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星元也不氣餒,用手指順著格子的凹槽邊,摸到了尾端的一枚玉石,這正是方才那崔管事所說的『感應玉簡』,可以吸引靈識,並將信息儲存在裡面。

輸入『白炎草』三個字,孟星元將手中的白炎草放回原位,繼續開始鑒定下一株。

第二關無疑困難了許多。

熬過了第一關的人,多多少少也都是有兩把刷子的。

然而他們現在的絕大部分人,斗大的冷汗順著臉頰划落,其狼狽模樣,與獲得鑒定術幫助之前的孟星元,一般無二。

反倒是孟星元這邊,輕鬆寫意。因為眼睛被蒙著,他並不知道時間的流逝,隱隱還有些擔心時間夠不夠用,畢竟只有半個時辰而已。

念及於此,他不自覺地便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唰!」「唰!」「唰!」

鑒定術三連刷!

仔細辨別了鑒定術所反饋過來的藥草信息所對應的藥草位置,一一在玉簡上刻下信息,再度確認無疑之後,馬上又是三發鑒定術……

到底只有三十株,像孟星元這種搞法,不用多久就完事了。

高台上,原本有些興緻缺缺的木伯元,此時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孟星元,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

等到他看到孟星元,在視覺以及靈識都被封絕的情況下,居然還能保持如此驚人的答題速度,他嘴角的笑意更濃了。

反倒是一旁的梧枋主,濃眉微蹙,再看另一邊他看好的穆英和林雲遠兩人,不禁暗哼一聲。

底下那些看熱鬧的人,此時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唯恐驚憂到台上的參賽者們。

因為之前大出過風頭,所以原本籍籍無名的孟星元,這會反倒有不少人也將視線放在他身上。

在看到他那抽風一樣的辨葯速度,再比照他人,會場底下時不時傳來一道道壓抑不住的低呼。

「媽的,這小子是怪物嗎?!那香才過去三分之一啊,他已經差不多完成了?這要是命中率再高一點,他是不是就要逆天了?!」有人壓著聲音,朝著他旁邊的同伴低語道。

「確實是太快了!你看別人,不是滿頭大汗,就是一臉苦惱之色,少數快的,比如說穆公子和林公子,也才完成了不過三分之一,他倒好,居然直接快要結束了!你們說,這小子這回能猜中幾個?」又有人道。

「十個……不,我覺得至少得有十五個。」

「我覺得不可能。你看其他的參賽者,哪個不是小心翼翼地在甄別?他這種抽風一樣的速度,驚人是驚人了,可錯誤肯定會非常多!我猜十個,頂了天了!」

「我也覺得啊,你們說這小子是不是方才被誇上了天,有意再在木大人面前賣弄?愚蠢啊。木大人看好他是因為他之前驚人的成績,如果因為有意賣弄,導致過不了第二輪,哪怕大人之前再青睞他,恐怕也無濟於事吧?畢竟能跟在丹師身邊的,一定是丹童,如果連丹童都不是,這小子哪有資格做為大人的『捧爐童子』?我看十有八|九,這小子要完!」

底下眾人開始一陣幸災樂禍,全都以為這是這貧民窟小子,急功近利,想在木伯元丹師面前賣弄,才會如此急躁著完成。

而急躁的下場顯而易見,那肯定是會被刷下來的!

想到這裡,方才心中羨慕嫉妒得都不行的眾人,開始「嘿嘿」冷笑了起來。

「小子,這回看你怎麼死!」

台上,孟星元再三確認了無誤之後,暗暗點了點頭,這才將手高高舉起:「二位大人,小子完成了。」

「什麼?!」

「又是這小子?他又提前完成了?!」

穆英和林雲遠兩人聽到聲音,當即臉色一緊。

比他們不堪的,還有某些參賽者,原本心理素質就差,因為擔心著時間的限制,這些人大多數連一半的實力都使不出來,此時正緊張呢,孟星元突然來這一嗓子,他們哪能不慌的?

「啊啊!該死!」有人氣急敗壞道,「大人,在下也完成了,請求驗收。」

這人一開口,彷彿引起了連鎖反應,不斷也有人開口,請求驗收。

倒是還有一小部分人心性不錯,臉色緊繃,繼續做著自已的事情。穆英和林雲遠,儼然就在此列。

「一群蠢貨。」穆英心中暗諷,「靜下心來慢慢甄別,興許還有一絲希望。如此急躁,跟棄權又有什麼區別?」

林雲遠也是。穩紮穩打,絲毫不亂。

到底是藥理世家出來的精英子弟,並非浪得虛名。

果然,見到如此多的人齊齊要求驗收,木伯元的蒼眉已經蹙起。

以他的眼力,明顯看得出來,除了一開始開口的孟星元,滿臉篤定的自信以外,接下來跟風的這些人,要麼一臉懊惱,要麼一臉不甘,沒有一個臉色是好看的。他就知道,這些人,多半是要被淘汰了。

視線掃向剩下來那幾個還能沉穩心神,認真甄別的人,木伯元白首微點,「不錯,不急不躁,不急不徐方是適合我丹道修行。」

旁邊的梧坊主掃向一臉認真,還在將藥草放在鼻前輕嗅的穆英和林雲遠兩人,眼角帶喜,輕笑了一聲:「罷了,既然有人想提前驗收成果,來人,將他們面前的葯匣呈上來吧。」

「是。」

崔管事答應一聲,一揮手,馬上有小廝端著一隻只銀盤過來,將其上的東西呈上高台。

「平庸之輩,不看也罷。」

木伯元一甩袖袍,明顯有些不悅,只是讓人將孟星元的那隻葯匣擺在他面前,開口道:「梧兄,其他的交給你吧。」

梧坊主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葯匣,目色一閃,才道:「行。」

「啪!」

木匣打開,都不用細看,打量了一眼這隻雜亂無章的葯匣內部,梧坊主便是眉頭一皺。

「一號參賽者,有效答案二十三個,正確答案十個,不合格,淘汰!」

「三號參賽者,有效答案二十四個,正確答案八個,不合格,淘汰!」

「十號參賽者……」

十幾隻葯匣擺在面前,只是隨意翻看了幾下,梧坊主頓時濃眉大皺。

翻看了五六個人的葯匣,答案的準確率低得可怕,不肖說,這些人肯定要被淘汰。

心煩之餘,他轉頭看向同樣表情凝重的木伯元,眼神一動,頗有些好奇問道:「怎麼樣,木老弟,你這位小友答中了多少?」

他這一問,頓時場上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木伯元身上。

「呼~」木伯元輕呼了一口氣,一臉的凝重頓時化作笑意,「全中!」 「什麼?!全中?!」

梧坊主愕然,「我看看!」

對照著答案,梧坊主一一察看玉簡中的信息,結果不到半刻鐘,他已驗證了三遍。

全中!

無一出錯!

梧坊主啞然。

木伯元抬起頭,遙遙望向孟星元,眉目含笑,讚許道:「小子,幹得不錯。」

孟星元慌忙回禮:「多謝先生謬讚!」

底下的觀眾一看連二次驗收的梧坊主都默認了,顯然這個來自貧民窟的小鬼,是真的連如此難的第二道考核,都是以全中的恐怖成績過關!

一時台底下的眾人,一片嘩然。

穆英和林雲遠兩人,此時再也坐不住。

哪還顧得上什麼沉心靜氣啊,「唰」地一下就將眼眶上的錦緞長條摘了下來,滿臉的陰沉。

「該死!這歡呼,原本應該屬於我的!這個該死的賤民,他有什麼資格,敢搶走屬於我穆英的榮耀?該死!」穆英心中大恨。

另一邊的林雲遠也差不多。他雙拳緊握,手中的錦緞長條被他攥得緊緊的,眼神彷彿要殺人一般。

底下歡呼了一陣,只聽得崔管事大喝了一聲「肅靜」,馬上又是一片啞然。

這時候,鼎爐插著的小半柱香已經燒完。左右的小廝很有眼力勁,立刻將剩下這些人的葯匣連同銀盤一起,端上了高台。

驗收結果很快出來,除卻一部分不及格的外,二十八人中僅有八人晉級。極其嚴苛。

那些被殘忍地刷下去的人也就不說了,臉色齊唰唰一片慘白,跟死了爹娘一樣。

而另一邊,被梧坊主寄予厚望的穆英和林雲遠兩人,也僅是以「三十中二十五」的成績,得了木伯元一句淡淡的「不錯」。

「可惡!」

穆英,林雲遠齊齊咬牙,手中的拳頭再度一緊。

只是在木伯元面前,他們不能不保持風度,只不過兩張俊臉上,強擠出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馬上開始第三輪吧。」

自已看好的兩個小輩,接連兩次被打臉,饒是梧坊主,亦有些意味蕭索。

索性也懶得再多言,直接揮手,命令開始準備第三輪考核。

第一輪只是簡單的辨葯,第二輪則需具有超高熟練度的藥理功底,僅憑嗅覺便能辨別出藥物名。

而第三輪不言而喻,自然會是對前兩輪的超越。

八名闖入了第三關的參賽者,齊齊緊張了起來,包括孟星元。

「嘿,小哥,又遇到你了,沒想到你還挺厲害啊。」

孟星元正在想著什麼,突然旁邊傳來一聲低語,他轉過頭一看,不正是那個之前幫過自已的何姓大漢么?!

「何大哥?」

對這何姓大漢,他印象不錯,畢竟他幫過自已,對自已的態度也很好。只是沒想到這人看起來五大三粗的,居然也參加了丹童資格考核?!

孟星元一時有些錯愕,「怎麼是你?」

「嘿嘿,怎麼不是我。」何孟嘗嘿嘿笑道,才要說句「一會多多關照一下哥哥我啊」的時候,崔管事威嚴的聲音傳來:「肅靜!不得交頭接耳!第三輪考核馬上開始!」

何孟嘗當即噤聲。

就聽到那崔管事說道:「現在準備開始丹童資格的第三輪考核,藥理綜合。」

「一會,你們的面前會有十株三品以上的稀世藥草。認出藥草名字的同時,你們還必須囑明藥草的習性,生長地,生長年限,具體藥性以及可做何之用。每株藥草,至少需得列出四項不同方面的詳細介紹,低於四項者,哪怕你正確寫出了藥草的名字,都算不合格。」

「丹童考核最後一關,藥理綜合,通過的評定為十株稀世藥草,答中六株,也即完美了解六株稀世藥草的藥理藥性,方可算過關。最後一關失敗者,無視前兩關成績,直接歸為考核失敗,無法獲得丹童資格。」

「第三關考核,不設時間限制,但需在日落之前完成。現在,考核開始!」

馬上就有小廝捧著一隻玉盤上面,擺放在八位參賽者的面前。掀開幕布,露出了裡面十隻擺放整齊的玉匣。

十隻玉匣精美絕倫,巧奪天工,而在這十方完美無瑕的玉匣裡面,是十株姿態非凡,神異非常的稀世藥草。

有的看著像參,有的看著像蓮,有的看著像傳說中可生死人,肉白骨的何首烏,但到底這是成為丹童至關重要的一道考核,無人敢用如此模稜兩可,不清不楚的答案糊弄。

銅鑼「鐺」地一聲,考核便算正式開始了。

底下的圍觀群眾此時屏住了呼吸,生怕驚憂到台上的這八位參賽者。

七位參寒者盡皆凝眉苦思,唯有孟星元,此時眼睛有些發直。

方才,在聽到那崔管事說是「三品」的稀世藥草的時候,他心裡已經隱隱有不詳的預感。這會藥草擺上桌來,下意識地一個『鑒定術』甩過去,他當即知道這不詳的感覺是從哪裡來的了!

「【餐風飲】:三品藥草。」

「叮!鑒定成功,經驗+2,鑒定術當前等級1,經驗32,升級所需經驗100。」

果然,一級的鑒定術,無法完美地鑒定出三品的藥草!

孟星元懵了。

要知道,之前他之所以能有如此恐怖的成績,完全是得益於神奇的鑒定術!

如果這第三關還是只要求鑒別出藥草名字的話,這1級的鑒定術確定夠用了。然而方才崔管事的話還猶在耳邊,認出藥草名字的同時,還必須囑明藥草的習性,生長地,生長年限,以及具體的藥性或者可做何之用,只寫出藥草的名字,不算合格!

不算合格!!!

可1級的鑒定術,鑒定三品的藥草,它就只能鑒定出藥名啊!

「冷靜,冷靜……對了,我可以將鑒定術升級嘛!只要鑒定術提升到了3級,甭管是不是稀世藥草,在鑒定術之下,肯定無所遁形!」

孟星元眼睛驟然一亮,旋即又黯淡了下來。

「要升級,毫無疑問就要經驗值。可鑒定一株三品的藥草,只給2點經驗值,十株,也才20點。再加上方才第二關鑒定的三十株二品藥草,總共的經驗也才不過50點,連2級鑒定術都提升不上去,更何況要完美鑒別出三品的藥草,至少需要3級的鑒定術?」

孟星元開始慌了,「怎麼辦,我到底要怎麼辦……」

正慌神間,他無意間一抬頭,正好看到了高台上威嚴霸氣的梧坊主。

彷彿福至心靈一般,他的眼睛猛然一亮,一個大膽的念頭在他腦海里誕生!

「鑒定術!」

心中默念一聲,頓時一道『鑒定術』在他的操控下,甩向了梧坊主…… 孟星元的想法很簡單。

鑒定術既然號稱「可鑒天地萬物,識別一切珍寶」,那麼修士……應該也不例外吧?

本著試一試的念頭,他甩出了『鑒定術』。畢竟……不試又能怎麼辦?第三關若是過不了,別說跟隨在丹師木伯元的身旁了,就連成為丹童的資格都沒有!

他必須得拼一拼!

「唰!」

鑒定術落在梧坊主身上,這位雄踞寒天城一方的巨頭似有所感,如劍濃眉猛然一跳,頓時一股恐怖的靈壓爆發,碾壓全場!

「嗯?梧兄,怎麼了?」旁邊的木伯元奇怪道。

梧坊主臉色驚疑,四下掃視,仔細勘察,方才奇怪的感覺如同春陽化雪一般,一下又消失不見。

「是我多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