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外面那層黑金的亮【色】漸漸褪去,卻沒有恢復成那種灰不溜秋的石頭本色。

整個石體變得漆黑一片。

如同一塊墨,一塊炭。

似乎能夠吸收一切亮光,包括人的心神。

“嗖”

姬遊釋一把抓住這塊黑【色】的石頭,嘴角的笑意不言而喻。

誰能想象得到,這塊黑不溜秋的石頭裏,藏着一個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而且是獨屬於自己的寶物。

姬遊釋輕輕的擦拭了一下石頭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眼神卻不由自主住的被石頭上的魂文吸引。

突然,天魂晶石上閃現出一道幽光。

看到這道幽光,姬遊釋如遭雷擊,一下子昏厥過去。

幽光持續了大約十幾秒後才漸漸淡化,天魂晶石恢復了黑【色】,而姬遊釋的身體也是一歪,倒另外下去。

姬遊釋和無恥族長都昏睡過去,可昏迷的原因卻不一樣。

無恥族長昏睡,是他在機緣巧合之下,進入自然魂體的靈魂空間。

在靈魂空間裏,無恥族長看到了遠超出他靈魂所能承受的東西。

他的靈魂力在下意識去強行記憶這些印記的時候被消耗一空才昏迷了過去。所以當他的靈魂力恢復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會自然醒過來。

姬遊釋昏迷是因爲他在進行靈魂傳承。

不,確切的說並不是傳承。因爲這些東西都在已經被他傳承過了。

當時他接受傳承的時候,靈魂力太過弱小,根本不可能把傳承的全部轉化爲自己的東西。

於是這些傳承的內容就以一種莫名的方式隱藏在了他的靈魂深處,只有等他在接觸到類似的事物時,隱藏在他靈魂深處的內容纔會再次顯現出相關的部分供他吸收。

如今,姬遊釋接觸到自然之魂,從新喚醒了靈魂內的傳承知識。

只是這次喚醒的傳承太過重要,爲了避免外界的干擾,靈魂自動以沉睡的方式屏蔽了外界的信息。

這和姬遊釋接受傳承的情形差不多,不過這一次姬遊釋的靈魂力更加強大,吸收的更加細緻詳細,所以花費的時間也就有些長。

傳承再現。

從傳承中,姬遊釋再次看到了上次沒有看完的畫面。

那個絕世男子和那一個非人類存在對話的情景。

以及關於這位絕世男子的身世之謎。

這位絕世男子,名昊然。而那位非人類的存在,則是一個靈魂體。

一個有自然之魂轉化而成的第二靈魂體。

姬遊釋從傳承中所獲得的魂引,正是由昊然親手解救出來的第二靈魂體贈送的。

從他們的對話中,姬遊釋知道了自然之魂到底是什麼東西,也知道了自然之魂的真正價值。

按照第二靈魂體的講述。

自然之魂並不是攻擊力最厲害的自然魂體,它的真正珍貴之處,在於其包容性。

自然之魂的包容性,使得任何擁有靈魂的生命體,都可以吸收其靈魂力量,供自己成長,甚至在條件合適的情況下,把自然之魂轉化成自己的第二靈魂也行。

除此之外,自然之魂還擁有無限的可塑性。

如果被靈者得到,完全可以按照自身的情況,培養自然之魂。

依靠其無限的成長性,只要修煉者能夠不斷突破,未來不可預測。 秋風蕭瑟,天氣慢慢變冷,大地上的生機開始收縮,不耐寒的植物們已經灑下了種子,等待下一年春天重生。

往年這個季節,坤玉部落的人們都會趁着食草【性】動物瘋狂進食的時間,舉行一場盛大的狩獵活動,儲備過冬食物。

今年,意外的豐收,讓整個坤蠻部落的人們,不必再爲食物發愁。

說起來,這要還要感謝碧眼幽狼和天魂晶石。

它們兩個的實力,把森立中的莽獸驚嚇住了,特別是在它們兩個瘋狂戰鬥時,導致許許多多的莽獸外逃。

說起它們逃亡的情形,那是極爲壯觀。

老虎、野豬和熊一起跑,身後可能跟着孤狼,鬣狗,山羊和野鹿也不怕那些傢伙了,擠着身子在小路上狂飆,可憐的,還不時被路過的莽獸踩死一兩個。最可怕的還是那些體型龐大的蛇類莽獸,扭着身子前行,一路所過,路上那些弱小的傢伙們可就糟了災,被撞的橫飛出去,歪八扭七的躺在地上,又被後來者踩成肉餅。

莽牛羣受驚的時候,連莽獸也需要躲避,不跑的都是被踩成肉泥的下場,特別是距離坤蠻部落不遠處,兩山加一溝的險要地形。

這條逃亡之路上,只能用染血的旅途來形容。

在經歷過衆多莽獸拼命奔騰之後,路面上鋪滿了弱小的動物屍體和傷重到難以移動的殘存者。

天魂晶石和碧眼幽狼的戰鬥,不僅嚇住了莽獸們,坤玉部落的人們也被嚇得夠嗆。

發現莽獸狂奔的坤玉部落,第一時間,由庫拉和黑皮帶領,進入緊急戒備狀態。

所有職業者分成兩批,循環監察外界的一切可疑動向。普通族人進入管制狀態,食物定量發放。

思源靈者的心絃也緊繃着,一直呆在修煉室內,以確保能夠第一時間大開部落防禦陣法。

這種戒備狀態,一直持續到無恥族長揹着姬遊釋回到部落才解除。

當無恥族長把事情的緣由給思源靈者講了一遍。

人老成精的思源靈者,立馬察覺到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第一時間,派出狩獵隊去尋找莽獸們的逃命通道。

莽獸狂奔過後,遺留的痕跡非常明顯,根本不用仔細尋找。

狩獵隊人員很快發現了那條地形狹隘的逃亡路線。

隨後便有人趕回部落,一邊跑一邊聲音亢奮的呼喊道:“找到了!遍地都是莽獸。”

“莽獸狂奔的染血之路!”

“距離部落只有不到二十公里……”

這聲音讓整個部落沸騰了。

隨即便有許多人從四面八方趕來,再稍微詢問了幾句後,立刻便有狩獵隊打扮的人喊道:“喊人,趕緊喊上家裏的小崽子們都給我動起來!”

“準備大刀……”

“召集人手,準備麻繩,我現在去跟思源靈者彙報。”

坤玉部落頓時熱鬧起來。

思源靈者,立即命令所有人放下手中的活,帶着全村老少去那兩山加一溝的險要地形上收集食物。

莽獸逃命潮與莽獸羣遷徙,是森林中最爲壯觀的兩種景象,也是坤玉部落這種依靠狩獵爲生部落的豐收盛宴。

莽獸羣遷徙,一般都有規律可尋,但想要在那個當口狩獵,需要有強者坐鎮。

因爲莽獸羣就代表着豐富無比的食物,這些食物,極有可能吸引來一些實力強大的莽獸前來大吃一頓,如果一不小心招惹到它們,那些莽獸很可能會主動發起攻擊。

而莽獸逃命潮則不一樣。

想要這些擁有一定實力的莽獸奪命狂奔,必須要讓它們感受到致命威脅,並且這種威脅還是不可戰勝的,從內心深處生不起丁點反抗的念頭才行。

就像這次碧眼幽狼和天魂晶石之間的戰鬥。

這種大師級莽獸的戰鬥餘波,足以毀滅整片森林,居住於其中的莽獸,如果不想被波及,只有逃亡一途。

因爲急着逃命,所以途中不會有狩獵的莽獸,只要等到潮流過去,那麼弱小者的死亡,就足以讓後來者收穫豐富。

坤玉部落的人們,在狩獵隊的帶領下,集中在部落中央,每個人手裏都拿着工具,磨刀霍霍。

宰則指揮者一些婦女,開始倒騰部落裏的庫存,想方設法的希望能夠多儲存一些食物。

莽獸奪路狂奔,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

無邊無際的森林。

坤玉部落的族人排起了一條長龍,向着目的地蜿蜒前行。

用術法在空中巡視的易煙,眺望着遠處的那道染血之路。

這條兩山加一溝的路,足足有十多裏寬,可週圍的樹木,已經被狂奔而過的莽獸破壞殆盡。

整條道路,從空看,帶着微微的血色,當易煙飛得更高時,立刻便看到了綿延不絕的血紅色,在山道上蔓延,數之不盡的莽獸,倒在了這條路上,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血腥。

這是充滿震撼的血腥場景!

“至少有五頭師級莽獸未死!”

易煙目光一掃,表情漸漸嚴肅起來。

師級莽獸,哪怕受到重創,不能移動,威脅也非比尋常。必須提前解決,才能保證普通人的安全。

近了。

越來越近了。

當衆人看到山路上的莽獸時,許多人都不由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這僅僅是道路一截的小部分,在道路上,密密麻麻成片的莽獸屍體橫陳着,時不時還能聽見一兩聲莽獸臨死前的哀鳴。

更遠處!

一隻師級莽獸的身影出現,負責瞭望的狩獵隊員看了一眼,大聲對衆人喊道:“師級莽獸!”

“那邊有受到重傷的師級莽獸!”

庫拉聞言也看了一下,隨機表情漸漸淡定道:“不要慌張!它們都已經身受重傷,威脅不大。”

“黑皮,你帶領武者,走在前面,把這些不夠幸運的傢伙全都宰了。”

“秋煙、曼凝、夜白隨後,檢查所有莽獸遺骸,一定要把所有隱藏起來的傷殘者趕盡殺絕。”

“小黑皮和傲芙負責運送……”

庫拉居中,協調着所有人有條不紊的開始工作。

清風吹拂。

一刀刀下去,便是一塊能吃的肉,被分割下來。

普通族人揹負的揹簍,不用幾刀下去,就已經徹底裝不下了,只能在小黑皮他們這些未成年職業者的保護下,飛快的奔回部落,把這些食物卸掉再來跑幾趟。

實在是太多了!