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開始喝了兩口。又不喝了。

駱駝強迫他喝,咕嚕咕嚕,總算喝了小半壺。

駱駝是這樣想的,喝一些水,壓縮餅乾就會膨化,就會填滿他的肚子,就不會感到飢餓。

一般情況下,極度飢餓的人,突然看見食物,會沒有節制的吃東西。..如果沒有人阻止,會給撐死。這樣的情況在戰爭年代,經常發生。那個時候科學技術不發達,很多人並未意識到這一點。

果然,孩子喝水之後,隨即有了感覺,他開始摸自己的肚皮,不再要吃的。緊接着,打着飽嗝。

他還是吃的太多了。

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駱駝拽着他起來,說:“我們走!”

“有吃的嗎?”

“有,不過現在不能吃。”

“我是問,以後有吃的嗎?”

“有。只要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

“那好,我跟你走!”

這個時候天已經煙了。兩個人深一腳淺一腳開始走路,摸着煙朝小島北部的灌木叢中走去。

這些灌木是褐黃色的,駱駝也不知道叫什麼植物。反正有半人高。人走進去,沾滿了白色的粉末。大概是葉子散發的。

駱駝他們居住的板房離這裏不到一公里,可摸起煙走路,感覺到十分遙遠。

趁着走路的機會,駱駝問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孩子不說話,沒剛纔活躍了。

“你叫什麼名字,小傢伙!”

“哦….我叫巴布魯。”

“巴布魯,哈哈哈!怎麼是個西方人的名字。”

“這個名字不好嗎?”

“好聽,很好!”

孩子又不說話,默默地跟在駱駝的後面。 精靈奇聞 小傢伙很堅強,走起路來,像猴子一樣往前竄。

“告訴我,這裏發生了什麼?”

孩子停止腳步,輕輕地說道:“死了,全部死了。”

“是你的親人,他們都是你的親人,是嗎?”

“對,他們全是我的親人。他們有什麼錯?爲什麼你們要跑過來,侵犯我們的領土?我們惹了什麼麻煩?憑什麼這樣對待我們?235口人,你們眼睛都不眨一下,說殺就殺了!你們問過我們的感受嗎?你們這些強盜!上帝一定會懲罰你們的!”

孩子說着說着就哭了。他蹲下來,蹲在灌木叢中哇哇大哭。

這些話把駱駝給問住了。

很快,駱駝明白過來,孩子誤會他了,把他當成跟那些殺手一夥的。

駱駝匆忙解釋:“不,我不是他們一夥的,我們…..我們是另外一個隊伍。”

大俠有病 孩子吼道:“你這個騙子,做就做了,爲什麼不敢承認?你們跟他們有什麼區別?”

孩子的話像一團火,把駱駝烤的汗流浹背。

孩子的話有幾分道理。老爺子跟那些殺人兇手有什麼區別?

這裏本來不屬於他們,而他們卻魯莽的闖進了這裏。

曾經有原居民驅趕他們。僱傭兵們就放槍,還拿出火箭筒等重武器恐嚇對方。結果那些原居民不敢再來了。

想起這些往事,駱駝就感到慚愧。是啊,他們跟那些殺人兇手有什麼區別。

孩子見他不說話,就衝了過來,抱住他又撕又咬。

孩子那麼瘦弱,又怎能傷害得了身強力壯的駱駝呢?

孩子折騰了半天,幾乎把駱駝的衣服撕得破碎,累了,才罷手。

最強三界臨時工 駱駝看着孩子,輕輕的說:“或許你說的很對,我跟他們沒有本質性的不同。但我要再次重申,我不是殺人兇手,我的同伴也不是殺人兇手。如果我是殺人兇手,又怎麼會救你呢?”

孩子站起身來,獨自一人往北部走,朝木板房方向走。

駱駝追上他,問:“你叫什麼名字?”

孩子回頭,擦乾眼淚笑着說:“你都問過我的名字了,我叫巴布魯。”

“很好,巴布魯。你知道那些殺人兇手是誰嗎?”

巴布魯答:“他們是海盜!”

“海盜?”駱駝愣住了。

“怎麼?你不相信,他們就是海盜。他們想霸佔我們的地盤,想趕走我們。”

“他們來過多次,是嗎?”

“是!他們來過三次,每次來,就會殺人。他們說,這個小島是他們的。不許我們留在這裏。這怎麼可能?我們祖祖輩輩住在這裏。巴波爾島是我們的家園,我們就算死,也不會離開這裏。”

“結果,他們殺死了那些老百姓。”

“是的,他們朝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開槍。”

“爲什麼不報警。”

“報警? 醫武高手闖天下 先生,你太可笑了!我們這裏有警察嗎?我們這個國家只有強盜。”

駱駝無言了。巴布魯說的很對。這個非洲的小國沒有警察,有的只是魚目混雜的部落武裝與恐怖集團,這些人是不會保護老百姓的。

巴布魯見駱駝不說話,繼續說道:“我沒有那麼傻,其實好人中有壞人,壞人中有好人。比如我們島上的艾魯,就是個叛徒,是他領着敵人走進我們的家鄉。結果他也被炮彈炸死了。”,,:!,:,,! 867:復仇的火焰

駱駝有些懵了,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來。.pb.

這麼小的孩子,居然能懂得這麼深刻的道理,這有點匪夷所思。

巴布魯見他不說話,噗嗤一聲笑了,拽着他的衣袖往前走。孩子自言自語道:“從一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好人。”

“你的意思是說,我是壞人裏的好人!”

“是的,你是壞人裏的好人,我只信任你,我沒有其它的路可走了,或許跟着你,我還能活下去。”

“你覺得我是壞人中間的好人,我身邊的那些人,都是壞人。”

“沒錯,你說的很對,我就是這麼想的。”

巴布魯舉起小拳頭,在空中握得緊緊的。看着巴布魯如此堅毅的模樣,駱駝覺得他心中聚集着無窮的能量。

這種能量,就是活下去的勇氣,是復仇的怒火。

經過詳細的交談,駱駝總算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巴波爾島一直是非洲各武裝集團的戰略要地。這個小島雖然貧瘠,但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這個小島扼守南北的交通水道,也就是說,要想進入非洲,回到歐洲,包括中東的石油,都必須從這裏經過。

非洲這片土地連年戰火,當地老百姓十分貧困。爲了活命,很多人投入了武裝集團的懷抱,當上了恐怖分子,海盜。他們爲了發展,就把注意打在過往的商船上。

巴波爾島方圓面積只有五六平方公里,只要站在島上,就能看見海面上的船舶。這是最佳的據點,所以武裝集團就想把這裏開闢成海盜的重要據點。..這麼一來,就跟島上的居民產生衝突。祖祖輩輩在這裏生活的人民又怎麼會讓強盜來到這裏幹壞事?於是跟海盜產生衝突。

難怪巴布魯說駱駝他們是壞人!在巴布魯的心目中,駱駝那幫僱傭兵組織,跟海盜又有什麼不同?

回到木板房。七八個僱傭兵圍着巴布魯嘻嘻哈哈。

其中一個僱傭兵還有手掐着巴布魯的臉,像試牲口一樣翻來覆去的瞧。駱駝覺得這幫僱傭兵閒得蛋疼,也沒注意。恰好老爺子派人叫他進去。

“你怎麼到現在纔回來?”

老爺子盤着腿,坐在牀上問他。

老爺子看上去像一蹲風燭殘年的雕像,風一吹,似乎會倒。有時候駱駝感到奇怪,這麼老的人,怎麼有那麼大的韌性。

仇恨難道真是一種動力嗎?讓他時時刻刻處於亢奮狀態,成爲他生存下去的動力之一。

駱駝在長期的較量中,保持着非凡的控制力。他從來不會因爲好奇,去主動詢問。也正在如此,他的控制力,還有他冷靜的頭腦,讓老爺子十分欣賞。

老爺子見他進來,在牀上動了動,讓給駱駝一個位置。駱駝在旁邊坐下,回答老爺子的問話。

“打了一晚上的槍,我想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你是擔心我們的安全,是吧?”

駱駝點點頭,說:“畢竟我們的人手少,又沒有外援,彈藥補給也沒有,最難的是沒有糧食。我出去找了點糧食。”

駱駝把手中的袋子放在牀上,垂下頭不說話。

這袋子是他在廢墟里找的,幾個發黴的麪包。其實他知道老爺子不會吃,他只不過想爲自己找藉口罷了。

駱駝就是這樣刻意地裝傻。

這種傻讓旁邊的人更加放心。也讓老爺子覺得安全。

老爺子掃了袋子一眼,半天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老爺子說:“擔心安全是正確的。我們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不惜安安全全的生存下去。只有活着,我們纔有機會。”

駱駝仍然垂着頭,不說話。

老爺子繼續說道:“彈藥補給是個大問題,我必須解決。”

駱駝擡起頭,望着老爺子問:“怎麼解決。”

老爺子冷冷的笑道:“那要看你有沒有膽量!”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陣刺耳的喧譁聲,巴布魯在外面發出一連串嚎叫。

“哎呀啊-咿咿呀呀!”

駱駝衝了出去,只見四五個僱傭兵手持自動步槍,對巴布魯推推搡搡的。那種架勢像是逗猴子。或者是在尋找某種的刺激。

這些僱傭兵太無聊了,看見一個孩子也不肯放過。把孩子發出的痛苦的喊聲當作娛樂的工具。

巴布魯像一艘孤獨的小船,在洶涌的波濤中飄來飄去,無能爲力。一個孩子在幾個膀大腰圓的大漢的推搡下,又有什麼反擊的力量?況且這些僱傭兵全是經過特殊訓練的。

駱駝像一顆炮彈飛出去。

不,一個人像一顆炮彈奔出去。

只聽見砰砰砰的幾聲,三個僱傭兵倒地。

剩下一個僱傭兵想拔出匕首。結果被駱駝扭住。駱駝抓住他的胳膊,用力反扭,那刀帶着一束白光飛向天空,墜在地上發出一道悅耳的響聲。

駱駝的動作並未結束。抓住僱傭兵的手腕的時候,左腿一別,別在那個僱傭兵的膝蓋上。

僱傭兵的身體便往前傾倒。

駱駝並沒有想放過他的想法。而是往前一躍,跟着僱傭兵失去控制的身體往前走。

僱傭兵的身體快要落地的時候,駱駝迅速擡起右腳,朝那個僱傭兵的小腹部就是一腳。

在巨大的慣性左右下,這個僱傭兵被拋上空中,成拋物線重重墜地。

倒地之後,這個僱傭兵想拔槍。

駱駝衝了上去,一腳踢飛手槍,又一腳踏在他的胸脯上。

他的腳踩得很重。踩得那個僱傭兵幾乎要窒息。於是這個僱傭兵發出艱難的哀求聲。

“我錯了,隊長,放過我吧?”

“不要高估我的忍耐力,行嗎?”

“行!我不再挑釁你!”

駱駝縮開腳,掃視了周圍的僱傭兵一眼。往回走,想走進木板房繼續跟老爺子談話。

走到門口,他停止腳步,閃電般的掏出手槍,啪啪啪!連射三槍。三顆子彈打在幾個僱傭兵的腳下。

把那些僱傭兵驚的目瞪口呆。

“這只是一場遊戲,現在遊戲結束。你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保爾去那邊看看,看看海岸邊,如果有移動目標靠近,立即彙報!”,,:!,:,,! 868:駱駝的任務

“艾思凱去後面的高坡,找一個狙擊陣地,以後就那裏呆着,監控四周的大海。.pb.”

“阿明、老鹿去後面警戒,其它的人在前面、兩翼警戒。好了,各就各位。你們如果想活着,想大把大把的賺錢,就必須按照的我吩咐做下去。我-不會虧待大家的。”

嘩啦一聲,空中下起了花花綠綠的紙片雨。都是一張張100面額的美元鈔票。撒的遍地都是。

駱駝把話說完後,從背囊裏掏出一幾疊花花綠綠的美鈔,朝空中一撒。那些僱傭兵便爭先恐後地趴在地上撿鈔票。

一場爭執,就這麼結束了。

駱駝看了看巴布魯,見他一臉驚奇的表情,情不自禁的笑了。

這是他第一次在老爺子這邊笑。

駱駝拉着巴布魯的手,走進木板房,走到老爺子的窗前。

“我有這個膽量!沒有什麼我不敢的。”

駱駝回答老爺子剛纔提出的問題。

老爺子不說話,用兇狠的眼光盯着他,盯了好長時間,又把目光放在巴布魯的身上。

“他是誰?”

“他是孤兒,巴波爾島唯一活着的人,還是個孩子。”

老爺子不說話,從口袋裏掏出香菸,點燃一支,慢騰騰地說道:“幹我們這一行,就不能有同情心。”

“我知道。”

“帶着他是個累贅。能打仗嗎?”

這的確是個問題,駱駝救他的時候,就沒有考慮到這一點。

“可島上沒有人了,他還是個孩子。”駱駝重複道。

“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見。..帶着他。他個頭有一米六五了,到時候給他一支槍。”老爺子說道。

“謝謝。”

“我要交給你一個任務。”

“什麼任務。”

老爺子從牀上拿出一張地圖,小心翼翼地鋪開,指着巴波爾島對面一塊大陸的目標說道。“這裏有不少人,有不少槍,還有吃的喝的。我琢磨着,把它弄過來。”

駱駝趴在地圖上看了看,地圖標得很詳細。叫一個摩卡的地方。是個軍事據點。老爺子用英文寫了這個據點的名字。叫莫羅爾青年軍。

不用看,就知道是個民族武裝的名字。或許是一支軍隊。據點佔地面積有2000平方米。四周是平原,偶爾有一片居民區。

駱駝用手量量巴波爾島到摩卡的距離,足足有780公里。巴波爾島與對面大陸的海域有五六公里寬,叫巴波爾海峽。海峽那邊的陸地就是非洲大陸。

駱駝尋思着,非洲民族武裝大多裝備低劣,人員素質良莠不齊。帶幾個人過去,也不是沒有贏的可能。於是駱駝對老爺子說:“沒問題,首先得準備一條船。”

“島上應該有船。”

“好的,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