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在責怪秦南!

然而,秦南看著他們的目光,非常決絕,直到衝下了這古邪之道,他才深吸了口氣,忍著全身的疼痛,對著三股意志,鞠了一個躬。

戰神之魂,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機遇。

這些戰神部位,對他的厚愛,他恐怕也難以償還。

但。

不僅僅是為了家人,為了公主,為了朋友,他更是為了戰神。

他現在不能去,哪怕是去,也要等到以後。

他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武祖,在蒼嵐大陸都不算頂尖強者,而且九天這等地方,連斷天大帝那等人物,都不知一二,他這種級別,上去了九天,有何意義?

「各位前輩,我這一路,奇遇無數,是無數人都無法得到的。」秦南沉聲道:「我感激,我也開心,但我是我,要走我自己的道,當然你們放心,我這一輩子,絕不甘於平凡,絕不循規蹈矩,否則的話,對得起一身奇遇么?所以……」

秦南抬起頭來,目光堅定。

「我要去九天,也是在這個蒼嵐大陸上,一步步變強,成為武帝,成為武神,打破南天門,融合戰神!」

「與那無數豪雄,爭個第一!」

「屆時……」

「才前往九天!」

他的話音剛落,砰的一聲巨響,整個黑暗,都炸成了粉碎。 簡艾暗暗扶額,還不等她說話,白晝竟是繪聲繪色的自言自語起來:「門主您也知道,我們舍仙門雖然是上古門派,可世紀交替,到了如今已經來到文明社會。縱然十二衛的其他人身懷絕技,可眼下這現實社會最實用的還得是錢!

有錢走遍天下,沒錢寸步難行。這才是當今社會的真實寫照。而我白晝有的是錢,我的錢就是門主的錢,就是舍仙門的錢,只要門主一句話,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錢都給門主。」

「別別……」簡艾嚇了一跳,連忙擺手:「我可沒想要你的錢。」

額頭三道黑線,這白晝剛開始的時候給她的感覺是雖然妖冶,但也優雅高貴。可不過短短几分鐘,竟是成了話癆,說的簡艾一愣一愣的,也是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他。

誰料,白晝一聽簡艾不要他的錢,竟是起身『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而後一張俊臉滿是委屈,用膝蓋『蹭蹭』的往簡艾身邊湊去,嚇的簡艾一個激靈,整個人跳到沙發上,一臉驚慌的看著他:「白……白晝,你這是幹什麼!」

白晝一臉希翼的看著簡艾:「門主,您一定要用我的錢,不然我真的就感覺自己一無是處了。而且您看您現在住的這個地方,雖然溫馨,但是太過狹窄簡陋了,不如我給您買個別墅吧?帶花園泳池高爾夫球場的那種?您還在上學吧?怎麼去?騎車?打車?怎麼都不行!我得給您買跑車!買三十輛怎麼樣?不行,沒地方停。七輛可以嗎?雖然少了點,但一周每天不重樣也還能湊合。哎呀屬下該死,怎麼能對門主說出湊合這種話,還是買三十輛好了……」

巴拉巴拉……

似是感覺到簡艾這個門主已經卸下了對他的防備,白晝也跟解放了天性一般,在簡艾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張嘴如機關槍般說個沒完。

十分鐘后……

「夏威夷的小島也給門主您買幾座吧,可以建設成不同的風格,到時候門主還可以閑暇的時候去度度假。如果您不喜歡熱帶,南極北極也是可以的……」

白晝越扯越遠,恨不得把所有的錢都花在簡艾身上,以突顯自己的用武之地。簡艾覺得自己再不打斷他,他會花錢把自己送到太空上去。

白晝:「咦,門主,您喜歡月球嗎?」

簡艾一個哆嗦,連忙擺出一個停止的手勢:「你給我打住……」

白晝眨了眨眼,妖孽般的臉上露出一臉懵懂的神色。

簡艾深吸一口氣,看了一眼沙發對白晝道:「你起來坐好。」

「哦。」白晝聞言乖乖起身回到沙發上。

簡艾見狀這才也坐了下來,心中是哭笑不得,本以為是個深沉穩重的人,結果腦子裡不知道裝了些什麼。

「我現在這個狀態挺好的,而且我才剛剛接納了舍仙門門主的身份,還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簡艾看著面露失落之色的白晝道:「白晝,謝謝你的好意,但我現在不需要太多的錢。日後若是需要你幫助,我會開口的。」 第八百八十六章重回無量山

「嗯?怎麼回事?」秦南眼神一凜,還未等他仔細觀察,一股奇特的力量,就包裹著他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當他走了之後,懸浮半空的三大戰神意志,都發出了一道輕笑聲。

這輕笑聲中,有著一絲欣慰,有著一絲肯定。

「多謝了。」

青龍聖主的虛影,抱起雙拳,拱了拱手,隨後三大戰神意志,消失不見。

……

……

唰!

秦南的靈魂意志等等,全部都回到了體內。

「難道剛才那一切是幻境?不對,那根本不是幻境!那條路,是實實在在的古邪之道,真的可以前往傳說中的九天!」秦南目光一閃,只是這件事情,有著幾個疑點,他是和斷天大帝同時踏入廟宇的,為什麼是他進入了畫中?

難道區區武祖一重修為,就真的能進入九天嗎?

「媽的,你可算回來了,你剛才可是嚇死我了!」斷天大帝見到秦南,舒了口氣,剛才通過畫面看到秦南踏上古邪之道,把他的心神都搞得緊張起來。

「前輩……」秦南正欲開口,斷天大帝就擺了擺手,道:「行了,我們來到了這古邪之地,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你出去這古邪深淵,怕是也沒有問題了。現在我這縷意志,撐不了多久了,就說正事吧。」

秦南聽得此話,神色一正。

「你這個水晶盒子內的法寶,名為「鎮山神珠」,乃是我當年煉製而成,功能非凡,到時候你將它放入人族峰之後,你就知道了。」斷天大帝說著,嘴角勾起了抹傲然。

「鎮山神珠么?與人族峰結合?」秦南眼睛一亮,心中隱隱期待。

斷天大帝,可不是一般的煉器師,而是一代傳奇般的煉器師,光論煉器的造詣,放眼整個蒼嵐大陸,怕是無人能敵。

「嗯,得叮囑你小子一件事。」斷天大帝眼神變的深邃起來,道:「第一,你手上的斷天刀,不能輕易使用。第二,你體內煉成了六顆武祖之樹,也不能輕易使用。除非你達到了武帝,或者在晉級武帝的時候,以及各種必要時期。」

說到這裡,斷天大帝頓了頓,低聲道:「超越了武道規則,這是好事,也是壞事,你應該知道半神之國,若是提前暴露了,你到時候將會面臨難以想象的追殺!」

「達到武帝?晉級武帝么?」

秦南神色一凜。

他之前就有想過這一點,沒有輕易暴露六顆武祖之樹,如今聽斷天大帝一言,整個事情,比他想象之中,還要嚴重許多。

「嗯,你小子可別轉眼忘了,不然到時候,誰都救不了你。」斷天大帝說著,忽然想到什麼,嘴角勾起了抹弧度,道:「這次古邪之道,表現不錯,順便還送你一點薄禮吧。」

斷天大帝大掌伸出,朝著那八具拍下,掌心中噴出了八股玄妙符文,沒入其中。

砰砰砰……

這八具屍骨,突然響起了一聲聲爆炸,身上散發出來了一種玄而又玄的氣息,好像活了過來,但又不具備任何靈智。

「難道斷天大帝,將這八具屍骨給煉製了?」秦南看到這一幕,眼神一驚。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沒錯,它們已經被我煉製了骷髏士兵,雖然沒有靈智,但會具備上一世戰鬥的本能。」斷天大帝嘿嘿笑道:「這可是八具半神屍骨,儘管不如以往,只要你到時候好好祭煉,有朝一日,定然能展現神威。」

「半神屍骨?」秦南眼中驚色更濃。

然而,就在這一刻,整個廟宇,以及整個道場,都開始輕微搖晃起來。

」媽的,這個地方要破碎了,古邪之道這是什麼意思?靠,多少年沒跟人說話了,本來還想多說兩句的,算了!」斷天大帝看向秦南,喝道:「小子,好好努力!我現在送你出去!」

聽得此話,秦南迅速出手,將那八具半神屍骨,收入了囊中。

轟!

斷天大帝整個意志,竟是直接炸開,炸成了無數的白光,包裹秦南上下,朝著遠方急速飛去。

轟隆隆!

他們剛剛走完不到一個呼吸,道場以及廟宇,徹底坍塌破碎,聲勢駭人。

這古邪深淵內,無數沉睡的生物,以及可怕的邪物,神念籠罩而來,臉上也隨之露出了震撼之色,很顯然它們沒有料到,有朝一日,那個聖地,居然會破碎。

「那小子……」

然而,秦南和斷天大帝怎麼也沒想到,在他們走了之後,那漫天的爆炸聲,一道蒼老的聲音,若隱若現。

……

……

從古邪之道離開途中,再也沒有遇到任何危機和兇險,一路暢通無阻。

大概過去了足足半個時辰,秦南身軀一輕,眼前那無數邪意形成的黑暗世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天空灑下來的一道道金光。

他已經離開了古邪深淵,來到了雲霄山脈。

「前輩,多謝了!你所說的話,晚輩定然銘記於心。」

秦南深深吸了口氣,看著湛藍的天空,拱手開口。

斷天大帝儘管性格古怪,難以捕捉,外貌奇特,但是此次一行,秦南全部都是受到了他的照顧,否則的話,能不能走出古邪深淵,都是一個問題。

「不知為何,此次古邪深淵過後,總感覺自己,好像有了什麼不同。」

半響之後,秦南收回了心神,查看了一下身軀,心中暗道。

這不僅僅是此次獲得了大量的寶物,而像是他的心上,一層籠罩的東西,被徹底揭開了,無所束縛。

「算了,不在感慨了,給他們傳一道神念吧。」秦南掏出令牌,給三皇子傳去了神念,離開了這麼長的時間,想必三皇子等人,也是頗為擔心。

他神念剛剛傳過去,就有一道神念,傳了回來。

「嗯?」

秦南神念看去,一看之下,心神頓時一振。

「秦南,速回無量山,逆天之氣我已經無法鎮壓!」

逆天之氣無法鎮壓?

秦南眼中閃過了抹光芒,喃喃自語,道:「現在看來,三皇子逆天改命成功了,只是這逆天之氣,他故意鎮壓,恐怕是為了我吧?這傢伙……」

說到這裡,秦南搖了搖頭,身形一閃,朝著無量山飛去。 第八百八十七章再次改命

許久之後,無量山。

在無量山一個神秘的禁地內,三皇子盤膝而坐,臉上爬滿了古老的黑紋,再其背後,洶湧著可怕的魔氣,這些魔氣還時不時變化成為了魔頭身影,仰天嘶吼。

距離三皇子不遠處,林妙可以及幾位無量山的長老,都是一人佔據一個方位,體內武祖之力、聖者之力連續洶湧而出,將此地的大陣,催到了極限,散發出來了無數股無量之氣,鎮壓三皇子身上的魔意。

在中州無論二星、三星勢力,都有著這等禁地,專門用於門下弟子,逆天改命。

「可惡!你逆天改命,已經成功,我的所有,都是你的了!你不好好繼承衣缽,居然要將這兩縷逆天之氣給鎮壓,速速給我吸收!」就在這時,一尊魔頭身影,徹底凝成,仰天狂吼。

三皇子如遭重擊,臉色逐漸蒼白下來。

「不好!都給我施展禁術!」

林妙可臉色一變,嘴唇微張,吐出了幾滴精血,禁術施展開來。

其他長老,也是如此。

整個大陣的威能,瞬間暴增,一尊尊無量之氣幻化的山峰,鎮壓而下,這才勉強將這魔頭的身影,給鎮住了。

「呼!」

林妙可輕輕吐出了口氣,抬起頭來,看了眼上方,道:「秦南,你可要快點過來啊,魔頭反抗的太過劇烈了,我們撐不了多久了。」

「宗主!」

就在這時,一名長老忍不住道:「恕我直言,秦南雖然幫了我們的忙,但沒有到這種地步啊,就讓三皇子將這兩縷逆天之氣煉化了吧!」

「就是啊!宗主!煉化了逆天之氣,才叫真正的逆天改命!」

「宗主,三皇子現在已經是天級三品武魂,若有逆天之氣相助,明年帝榜考核,他定然能夠大放異彩!」

「對啊!宗主,能得到這些東西,還是靠的我們,秦南只是幫了小忙而已。」

「……」

四周長老,齊齊開口。

對於雲霄山脈的事情,林妙可當時有所顧忌,所以沒說多少,這也導致了在場的長老,只知道秦南靠著運氣,奪來了這魔道功力珠。

所以,他們認為,秦南雖然幫了忙,但不至於要拿逆天之氣去補償。

「都給我住口!」林妙可掃了一眼三皇子,發現他在全力抵抗魔頭之後,冷冷道:「當時的事情,我不好細說,但是你們都記住一點,沒有秦南,必然沒有魔道功力珠。」

四周長老聽得此言,臉色微微一變,心中仍就不爽。

一個秦南而已,不是只有武祖一重嗎?

能夠幫多大的忙?

然而,就在這時。

轟!

一聲爆響,一道人影,緩緩浮現在了半空,赫然是從雲霄山脈趕來的秦南。

「嗯?怎麼回事?逆天改命還沒有徹底結束嗎?」秦南掃了一眼現場,立刻就看透了情況。

「秦南,你來了!」林妙可臉色一喜。

四周長老看到秦南,臉色一沉,沒有出聲。

「秦南!」中央之處的三皇子,若有所感,睜開雙眸,竟是散發出來了絲絲魔光,道:「此次逆天改命,我有兩縷逆天之氣,現在就給你……」

說著他神念催動,卻是遭到了體內魔頭阻礙,身軀一顫,哇的一聲,竟是吐出了口鮮血。

「三皇子!」

林妙可和四周長老,都是神色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