無影響,衝出彈幕,張牙舞爪的貼著水面咬向了獨眼梟。

獨眼梟看著氣勢洶洶,張開獠牙大嘴,向自己咬來的水龍,有些發怔,迅速橫移,不退反進,與水龍錯身而過,巨大的體型卻恍若一直真正的夜梟,敏捷輕靈的貼著水面極速飄向了白露。

水遁·水瞬身!

白露可從來都是能避免近戰就避免近戰的,直接閃人到了水龍頭頂,控制著衝過頭的水龍仰天上沖一段,然後盤身轉頭居高臨下的俯衝向突然找不到目標的獨眼梟。

「你在看哪裡呢?」×2

金剛版白露倒是想要打近戰,可惜他現在的影分身狀態就是個脆皮,擦破點皮都會直接回歸本體,只好在白露本尊閃人的時候,也跟著閃人,不過目標卻是其他幾個喰種。

很不幸,黑風衣、深紫色短髮,戴著犀牛角一樣奇怪面具的喰種是金剛版白露選的第一個目標。

同時從目標身後發起攻擊的本尊和影分身難得第一次有默契的喊出了同樣的台詞,並且在說話的同時也動手了。

紅面罩的白髮白大衣喰種與此同時悶聲提醒道:

「霧島小心身後!」

霧島聞言下意識的羽赫抖動,準備發射飛梭赫子。

然而喰種的動作都已經遲了,水龍撲擊而下,鞭腿甩出。

獨眼梟腳下猛然一跺,嘭的一聲通天水花炸起,居然在強大的爆發力下,借著水面張力的反彈衝天而起,跳到了水龍頭頂和白露齊平的高度,骨節分明,指尖尖銳的白色赫子巨爪對著白露探出。

金剛版白露的攻擊卻是奏效了,但是不知為何臨時變招,力道十足,甚至有破空之聲的橫掃居然硬生生改成斜挑。

攻擊依舊奏效,將目標挑飛了出去,只不過攻擊力道也去了七分,傷害嚴重不足,金剛版白露反而借力騰空迴旋挪轉位置。

下一刻,水底竄出了一條又長又大,末端有細長尖刺的尾赫,如果不是金剛版白露反應快,這時候可能就被傷到而直接消失了。

踏!踏!踏!

急促的腳步踩進水花聲響起,兩道除了面具有些許差異之外,從體型到赫子幾乎完全相同的身影一前一後急速沖向剛剛落在水面上的金剛版白露。

喰種並沒有沒有忍者踩水的本事,爆發力很強,而且赫子也是一種用途非常多的東西,之前從水底偷襲金剛版白露失敗的赫子浮出水面,形成了一條窄小的臨時路面供他們奔跑。

兩道身影在靠近金剛版白露的時候卻突然分開,從他左右兩旁掠過,扁平的赫子綳直,如同兩把大道交錯閃過。

噗嗤!

兄弟組合的喰種在金剛版版白露剛剛落地發無法反擊的時候攻擊,時機拿捏的非常精準,而且配合完美,封鎖了金剛版白露的逃脫路線,成功得手,血花迸射!

白髮白衣紅面罩的喰種卻是沒有絲毫喜色,再次沉聲提醒道:

「小心!」

同時粗長的尾赫再次擺動,想要帶走兄弟二人。

砰!

爆響聲同時響起,接近三米高、全身肌肉扎結,幾乎撐爆衣服的高大身影出現在兄弟喰種面前,五指併攏如刀,充滿生機的淡綠色查克拉包裹的一雙手輕易貫通了兄弟喰種的左胸腔,以及心臟。

喰種從物種來講是屬於亞人種,雖然比人類強大很多,但是在結構上除了赫包這一捕食器官之外,和人類完全相同。

包括血液是紅色的,心臟普遍是長在左面的等等···

兩個喰種心臟被掌仙術切成碎塊,內臟也收到了嚴重傷害,當場死亡,迅速失去生命氣息,面具滑落,露出了兩張完全相同的面容。

「果然是雙胞胎啊,難怪配合那麼好。」

已經進入暴走狀態,或者說最適合狀態的金剛版白露咧嘴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兄弟二人的配合真的不錯,堪稱絕殺,可惜三身術這樣好用又簡單的基礎忍術,不論是白露的哪一個意識都沒有忽略過。

屍體,也是可以用來做替身的!

金剛版白露猛然抽身後退,同時雙手一揮。

雙胞胎喰種屍首分離,尚未失去溫度的鮮血噴出,染紅了水面。

不是金剛版白露殘忍,而是謹慎,面對這種自愈力極強的非人生物,不斬首做個雙重保險,實在不放心。

當然,白露的本體也會這麼做,只不過要好看的多,最多用土遁埋屍,如果對方真的假死,那就是活埋了。

地球上的生物還沒有神奇到不需要氧氣也能活下去的程度,最起碼喰種做不到。

一條末端有細長尖刺的尾赫從水下又一次衝出,依舊被躲了過去,卻不氣餒,持續追殺。

在金剛版白露的身後,數十枚赤紅色菱形飛梭封鎖了他的退路。

「嘿···」

金剛版白露咧嘴低笑一聲,鼻孔中噴出兩道淡淡的白氣,身形瞬間在原地消失,半秒后,原地的水面塌陷,轟然巨響中水花衝天而起。

超音速移動! 諸天萬界當中,林牡正在不斷的飛速行走著。

「系統,還有多久的時間才可以到啊?」

林牡有一些無聊的對著系統問道。

畢竟他已經獨自一人在這諸天萬界當中行走了許多年。

具體是多少年他也沒有數過,反正至少有數百年的時間。

這數百年的時間,他都在尋找一個地方,一個系統要他去的地方。

不過系統也說不清那個地方到底是在哪裡,只能把大概的位置告訴他,所以林牡也只能在這大概的位置漫無目的的尋找下去。

「快了,已經很接近了,我已經可以感覺到那個地方的氣息。」

系統提示答到,不知道為什麼,林牡總感覺系統的話語當中帶著一絲驚喜和急迫。

彷彿要林牡快點去到那個地方。

「嗯!」

林牡對於此也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向前漫無目的的找去。

他離開上一個世界已經將近五百年的時間,他在上個世界把那個神秘勢力留下的一些後事都給解決了之後,然後就安心的培養那個世界的世界掌控者和在天道空間當中不斷的修養。

在他的暗中培養之下,那個世界盃大學生的人已經徹底的接受了世界掌控者的位置,而他在這數百年在天道空間當中的修養之下,實力也已經差不多恢復到了全盛的時期。

畢竟,一個中等世界的天道空間當中蘊含的能量不是什麼地方都可以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